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香格里拉
http://xiangelila.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bigger  body  book  cheer  don  endorphins  humour  kind  laugh  life  meditation teacher  meditation  metta  natural healthy  teacher  things  visu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我知道它在遥远那方, 我知道它在我心底里。



Updated: 2015-09-17T14:02:23.633+08:00

 



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

2014-03-29T00:42:00.594+08:00

多年前出席的一场贝多芬演奏会,就此忘不了作曲家其中遭遇困顿无助,却最终体会生命喜悦的一段故事。

当年我怀着这样一个感触写下了这片文章,直至今天看过的人算我在内也不过两个人,很久没写部落格子了,今日就是想和大家分享,分享贝多芬的这段生命历程,还需从他的“田园交响曲”拉开序幕。

小提琴轻轻奏起,琴声悠悠,紧接着是大提琴的低沉旋律,这是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序幕。贝多芬来到乡间,这是祥和宁静之处,小提琴的轻柔声响就是贝多芬对乡间的感怀,而他就是为了逃避喧嚣来到乡间田园,此刻的贝多芬意识到自己渐渐失聪而心情郁闷不已,所以这一刻小提琴的轻柔开始夹杂着大提琴的沉重之音。

贝多芬开始他在乡间田园的漫步游荡,他来到流水淙淙之处,听着水声起伏平和的吟唱,这时大提琴,中提琴和小提琴的音调就有如流水般轻轻柔柔的回扬。

在漫步田园的当儿,他听到小鸟的歌唱,各色的小鸟里有杜鹃鸟,此时多种乐器响起鸟儿的鸣叫,长笛也发出杜鹃鸟的“咕咕”声。

突然间,贝多芬听到远处打猎的号角声,演奏厅里的长号,小号吹起昂扬的号角声,直至渐渐沉静消声。贝多芬继续徒步来到一个小村,看到很多村民集合在一起跳舞,这时演奏厅里的乐器齐奏出欢乐的气氛,感染了厅里的每一个人。

最后他来到 一处山顶,看天上的白云舒卷变化,这时的音乐是开阔宏伟的,突然间阴天暗日,雷雨交加,演奏厅里也充满着风雨欲来的磅礴气势,紧紧地压上心头。

最后的一章曲子是在暴风雨过后,阳光出现,贝多芬突然觉得能在暴风雨过后而存活,心里感到无比言喻的喜悦,而他正是把对生命的这份领悟畅快的表现在曲子的最后一幕里。

贝多芬终于完全失聪,不过他的心里一定永远响起田园的风光曲子。




谦虚,因为禅相还没沾边儿

2012-05-03T22:37:20.908+08:00

最近参加一日禅修营,朋友赞我坐得彷如老僧入定,不动如山,还笑言说难怪某某小姐的美色对我起不了作用,原来定力这么深厚。 既然被人家赞扬,我也要谦虚谦虚一下,所以我说哪里哪里,坐的时间久算哪门功夫,坐的素质才是功夫所在。但真功夫我自认还是有一点点的,只差太谦虚没说出口而已。现在有机会拜访侄儿借借电脑,决定把当时没机会说出口的骄傲事写下来。

多年前,坐在亚依淡巴刹旁的角间咖啡室内,忘了星期几,但这里每天的早上都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那天,我在咖啡室里吃完早餐后一定还舍不得离开,继续坐在咖啡室里面,面向着路面,望着烦嚣的场景,体会那份杂乱的气氛。 突然间,突然的刹那间,在你也可想象的那片吵杂混乱世界中,我看到的不再只是杂乱无章,而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杂乱无章当中的井然有序,这一刻也就体会到了满满的和谐,心当下沉定了下来,变得非常寂静,非常的寂静。。。

第二次的情况和感觉还是一样,就是突然间在四周环境的动态中觉得一切都很和谐,然后再次体会心沉定下来的那份静寂。。。只不过这一次的经验,我并不是静静的在坐着,而是在进行我每天晚上的例行散步,就这么走着走着的是发生的。

还有一次是在旧关仔角的新年倒数活动上,在大草场上有歌星在台上歌舞助兴,台下万头攒动,人声沸腾好不热闹。我走累了,在满是人的草地上找了一席地坐了下来,然后盘起了腿。也不知道是过了刹那时间,还是过了良久良久,突然觉得这群人和我好像没了任何的关系,我就像一个人,另一个不同的个体,在静静看着这些激情欢乐的人们,身同一个草场里,却仿佛处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很难形容得明白,不过此刻天地静了下来,我知道我再次进入了那深沉宁静的世界里了。

 多年后,这种宁静的心灵世界,我很容易的就可随意进入了。不过禅修营法师教导禅坐时所说的那种会发光发亮的禅相,还是摸不到边儿。。。



失了电脑,得了厚道

2010-10-31T16:10:20.113+08:00

我搬了家,六天后家里的笔记本电脑被偷了,被偷的还有手机、现款,我只能说是自己不小心,自己引狼入室。

薰衣草夫人是对的,我是不能忍了,但就是因为不能忍,所以被哥哥下令搬家的。我不能忍,我想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我不想再忍了,孰可忍,孰不可忍呀!

但结果是,离开哥哥家后,我忍的功夫越来越差劲了,然后我找个理由告诉自己,我会让步,却是不会让人太过分的,而那女的真是过分得离谱了。

不过搬离后,可能气消了些,虽然对她的看法在客观上仍然不好,还是觉得自己搬进去他们的家,打扰了他们的生活。

虽然笔记本电脑是因为搬入新家而被盗的,但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搬得后悔。现在就让我来讲讲我这电脑失窃的始末。

我向友人租了整间屋子,本也没打算把空房租给人的,只不过趁好玩,把招租的通告贴在家附近的便利店的壁栏上,看究竟有没人会给我摇个电话。

隔天早上八时许就收到一通男性打来的电话,说要租房子,然后就直接上来五楼我家看,他看完后还说他女朋友也要过来,而且现在在我看来,还拿起手机装模作样的前后打了几通电话催促女朋友赶快过来,然后还向我表示女人化妆真是麻烦。

我们在等着他女朋友到来的当儿闲聊起来,只不过后来我进了厕所,想来也没有一分钟的事儿,厕所出来后,人消失无踪了,电脑手机也不见了。

现在简单说,后来我成功拿到那人的电话,本来还找个警察朋友想设个陷阱逮捕他,因为现在的我,觉得是不能让人太过分的,而那个偷我电脑手机的人真是太过分了。

不过朋友刚巧不在槟岛,只叫我报案。这是我不愿意的,但当天我还是报了案,报案过后见了查案官后,我就知道破案无望了。

事发当天星期日的下午,我去了言论广场找朋友,朋友给我介绍内政部一名华裔警官,我也给他讲了我的故事,我记得他反问我一句:“如果你不相信警方,那你为什么还要报案呢?”

