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蔚藍手札
http://blueblueseattle.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Preview: 蔚藍手札

蔚藍手札



經過八年旅美的長假後,終於又回到了福爾摩沙。就把一些關於台灣、安亞伯、西雅圖 & beyond 生活與旅行的想法,自言自語一下,或是說給好朋友聽吧!



Updated: 2017-12-11T11:13:09.226+08:00

 



室堂圈谷走一圈—雄山到大走

2017-12-11T11:05:10.148+08:00

日本三靈山之一雄山登頂後,看看天氣不錯,我們決定繼續繞行山崎冰斗,領略北阿爾卑斯群峰風光。 在這三千公尺之上的絕頂,已無植物生長,一條闢於裸岩之上的山徑崎嶇向北而去。 下兩座我們要探訪的山峰—大汝山(海拔3015 公尺)與富士折立(海拔2999公尺)在前方屹立。 多麼希望能在這裡跟日本的野生哺乳動物相遇,可惜陪伴我們的只有日本山友而已。 視野大開,趁機俯瞰室堂草原。今天,我們將下到比室堂還低的雷鳥平(海拔約2300公尺;畫面右下角)再爬回飯店。 大汝山離雄山不遠,約20分鐘即可抵達。站在山頂回望孤絕於山頭的雄山神社。 趁著雲霧散去,明天要探索、位於東邊黑部水庫的綠水也清晰可見。 在大汝山與富士折立間設有大汝休憩所。這裡有點太熱鬧了,生性孤僻的我們決定繼續前行。 在稜線上續行35分鐘左右,來到富士折立前。富士折立的山頂腹地狹小,要登頂得攀岩而上。陽光普照的好天氣維持不久,山頂稜線處風狂吹,雲霧又追了上來,氣溫很低讓我倆冷到鼻涕不止。 過了富士折立後,迎接我們的是個陡降的砂石坡。即使有登山杖的協助,我還是在這裡滑了一跤。 一條窄窄的山徑沿著狂風大作的風口北行。 陡降又陡降,我的最後一張衛生紙已經用掉,鼻涕依舊留不停。 好不容易下到鞍部,回看來時路,畫面右邊就是剛走過的崎嶇山徑,真不敢相信自己從雲霧罩頂的地方下到此處。 這個海拔2860公尺的鞍部名為大走,從富士折立到這邊約30分鐘。我們找塊大石擋風,在此吃今天的百萬級午餐(能量bar)。往東望,是很有冰河味道的雪坡。 邊吃午餐,我們一邊討論接下來的路線。根據手邊地圖,可以繼續往北探訪海拔2874公尺的別山、續行別山乘越,再從那邊下到雷鳥平,需時三小時。或是直接從大走下切雷鳥平,預估大約只要前者一半的時間。雖然還有體力,但雲層有點厚。擔心天氣轉壞的情況下,我們決定取道人煙稀少的捷徑。希望高度下降氣溫升高,我們可以擺脫鼻涕糾纏!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室堂圈谷走一圈—雄山頂上“[...]



