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格仔很忙
http://wangergang.vip.blog.163.com/rss/
Preview: 格仔很忙

独立思考





Published: Wed, 22 Nov 2017 12:26:47 +0800

Last Build Date: Wed, 22 Nov 2017 12:26:47 +0800

 



跟踪者

Wed, 4 Jan 2012 01:06:35 +0800

我认识的一个女生说她遇到了跟踪者。有个男的跟踪了她很长时间,并没有要强奸或者抢劫,最后只是说想认识她。我说我们开瓶酒庆祝吧,你有跟踪者了。
说真的,你很容易遇到愿意认识你的人,说喜欢你的人,甚至想跟你结婚的人。但想想这些人都是怎么出现的:在工作的场合,或者通过朋友,说白了就是顺便。只有跟踪者觉得你是如此之好,哪怕没有任何借口也想跟你认识。而且他本可以在跟踪过程中的任何阶段把你拦住,但他觉得你是如此之好,以至于要为“跟你说第一句话”选择最合适的时机。拥有跟踪者在成长过程中简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她说他还问我要了QQ号诶,那现在要不要通过他呢。我说他看上去怎么样嘛。她说挺普通的,还有点土气。我说你疯了吗,下次见到他马上打110。



坦白

Wed, 4 Jan 2012 01:05:56 +0800

娱乐圈是个很真诚的领域,比如他们在采访中经常用到一个“坦白”句型:
“坦白讲哦,我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很没有信心,觉得不够娱乐性。但是后来跟导演沟通,他完全改变了我的想法。”
“坦白讲哦,我之前不算是他们的歌迷,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乐队。但是这一路合作下来,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们的音乐。”
“坦白讲哦,新人都会很怕她,因为她平时对大家真是太严厉太苛刻了。但是我们很快也就明白,只有高的要求才能保障出品的质量,而且她在生活上对我们也非常nice。”
……
我只是担心哪天他们刚刚说完“但是”之前的半句话,现场就停电了,他们会不会很着急。



项目

Wed, 4 Jan 2012 01:05:14 +0800

有个香港朋友跟我说,“项目”这个词是他来内地才学会的。他们当然也做项目,那边直接叫project,因此“项目”两个字他说起来就像刚学会了一个英语词。
但我不确定他了解“项目”的所有用法。比方说在一个社交的场合,遇到不太熟的人问候你:“最近怎么样?”最简单的回答就是说:“我接下来可能会跟李总他们公司做个项目。”
这种场合好像人人都很有项目的样子。明白我的意思么?假如你没有项目正在进行,遇到别人问你最近怎么样,恐怕就只能说“刚刚治好了慢性肠炎”,或者“还在等小姨子原谅我”。
而且对方往往知道你有项目在做就放心了:“啊,那蛮好的。”万一真有人问你是个什么项目,即便你说“刚刚搞了批小孩,想卖到山里去”,或者“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教育部长下个月访华,我们准备暗杀他”,对方也只会回答:“以你们团队的经验和资源,搞这个挺合适”,或者“这个市场最近机会蛮多的”。



试婚纱

Wed, 4 Jan 2012 01:03:49 +0800

电影里经常有这样的情节:
女主角终于跟男友修成正果,准备举办婚礼了,就会由一位好姐妹陪着试穿婚纱。她披着那身雪白的布料在镜子前转过身来,忐忑不安地对坐在那里的好姐妹说:“怎么样?”这个时候无一例外地,好姐妹仿佛被惊呆,眼眶立刻变得湿润:“亲爱的,太……太美了!”或者干脆用手捂住嘴,朝准新娘走过去,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我不是任何姑娘的好姐妹,从未有机会陪同一个准新娘试婚纱,但我深深怀疑以上情节在生活中的真实性。婚纱也是衣服,在合穿与否这个问题上,它跟T恤和牛仔裤应该没有本质区别,为什么就从来不会有哪一款让赘肉突出,或者让曲线走形呢?
电影的失实情节只会害惨了银幕下的好姐妹,同时也间接害惨了准新娘。当准新娘忐忑不安地转过身,即使这件婚纱的效果荒诞到令人震惊,好姐妹都觉得自己只能做政治正确的事情,也就是用手捂着嘴,朝新娘走过去,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也只有这样,才能不让准新娘发现她憋笑憋得扭曲了的表情。



残疾人停车位

Wed, 4 Jan 2012 01:02:56 +0800

有些地方的居民素质实在令人难以放心,这经常表现在不遵守优待残疾人的各种规定。比如说,停车场里有明明白白画着轮椅标志的残疾人停车位,他们趁没人管就直接停在里头了。停车场不可能24小时派人在这两个停车位上守着,但管理员决心捍卫残疾人的权益,就在残疾人停车位放上圆锥体,或者干脆用锁链将它们拦起来。
这可真是立竿见影的措施!想想看,如果你刚好是一位残疾人,不幸失去了你的左腿,然后你经过不懈努力过上了尽量正常的生活,并且考取了驾驶自动挡汽车的执照。这一天,你开车进入这个停车场,你会感动地发现,残疾人停车位被妥善地保护着,没有任何一个健全的人渣能够占据——请尽情享用吧!
只要你先把车停在过道,拄着拐杖从车上下来,走进停车位,弯下腰把圆锥体移开,或者把铁链取下,然后再拄着拐杖回到车上,将它开进停车位里……