我告诉他,我就是相信警方才去报案,报了案后才不相信警方。然后再告诉他这背后的理由,后来他说会监督我案件的进展。

也是当天晚上,我又遇到一个我知道却不熟的警察,又把我的故事告诉他。坦白讲,如果说道破案,我还是相信这个人,他是何人种我到现在还弄不清楚,看起来虽如马来人,却不是马来人,可以讲得一口流利的柔佛福建话、华文、英文、马来文,很得同僚的尊敬,我听他给我提供的见解,就知道我的案件在他手中,破案是有望的。

不过他叫我几天后再去见查案官询问进展,没有进展才把案件交给他,他会帮我处理。不过,第二天睡醒后可能昨天的不忿消了一半,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过了,我不想再去见查案官质问他的查案能力了,也没有去见那个我相信可以帮我破案的沙展了,也未必非要那个偷窃我东西的人死在我手里不可了。

以前那个女人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不能让人过于过分的人,现在觉得租屋被窃这事件让我学到不只钱财上的惨痛教训,学到的其实还有更深沉的一面——我学会更厚道了。



搬家、解脱

2010-10-10T12:02:09.889+08:00

今天下午我会搬家。

昨天下午我搬着装着满书本的盒子开门出去,五岁的侄女看到后和她坐着看电视机的母亲说:“小叔拿着我们的鞋子去丢。”

我当然睬也不睬她,当作没听到。但我怀疑他们一定有这么一个装满鞋子的大盒子。

晚上我和侄儿谈起这件事,侄儿说她这个人厉害幻想。还说她在他出门时时常问他去哪里。侄儿也不理睬她,但是有一次她再问他去哪里时,侄儿说:“上天下地。”只这四个大字,五岁侄女听得呆了,她会懂这句话吗?

有一次她走来餐桌我的前面说:“你害我妈咪呀。”我听到一手就按着她的肩旁,免得她有机会溜走,然后语气很严的说:“你讲什么!你再讲多一次!”孩子静静不敢开口,我又再说:“小孩子可以讲这样的话麽!谁教你的?”

我又心想,孩子会口出这样的话,一定是母亲教的。当时我语气凶凶的把孩子骂了,也不管孩子的母亲和父亲是在客厅里面了。

不过要是侄儿早一点告诉我他那“上天下地”的故事,我可能就不会对“你害我母亲呀”的那句话反应这么大,回答得这么严了。 我可能会说:等我问你的JESUS看是不是。我看孩子可能又要把这句话听得呆了。

今天我搬家,但是侄儿也因为忍受不了其叔叔那过份的印尼老婆,住在这里协助我兄长做工半年后也不干了,早我一天离开这难呆的地方,然后今天晚上才会搭巴士回吉兰丹。

我昨天告诉他,你解脱了,不过今天轮到我解脱的时候。



《无穷身》

2010-10-03T18:05:35.177+08:00

读了几本书,觉得这几本我喜欢的书藏在我的心中,自己身心就仿如成了一个书架。

但我知道身心不过是一幅臭皮囊,仔细一观,里面是血、肉、痰、尿、脓、脾、脏、肾、毛、液、粪、心。。。。

说到心,心在身体里面,但是虚空却在心里面,所以我的身体又是一个虚空、一个大千。

因为心,慈悲喜舍又在我这身体里面,所以身体可以是慈悲喜舍的化身,成了观音与势至。

如果是这样,不净的色身可以成为菩萨身。只是佛陀教导身体不过是地火水风四大假合而成,所以没有一个实体的我,因此亦没有一个书架。

这身体变幻无穷,如果可以了解佛法,与法相应,成了书架的身体可以成为无上法身。

对了,我的心中也藏有一幅地图,所以身内成了一个世界。



散步这事

2010-09-26T13:57:15.692+08:00

我喜欢散步,在搬来兄长家的几个月后,我又开始晚上散步的习惯。这一散步,其实是出了家门口绕上一个大圈子回来,不过这倒要一个钟头许。晚上走在大街上的行人很稀,几乎没有,我只有在经过分开坐落的几间咖啡店时才稍觉人气,当中还会经过一家廉价客栈,外面站着几个中性人在拉客。

以前我在槟城住在甘榜马来由时,我晚上的散步路途就是沿着家门口的街道走,走到街尾,然后弯左朝着阳光购物中心走,但如果我是在这条路的街头走到街尾时弯右,就是走去了阿依淡市场,要是你熟悉这一带,就知道这究竟是多远的路了。

我为什么喜欢散步,我想是因为散步可以让我更静心于沉思吧。但散步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回在街道上惯常的慢步低头沉思时,不经意街道旁一户人家的印度大兄突然开口,问说我有什么心事。我是很有心事吗,我的样子一定是让人这样认为。至今,我忘了是哪一户印裔人家和那个男人的容颜,不过我不会忘记曾经有过的那么一声关心的问候。

后来一位相熟的朋友说晚上在经过这路段时,看到我独个儿走在路边,仿如心事重重的样子。后来我发觉有个男人也和我一样常散步,也是不时低着头,步履缓慢,好像在作毫无目的的闲逛,真的,这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像重重心事。

我记得,也很暖心于那个问我有何心事的印度人,所以刚开始散步遇见这个男人时,我也很想问他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心事,不过就觉唐突,所以也没特地找机会问。

不过后来散步见面的次数多了,我们认识了。有时散步时巧遇,就一起找个档口坐下来喝茶谈天,听了他一些人生的际遇,也难怪他表现得忧心忡忡,心事重重。

我们比较熟了,他就向我借钱,借了几次,次次所借的数额不多,我也忘了他究竟欠我多少。不过这不重要,有还无还我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他是贫苦的人,我不过是好命了一些。