室堂圈谷走一圈—雄山頂上

2017-12-08T13:21:53.680+08:00

在雷鳥的目送下,我們終於爬完亂石陡坡,抵達海拔3003公尺的雄山頂。感謝山神眷顧,此刻雲霧剛好散去! 在這絕頂之上,有創建於西元701年的雄山神社峰本社、鳥居以及授与所。 此刻雄山頂上人聲鼎沸,有總是一身乾淨登山服飾以及裝得鼓鼓登山背包的日本山友,以及清一色戴著帽子的小學生。 在眾人腳邊跳跳跳的,依舊是在這種海拔以及地形出沒的岩鷚。 站在雄山神社授与所前的稜線往東望, 正下方的山谷猶有殘雪。 遠景是層層青山,興奮地確認此刻身處日本北阿爾卑斯的群山之中啊! 要上到最高處的峰本社必須繳參拜費,都來到此處了,這點錢我們願意奉獻。 在穿過鳥居往爬上峰本社之前,得先跟著神道教的祭司在授与所內的神龕前敬神。他說的日文祭詞我們當然聽不懂,索性學著其他參拜者的所有行動便是。典禮最後,祭司用淺碟盛了清酒傳給各人享用。我淺嚐一口,誠心接受山神祝福。 典禮結束後,就能往更高處的峰本社而去。木造的神社建築以及底下的駁坎,讓我幻想自己是在秘魯的馬丘比丘。 有些隊伍由祭司本人帶領爬上峰本社。看他一身傳統服飾在山頂強風下飛舞,非常適合此地的氣氛。 我們,也將抵達那天空之城般的所在。 雖然3003公尺的雄山並非今天健行的最高峰,藍天白雲下的峰本社此刻仙氣飄飄。 從峰本社俯瞰授与所。 授与所旁設有賞景平台。 趁著雲霧散去,好好鳥瞰室堂一帶景色。 正下方的綠意即是今晨出發處的室堂草原,藍眼睛一般的湖泊是みくりが池。 一轉眼,被我們當作基地營的ホテル立山也露出來了(藍色池水左側)。 昨天從室堂仰望雄山,現在則從雄山頂回望,兩個角度的視野都完整收錄,實在是太高興了。 往東望,如龍脊般的稜線一路往黑部湖的方向而下。 那是我們明天要探索的區域。 轉向北望,一條砂石山徑繼續通往立山群峰。 天氣變好,就此原路下山實在太可惜,我們決定繼續沿著這稜線路逆時鐘繞室堂圈谷一周。 遠方海拔2999公尺、同為日本百名山之一的剱岳也露臉了。雖然高度不及雄山,那可不是輕鬆爬的路線,不知何時有機會一探? 很慶幸這次賭對了,沒有因清晨的濃霧打退堂鼓而終於來到日本三靈山之一的雄山頂上。既然參拜過雄山神社,那就帶點山神的祝福回家吧!買了諸願成就繪馬以及御守,希望能保佑我們旅途順利平安。 證明我們爬上雄山且參拜過的,還有這個掛著鈴鐺的紅色厚紙片。附有鐵絲的它,被我綁在相機背包上。今天,它悅耳的鈴聲將伴隨我們爬山的步伐一路前行。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室堂圈谷走一圈—室堂到雄山“[...]



室堂圈谷走一圈—室堂到雄山

2017-12-07T15:30:21.915+08:00

今天,是這次日本阿爾卑斯之旅我最期待的一天,那就是爬上雄山頂飽覽立山群峰的英姿。 前一天傍晚雖然放晴,晚餐過後卻狂風大作,讓立山飯店出名的觀星活動流為紙上談兵。想要再次體驗星軌拍攝活動的我們也只好早早回房休息。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即是衝到窗前看天氣。一看簡直要昏倒,怎麼又是這種爛天氣,幾天前爬乘鞍岳劍ヶ峰渾身濕透的慘痛記憶還歷歷在目啊!但都來到這裡了,不爬山實在很嘔。跟JY討論一下,決定只要不下雨就還是爬吧!風很大氣溫很低,我們穿上保暖長袖、暖殼外套加雨衣,脖子套上Buff,調整好登山杖的長度勇敢走出飯店。 從出發點室堂的海拔2450公尺開始,我們將一路往上爬。第一站,先來到日本最古老、建於1726年的室堂山小屋前。早在將近三百年前,這裡已有登山活動了呢! 接下來,我們沿著鋪設完好的山徑往一の越鞍部前進。 途中經過一座終年不化的雪原,有登山杖的幫助可以輕鬆橫渡。 沒有雪的草坡上,野花處處。在這裡,終於見到稚兒車的花。 不知跟野花種類的習性有無關係,前面這段山徑的花種多為黃色系。 邊走邊拍花,讓人忘了天候的不理想。 綻放的兔菊顯得神采奕奕。 這種黃色小花長得很像我們在華盛頓州認識的Cinquefoil。 花型讓人聯想到風車的野花。 好大一朵蒲公英。 好久不見的白色石楠。 這種有著多片尖尖花瓣的秀氣白色野花第一次見到。 高海拔的岩石區總能與岩桔梗相遇。 一邊賞花一邊之字形上爬,感覺沒花太多力氣即來到海拔2705公尺的一の越山莊。在上山的途中,遇到看起來小學生模樣的登山隊伍,很有禮貌地跟我們問好。如果小學生都能爬三千公尺的雄山了,這山應該不會太難爬才對吧? 在這個兩山之間的鞍部地帶,見到高海拔地區會出沒的岩鷚。牠已經是老朋友了,我們在台灣以及瑞士的高山都曾與牠相遇。 從一の越往雄山,就得直接走在亂石坡上了。怕困在大隊小學生中,我們沒休息就直接上爬。上行了一陣,俯瞰一の越山莊(刊頭照片),發現這個鞍部位在一條瘦稜上。 雲層依舊很低,我們靠著登山杖的輔助努力在陡坡上前行。。 幾乎寸草不生的亂石坡。 但仔細找還是可以發現美麗的立山龍膽生存於岩縫之中。 最大的驚喜,是終於在這陡到不行的亂石堆中遇見傳說中且不怕人的雷鳥! 遇見雷鳥的喜悅,讓我馬上忘了這座陡坡的難行。 說也奇怪,在雷鳥如山神使者般考驗我們後,原本籠罩山頂的雲霧也逐漸飄散,海拔3003公尺的雄山頂已經在望!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日本最高飯店住兩晚—ホテル立山“[...]