景点

Wed, 4 Jan 2012 01:02:11 +0800

“各位来自中国的朋友,下面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即将参观的建筑物。这座神殿已经有超过1000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被当地人视为最纯洁的圣地,他们至今仍会在这里定期举行隆重的祭拜活动和庆典。为了表达对神灵的尊敬,我们进入神殿就不能穿鞋,这里的工作人员会在门口分发塑料袋,请大家脱下鞋子用塑料袋装好,而且为了不让鞋子的气味打扰到神灵,也请大家用手把袋口攥紧。在神殿的范围内,请大家切记绝对不能拍照,录影——是的,别想着发上网分享给朋友了。我们全过程都要保持深情肃穆,不要说笑和喧哗,最好完全不讲话。由于禁止使用扩音喇叭,我也不会给大家做讲解的。为了保护极具艺术价值的壁画,室内的墙上并没有张贴任何介绍或说明。反正按照这里的规定,游客在神殿里也不能停留太久,我们整个参观活动只有10分钟,千万不能拖延。嗯……我看到你们有人皱起眉头了。没错,即便你不介意这所有的麻烦,参观完之后也许会觉得跟没参观一样。那么不想进去的朋友也可以就地找个树荫休息,10分钟后大巴就会准时来接我们……这位大叔你还站着干嘛?难道你还要进去吗?”



写给女儿(假设我有)

Wed, 4 Jan 2012 01:00:42 +0800

如果一个男人能够:
1,把微博密码告诉你;
2,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你;
3,过马路时拉着你的手;
4,做饭给你吃;
5,怎么都不会对你大声说话;
6,怎么都不愿意先挂你电话;
7,把他所有的朋友介绍给你;
8,把你的照片设为屏保;
9,陪你逛街完全不说累;
10,在街上为你系鞋带,
你就嫁给他吧!
但是呢,如果他在一天之内做到了上面这10件事情,他可能是刚刚知道自己得了绝症……




老年生活

Wed, 4 Jan 2012 00:59:39 +0800

没有想过自己老了干什么?
很容易想到打太极、遛鸟、下象棋?觉得会像你现在看到的很多老人那样吗?不不不,这些只是“他们这一辈”老人做的事情。他们年轻时的选择比我们少得多,而且根本不适合老年人,等年纪大了,只好改玩老年项目。
相比起来,我们就太幸运了,我们现在的很多嗜好都已经适合老年人!
比如现在有周末的足球赛可以看,喜欢看篮球的工作日也不闲着。不就是要求时间多、睡得少么,谁能比得过老年人。
又比如我们有各种网络游戏电视游戏。等年纪大了,已经挣钱养家的子女会很愿意买各种游戏设备和装备来满足你,把你留在家,既预防老年痴呆症,又省力省心。
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代还有porn。性这个东西,老了无非就是身体和行动力跟不上,正好用心收集和享受各种单人版,还不怕被长辈发现了会尴尬。



哈利波特(3)

Sun, 9 Oct 2011 18:28:55 +0800

《哈利·波特》的作者和电影人构建出这个宏大的、彩色的、有时是3D的世界,而且纯属瞎掰,对现实生活一点指导意义都没有。哪儿都找不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念这些咒语也肯定没有用。骑着扫帚飞起来不行,滚下楼梯可以。
但这个电影其实具有深层次的教育意义,一定要看完全部八集才能体会出来:
你现在是否同意艾玛·沃特森是一位世界级的美女?你又是否觉得她在第一集只是一个看上去有点萌的小姑娘?这就证明在技术上,要发现一个会成长为世界级美女的9岁小姑娘是完全能做到的。作为花花公子的你可以这样规划人生:从20岁开始尽情拈花惹草,绝不付出承诺,只要记得每月留出比基金定投还少很多的钱,资助精心挑选出来的一个9岁小学生,并且用你最阳光最励志的一面跟她书信交流。等到过了30岁,也该考虑组织家庭生儿育女了,这时就像神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别说这想法阴暗,早就有另一部著名的英文少儿读物就讲述了类似情节。



哈利波特(2)

Sun, 9 Oct 2011 18:27:38 +0800

绝对不要让女人来设计一种体育比赛,《哈利·波特》里面的“魁地奇”再度说明了这个道理。
射进一个“鬼飞球”得10分,抓住“金色飞贼”得150分——为什么不是1分和15分?分数乘以10,所有人都能高兴一点?而且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里辛辛苦苦拼抢的大球得分少得可怜,一个金光闪闪的长着翅膀的小球能多拿十几倍的分,这种比赛还真的只有女人能设计出来。如果魁地奇不是出现在《哈利·波特》,恐怕男性宁愿这样对女人说:大球留给我们玩,我买一打小金球送给你爱干嘛干嘛去……




哈利波特(1)

Sun, 9 Oct 2011 18:26:55 +0800

《哈利·波特》这个娘炮的作品终于结束了。娘炮不能用来形容《绯闻女孩》,因为人家本来就在说女孩最关心的东西。娘炮只能用来形容《哈利·波特》这样的作品——粉丝和出品方也在强调故事如何走向阴暗,人物性格如何复杂,最终甚至呈现出两军对垒的宏大场面,但它的核心仍然是娘的,看他们打架的方式就知道了:两个人,手持一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棍子,口中骂骂咧咧,隔得老远互相挥舞……这还不够,最终失败的一方会发现自己皮肤从手部变黑,然后就绝望地尖叫起来。