现在我换了新环境继续我散步的嗜好,脚步走得还是这样的缓慢,头也可能沉的很低。。。如果路上遇着有缘人,就道一声暖心的问语。



说活功夫

2010-09-19T14:43:25.676+08:00

上班混日子,靠的是说话的功夫。我以前和现在不是很有尊严的朋友同过事,还以为他有混日子说话的功夫,哪里知道他连守密的本事也没有,在我告诫说我们来日本餐厅该表现地莫测高深一点时,他在上班首一两天就在语言中无意把我在外头的其它工作给泄露了。

但难怪也,有些人就是对自己口出何言仿如连自己都不知道似的,可能是因为不介意,但也可能是因为自己迟钝。

所以有一天我们去找负责公司账目的会计员时,我们本着受害者的身分去指责会计员的,我负责说话功夫的时候,朋友在一旁静听,不过他一开口就说:“哦,是因为我们没有给你供应商单据,所以你们才不能处理。”这一番话出口,受害者倒成了压迫者。

但我是很了解朋友这情况的,因为世上千千万万人,要是每个人说话一流,那《教你如何说话》的这类书也就不用卖了。

不过奇怪的是,不懂得说活也应该懂得控制声量吧!朋友和我坐在车后座用福建话交谈,在争辩时就是不懂得控制声量,也不知那时候车前座的日本老板和马来人经理,会不会以为我们在吵架。

昨天朋友的手机在办公室里响起,他拿起手机接听,再以仿如不能控制的声量交谈,此时坐在我对面的日本老板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给了我一个笑容,我也会意地报以一笑。我知道,这时在中国生活过几年日子的日本朋友,一定想起了地点可能是在巴士上,大陆中国人讲电话的那个样子。

朋友讲完电话,在朋友和日本人面前,我可能是对炎黄子孙自言自语:“又是一个中国人。”



Visu's art of humour

2010-09-10T15:51:53.819+08:00

My Metta Meditation teacher, wrote a book on metta and i'd like to have some extracts from this small book for sharing.

Cultivate a sense of humour. Don't take yourself too seriously. Learn to see the lighter side of things and laugh as much as you can.

Whenever we smile and laugh the pituitary gland in our brain creates endorphins, the chemical that makes the mind and body feel good. Endorphins are our body's natural and healthy opites. They relieve pain and promote happiness.

My kind of humour includes what is called black humour. One of my favaurites is "Don't take life so seriously, for you are never going to get out of it alive!"

Another is "Cheer up,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Or "Cheer up, for life is short and soon we will all be dead!"

The way or one of the ways I look at it is like this: When things are going tough, I sometimes tell myself, it is okay, I'm already 56 years' old. I have lived thus far quite well and happily. I'm satisfied with my life. If I were to die today I would have few regrets. My memories are mostly happy ones. I can find blessings even in my times of suffering. Life has by and large been kind to me.


So now I know there is a humourous and joyful guy hanging in the world--Visu Teoh, my meditation teacher.



我在日本餐厅混饭吃

2010-09-05T15:13:33.731+08:00

我日本朋友的日本餐厅面对一些问题,希望我可以进来帮忙他,我同意,但我懒惰,所以也把另外一个很空闲却尊严渐失的朋友带了进来,以为这样可以分担工作,不过这样薪水也得平分。

我朋友当然信赖我,当初他和我提起工作这件事时,我就告诉朋友说如果我不想,倒是有个朋友可以介绍给他。

朋友问:“你朋友可以相信的吗?”
我说:“这完全没问题。”
朋友问:“你朋友几岁?”
我回答:“四十岁。”他们日本人就是很相信这年纪的人自自然然地成熟稳重,所以听了很是放心。
朋友继续问:“你朋友结婚了吗?”我说单身的,朋友觉得这更好,工作没有牵挂。
朋友还问:“你的朋友怎么样?”说时是指着自己脑袋的。我想想那所指朋友的脑袋,这嘛,可真是难回答!

在国庆日当天我们三人见面谈妥有关工作事宜和薪金后,我和朋友就从隔日的九月一日开始工作。其实是这样的,我和朋友两人只领一份薪水,所以我来工作时,朋友可以不来,只不过我们决定在九月份尽可能两人都到公司上班,因为我们要尽快学习接手公司经理所处理的工作。

对了,还没说我们的工作时间呢,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一点,这个月工作五天,下个月工作四天,这是我的要求,日本朋友没有问题。他是希望我们下个月来五天,我是杀了他一天,我原想杀他两天的,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我想没办法,下个月叫朋友来三天,我来一天好了。

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在银行的工作天每天去存款或领钱,每月还车贷款及屋租,可能需要买一些东西,我们餐厅马来经理的高薪工作就是这么简单,只可惜我替代他,职位应该不是什么经理,也没什么高薪。

不过开始工作的这几天,我们和老板除了去银行外,也已经去了布条公司问价钱,去稽查公司了解公司账目所面对的问题,还去会见负责处理公司会计的人,可能以后我们自己也要懂得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了,但是我和朋友看到公司里那一个一个感觉混乱的账目文件夹,就头昏脑胀了。

朋友说他以为进来是混饭吃的,这不能怪朋友,我们俩以前的工作,教会了我们怎么混一口饭吃的功夫。好笑的是,朋友还给例子,说我们之前读销售学,每个月拿政府津贴的五百元,也是因为要混饭而已。我回答说是呀,不过我可混到全班男生分数最高的那一个。

对了,昨天我们还会见了公司的商业咨询顾问,这顾问也是我介绍的,他带来了一位有意思想要出资合作经营这间餐厅的朋友。刚巧我和朋友也认识这位有望成为投资者的人,还寒暄了几句。

我记得他还赞扬我们两人年轻有为。我的日本朋友听到后,说:“他们很认真”。然后这句话又再重复一次。我们两个混饭吃的听到后,心里倒是起了鸡皮疙瘩。



《华严》之十种心

2010-08-31T13:57:38.350+08:00

《大方广佛华严经》我现在读着,上中下厚厚的三大本八十卷,一日阅读几页,今天终于把中本读完,在中本的后尾《离世间品》里读到了菩萨摩诃萨的十种心。经文如下:

佛子,菩萨摩诃萨有十种心,何等为十,所谓如大地心,能持能长一切众生诸善根故。如大海心,一切诸佛无量无边大智法水悉流入故。如须弥山王心,置一切众生于出世间最上善根处故。如摩尼宝王心,乐欲清净无杂染故。如金刚心,决定深入一切法故。如金刚围山心,诸魔外道不能动故。如莲华心,一切世法不能染故。如优昙钵华心,一切劫中难值遇故。如净日心,破暗障故。如虚空心,不可量故。是为十。若诸菩萨安住其中,则得如来无上大清净心。

我记得以前在看过叶问首集后,我也写过《十心诀》我的《十心诀》从首招至最后招分别是: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无挂碍。直心是道。即心即佛。心到无求。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生法生,心灭法灭。

我今日重看《十心诀》,只能说两者有相似,相似在于彼此都说十个从心而起用的法。但当我读到《华严》的十心时,觉得《华严》来得还要高超深邃,但我又知道,其实这是两个方面的角度而已,就好像是开启同一个地方的那么两扇门。

或许应该说得是,华严的十心像心法,我的十心像招式;打得出招式就懂得心法,懂得心法就打得出招式。

我在五、六年前结缘《大方广佛华严经》之前就知道这是一部深大经,结缘后开启时,从知的层面提升到体会上,只是后来停在上本中间的页数,这一停就是几年,直到搬来兄长家后,决定一天读几页,把这本深广的经典读完。



一顿香蕉叶饭餐的思考

2010-08-31T14:01:06.539+08:00

这虽只是一间扁担饭店,却装横得很不错,看起来算高档了,我走了进去,看到一家华裔几口的桌面上铺着香蕉叶,我坐下来后,也点了这道。

我看着服务员在冰柜里拿出香蕉叶给我铺在面前,然后来了白饭,和三样菜舀放在香蕉叶上,再来给我端来一小小碗的酸味汤汁,最后给我的白饭淋上咖哩,这就是香蕉叶饭餐了,我好久没吃了耶。

但是在万事俱备可以开餐的时候,却没有汤匙和叉的踪影,我想是自己拿的吧,但想想,吃香蕉叶饭还是要用手吃才有味道。

不过,可能最近那尊严问题常缠绕着我的关系,所以我还未动手吃时,就想着这道问题:用手吃尊严呢,还是用汤匙吃尊严。我在用手吃时,还是想着这问题。

用手吃饭看起来很像马来人,但入乡就随俗,不过当我注意起近处的那个印裔男子也用手当作汤匙舀饭来吃,我就觉得有点那个什么似的。你知啦,这位仁兄的手本来就黑黝黝的了,再用手吃就更恶心了,还是我那白白净净的手才配呀!

然后我想到了美国肯尼迪那个年代,我在那个时代一定是大力反对黑人入读白人学校的。然后我想到了因果,就是前世愚痴,所以轮回至今,如果我再继续愚痴。。。。轮到我下辈子做黑人。



生气,能改变吗。。。

2010-08-28T13:39:31.444+08:00

我早上被高分贝的呐喊声吵醒,心情受影响,觉得有权生气,刷牙洗脸穿跑鞋去公园,跑步时来了一对印尼年轻男女坐在公园的台子上搂搂抱抱,伤风败化的行为看了跑步变得不自然,应该生气。

然后公园了跑来了一条粗鲁的狗儿,喜欢追着我立起它的双爪踏在我的身上,把我的衣服裤子弄得脏脏的,对此,我是有权生气,然后有权给它踹上两三脚的。

从公园回家,时间可能是十点许,我拿出我的饼干吃早餐,下午两点多吃饼干午餐,我的哥哥娶的老婆没有煮饭,不会煮饭也懒惰学煮饭,没有桌上午餐我是有权生气的。

今天有工作,想到下午还要出门去工作,工作真是辛苦,钱又那么少,我也应该生气的。

我骑摩托出门时总是很小心,但是那个不长眼睛没小心的家伙却让我翻摩托,我是有很大很大的权力生气的;再来就是那个摩托声音隆隆价响,远远地就从后传来让我的摩托胆战心惊的那个马来人,我也是有权生气的。

我翻开报纸,看到黄燕燕站在直升机前,高峰雪地上张开手,这个拿我们纳税钱出国,名副其实的“旅游”部长,我有权生她的气。

人生要生气地东西真的太多了,蚊子叮生气,天气不好生气,不能换政府也生气。但是我能叫蚊子不要来吗,我能叫女侠不要打打杀杀吗,我能叫政府下台就下台吗,我能叫天气转晴吗,我真的应该给狗儿李三脚吗,我真能叫印尼狗男女回家搂抱吗。。。

我不能,所以保持心境平和不生气。



女侠与因果

2010-08-26T14:27:10.697+08:00

湖兄在《离家出走的强招》的留言中竟然和我讲因果,呵呵,我是很讲道理的人,因为我讲的正是因果。

因果深且广,无所不包,我们还是以在《离家出走的强招》里的女侠故事开展出因果来好了,但因果深且广,而且千变万化,如果细说,可以长篇大论三天三夜。

因为什么事都离不开因果,当中能变得,不变得,浅显的,复杂的,因果了解了,就只能以一句“微妙”来形容,越了解就越觉得妙之又妙,玄之又玄。

佛陀有说,我们众生未开悟前,看因果真的还未能完全透彻,只有无上正觉才能对因果全然明白,这句话,你就知道看因果其实是需要智慧的,没开悟但智慧还可以,就看得明白一点,智慧低嘛,就看得一头雾水了,没有智慧嘛,应该就是不信因果的了。

我家里的那个女侠是崇拜阿门的,但她的因果仍然发生作用,因为她很幸运的嫁给了我的哥哥在家当千金,但又不幸的遇到她的丈夫有这个没有出息的弟弟,而且还厚脸住进了他们的家,最后又是因果在作怪,她使出的最强一招竟然失了效。

其实很不幸的,我们怨憎会苦的这些人都在这个世纪、这个国家、这个家庭里碰面,这不是因果吗?但进一步我们问:是什么原因你会出生在这末法时代,会生活在念经五次的国度,碰见这些黑皮白皮,然后可能又没办法改变你这糟透的现况,这不是也有当中更深一层的微妙因果关系在运作吗?