日本最高飯店住兩晚—ホテル立山

2017-12-06T11:22:21.074+08:00

(image) 到國家公園旅行,沒有在園區內住個幾晚經驗就不算完整。 (image)
為了方便探索室堂一帶,我們選擇下榻自1972年營業至今、海拔2450公尺日本最高的飯店—ホテル立山。 (image) 倘佯室堂草原一下午後,我們來到離みくりが池不遠的ホテル立山辦理入住手續。ホテル立山的建築為多用途,低樓層是巴士站、大眾食堂、紀念品店與郵局的所在,飯店櫃臺則設於三樓。負責接待我們的櫃臺人員是一個年輕女性,不知道是不是剛上任,還是講英文壓力太大,她讓我們感覺很兩光,許多飯店相關資訊在第一次告知時都是不正確的。當我們領了托運的行李,興沖沖上樓準備看看房間模樣時,赫然發現床上有人在呼呼大睡(多年旅行頭一回遇到)!嚇得我們趕忙回到櫃臺告知這個狀況,才知道迷糊的她給了我們錯誤的房間鑰匙。 (image) 在進客房前,先看看跟我們房間同一樓層的飯店交誼廳。 (image) 在美國國家公園旅行時,最愛住園區內的歷史旅館。地理位置絕佳不說,往往旅館建築設計極有特色。ホテル立山的建築外貌沒有走阿爾卑斯山屋路線,交誼廳則散發一股歷史感。 (image) 古樸的寫字檯,歡迎旅人在此寫寫明信片或手札。 (image) 大廳一角還有部鋼琴,讓我不禁想起曾在奧瑞岡州的歷史旅館內大彈平台鋼琴,還被其他旅人稱讚的美妙經驗。 (image) 大廳裡的阿爾卑斯號與牆上的鑄鐵燭台是少數的阿爾卑斯元素。 (image) 來去看看此行最貴兩晚的房間模樣吧!推門一看,發現房間很大,一角還有沙發床。 (image)
最讚的,當然是窗外即是室堂草原以及立山群峰。 (image) 高貴的房價除了地點好之外,還因為包早、晚兩餐。入住時,櫃臺工作人員即詢問晚餐要選擇和式還是法式。既然我們住兩個晚上,當然兩種都要嘗試。爬完立山群峰的那晚,是到西餐廳「つるぎ」吃多道菜的法式晚餐。依舊,以無懈可擊的山景佐餐。 (image)
剛從三千公尺多地方下來的兩人餓極了,速速就把美味的兩道前菜、湯、牛排以及甜點一掃而空。看看四周的人,都還在一邊喝酒一邊慢慢享用中呢!我們這種進食速度,是不是太沒氣質了點? (image) 第一天晚上,則到和式餐廳「たてやま」吃傳統日式晚餐。照例,是盛放在花姿招展碗盤內的各色料理擺滿桌,吃到飽到不行。這種大餐,對我倆來說實在太豐盛了,還是法式料理的份量比較適合我們。

吃飽喝足,又有舒適的房間可以休息,明天讓我們上三千公尺高山去吧!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黃昏的室堂