杰出母亲

Mon, 8 Aug 2011 02:52:27 +0800

居然有人会被评为“十大杰出母亲”。这种评选实在太逗了。
这是根据什么来评的呢?我能理解杰出球员评选,杰出歌手评选,因为评选者很容易了解到候选人踢球踢得怎么样,唱歌唱得怎么样。但是看看杰出母亲的评选者,他们谁给这些候选人当过儿子呢?谁试过被她们喊回家吃饭?谁试过让她们在书包里翻出烟来?
评的是奉献和牺牲吗?但这些人都是对自己小孩好啊,对自己亲生骨肉作牺牲和奉献,这好像很应该,做不到才奇怪吧。如果办一个“杰出舅妈”评选我倒能理解的,那就是对待外甥跟对待自己亲生孩子一样好,甚至比对待自己小孩更好,这多特别。
还有一种理解是“比惨”:孩子天生有缺陷,或者遇到了什么不幸的事情,当母亲的不辞劳苦长期照顾。好吧,这种情况是值得同情,但作为一个评选,就意味着无论内心多有爱,对抚养小孩多有心得,只要你的小孩正常健康,你就跟“杰出”毫无关系了……什么?你小孩智商190,才念到初中就被美国麻省理工盯上?那你简直就应该去竞逐“最没用妈妈”。



恐惧症

Mon, 8 Aug 2011 02:51:52 +0800

恐惧症:“对某种具体事物怀有超出理性范围的焦虑、反感,其程度也跟这事物真正可能造成的威胁极不相称。”在网上查到这个比较靠谱的说法,我总算了却一件心事,弄明白自己那天为什么会高兴得跳起来。
那天是这样的:我乘的电梯突然出故障停了,因为电梯里人很多,我感到呼吸有点不畅,就尝试仰起头,结果我发现电梯的天花板是面镜子,映出电梯里拥挤的十几颗人头,而我身边的两个男人正在趁乱偷偷接吻……
这时我就想,假如我患有幽闭恐惧症、密集恐惧症或者同性恋恐惧症中的任意一种,我该多么难受啊!但我没有!于是我就高兴得跳了起来。



微博

Mon, 8 Aug 2011 02:51:00 +0800

无论名人在微博上讲什么,都能引起很大的“互动”。真的,无论讲什么都差不多。王力宏说:“2011年过去一半了,7月了!”哗!下面转发一两万次。王菲说:“阿弥陀佛。”哗!下面回复几千次。感觉就是这几百万人一起围在那里,紧张专注地看着,名人的微博一更新,至少挤在前排的几万人就激动拥抱:“动了!他动了!”
说微博的迅速崛起会影响媒体,影响门户网站,影响SNS,其实都不对。它首先威胁到蜡像馆,因为你在蜡像馆只能掏钱看不会动的,而在微博,不用掏钱都能看到会动的。




英超球员

Sun, 10 Jul 2011 17:33:14 +0800

吉格斯是做得有点过分,连弟媳都敢下手。但我觉得更过分的是传媒:他们多年来在报道英超球员风流韵事,语气总是类似于“哈哈,又被逮到了”,“这下看你有多尴尬,回家没好日子过了”
……拜托,人家是英超球员啊,无边艳遇难道不是他们理所当然的福利吗?因此在报道这类新闻的时候,口吻应该类似于挖掘威廉王子大婚有多豪华,或者探访比尔盖茨的家有多奇妙才对吧。
如果没有这种生活在诱惑,我觉得拼尽全力想成为英超球员的青少年都应该没那么多。随便采访几个足球学校的小孩,其实他们的答案都能翻译出吉格斯版本:
“我踢球是想摆脱贫穷。”(穷孩子就只能娶隔壁的钢牙妹。)
“我踢球是想要让爸爸感到自豪。”(若不是他跟我妈的生活无趣到一定程度,又怎么会把希望全寄托在我身上呢。)
“我踢球是想证明非洲孩子也能有出息的。”(到那时,看看哪个白种女人还敢嘲笑我的口音。)



摄像头

Sun, 10 Jul 2011 17:32:01 +0800

走进电梯,转过身来面向门外站好,绝大多数时候电梯里的摄像头就位于你的左后方,而且这不像是一个巧合。要应对各种紧急状况,监视电梯里有没有人小便或者性骚扰什么的,摄像头本来装在四个角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装在左后方呢?
看看你的右前方有什么。绝大多数电梯的右前方是按钮板……当然,摄像头并不想看你按了哪一层,直接看你在那一层下就好了。但是因为按钮板在右前方,因此如果电梯里只有你一个人,你按下了自己那层的按钮,多半你就会待在那个位置了。
这就是答案。所有这样安装的摄像头后面,都有一个内心温柔的值班大哥。平时,他就只是一个监控者。但当电梯里只有你一个人,这就是他心目中真正跟你静静相处的时刻。他想要好好看看你。



