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陳 凱爾
http://kylechen.bluecircus.net/index.rdf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traditional
Tags:
cry nos  fall  fly  make fall  make  nos 留下一點記錄  低潮 安郁茜  安郁茜 )  留下一點記錄 低潮  ) 前言: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陳 凱爾

陳 凱爾





Published: 2017-02-13T07:34:59+08:00

 



強大

2017-02-13T07:34:59+08:00

如果要喜歡一個人,就讓自己強大到足以承接全部的他吧。 所以我不會畏懼那些任性、或者摧毀, 我夠強,也會變得更強。...



Fly and fall.

2017-02-08T01:52:17+08:00

Sometimes you make me fly, and sometimes you make me fall. And I'll cry for the NOs. 我告訴自己不要抱持太大的期望,可是,為什麼還是會失落呢。...



留下一點記錄

2017-01-03T11:28:37+08:00

年輕的W提醒了關於寫部落格的初衷,也讓我深入思考,某種程度我的內心其實一直在丟棄過去,這應該是一種逃避的心態。 高速轉動的時代好像正適合我,只要一直前進就對了,不必往後看。但我到底在逃避什麼呢?總覺得往事不堪回首。 那麼也許寫下來,才有機會正視自己內心的惡魔。...



低潮

2013-09-22T00:36:27+08:00

在卡內基的課堂上,眾人被要求必須要說出自己人生中的低潮與成就。 人人很努力掩飾自己的低潮,或者演繹出一番低潮,我選擇誠實。在一群其實不是很瞭解我的人面前公開我的憂鬱史。 其實這沒什麼,正面去面對是我克服的方式。 今晚的推特我寫下:最不為人瞭解的痛苦是,心裡一邊打算着維持日常的必須,邊覺得這些打算又有什麼意思。 大概就是這樣,我一邊掛心維持著,同時一邊放棄著。 另外室友也是辛苦的,年紀小,大概也不懂得我所謂的憂鬱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該如何讓他理解,但我又無法偽裝。 這大概又是另外一種憂鬱症的痛苦。...



安郁茜--我只買白色餐具,其他顏色都是朋友送的(小日子,2012/11)

2012-12-28T21:12:12+08:00

前言: 為了訓練自己的文字掌握度,我覺得把一些看了有感覺的字句記錄下來是有必要的。 2013年好像應該開始做這件事情。 所以新增了一個"quote"的分類,就這樣來試試看吧。 小日子,2012/11,page 60 「曾經有學生幫忙洗碗,我就眼睜睜看著外公留給我的水晶杯子飛出來,摔破在地上,當時人都傻了,那杯子多珍貴啊,我總共也只有兩個而已,不過當第二個也砸了的時候,就沒感覺了。被砸掉的東西太多,現在看到喜歡的碗盤,可能就會六個或十二個這樣的買,你就砸吧!砸不完的。」 「我是個實用主義者,很少買純裝飾的東西。如果看到一個喜歡的物件,我會馬上在腦中想像食物放在裡面的畫面,如果想到兩三種,那就買定了,一個食器一定要多用途,有好幾個不同功能才行。」...