对了,家里女侠把包装白咖啡暗藏起来、用高分贝音量呐喊和看我不大顺眼的这些情况,在我看来也是因果,那可是贪嗔痴的因,最终所结下的不开心果。



争执关于尊严的事

2010-08-23T14:15:20.974+08:00

在《尊严和人生如何看的问题》里收到了我觉得很有意思的留言,首先是薰衣草夫人的这一则,她说:“很有意思.....我是说你这个人.呵呵”

我同意夫人说的很对,所以我回说:“薰夫人,怎么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呵呵。”现在我觉得薰夫人能说出这么有意思的话,人也一定很有意思。

再来的留言是湖里浪激勵工作室留下的,他的留言是:“我国土着认为他们是国家的主人,因此拥有土着特权是理所当然,所以对他们而言,并不认为他们抹杀了他族的权益,所以没有所谓尊不尊严的问题,正如你住在你哥哥的家,却没有缴付生活费一样,甚至认为这是你哥哥应尽的责任,当然也谈不上尊不尊严的问题了。”

我觉得这留言也很有意思,因为他把寄居在哥哥家里而有没有尊严这问题,连贯到了民族在这块波烈国土地上的问题上来了。所以我回复湖兄,说他讲了很多道理,然后我反问他,说我们不是土著,那住在马来西亚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应该要觉得没有尊严呢???

湖里浪激勵工作室看了后,又给我讲了很多道理,这是他的大道理:“华裔当然有尊严,因为华裔靠的是自己,而华裔从来也不抹杀土着在我国的地位,就是因为我们受到不公平对待,所以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及有尊严的向极端种族主义说"不"。”

“换言之,如果今日华裔仍只是国家的寄生虫,试问我们如何以我们的尊严向他人争取平等的地位?最后我要强调的是尊严是必须靠我们的自立、自重和自信换来的。”

这是很有意思的争执,所以我坚持回话:波烈国的子民们,如果你认为我们华裔生活在这里很有尊严,那你心里就很可能会认为其他民族没有尊严,这是比对的,而这比对也是危险的。

我们当然要公平,但难道公平的原则是要有尊严才可获得的吗?如是这样,这还叫公平吗?而难道没有尊严就不应该有公平?在波烈国上,你觉得我们自重自立可以换的尊严,这是对的,但你就会鄙视不能自立自重的人,这是华裔的看法;巫裔的看法却可能不一样,他可能从另一个角度认为自己是土著,所以这身份给他换来尊严,所以他也可能这样鄙视华人,所以我说为自己民族感到很尊严,这其实是危险的。

有尊严这意识当然好,但你是因为没有尊严,才要寻求您的尊严吗,这是不是一种潜意识没有尊严的表现呢。所以我说,抛开尊不尊严这问题,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尊严,反而我们的波列国才能真正是一个马来西亚民族,各民族在计较自己尊不尊严的问题,就犯了以上我讲的种种弊病,反而是国家的大害。

争执有关于尊严的事,这太有意思了。欢迎加入!



离家出走的强招

2010-08-19T14:38:08.670+08:00

我在想,要是自认武功高强的女侠把最强的一招使出后,却收不了杀敌之效,那该怎么办?话说六天前那风雨欲来的薄暮时分和那发生超强一招的前因后果。

上星期姐姐坐巴士从吉隆坡回来,借了哥哥的车子回乡把母亲接来北海住进另一个兄长的家,然后隔天载母亲去动白内障手术,再隔天的早上载母亲去复诊,下午就联同我这个哥哥往槟城的私人医院看癌症科医生,可惜该医生当天不看诊,唯有隔天再和哥哥同去。

隔天下午见了医生后,因所生癌瘤又大了一点,医生建议哥哥尽快动手术,还说这是大手术,真不知兄长听了后,这心情会是怎么样。不过这一天下午,我却是在北海另一个哥哥的家,父母也在那儿,傍晚时分,姐姐方驾着兄长的车回到家来,回来后还向我们诉苦说她到兄长家门口时,嫂嫂竟然不高兴她借兄长的车而不给她开门,算是给了她脸色看。

那天晚上下起了豪雨,近十一时雨小了我才回家,一进门就感到家里不对劲的气氛,客厅里看到印尼嫂嫂作睡美人躺着,厨房里看到哥哥,我就举起左右手两食指作交叉状,以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问:“又吵架了?”

后来隔几天,我逮到机会问起同住的侄儿当天所发生的情况。侄儿说他傍晚工作回来就听到两口子在争吵,听到我哥哥说他回来已经很累了,还要带他们出去购物;还有听到哥哥指说他已对老婆非常好的了,其他老公岂会如此。

但是我问侄儿:老婆呢?讲什么?他说他老婆讲话没有终止,就是不知道在讲什么。只知道吵了很久,然后为妻者最后就是使出了那一招“孩子你自己顾,饭你自己煮”的“离家出走”杀手锏了。

不过这次她老公没有挽留,还对三个年幼孩子说:你们没有母亲了,现在我照顾你们。虽然这话是对孩子说的,但也是给为妻子听的。侄儿说,那女的走后十分钟又到回来,想要带走孩子,我想我哥哥当然不许,既然老公不许,为妻者也就不好意思离家出走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在我看来那种只重要自己的人,自己想穿好、吃好、住好,却不介意人家赚钱是否辛苦,没有体会病者那种心情的人,你说,会真正离家出走吗,会离开自己舒适的生活吗;反之,此种人,很大可能在没有舒适生活过时,就真的离开你了。。。

不过,目前有那舒适的生话,和听话的老公,她那“离家出走”的杀手锏是唬人的,至少我哥哥不再为她的离家出走挽留她时,她也知道这招杀手锏不再是百使百灵的最强一招了。



尊严和人生如何看的问题

2010-08-12T13:22:14.364+08:00

那个说人生有很多乐趣却过得比我还苦恼的朋友和我见面时,喜欢谈我的家事,然后再以自己相同处境的那个单思维方向劝我还是搬家好,因为他说这样在哥哥家住下去,就会渐渐变得很没有尊严。

真不能怪他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把自己住在兄长的家说的好像很没尊严似的。不过,我说我住在兄长的家,无所谓尊严不尊严,因为我既然不觉得有尊严,那也就没有所谓不尊严了,这两个字在我而言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

但是难怪我朋友,他在我怂恿下辞了职后,除了住在兄长家外,虽说一直以来都和兄嫂同住,不过现在还替兄长打起了每天工作半天却只有区区八令吉薪水的工作来,而且他每天赚取的那苍头小利的小生意也需要依靠兄长所做的生意来支持,所以朋友就觉得自己目前在家里没了地位也没了尊严。

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家里活得战战兢兢的关系,我看他晚上也好像不敢太迟回家,生怕没门进似的;而我昨天下午和他一起看电影,他看完电影后和我说,他母亲看他目前这个情况还去看电影,可能就会问:怎么这时候还去看电影?