电影名

Sun, 10 Jul 2011 17:31:06 +0800

有个电影叫做《武侠》,我觉得这样给电影起名字是不对的,以前类似的名字还有《黑社会》。无论“黑社会”还是“武侠”,这不都应该是电影的类型吗?怎么会有人要用它们来做电影的名字呢?
这事情背后的电影人实在是太坏了——武侠片跟黑社会片都那么多人拍过,以后还有无数人要拍的,这次干脆先把分类给占住,光看片名别人就得认祖师爷。好比刘关张结义,张飞说我今年21,关羽说我24,比你大点儿,就做你哥哥吧,然后刘备说我今年29,比你们都大,那两位说我们都该管你叫大哥咯?刘备说不,你们该管我叫爸爸。
如果这种恶习蔓延下去,可能很快就能看到叫做《动作》的电影,叫做《科幻》的电影,叫做《文艺》的电影,搞不好还有叫做《3D》的电影。而且按照很多3D电影的操作惯例,这部叫《3D》的电影还会有2D版本发行。



进化

Thu, 28 Apr 2011 03:31:10 +0800

看着乌龟,我不禁感慨:它们如此需要安全,就干脆让身体长出一块安全,就可以随身携带着安全走来走去了。
看着孔雀,我也不禁感叹:它们如此需要虚荣,就干脆让身体长出一块虚荣,就可以随身携带着虚荣走来走去了。
然后我看到了猫猫狗狗。它们在阳光下慵懒地舔着自己的爪子、舔着自己的肚子,最后,竟然能够舔到身体的另一端,而且舔了好一会。我不禁再次感慨:它们的性欲如此旺盛,就干脆把整个身体长成自己的性伴侣,就可以随身携带着oral sex走来走去了。




MSN

Thu, 28 Apr 2011 03:30:13 +0800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昨晚聚会的照片,收一下。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怎么不收?!
致命的陀螺:你自己说电脑中毒了。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现在不是病毒。
致命的陀螺:我怎么知道。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我在跟你说话啊。
致命的陀螺:病毒也能说几句骗人的吧。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服了你了,真的不是病毒!!
致命的陀螺:好有说服力,加个“真的”我就要信你了。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你觉得是病毒,那你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一本正经跟病毒说话?!
致命的陀螺:你管我。就当我想知道现在病毒有多厉害。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厉害得很,把你变脑残了。
致命的陀螺:死心吧你。
frank(电脑中毒了,别点我发的文件!):……
frank:现在这样呢?
致命的陀螺:照片再发一次。




职业女篮

Thu, 28 Apr 2011 03:29:08 +0800

在职业女篮比赛的暂停时间,应该给观众提供什么表演?
有人说就像职业男篮那样,找帮漂亮女孩子来跳舞吧?错了,这个选择非常糟糕。职业女篮球员是不性感的女人,如果放一群漂亮女孩子上去跳舞,难道要故意制造难堪的对比效果吗?
那干脆找帮帅哥上去跳舞?还是错了。不能说因为男篮比赛找美女跳舞,就简单地觉得女篮比赛该找帅哥来跳舞。很多职业男子球员都富有男性魅力,甚至最富有男性魅力,因此他们跟啦啦队的美女搭配得很好。而职业女篮球员是不性感的女人,跟帅哥啦啦队不搭。
这么说来,在职业女篮比赛的暂停时间,应该找完全没有魅力的男人,矮胖、秃头、眉毛长成一字的上来表演。鬼知道他们会表演什么,反正只有这样才算逻辑严密,画面协调。
要说我没有性别歧视恐怕谁都不会信吧……



餐厅(3)

Wed, 30 Mar 2011 20:06:44 +0800

小时候总盼望下馆子,而“餐厅”这个东西给了我这种印象:有像样的门面和招牌;室内摆上好些桌椅,灯光明亮餐具整洁;有服务员伺候着,你可以从菜单里选自己感兴趣的食物。但后来下过无数次馆子、再也不觉得稀奇,我才发现有些最受人推崇、让人使劲向你推荐、乐意带你去吃的餐厅原来不长这样子。
首先,这些餐厅可以很小,甚至卫生状况会很可疑。这些店据说都开了蛮久,推荐你去的人会介绍说,在这里吃到的东西才“地道”,“正宗”,甚至举出另一些老字号作反面例子,说他们装修或者扩张过之后就完全不行了……好吧,我顿时觉得这建筑物平添了几分妖气:原来一直是您在给我们做饭啊!
然后,这种餐厅的饭菜类型可能很少,一块小黑板上就能写完,最极端的情况是根本不让点菜。这种店的支持者振振有词:“这私家菜就是家常菜。你去朋友家吃饭还带点菜的?”我心想,那我也不会给朋友钱啊。“打电话预订的时候,把预算告诉掌柜的,他们会决定这顿饭的菜单。”语气开心得并不像被剥夺了什么权利。
这些都不算夸张。真正令人肃然起敬的餐厅会这样:没有任何正式宣传,只靠熟人口口推荐;开在住宅区里,明显就是一个公寓套间改成的;吃不出什么特别也没关系,反正重点不在这里。关键是到了结账时,你终于忍不住想验证自己的猜想,问老板拿张发票,带你来吃的朋友急忙制止:“嘘……这家店没有营业执照的。”果然如此!真正的刺激之处在于他们是犯法的!那么我觉得还是有点美中不足——在饭后问店主要烟的时候,他们只提供玉溪红塔山,没有顺便卖点大麻。



餐厅(2)