黃昏的室堂

2017-12-05T12:27:33.400+08:00

在室堂的第一天,越晚天氣越好,一日遊的旅客也都下山了,再次拿起相機來個晚餐前的散步吧! 走出戶外,之前與室堂東面群峰纏綿的雲霧已經消散,我們終於可以認認明天要探訪的山頭了。從右至左,也是明天要繞行的方向,分別是雄山、大汝山、富士折立、真砂岳與別山。 此刻冷風直吹,我們往立山室堂山莊的方向漫步而去。整座室堂草原彷彿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經過立著慰靈碑的室堂平廣場。 雄山下的立山室堂山莊比我們下榻的立山飯店海拔再高一點點,號稱日本離星星最近的旅館。 正對西方的它,此刻被夕陽照得亮晶晶的。 雖然設備沒有立山飯店好,以拍照角度來說它卻是完勝。 雲霧散去,正上方鞍部的一の越山莊也看得好清楚。 明天將從那裡再陡上雄山頂,此刻雄山神社終於毫無阻礙地露了出來。 將鏡頭拉遠遠眺一の越往雄山的稜線,希望明天的巡山之旅可以順利。 東邊天氣大好,西邊富山那頭的雲層則有點厚。 西側的山不夠高,沒有好的遠景拍夕陽。那就以室堂草原的花草當近景好了。 火紅的夕陽為這精彩的一天劃下休止符。 此刻立山群峰全都紅通通的,再次祈禱明天有個適合爬山的好天氣,我想從那頂上好好把日本北阿爾卑斯山系看個夠啊!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室堂野花群像“[...]



室堂野花群像

2017-12-04T11:08:08.098+08:00

2004年,第一次來到華盛頓州雷尼爾山腰的天堂地區(Paradise),對這裡的山景、夏日野花、健行步道與歷史旅館驚豔不已。深深覺得這樣的地方才是我旅行地點的首選。13年後,來到日本立山。這裡,同樣有火山、有野花、有步道,也有山中旅館,讓我好奇是否可在太平洋的彼岸複製讓我喜愛不已的野遊驚豔呢? 在室堂一帶漫遊,除了仰望群山之外,也別忘了跟腳邊的野花們打招呼。 八月底已近野花季的尾聲,稚兒車都已結了果。 零星北宣草還在迎風搖曳。其實我更想看到深山黑百合的,可惜無緣見到這種神秘的野花。 鈴鐺般的岩結梗是我愛的高山野花之一。 從結果的野花知道秋的腳步悄悄到來。 少數金絲桃還開得燦爛。 對我來說,她是一種擁有「標準」花型的野花。 記得大學時代為了爬玉山,買了一本玉山花草書來認高山野花,最早記得的花種之一就是玉山金絲桃。 室堂一帶的黃色系野花中還有深山秋の麒麟草。在台灣有種跟她很像的花叫做「一支黃花」。 兔菊也是高山常見的野花。 之前在彌陀ヶ原第一次見到、花型如鶴般的四葉鹽釜這裡也有。 帶著雨水的岩銀杏清新可人。 很像某種羽扇豆的花。 為了辨識日本的高山野花,我在彌陀ヶ原ホテル的禮品店買了一本小冊,但還是不足以讓我認得室堂的每一種野花。 但又有什麼關係?只知道如尋寶般的賞花之旅帶給我們極大的快樂就好了。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室堂草原漫步“[...]