我和朋友说,你就告诉母亲说这时侯我已经四十岁了。朋友说,他母亲可能接下去就会关心的问说:就是四十岁了还不会想,还有心情去看戏。

我说,那你就告诉您母亲说和你一起看戏的那个人比我还惨,他没钱,没房子,也没有很多工做。他说他母亲听到后,可能在想:怎么我的孩子和这样的人参在一起。我当时没说什么,不过要是你母亲发出这样的疑问,现在我再教你,你就说这个朋友给我很多尊严好了。

要是你母亲或兄嫂把这句话听得不是很明白,正是大好良机让您给你的家人好好解释你在家里那可怜没尊严的处境了。

不过有时我觉得这是人生观的问题,我这朋友有两间房子,如果还活得没有尊严,那我的情况真的可以说成是无地自容了。所以我说这是人生态度的问题,在我看来,朋友有两间房子,却好像活得很穷;我没钱,却好像活得比他还有钱,而我昨天喝咖啡吃早餐,还去了星巴克呢,下午去看戏,还逛书局买了一本书呢。

我是很穷,和朋友倒反,但生活可不穷。所以我昨天还取笑朋友说:“人家阿扁穷的只剩下钱。”言下之意就是你穷得好像连钱都没有,你说的尊严当然就甭提了。



最佳辞职信

2010-08-10T13:29:32.152+08:00

以前怂恿朋友辞职,还替他写了一封文情并茂的《辞职信》,最好老板看了,反而哭求您不要离开。。。

现在觉得言多必失,生活还是从简的好,这当然包括写辞职信,而辞职信,还是徐志摩写的最好:

我悄悄地来,正如我悄悄地走;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四句后,可以走人。



无妄家灾之和气收场

2010-08-05T14:23:52.515+08:00

朋友览阅我的部落格《顺眼和修养的争执》贴文,就和我谈起了我与哥哥老婆相处的问题,而我觉得在《无妄家灾》后既然有网友们的关心,所以我也应该告诉大家所发生的进展吧!

但且让我先说说这个和我见面谈论家里问题的朋友,他就是我在《苦是人生》格文里指的那一位说“人生有很多快乐”,但看上去却比我这个常说“人生是苦”的人过得更加苦恼的男人。

提起他,是因为我们谈起这个课题时,也有个共同点,就是同样住在哥哥家里,兄长娶了老婆,老婆是全职家庭主妇,所以彼此谈起与嫂嫂相处的问题,正是最贴切不过的了。

然而,我们还有一项共同点,就是曾做过同样公司同样工作,然后曾怂恿他辞职,而我早前贴的一篇《辞职信》,就是帮他动笔的,他辞了职后,也和我一样工作不多,算是闲人一名。我不知道他,但我如果今天很有空,就是整天呆在家里不想出门了,所以在家里算是和嫂嫂长时间相处了。

我是三个月前才搬来与哥哥同住,但我这朋友却一直和他哥哥嫂嫂同住,其母亲也同住在一起,所以我这朋友可能还有恃无恐。不过他以着多年相处的丰富经验,还是忠告了我一句:不要干涉你嫂嫂教导她的孩子。

他说其嫂嫂也会大声吆喝孩子,情况很像我大哥的老婆一样,不过我问:“你嫂嫂一天几次骂孩子?一次多长时间?”朋友答说可能五、六次,一次几句话时间的吆呼。我想这时间加起来也不过那么个半小时,如果他来我家,还是他嫂嫂和我嫂嫂对换,就知道什么是小巫见大巫了。

回说那天吵架后,隔天的情况是哥哥老婆又哭又闹的要离家出走,还跟我患癌的哥哥说:“现在孩子你自己顾,饭你自己煮”还说我走了,她才会回来。我哥哥看情况不对劲时就把大门钥匙给藏了。她没办法,只能大闹着要钥匙开门,然后我还听见有什么东西在敲打大门锁头的声音。

我在房间里面,真想就走出去给她开门。当然,想是一回事,这是我哥哥的选择。不过吵闹一阵后,有个电话来了,就听到她以印尼话和对方交谈,想来该是他的家人,电话过后,她的情绪平伏了一点,没有之前那坚决离家的样子了。

前天,就是首次吵架的三天后,哥哥和他的老婆孩子在晚上回来时,我刚巧和另一个侄儿在客厅看电视,他们一进家门,我就听见嫂嫂叫他的老公把话跟我讲,不过,我哥哥却说:你自己和他讲。我就问兄长,其妻子到底要说些什么,原来要说的是叫我这个月二十九号前搬。

就在那天晚上,当着她面,我告诉哥哥他的老婆很过分。当然我是用她听不懂的福建话和我哥哥讲,还说他老婆一点一点就要离家出走,孩子都可以丢下。兄长当然也知道他妻子的脾气态度,所以很无奈的说:“她就是以这来压你呀!”

后来我说到:“你老婆是有好过没有。”其实我对自己说的话是醒觉性很高的人,可不是话儿没经过大脑就吐了出来。只不过这句话一出口后,我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所以我当即补充了一句:是没有好过有。

事情来到昨天下午,他们全家下午回家进门时,刚巧我在他们买的you can eat by its's own的面包上涂着牛油。她看到就有点疯了,指责我为什么吃他们的面包。我回话说面包今天要过期了呀。然后我们从这句话就吵到了其他事项,哥哥几度还叫我们两个给闭嘴。

但你知道吗,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道理,就是很多事情经过吵架才会化解。我本身是很强硬的人,但是我想到我哥哥,所以在吵架的时候也尽量听听他老婆的不满,然后再针对她的不满和她所忽略的重要事情给她讲讲,晓之以大义。我的大义讲的是些什么就且略过了,不过还好,还算成功,是和气收场了。



无妄家灾

2010-08-01T00:55:38.517+08:00

今天(过了午夜)没工作本不想过去槟岛,但还是从北海去了槟岛散散心,说这话一点也不为过,就是因为以下我想说的这一件事。

哥哥五岁女儿拿着藤条,来到餐桌说:“你为什么吃我爸爸的饼干?”我吃着饼干回说:“为什么不可以叻?”小女孩儿还会答:“这是我爸爸买的,不是你买的!”我只好说:“你爸爸买给我吃的吗!”