Wed, 30 Mar 2011 20:05:52 +0800

麦当劳的送餐服务叫做麦乐送,肯德基的叫做肯德基宅急送,必胜客的叫做必胜宅急送,这些名称都琅琅上口,跟主品牌也很搭。后来做火锅的海底捞也提供送餐上门,成为热爱生活的人们奔走相告的好消息,可我第一次打通他们的电话,足足笑了10秒钟才能开始订餐,因为听到电话那边说的是“欢迎致电海捞送”。
他们当年创建海底捞,肯定没想象过有一天能发展出送餐上门,否则应该会在店名上面留一手吧!而且现在这个“海捞送”已经是经过慎重考虑、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海底送”。



餐厅(1)

Wed, 30 Mar 2011 20:05:11 +0800

城里好些餐厅喜欢用人来做店名,像李老爹香辣蟹,陈阿婆鱼火锅,田老师红烧肉什么的。
如果跟店里的人打听,他们最多告诉你一个若有若无的由来,说这个人创办了这家餐厅,或者至少发明了他们的招牌菜。没有人见过他们,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这些人之间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关联。
但这些餐厅和店名都是幌子。在这个漫画城市里,这些人都属于一个超级英雄联盟,他们分别拥有自己的特异功能和秘密身份。李老爹双脚力大无穷,双手则健步如飞,采取倒竖姿势奔跑时速可达350公里。陈阿婆吃一口辣椒就能喷火长达10分钟,擅长用意念令一整个小区的液体沸腾,而且不论什么规模的小区,她都搞且只搞一个小区。田老师则担任这个团体的领袖、智囊、武器专家和医生,负责制定作战策略,以及抢救遭受重创的陈阿婆和李老爹。
他们有打不完的仗,这方面跟其他漫画相同。他们永恒的敌人也相当厉害,来自外国,拥有最庞大的克隆部队,而且也用人名开餐厅来做幌子,叫做麦当劳。




Deja Vu

Sat, 5 Mar 2011 18:04:43 +0800

从前有一个农夫。在农忙的季节,他想雇个帮工来他的农场,帮他干农活。他通过很多渠道放出消息,但没有人愿意来——他的农场靠近海边,从海上来的强风暴会摧毁建筑物和农作物。照顾起来很麻烦。
然后终于有一个人来应聘了。这个人年纪不小,身材瘦弱。农场主问他:“你知道怎么应付风暴吗?”应聘者回答说:“风暴来了我也能睡得很好。”农夫对他的回答不满意,但实在太缺人手了,因此他最后还是雇了这个人。
新的帮工在农场上干得很出色,每天从早忙到晚,农夫对他赞赏有加。直到有天夜里,起风了。农夫连忙从床上跳起,提着灯笼急匆匆跑到隔壁,叫醒了那个帮工:“快起来,风暴来了,我们得去把东西都绑紧!” 
帮工翻了个身,坚定地回答:“不干,我早就告诉过你,就算风暴来了,我也可以睡得很好。” 
农夫非常生气,恨不得当场炒了他。但风暴来得急,他只能先克制住怒火,一个人跑出去看能抢救什么。让他惊讶的是,所有的干草堆都已经用防水油布盖好,并且压得紧紧的。所有的牛都在牛栏里,所有的鸡都进了鸡舍,所有的门都拴得牢牢的,所有的窗都插上了插销,每件东西都绑好了,没有什么会被吹走。 
那一刻,农夫明白了帮工的意思。他也回到自己的卧室,在风暴声中爬进被窝。
是啊,当你各方面都做好了充分准备,你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在理财的过程中,不也需要这样吗?
……
农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只是他的思考并没有停止。
农场保住了,还学到了有用的东西,结果他仍然觉得怪怪的——这个情况似曾相识。
他发现自己的经历总是简单而富有戏剧性,最终都能让他学会一些道理。
两个月前,他到集市上卖鸡蛋,遇到了一个精明的商人。那次交易让他明白了生活中吃小亏未必是坏事。而一个月前,他在村里遇到一对恩爱的老夫妇,结果他又学到了爱情怎样才能长久。加上能在风暴中安睡的帮工,这就是最近的三次。这些事情发展到后来,甚至都有一个声音在半空中把哲理告诉他。这些声音也全是相同的。
想到这里,刚好有一道闪电划过窗外的夜幕。农夫再次从床上跃起,冲到隔壁,更加激动地摇醒了帮工:“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
“你不是刚才已经明白了吗?”帮工揉着双眼,“当你各方面都做好了充分准备……”
“充分准备个头啦!”农夫一个耳光扇过去。这下帮工彻底清醒了,惊恐地等着他说答案。
“我们根本就不是真实的人,我们生活在一本劣质的读物里,”农夫沮丧地说,“他们经常编一些寓言故事,用来推销廉价的感悟和原理。而这一次,他们想谈理财。”



找天吃饭

Wed, 9 Feb 2011 15:16:48 +0800

“喂,是我。”
“嗯,怎么样?”
“你知道怎么找到李欣吗?我打她手机好像停机了。”
“她换了号码。我找一下,等会发短信给你。”
“好啊……唔,你最近怎么样?”
“也就那样。”
“找天吃饭吧?”
“行。”
……
放下手机,我琢磨了一下。怎么老听见有人说“找天吃饭吧”?
这话说的不像是找阮经天或者朱孝天吃饭,而是定日期。但对方又没有说现在就过来,跟我一起对着日历“找”出这一天。那么,这一天该由谁来“找”?如果说是你来定,你直接说你下一个档期是什么时候就行了,我的时间都好说……如果说是你要我来定,呃,你一个电话打过来,又要我帮你找电话号码,又要我帮你计划吃饭的日程,这是把我当秘书呢?
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肯定是正确答案了。对方并不介意跟我吃饭,但其实也没有那么想,至少没有迫切到干脆现在就定个时间,或者干脆今晚就一起吃饭的地步,他们只是希望把这电话挂得尽量自然一些。
想到这里我就释然了。我并不需要兴致勃勃地找出这天来跟对方吃饭,也不需要充满期待地等对方下次真的来找我。
但其实我希望的自然挂掉电话的方式是这样子的:该问的问完了,该帮的帮上了,可以跟我说“你真好”。不介意是温柔甜美的女声还是嘶哑低沉的男声,就这么肉麻但简洁的一句话,真是听一万次都听不腻的。