室堂草原漫步

2017-12-01T10:54:54.525+08:00

室堂一帶的高山湖泊除了明珠般的みくりが池外,還有其他大小不一的池子星羅棋布於草原之上。我們沿著步道往雷鳥莊的方向一一探索過去。 轉個彎,在一個小小的谷地裡遇見血池。 這麼可怕的名字,想必來自池水的顏色。 如果是我,會命名心池。愛山人在七夕這天見到心形的湖泊,再適合不過! 枯榮共存的草原,提醒人們這裡火山活動旺盛。 在快要抵達雷鳥莊前,還有龍膽池。 這一帶在地獄谷正上方,時時飄著濃濃的硫磺味。 如果拋開讓人不適的味道不談,這裡看起來頗夢幻。 既然這一帶以「雷鳥」為名,我不禁暗暗期待能見到這種傳說中的日本阿爾卑斯神鳥。可惜,探索了一下午依舊連個影子也沒有。 立山連峰下的雷鳥莊在望。 很好奇山屋內的模樣,來去瞧瞧吧! 脫了鞋進入山屋的交誼廳,發現這個由原木地板、桌椅以及火塘組成的空間讓人好喜歡。 真想窩在那灑著陽光的一角看書呢! 回程,得從海拔2350公尺左右爬回2450公尺。意外發現上坡的視角有好畫面。 對背著登山大背包的旅人來說,這是最後一個上坡。 低著頭喘著氣往上爬,我們只是這廣漠天地中一個小小的過客,在大自然的世界裡沒有征服,只能謙卑再謙卑。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天光雲影共徘徊—みくりが池“[...]



天光雲影共徘徊—みくりが池

2017-11-30T13:26:14.830+08:00

(image) 在室堂一帶,有好幾座大小不一的高山湖泊。其中最大也最美的,是みくりが池。 (image) 從室堂車站往草原方向走去,不久即會來到這座由火山口積水而成的湖畔。 (image) 橢圓形的みくりが池一圈631公尺,八月底湖畔猶有積雪。 (image) みくり為御廚之意,既然世人認為立山是神明居住之地,此湖為諸神的廚房也就不難想像了。 (image) 對我來說,她是立山最美的一顆明珠。 (image) 往東望,正好是雄山與淨土山間的鞍部一の越,以及其下的立山室堂山莊。 (image) 這樣的地方感覺好有靈氣,要是有野生動物出現在湖畔就更棒了。可惜只聞鳥囀而不見其影。 (image) 湖邊高處有棟小屋,它是みくりが池溫泉。 (image) 雖然氣溫不高頗適合泡溫泉,我們對小屋內的café比較有興趣。 (image)
在這個看起來氣氛很好的地方喝杯咖啡暖身應該很不錯,不過窗外的自然在呼喚我們,只好跟它說聲抱歉,繼續邁開腳步探索室堂草原去。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仰望—立山群峰與山崎冰斗



仰望—立山群峰與山崎冰斗

2017-11-29T14:32:31.764+08:00

在彌陀ヶ原優雅地吃過午餐後,接下來往這趟日本阿爾卑斯之旅的重頭戲、海拔2450公尺的室堂前進。搭乘的交通工具,依舊是立山高原巴士,車程約20分鐘。 室堂是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的中點與大站,這裡有往日本三名山與百名山之一、海拔3003公尺雄山而去的登山口,不想爬高山的旅客,也可順著步道繞行室堂一帶的高山湖泊與草原賞景。所以在這一區,就有好幾個等級不一的住宿點。我們探索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的基地營,正是選在這裡。 雖然雲層有點厚,圍繞室堂群山的山頭此刻被遮住,我們不急著check-in,而是先沿著室堂的草原繞一圈,熟悉環境一下。 往東望去,位於雄山鞍部一の越(海拔2705公尺)山腳下的是立山室堂山莊。明天,我們將從那裡起攀雄山。畫面左方那條山脊,即是一の越往雄山頂陡上的山徑。 此刻,雲霧正與雄山纏綿,山頂的雄山神社若隱若現。 偶爾雲霧飄散,趁此機會繼續勘查明天的健行路線。立山並非指單一一座山峰,而是由雄山、大汝山(海拔3015 公尺)與富士折立(2999公尺;照片右上角)三座山峰組成。這三座山峰西面下方的圓形山谷是冰河所形成的冰斗。為了紀念日本第一位研究冰河地形的學者山崎直方,這裡被命名為山崎冰斗。我們明天將繞行冰斗上方的稜線,再下切回到室堂。 此刻,不斷祈求山神可以許給我們一個適合爬山的好天氣啊! 也許祈禱有效,這天越晚天氣越好呢!立山群峰逐漸露了頭。 想到明天可以在那帥氣的稜線上行走,就覺得好興奮。 此刻用長鏡頭遠眺,果然發現稜線上有人在走! 室堂北側,有地熱旺盛的地獄谷,飄著濃濃的硫磺味。 這些氣體刺鼻難聞且有毒,得時時注意風向免得吸入太多毒氣。 繼續沿著步道,往雷鳥莊的方向探索。 雷鳥莊的位置較低,得沿著長長的階梯一路往下。 越走離群山越近。 對於愛山人來說,被群山擁抱感覺好暢快。 來到雷鳥莊前眺望群峰。群山之下是雷鳥澤露營地。 明天我們將從三千公尺的群峰一路下切來到雷鳥澤,再從那裡爬回室堂。 看得腳好癢啊! 雷鳥莊就在地獄谷正上方,不時可聞到硫磺味,植被看起來也頗受影響。 因火山活動而枯死的植物與對面群山的綠形成強烈對比。 望著遠方的山頭,也想到這兩天是此行最後一個可以與傳說中雷鳥相遇的機會了,我們會有好運氣嗎? 大山下的旅人。很慶幸我們終於也有機會成為爬雄山的一員。 往西望,雲霧像浪潮。 探索完室堂草原一帶回到飯店,發現東側的雲霧已散去。從右至左,雄山、大汝山、與富士折立三峰全都清晰可見。明日,我們將親身前往體驗眾神山嶺的世界。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高原上的午餐—彌陀ヶ原ホテル“[...]