不知道小女孩儿是不是不满这答案,手里的藤条挥了下来,打在我的手臂上,力道当然不是很大。我问:“小孩拿藤条作什么?小孩子可以打大人的么?”

小娃儿竟然说可以,而且还强调说可以打我的。说完,藤条又再次挥了下来,落在我手臂上的力道同样不是很大,我也不生气,但是恐吓她,说会把她的这一句“小孩子可以打大人”的话告诉她父亲,顽皮的小娃儿听了后还会担心。但是我知道,娃儿担心是一回事,我的手臂又吃了第三个鞭子。

这次我唯有警告了,说她再坏蛋就要吃藤条了。不过,在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内,一粒玩具高尔夫球朝我面飞了过来。有一句英文的趣味话是这么说的:I was wondering why the ball getting bigger and bigger, then it hit me.

我觉得是应该给孩子教训了,赶紧捉住她,扳开她拿藤条的手,然后轮到我给了她一鞭力道不大不小的藤条。

为母者当时在晒衣服,没有看到,但是知道我打女儿,就带点哽咽的声音问说你为什么打我的孩子?我答说“为什么不可以呢,你孩子坏蛋呀!”然后,我还加了一句:“你都不会教孩子!”当然,这句话我敢向大家担保,说得一点也没错!

只是,我这哥哥的老婆的脾气也不是好的,所以就你一句我一句交往了起来。她大意是说我在这里免费吃喝,我说我是吃我哥哥的;她说这样子你给cost拉,我说我给也是给我哥哥,又不是给你。

我遇到她,真是无妄之灾,所以我又这样想,我哥哥娶到她,可能是比我更不幸。只是我也不想为难我的哥哥,他有癌症,还要每天靠她煮有机饭给他,所以也不想给他太多忧虑,所以对这件发生不幸的事情,只大意和他讲了,却把原本想告诉我哥哥,说他太过宠老婆的话给收了起来。



我脊椎骨的存在

2010-07-29T16:37:26.251+08:00

自去年尾后腰被恶魔踹了一脚后,从此,我这青青的年龄就有一幅老人腰骨了。真的,以前健康时,还不觉得身上挂有大大小小的骨架,现在后腰骶骨部位不时酸痛,所以去到哪儿都好像永远带有那么一根骨头似的,现在算是真正感到脊椎骨的存在了,然此并非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恶魔踹我后腰的那一日,日本朋友就告知我这是kick of the devil,还以他的经验给我作解释,所以我的了解是:只要您好像日本人一样,在四季有白雪飘飘的国度里,从早到晚呆坐在办公室里,只爱工作不爱运动的话,就会被恶魔相中,所以我的朋友非常的不幸。只是可怜的我,生长在炎炎夏日的无季国家,又常做运动,却也逃不过魔掌,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那天我忆起儿时玩乐,想起了童年时随父母去农园,那青色红色的蜻蜓真的是满园飞,我的游戏是把蜻蜓捉到了就用一根绳子绑在蜻蜓尾巴上,你放飞他们时,它们就飞的不高不快,什么时候都可手到擒来。。。。

我现在把自己的脊椎骨看成那套上绳子的蜻蜓尾巴,想来会被devil kick了一脚也不是没有因果道理。以前在部落格《忏悔》一文里曾写道这么一段捉蜻蜓绑尾巴的故事,只不过那时还没有遭受到恶魔残忍的这么一脚,叫我从此知道我脊椎骨的存在,和我以前对蜻蜓的残忍。



《美》

2010-07-25T15:32:08.145+08:00

我看见天地之美,一花一草一树一木,绿色红色褐色白色,就交织成大地一片锦绣景色,配上天空的蔚蓝,和白云的点缀,天地很美。

那一只蜜蜂穿上黄黑色横格子衣装,忙着飞来飞去,还哼着嗡嗡嗡的歌曲;几只小蚂蚁在草地上游荡,蹲下来细看他们的尊容,生命之美就在心中涌动了,这时,再注意周围,可能还有蝴蝶翩翩起舞,鸟儿栖在枝头上快乐地高歌,生命真美。

我看过一个女子为路边的精神失常男子送上饭盒,看过一个母亲为圆孩子心愿而祈求法师许孩子出家,我知道朋友把受伤的小狗儿抱往兽医处治疗,我见过一名男子把租屋装修后捐予教会作为儿童及妇女收容所,我从报上读到台湾卖菜老妇陈树菊这个人,我也知道有个证严法师和千千万万个慈济人,所以我一直坚信,如果我们愿意,人心也可以非常的美。

因人心之美,天地美,生命也美。



OSI JOE

2010-07-18T17:22:13.846+08:00

很久没讲朋友的故事了。几年前,一辆车,五个人去海边喝酒。几个人酩酊大醉,驱车回市区,方转入市区某道路,被警方截停。

不得不承认这五人是奇怪的组合,当中有外国人本地人、有男人女人、有华人印度人。除外国人外,警员要求其余人出示身份证件。

印度人拿不出来,警察要求他前去警察局,大家惟有随同。隔天他被带往法庭,当中一个熟悉法院的朋友去见他,千吩万咐叫他否认有罪。

奈何他事后说有个律师告知他所犯的案件不过是芝麻粒豆的小事,罚款一两百元就可了事,所以他认了罪。

那朋友不满他不听劝告承认罪状,就在案件下判后找上法庭通译员要求会见判案的法官,并道出会见法官的理由,那个男人口才一流说得天花乱坠,通译员听取原委后不时点头很是同情,不过却表示案件已判难以翻案,遂而指示他找主控官商量。

男人对主控官道明来意,主控官对他说此案件已作宣判,不能随便会见法官。男人听了火起,问了一句:“不能见法官,那你要我怎么办?”

主控官说:“你可以投诉呀!”

男人答说:“我现在就要向法官投诉,你说不能,难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向报馆投诉吗?”