記一下關於死刑的想法。

2012-12-28T21:01:30+08:00

這幾天在facebook上的不同處總會看見關於死刑的討論,大多數都是支持死刑,而且都是「非死不可」,並且會順便罵上廢死聯盟幾句。 但我其實很不喜歡跟人討論這個問題,我說: 「其實我除了有時氣不過壞嘴/回嘴幾句(好啦有時候是好幾句),是不想要跟人爭論死刑存廢問題的。因為我關注的層面不是在單一的個案(無論是被害者或冤死冤獄者)(而冤死冤獄者又何嘗不是一種被害者)。而是人無論是否透過法制的手段可否介入生命的問題。所以跟一直拿個案來跟我討論這不無辜嗎這該死嗎這不該槍斃嗎的人是不會有交集的。」 但是我有時還是會說,例如這兩天剛好看到洪琪提出對廢死議題跟動保議題的疑惑,也因為是洪琪,我認為她是能夠冷靜好好想一想不同意見的人,所以我回應了兩則比較多一點的想法,想要記錄一下: 1.「其實我個人對於生死這件事情的探討是這樣的,我不是去看單一個別的人,或者其他動物的生命,基於生命珍貴,對於生命的尊重,所以我是拉大來看整個生與整個死這件事。每個生都應該要被珍惜,每個死都不被盼望(不管是意外死冤枉死或者壽終正寢死或者受罰死)。也因此討論到其他動物的時候,我不希望除了自然的力量外,人還要介入去決定他們的死亡,而人的生命不也是這樣嗎?罪惡的介入跟法治的介入,不都是人去介入生命嗎?我們都說要犯罪者付出代價,其實我們一直都共同的在承擔整個社會的罪惡所帶來的代價(只是有的是無形的風險,我們沒感覺而已),死了一個殺人犯,我們降低了代價或風險嗎?我們減少了這個世界上的罪惡嗎?再縮小到個人,我們減緩了誰的悲傷與失去了嗎?(若是減緩恨意,我倒是同意的) 如果我們一直糾結在哪一種動物該死不該死,哪一個犯罪者罪行深淺該死不該死,永遠爭論不休的,因為每個主觀都不同。寵物愛好者支持貓狗不該死,素食主義者支持所有動物都不該死,法官決定誤殺一個人不該死但蓄意殺一個人就該死,所有的受害者認為「那個」犯罪者都該死........ 只要人認為我們還(有意識的認為)有權決定其他生命的生死,這個問題永遠無解。」 2.(關於如何用比較廣角的觀點來看死刑,洪琪問要如何廣角?我又回應了一小段) 「要如何廣角呢?對我來說,我永遠相信事情有另一面要去思考的空間,死刑立法就是絕對的善或正確嗎?殺害他人的死刑犯就是絕對的惡罪有應得嗎?當一個一個個案最後無法透過「死刑」解決問題,解決受害者家屬心中的恨與痛,解決降低犯罪率,解決冤獄與冤死,那就不能再繼續從個案、從單一方的角度看問題、討論問題。綜納各種案例與角度,那我們勢必面對一個必須要辯論的,當殺人有罪,何以透過(人自己定義的)法律而執行的死刑殺人就可以無罪?再往上一層就是我一直在想的,人可不可以介入生命的問題。 拿流浪動物為例。被棄養的、被虐的、被捕捉的流浪動物很可憐,我們希望保護他們,免於安樂死之苦。但若是攻擊過5歲小女娃造成臉上高達五處10公分撕裂傷縫了67針的某流浪犬,大概百分之一百的媒體會呼籲除之而後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會說矮耶好可怕這種狗一定要抓去安樂死。(安樂死還讓他沒有痛苦的死了呢我們人類好慈悲好人道) 但對我來說,不管是有攻擊過人或沒攻擊過人的流浪動物,都不應該被撲殺,因為牠們,都是人類共同製造出來的問題。 那壞人呢?我們有沒有這樣的心理認知:他們都是人類社會共同製造出來的問題。 「矮呀動物不一樣啊我們人跟動物怎麼可以放在一起比」 我們真的真的真的有「將萬物生命視為平等」這樣的認知嗎? 這是我廣角的方法。」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整理,只是想要記下來我自己這樣的想法。...



文青相機的啟示。

2012-08-06T23:33:00+08:00

大概很少有像「文青」這樣一個名詞, 讓人明明身體力行,又紛紛否認這個身分。 很多典型的□□(不知道該怎麼歸類他們),也許拍照(LOMO或者底片風),也許寫著文藝氣質的字,也或者兩者兼備, 但是當一個叫作文青相機的APP推出,既提供了多樣化濾鏡讓你輕輕鬆鬆就樂摸, 又具備了多句飲冰室茶集(我說的是飲料)上的文藝詩句DEFAULT任選, 偏偏名稱用了這麼一個貼標籤性質的「文青」二字, 反而導致那些典型的□□排斥,表示做作啦、討厭啦甚至拒用。 不想被歸類,想要與眾不同。 不過當大家都在與眾不同的時候,又怎麼與眾不同呢? 不過這不就是典型的□□嗎? 一直在追求一種被大眾認可欣賞追逐模仿讚頌的與眾不同。 文青相機只不過是把應該要看起來不同的東西,不小心模組化了而已。...