高原上的午餐—彌陀ヶ原ホテル

2017-11-28T10:49:25.850+08:00

(image) 在與美女平森林的鳥兒和彌陀ヶ原濕草原的野花打過照面後,時間已近中午。想想下一站室堂是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的中點,絕對會是塞滿了遊客。現在所處的彌陀ヶ原人少少,視野又開闊,不如在這裡吃頓清爽優雅的輕午餐再走吧! (image) 沿著濕草原間的木棧道,往彌陀ヶ原ホテル走去。 (image) 如果不是為了探索室堂群峰方便而去那頭人擠人,住在草原邊的彌陀ヶ原ホテル應該會很不錯。
 (image)
中午一向吃得不多的我們,在飯店大廳點了牛尾湯、蘋果派、咖啡與冰巧克力當午餐。 (image) 佐著像是鑲了框的藍天白雲綠地風景入口,儼然是頓百萬級午餐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Treasure Hunting—彌陀ヶ原野花饗宴



Treasure Hunting—彌陀ヶ原野花饗宴

2017-11-28T18:36:48.794+08:00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夠在四季分明的地方生活。可惜人無法選擇自己出生的國度,在越來越四季如夏的台灣過日子,想要體驗春秋冬,只能多出門旅行。旅居西雅圖的兩年半時間,我們頭一回注意到夏天是高山野花盛開的季節。買了好幾本華盛頓州步道指南,每年七、八月間總會特地找以野花聞名的步道健行賞花去。 海拔1930公尺的彌陀ヶ原夏季也是以開滿高山野花吸引旅人探訪。我們沿著鋪設完好的木棧道往濕草原走去,邊走邊尋花蹤。 與我們在華盛頓州見到野花綻放滿山崗的畫面不同,或也許是已近野花季末,此刻放眼望去彌陀ヶ原以綠色為主,各色野花零星出現在草原各處。也就是說得一路尋尋覓覓,很有尋寶的樂趣。 之前學會認一些北美、台灣與歐洲阿爾卑斯地區的野花,日本阿爾卑斯的又是哪些種類呢?這一朵可愛的小白花,看起來像某種懸鉤子。 某種懸鉤子的果實,還沒被野鳥發現。 這種看起來像鶴頭的野花,稱為四葉鹽釜。 跟北美遇見的Pink Wintergreen很類似的花。 很高興還能見到盛開的北萱草。 百合類的果實造型特殊。 感覺適合做乾燥花的籟簫,永遠是我的最愛之一。 與籟簫長在一起、好大一朵苜蓿。 總是給人浪漫想像的,是野胡蘿蔔屬的花。 她們在歐美的親戚被稱為Queen Anne's lace。 像火把般的花,第一次見到。 金絲桃屬的花,台灣高山也見得到。 雖然濕草原上的花開得零星,種類與顏色倒是多變。 紅橙黃紫白,全都找得到。 花型也各異其趣。 這一種是立山靭草。想起昨天跟JY討論兩種以影像創作為主職業—畫家與攝影師的異同。如果不是以靜物或人像這類在工作室即可完成的為題材,畫家或許可出門寫生或在畫室畫照片,攝影師就非得外出不可了。想像如果自己是個自然攝影師,每年應該會規劃好幾趟題材不一的攝影之旅。其中屬於夏日的主題,絕對會是各地的高山野花群像。 岩銀杏的花朵小小的。 看起來生人勿近的薊科植物, 倒是十分吸引蜂蝶們。 也想起大學時代很想修一門「本地植物認識」的課,卻因為不想週六上課而作罷,真是該打屁股啊! 這種花瓣細細的花是紅葉唐松。所以在高中畢業後就沒接觸過任何跟植物相關的課了,深深覺得自己植物知識相當匱乏。 另一種我很愛的高山野花,是深山龍膽。 稚兒車果實。 高山上的蒲公英,好大一朵。 閃著寶石光澤的某種天牛,看起來真是神秘。 這條野花步道除了豹斑蝶外,就屬雲間紅日蔭蝶最多,甚至還會在人身上賴著不走。 變色的針葉植物,再次提醒短暫的高山夏季來到尾聲。繞了一圈,見到超過20種的野花,收穫豐碩。很好奇等到上到海拔2450公尺的室堂時,還會見到哪些不一樣的品種呢?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高海拔濕地—彌陀ヶ原“[...]