主控官忙不递地说:“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男人对在旁那个已经被判有罪且已缴交罚款的印度人说:走!我们去星报。他们去星报,其实走路十分钟就到了。

去到星报,见到编辑,他告诉了故事。故事如此:几个人去海边,把裤子脱了下水游泳,上岸时印度人钱包不见,我们去警局报失身份证,警察说现在遗失身份证已经无需报案,可直接去登记局申请新的,那时不久前通过的新条例确是如此阐明的,惟是日已晚,登记局经已关门,却哪知道还未明日往登记局去,警察就已经控告这印度男子没有身份证。

男人一直长篇大论,编辑一直频频点头。隔天的报纸内页出了一篇非常醒目的报导,标题打得好,可惜我现在忘了。不过有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印度男人持着一张法庭发出的文件,笑的很是灿烂。

看了报导,你会觉得这印度男人真是被判得冤枉。不过,报纸所出的这篇报道,很醒目却未必真实,皆因内容都是那一个说话可以天花乱坠的人自己作的。而那个印度男子其实是什么时候都很少有身份证的,这样一个人你就知道很有趣,我们都叫他OSI JOE,前几年死了。



顺眼和修养的争执

2010-07-15T16:30:02.319+08:00

网友湖兄在我的博文里《看不下,只好眼不见为净》引用了静思语这句话:看人不顺眼,是自己修养不够。我当然同意,不过还是想到了很多。。。

我在想,修养好的人,真的就看不到不顺眼的人了吗,还是自己修养好,所以世上也就没有了不顺眼的事情,那警察向你索取贿赂,你会把他看得顺眼吗。

我想就是因为警察自己也没有认为索贿是一件看不顺眼的事情,他才向我们这些小到忘了系上头盔的小民讨取咖啡钱,然后你是因为觉得贿赂这事一点儿也没有不顺眼而乖乖捧上金钱呢,还是另有其因。再举一例,你看到男人打女人,你不干涉,那时因为男人打女人一点也没不顺眼,还是想独善其身呢。

难道领袖贪污没有让你看不顺眼,浪费行为没有让你看不顺眼,所以我说了,我们可以不针对个人,但是对贪污浪费破坏公物的举止是要看不顺眼的。

如果德国人辛德勒把把国家领袖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行为看得顺眼,那还有辛德勒吗!屠杀行为是应被谴责的,即使不针对个人。

但也像我说过的,对于死去的人,不管你是对他这个人看不顺眼或抱有怨恨,都该把怨恨放下;所以日本侵略的史实不能忘,但对日本,还是东条英机的怨恨也该随着人的离去而放下了,这才是墓碑上真正的R.I.P。

不过,我还是奉劝大至贪污,小至浪费肮脏吝啬的人,不要以为人家看你不顺眼是人家修养不好,所以和你无关,我敢担保,你去到那里,每个人都会看不顺眼你的行为,连带你这个人也看不顺眼。



网友。名句。颜如玉

2010-07-11T16:22:41.223+08:00

我的网友,如果也包括黄友在内,也真的可算不少的了,而且这些黄友还真是很捧场,每次我贴文,他们几乎都会到来给我留言,真是忠实。只不过对这些黄友,我真的已经多次告诫过了,不要到来污染,毕竟《香格里拉》可是人间仙境呀。

这些黄友给我的美女照,各个看起来很有中国样,所以这让我猜想黄友们都是中国人,也可能是台湾人,或是马来西亚人,总而言之,就是龙的传人。

对了,还没告诉你黄友的定义。我的黄友,就是常常给我留言,不过却是言中自有颜如玉,说白了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

黄友给我留言的目的甭提了,倒是他们给我的留言值得提一提,在我看来真是句句名句,名句中的名句当之无愧,所以容我列下,让他们和我分享的也和你一起分享。。。

一号阿黄:失去金錢的人,失去很多;失去朋友的人,失去更多;失去信心的人,失去所有。
二号阿黄:我们老的太快,却聪明的太迟。
三号阿黄:人生的故事是创造和遗忘。
四号阿黄:人有两只耳朵,一张嘴巴,是因为要多听少说。
五号阿黄:。。。。。。。。。。因为我们不能活着离开。

我去早前的贴文留言处想要摘下更多和大家分享,却突然发觉它们的留言竟然大部分消失了,不过五号阿黄的后半部留言很是精采,虽然前半部忘了,还是记得后半部这句不能活着离开我大脑的话。

好了,现在转让我给黄友们留个话:诚心希望你们能够从我的黄友洗白成我的网友,继续支持我,给我名句精华,但是谢绝颜如玉。谢谢!谢谢!



苦是人生

2010-07-07T14:37:21.156+08:00

佛陀说人生是苦,难道会是错的吗!

我环顾四周,看看自己,再看看周遭他人的人生,然后看看佛陀这句话的涵义,对佛陀这句话同意极了。

因为人生是苦这句话千真万确,所以我们有必要对治,让人生不要活得这么苦,虽然说这“苦”字是它的本质,但是还是要给他对治对治。。。

对治的第一个方法所该服的是“读书”这帖药,不单只读书,还要多读书,不是因为读书可以消磨时光带来乐趣,而是读书可以让你的眼界开阔,丰富你的知识和素养,为你对治“苦”字人生带来启蒙的首步。

第二个方法是多思考,或许就对“人生是苦”这句话进行深思,它可以延伸至多个思考点,扩大思考层面,这时,你或许对“灭苦”有了一点头绪,虽说你还未能真正灭苦,但至少有了灭苦这一点头绪,就知道接下来怎么下手了。

上面这种思考有点哲学,但你曾听过一位著名哲学家大意说的这句话吗:哲学的最高点是宗教。所以第三个该服的药方是“宗教”,当然符合我所言如何导人“灭苦得乐”的佛教更是我推介的宗教。

第四帖子是“善行”,这会让你提高自我的价值。你觉得助人是一桩很值得高兴的事,要真正产生这种思想,请服第一帖子“读书”、第二帖子“思考”以及第三帖子“宗教”,那第四帖子“善行”真的是水到渠成,助人真的还会感恩。。。

第五帖子为“忘我”,要快乐生活以对治苦的人生,是应该寻求强烈肯定的自我价值呢,还是应该无我呢。自我价值的肯定固然好,但也可能反效果,带来人生更大的苦,最高的境界应该是无我,那是忘我的境界。

我觉得,也体悟到人生是苦,但一个好朋友说人生有很多快乐(我想他指的更多是欲乐),我听他说人生有很多快乐,但我看看他,反觉得我这个常常说人生是苦的人比他还活得逍遥自在,快乐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