叫喊

Wed, 9 Feb 2011 15:16:03 +0800

一台又大又先进的电视机,音量最大可以调到100,但这几乎从来都不会发生。平时开到六七十就足够了,除非你住在城乡结合部,开了家小店卖烧烤,世界杯的时候,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来,音量调到100,让乡亲们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球。
其实人也是一样的。我们的身体本来具备“叫喊”的功能,但这功能多久才用上一次?有人一把抓过你的钱包夺路而逃,或者拿根棍子把你往死里打……如果你行为检点出入小心,一辈子经历这种事的机会应该比经历世界杯少得多吧。除开这些悲惨遭遇,比如哪天跟朋友在马路边道个别,上了出租车,才想起有句话没来得及交代,这时候即便车子才开出去30米,你也宁愿掏出手机来,而不是把脑袋伸出车窗大喊大叫。
现代社会正在让我们越来越不需要叫喊。这个社会也曾经让我们越来越不需要出汗,而为了出汗,我们会去蒸桑拿。好吧,为了叫喊,我们只好去看演唱会了,在那里可以名正言顺地跟成千上万人一起大喊大叫,不管喊什么,我们就只能这样来主动使用这个功能。
去年在五棵松看王菲演唱会,我身边的一个姑娘跟着大伙喊了很多遍“王菲”,然后突然用同样高的音量来了句:“我叫张晴!”我想,她其实是试探性地喊了很多次“王菲”,然后才喊出了内心真正需要大声疾呼的话。



获奖致辞

Sun, 2 Jan 2011 02:08:02 +0800

颁奖礼,她上台领取最佳女主角奖座:“很高兴拿到这个奖。我首先要感谢妈妈,因为她一直在那里,给我很多鼓励,也为我吃了很多苦。我要感谢我的经纪人和经纪公司,还有这次跟我演对手戏的演员。当然了,最想感谢的还是导演。我今天能够荣幸地站在台上,就是因为他做出了这样一部完美的作品。最后,谢谢评委,谢谢所有喜欢我的人!”
有爱必有恨,为什么致辞只能送给感激和爱的人,而不能针对自己讨厌甚至恨的人?这不也是出口恶气的机会吗?而且如果这样做,颁奖礼的娱乐性暴增,无需再麻烦主持人拼命说笑话了。
设想让最佳女主角来说这样一番话,场面该多么美好:
“很高兴获得这个重要的荣誉。我想起了那个我本来该称呼作爸爸的人,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看电视,但我想跟你说,你女儿是影后级了,你泡女明星有点品好吗?!……我以前那个经纪人今天来了没?如果不是你没用,老子五年前就该站在这个台上了!……还有那些骂过我的影评人和媒体,你们看见我手里这个小人了吗?等一下,它好像跟我说些什么……噢,它让我跟你们说,你们老以为自己懂电影,懂你妹啊!”



垃圾对话

Sun, 2 Jan 2011 02:06:15 +0800

NBA的垃圾对话是指敌对球员琐碎地拌嘴:“他们说你运球像娘们儿还真说对了,你就跟你妈一样。”“你没事看我妈打球干嘛?想跟她学的话我帮你问问……”
我留意到的另一种垃圾对话超出了体育范畴,也更加令人头痛。它发生在任何人之间的对话里:
“看过一张超萌的照片,是一只很大的狗在看着一只很小的猫,那猫的表情好像在笑。”
“我住城西那朋友也有只很大的狗,狗证差点没办下来,幸亏后来托了点关系才搞定了。”
“城西的交通是不是还很差啊?上次我男朋友跟我开车去看演唱会,堵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你男朋友那车卖了没?我问过朋友,像那种车况的二手能卖个22万吧。”
……
这种垃圾对话的核心是“用我的话题的任何环节跟你的话题的任何环节对接,这证明我们对对方的话题都丝毫不感兴趣”。




点菜

Sun, 2 Jan 2011 02:04:30 +0800

超过5个人的饭局,有两个关于点菜的说法肯定是出于好心,但我怀疑效果很有限。
第一个说法是这样的:“我们一人点一个菜吧?”好了,每个人都可能将菜谱从头到尾翻一遍才能决定。而且在一个人绞尽脑汁选择自己要点的那一个菜时,其他人并不会闲着,一定在聊着做着自己的事情。从第三个人开始,他已经需要很费劲地向服务人员询问前面的人各点了什么,以免重复。因此每个人行使权利的时间在理论上只会越来越长。
于是我们指定一个人点菜。这个人接过菜谱,关切地环视大家:“你们有什么不吃的?”这就是第二个好心的说法。其实只要人数足够多,“忌口”就一定不成问题。例如在被问到的4个人中,一个不吃羊肉,一个不吃海虾,一个不吃香菜,一个不吃苦瓜,那么即便你不幸把这4种东西都点上,每个受害者也只有一个菜不能吃,他们还能吃别的,损失非常小。那么,会不会有一个人是不能吃这4种东西的?可如果真有这样的人,他为什么又要参加饭局呢……