高海拔濕地—彌陀ヶ原

2017-11-24T10:55:42.379+08:00

告別日本百選的美女平森林後,我們回到美女平車站搭乘高原巴士,往30分鐘車程外、海拔1930公尺的彌陀ヶ原前進。 當高原巴士抵達彌陀ヶ原ホテル前,只有JY和我兩人下車。下車後,一位老紳士模樣的工作人員上前詢問我們之後打算搭乘前往室堂的巴士時間,以確認有車位。 環看四周,彌陀ヶ原已出森林線,呈現高山草原的模樣。她不僅是高山草原,更是濕地。由於她的珍貴性,於2012年被列入保護國際重要濕地的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中。 這座濕草原在6-9月間的夏季以開滿高山野花著名,我們打算沿著草原內鋪設良好的步道(約兩公里多)來探尋花蹤。 藍天白雲綠地,人又不多,走在草原上讓人想忘情高歌呢! 既然是濕草原,當然水塘處處。這一個,給我巨人腳印的想像。 水草豐美,可惜沒有「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畫面。 不過水塘邊可有玄機,長滿了食蟲植物毛氈苔耶! 這是繼北台灣的猴山岳以及普陀山後,我們再次在野外遇見毛氈苔。 台灣的是長在山壁上,這是我們頭一回見到生在水邊的。 野花多的地方,蝶也多。 在這叢澤蘭模樣的花上見到許多豹斑蝶。 吸花蜜吸到忘我,完全無視一旁的人們。 牠們成了今日「蝶影花香」畫面第一名。 下一篇,來看看濕草原裡有哪些美麗的野花。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日本百選森林美女平探密“[...]



