Subscribe: 尘起尘飞扬
http://blog.tianya.cn/blogger/rss.asp?BlogID=284282
Preview: 尘起尘飞扬

尘起尘飞扬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2014,你们还好吗?

2014-1-23 15:36:00(星期六)晴

    好久不曾来天涯了,大家还好吗?我很想你们。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开心快乐。




11月4日线上谈话

2011-11-7 19:15:00(星期六)晴

   周五早上9点钟,像以往一样,我同每个孩子问过早安后说:“今天是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很开心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与大家相聚在童心苑儿童之家。今天我们继续我们的宇宙探秘活动。”(这段时间孩子们对自然科学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为了满足孩子们对自然科学的探索欲望,菲儿特意为小朋友们购买了一套科学丛书。)我们分享了太阳系中的故事,由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说到了银河,并和孩子们分享了银河的美丽传说《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故事讲完后,孩子们依然意犹未尽。
  我说:“关于宇宙的奥秘直到现在还有好多科学家无法探索和解释,希望你们长大后能继续来完成这件事情,继续研究并解开宇宙之谜。”
   “李老师,我想我长大后先当一个赛车手……再当一个科学家……然后再生一个孩子。”李泓儒认真的说。(男孩儿,5岁半)
   孩子们都笑了,岳岳说:“男孩儿是没办法生孩子的,只有女孩儿可以生孩子。”
   “为什么啊?”李泓儒着急的问。
   我笑着说:“是的,男孩儿是没办法生孩子的,但是男孩儿可以当爸爸。”
   “哦”孩子们一致赞同我的说法。边说边点头。
   蓓蓓:“李老师,我长大了想和弟弟结婚。”
   李泓儒:“你是不能和弟弟结婚的。”
   蓓蓓:“我喜欢弟弟,是可以结婚的。”
   听到李泓儒的否定,蓓蓓有些失望。
   我问蓓蓓:“蓓蓓如果你长大了,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还和弟弟结婚吗?”
   蓓蓓:“可是我现在还没有遇到啊!”
   “李老师知道你非常喜欢弟弟,也非常爱弟弟。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是会尊重你的选择的。”我说。(其实,当时我很想和李泓儒一样,去告诉蓓蓓,姐姐和弟弟是无法结婚的。但是想一下,孩子们的爱情和婚姻的概念建立只是停留在喜欢或可以在一起上,并没有什么伦理上的观念。于是,很小的我们可以和妈妈结婚,也可以把自己的爸爸当成王子。那么为什么非要打破孩子这么美的期待呢。等孩子们长大自然而然会重新审视自己对爱的衡量与界定的。)
   “那我长大了和李老师结婚。”李泓儒说。
   我笑了,看吧,孩子们就是这样的。
   焦扬(女孩儿,4岁半):“我也想和李老师结婚。”
   孙澜(女孩儿,5岁7个月):“女孩儿和女孩儿是没办法结婚的。只有男孩儿和女孩儿在一起可以结婚。”
   小朋友都笑了起来。
   焦扬:“怎么没办法结婚?我和李老师都可以生孩子啊,我生一个女孩儿,李老师生一个男孩儿。到时我和李老师就有两个孩子了,多好啊!”孩子们都开怀大笑起来。
  讨论结束了。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5、6岁的孩子对性有了新的认识。他们不再追问我是从哪里来的了,而是对人体的部位开始感兴趣,更关注男孩儿与女孩儿的区别,以及对人体各部位功能有了探究的意识。根据孩子们发展的这些特点与需求,特在网上摘录了《德德与家家的故事集》与家长们分享。到时可以给孩子们去同观看一下。
  
  
  
  



转载:李承鹏文

2010-5-27 13:32:00(星期六)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