HBO

Sun, 5 Dec 2010 14:09:23 +0800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但为什么要有HBO?
跟人聊电影时,偶然会落入一种讨厌的境地,比如你兴致勃勃地说:“前段时间我刚看了《黑暗骑士》,觉得实在太牛逼了……”然后正想详细阐述你对导演如何提升《蝙蝠侠》的看法,就有人惊讶地说:“你怎么才看啊?这片子是两年前的了吧?”
这种人真可恶。他们貌似在回应你的话题,但难道他们真想给你推荐什么更新的好片子,塞给你几张DVD,或者直接从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吗?他们只是觉得自己看过很多最新的电影,他们要抓住机会跟你说:“牛逼的不是克里斯托弗·诺兰和《黑暗骑士》,是我!”
因此我们需要HBO。不是为了它内容充实绝无广告,也不是为了他们制作精良的自制剧集,而是为了等到烂人说:“你怎么才看这个片子啊?”你可以面无表情地回答:“前段时间HBO放的时候我看了……什么?你家收不到HBO?!”




感情问题

Sun, 5 Dec 2010 14:07:25 +0800

常听到有人用这种措辞来表达对感情问题的看法:“什么都理性看待,事情就没意思了。”“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逻辑解释的。”“我也说不上来,但这应该就是爱吧。”
唉,用这种态度来面对自己搞不懂的东西,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这肯定不是学校和教育的错。无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不管当代教育还有什么不足之处,我们一定不会在课堂上听到这样的对白:
“小丽,你算出来铁球的质量是多少?”“我也说不出来,但这应该就是物理吧?”
“小兰,这两种物质为什么不会发生反应?”“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逻辑解释的。”
“小倩,说说这道题目你选了A的思路。”“什么都理性看待,事情就没意思了。”
……
但是小丽、小兰、小倩长大以后都成了前面说的那个样子。



肢体语言

Sun, 5 Dec 2010 14:06:46 +0800


有时候狗见了人会主动躺下,肚皮朝天,据说这是表达友善,因为肚皮是最脆弱的,这种姿态就代表它对你没戒心。
OK,虽然人会说话,但人也需要肢体语言,毕竟总把“你和我谁跟谁呀”之类的挂在嘴边也很没劲。我们就来设计一套表达友善的完美的肢体语言。
首先,把双手插在裤兜里。这绝对代表着友善:如果等会不幸要挥拳动武,相当于我先让你一秒钟。然后,微微仰头,把下巴向对方抬起:这就更友善了,咽喉是现代人最薄弱的部位,我都不介意向你袒露出来。最后,夸张地嚼着口香糖:让我们礼貌地对话吧,我甚至不想让吃完午饭的口气熏到你。
造型设计完毕,但……效果似乎跟初衷截然相反!对方一定会瞪起眼睛说:“怎么着,想找碴是不是?!”



寒暄

Tue, 9 Nov 2010 00:52:33 +0800

“我09年5月就来了北京。是我们公司整个搬过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像饮食这些其实在哪里都一样,上千万人的国际化大都市了,什么东西找不到呢。我在广州也不是天天吃双皮奶的。我现在还经常回广州,家人都还在那边呢。上个月才回去了。”
我准备将这段口语化的文字印在名片后面。自从09年5月来了北京,跟陌生人见面就经常被问到这三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来的北京?在这边适应得怎么样?平时还会回去吗?我希望在交换名片的过程中,这些问题就已经迅速得到回答,反正它们都不可能演变成有趣的对话。比如当我听到第三个问题,我也不能痛苦地用手捂住脸说:“我对自己发过誓,我绝对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再让那个人继续伤害我。”



选美

Tue, 9 Nov 2010 00:51:44 +0800

电视台的选美都喜欢做成系列节目,在正式比赛之前就分集播出,所谓“展现在舞台之外的另一面”。但无论你多想了解这帮美女,你也肯定看不到她们谁睡懒觉睡到最晚起床,谁喝醉了玩得最疯,谁打麻将牌品最好或者手气最烂,你只能看到她们千篇一律地接受电视台的培训,到旅游区游山玩水,还有更绝的,被带到去医院、孤儿院、老人院送爱心,给小朋友宣传环保的意义,或者给老人家送月饼。电视台希望证明她们也具备善良的内在,无论谁赢了都将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
我一点都不关心哪个电视台在做最有社会责任感的选美活动。但是再过三四十年,我会开始留意哪个老人院最受选美活动欢迎,最经常有漂亮女孩子去送月饼。