一些丟在某處的字句

2012-06-07T20:30:38+08:00

--You're trying to draw my attention by the way you used to be, however, it was the way u used...



離開

2012-03-31T16:40:31+08:00

後來我其實偷偷開窗看了你離去的樣子, 看著看著感到難過並且小小的哭泣。 很抱歉我做了讓你孤單的決定, 我必須離開也必須讓你離開我們現有的生活角色, 還是希望我們能以全新的面貌與關係繼續各自/彼此的生活。 謝謝,抱歉,再見,D。 這一次是正式的向過去的我們道別了。...



這是2012年的第一次。

2012-01-24T01:32:57+08:00

去年手殘之後一切砍掉重練,如今讓面板回到一片黑白, 改天再把版面修得更開闊一點,則應該不會再動了。 今年過年有點封閉,也許是想要好好休息, 總覺得不管是在哪或去哪,都想要一個人去完成。 但還是有一些身分要去盡責,這一點總是無可奈何。 歡樂之後,不需要再與我聯繫了。 我們都戴著面具面對對方,只是我看穿了你的,你卻沒有看穿我的。 不過我倒覺得很公平。 人性的遊戲不是那麼容易玩的, 關於我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只是你以為那是假的; 而關於你的每一句話都是假的,你卻以為我都信以為真了。 我知道你會輸,所以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虧欠你。 很難形容我跟你現在的狀態。 而我也不知道跟你會變成怎樣的狀態。 所以我承認我很烏龜的逃避,不管跟誰,都不想要去思考或深究了。...



佔有

2011-09-19T00:26:05+08:00

好奇怪,想到這個城市沒有你了,就突然覺得好寂寞,好想念你。 其實你也只是在一個不遠的地方而已,然後也不是永遠都見不到了。 然後又很阿花的繼續想,如果有一天, 你跟別人在一起了,變成別人的男朋友, 你就再也不只是我的朋友而已,還是別人的男朋友了, 應該再也不能放肆的玩在一起了吧? 想到這樣,就有點難過了呢。...



這樣下去,

2011-09-18T23:13:05+08:00

究竟會走到哪裡? 有些路走遠了,回頭越來越難,卻也越離越遠。 應該道別嗎?又該在哪裡道別呢? 應該要做怎樣的選擇, 選擇裡,可以不要有傷心嗎?...



那些得不到的,永遠是最想要的

2011-09-17T16:53:44+08:00

不能(或者說不敢)說出口的想念,會變成一種沈重的負荷, 會讓你很想說,帶來一種衝擊的感受。 但我寧可保持這種感覺,好過得到了卻再也沒有情緒了。...



***

2011-09-14T00:17:09+08:00

因為我還在學習,所以保持謙沖自牧,以和為貴, 所以面對所有要求近乎來者不拒, 因為我也想知道辦這樣一場活動下來需要顧慮到多少小細節, 面對怎樣的人,以及多少有理無禮的要求。 只能說,這次的合作剛好遇到執行負責的是我, 真的是你們賺到了(菸)...



厭倦。

2011-09-13T00:47:26+08:00

關於厭倦這件事情,是這樣的。 對於某一些人,我試圖讓自己保持在不會被厭倦的狀態, 相信我,這是一件需要盡很多努力的事情, 至於應該怎麼做,見仁見智, 誰都說不準怎樣的言行在誰身上不會惹人生厭。 對於另外一些人,我則是讓自己做到即使被厭倦了卻也不在乎, 這同樣是要很大信心的, 即使被厭倦了, 還是依然故我或者轉身離開, 總之做到俐落漂亮不要死皮賴臉就好。 這是我對於「厭倦」的處理方式, 對自己是這樣,對別人也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