武林高手

Fri, 5 Nov 2010 17:57:08 +0800

通过漫画或者影视剧,我们知道武侠世界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发生——高手独自悠闲地站着或者走着,突然闭起眼睛,朗声道:“远道而来的朋友,为何不现身相见?”接着,在他身后的屋顶或者树上,飞身跃出潜伏多时的另一位高手,没准也朗声大笑一番,不怀好意地夸奖对方内力了得,怎么都瞒不过。
高手得罪人多,幸好武功精湛,随时能发现身边的威胁。但从逻辑上说,你武功再烂也可能得罪人的,比如围剿光明顶的时候,你只是凑热闹的,偏偏跟某位心胸狭窄的厉害人物撞衫了,从此结下梁子,他半夜三更就要来搞你。怎么提防得了呢?
解决办法也不复杂。你内力一般,平时脑筋又不好使,老得罪人,那么一个人走夜路或者独自在庭院纳凉的时候,要养成这么个好习惯,每隔5分钟就大声对着空气说:“远道而来的朋友,为何不现身相见?”如果真有人埋伏着,就会给你蒙出来了。




好朋友

Fri, 24 Sep 2010 11:23:15 +0800

两个男人成为了好朋友,他们能一起做的事情比两个女孩少得多。
两个女孩可以轻松地决定去看电影,但两个男人就不行。我们仿佛完全忘了怎么操作这个项目。只要是两个男人,很可能就不知道怎么选电影,不知道由谁买票,不知道爆米花该买一大桶还是两小桶,不知道两个座位之间的那个扶手归谁用……还有更重要的,我们没办法跟除了女朋友之外的任何人解释剧情。
两个女孩也可以很自然地相约一起去逛街,但两个男人又不行。我们的电话沟通往往是这样的:“今天有空吗?我也要买个投影机。”“这事好办,霄云路有家店挺靠谱,我把地址和电话用短信发给你就行了。”“你下午没事就跟我去吧,我一窍不通。”“那……好吧,直接约在那里等,估计半个小时就能搞定。”我们可以一起发生具体的采购行为,但这不是逛街。
更变态地,女孩可以邀请好朋友来自己家过夜,即便她住在一个7平米的开间,唯一家具是她的床。对男人来说,很难向好朋友提出类似的提议。好吧,就算我完全不介意去你家呆一晚上,聊女人、股票和足球,但当我们聊这些的时候,我们分别穿着什么?
因此如果听说有两个男的一起做了某件荒唐的事情,甚至被警察抓了,先不要怪我们。我们能一起做的事情太少了,我们还需要探索。



蟑螂

Wed, 15 Sep 2010 03:09:32 +0800

为什么我们很容易作出决定:不会自愿将一只蟑螂放进嘴里?
蟑螂实在是太恶心了。
它们头上长着邪恶的触须,还有好几对细细的脚。设想一下那些触须转动起来,那些脚飞快地跑动起来,你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它们的身体说不上硬还是软,“骨骼长在外边”,肚子一节一节的。试过把这样的东西捏在手里吗?一个蟑螂还好,有没有想象过同时见到10个蟑螂?是不是吓得你立刻从椅子上跳起,脊背紧紧地贴着墙壁?嗯,我们很讨厌具有这些特征的东西。
但我们又不介意吃虾。



买手机

Wed, 1 Sep 2010 11:26:12 +0800

买手机都要当场试一下,也就是开机,拨个电话。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跑去买,多数人都会打给卖手机的——问他要了号码,跑到几步远的地方,面向那个你肉眼看得见的人,拨通电话,轻轻地说:“听得清楚吗?”那个人面无表情地对着他的话筒回答:“很清楚。”
问题不在于这个情景有多傻。是,这场景很傻,如果你转过身子去再拨电话就更傻。问题在于这个人是想把手机卖给你的,你问他听得清楚吗,即便他只听得见一个“楚”字,他也会说“很清楚”。
因此不要怕扰民,应该打给不在场的朋友,甚至家人。也不要怕你妈趁机跟你唠叨,只要这么讲:“喂喂……这新手机有点问题……听不清楚……”



救生衣

Wed, 1 Sep 2010 11:23:55 +0800

从北京飞广州,留意到机舱内座椅背后贴着关于救生衣的中英文提示语。英文是:“Life vest under your seat.”中文是:“救生衣在座椅下。紧急时用。”
这是个奇怪的提示语。英文版并没有说“Use it in emergency”,中文却一定要补充说明“紧急时用”。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中文比英文短太多,得说点什么补够。但在这两行提示语下方,有另外两行提示语:“Fasten your seatbelt while seated”,和“就座后系好安全带”。中文同样短了很多,后面并没有硬加上一句“千万要系喔”。
那答案只有一个了:看中文的人更可能在非紧急的时候使用救生衣。但这能怪谁,航班上的毛毯那么少。



专家

Wed, 1 Sep 2010 11:22:49 +0800

据说有些在媒体上发言的专家被骂得很惨。那看看更多的媒体报道,发现其实有另一些专家过得挺好的,甚至太好了。
一是要说那些大多数人不可能找出毛病的话。最近媒体又报道UFO了,有专家就接受采访说,“一些UFO可能是外星人的飞行器”——如果不服,你倒是证明一下所有UFO都跟外星人无关。还有专家宣称,“植物也有神经系统,会对不同的音乐有不同反应”。你觉得可疑吗?但你拿植物没办法,你最经常做的只是把它们吃掉。
二是要说肯定对的话。今年天气热了,有专家就说“要注意防暑”,难道你不同意么?调查显示,很多80后生活极为节省,一个方便面分两顿,专家就建议“不要损害健康”,这话一定不会有人出来反对,呼吁即便营养不良也得省钱。有个中学生申请了5项国家专利,也有专家说“应该多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谁能找碴呢?“别培养创新思维”,或者“减少培养创新思维”,这话怎么都说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