日本百選森林美女平探密

2017-11-23T15:07:09.589+08:00

海拔977公尺的美女平一帶,有由樹齡超過千年的立山杉與山毛櫸組成的原始森林,值得前往一探。 「美女平」一名,源自美女杉傳說。相傳1300年前有位美麗少女為了見上互定終身、且正在立山開墾的情郎一面而來到山中,但因當時有女性不得入山的禁忌而離開。回途時,少女向遇見的一棵杉樹許下與情郎共結連理的願望,並在日後成真。此杉樹從此被稱為「美女杉」,這裡也因此被叫做「美女平」。這座長著巨樹的森林不僅名字美,據說有60種鳥類在此棲息,對鳥人很有吸引力。國家公園在此規劃了短、中與長(分別以綠、紅與藍色標示)三種健行路線。站在地圖前研究了一下,我們認為走入森林裡比較有趣味,所以決定先走穿越森林的綠色路線,遇到岔路再右轉紅色路線,走個中等長度(約2.5公里吧)的圈形。 步道中,不時出現野鳥解說牌,好希望真的能跟大型啄木鳥相遇喔! 看到解說牌才知道白腹琉璃、日本歌鴝與日本樹鶯合稱「日本三名鳥」。到目前為止,我們只見過俗稱「小橘子」的日本歌鴝,今天會有好鳥運嗎? 下切一小段溪谷後,步道迅速將我們帶往長著高聳溫帶樹種的森林區。 步道不寬,有點崎嶇,但我就是喜歡這種原始的山徑設計。 途中遇見好幾棵有名字的巨木。 拉長耳朵張大眼睛尋鳥蹤,果然一陣子後遇見一群覓食集團。體型不大,又在高處移動,實在很難快速辨認身份。 努力讓自己的眼睛跟上,發現中大獎了,是隻戴菊(Goldcrest)耶!我們曾經在合歡山見過台灣特有種火冠戴菊,這回終於與日本版的相遇了,新種再添一例。 在這群嘰嘰喳喳的覓食集團中,還有煤山雀(Coal Tit)。 看來,這群鳥主要為久違的山雀類組成。 是否還有其他種混在其中呢? 好不容易有隻飛到步道邊的草叢,確認牠是大山雀(Eastern Great Tit)。從這個角度看腮幫子鼓鼓的,感覺營養很好的樣子。雖然有聽到啄木鳥的聲音,但一轉眼就飛到山谷的另一頭,無緣相見。所以這條雖號稱賞鳥步道,感覺鳥都很怕人,我們最後只清楚見到三種鳥。什麼日本三名鳥,依舊在逃! 這條步道也很適合進行植物觀察。我喜歡收集心形的植物影像,這種長在森林底層的也算其一。 猶有露水/雨滴的綠葉,清新可人。 開著浪漫紫花的植物,此行見到多次。 在陰暗森林中努力生長的小花。 非常秀氣的白花,沿著步道生長。 顯然它們的花蜜很吸引天蛾。 沒有鳥,那就來捕捉體型幾乎跟蜂鳥差不多大的天蛾身影吧! 飛行方向很難預測的牠們,是否能拍到像是場賭博。 此行遇見的另一種脊椎動物,是這隻樹蟾(?)。許多來立山的旅人,都沒花時間探索美女平,實在是太可惜了。從美女平的森林、更高處彌陀之原的濕原,以及室堂的高山草坡,皆是不同的環境。一路探索上去,更能體會立山豐富的生態變化呢!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出發—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



出發—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

2017-11-22T15:39:15.880+08:00

(image) 既然這次旅行的名稱是日本阿爾卑斯之旅,重點當然是位於黑部峽谷南部的立山群峰。聽到我們要來這邊,到過的朋友都會反問為何夏天去,不是春天開山時才有「雪の大谷」可看嗎?住在冬天長達半年的密西根五年多,被雪冰封的景象難道還看不夠嗎?剷雪車推出來的大雪壁對我們一點吸引力也沒有,我們是要來這裡爬山、賞花與尋鳥蹤啦!規劃行程的時候,發現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沿途有許多可健行的路線,所以決定在山裡待兩個晚上,好好探索一番。最佳的住宿點,是路線最高處室堂(海拔2450公尺)的立山飯店(ホテル立山)。在這絕頂之處,一泊二食(早、晚餐)的價格當然不便宜,而且還搶手的很。在行前半年,我從七月一路嘗試到八月各種排列組合,才在八月底訂到連續且價格稍低的兩晚。即使如此,依舊是此行最貴的一站。 (image) 一般旅行團玩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除了春季主打「雪の大谷」外,另一賣點是從西到東翻越立山群峰會搭乘火車、登山纜車、巴士、無軌電車以及架空索道五種交通工具,十分有趣。但往往只花一天時間就蜻蜓點水玩過去。我對這些交通工具依舊無感,來到立山就是要親近自然的,多樣化的載具不是重點。所以從黑部峽谷一日遊回到富山過了一夜後,隔天的目標就是一路慢慢玩到室堂去。既然要沿途探索,行李會是個問題。好在電鉄富山車站有寄送行李的服務,可把行李直接送往今晚下榻的ホテル立山。之前買的「立山黒部アルペンきっぷ(Tateyama Kurobe Alpine Ticket)」有包含橫越立山黑部阿爾卑斯山脈路線的所有交通工具,只要在出發前先在電鉄富山車站窗口換票,並確認第二段「立山登山纜車」的搭乘時間即可。做好這些準備工作,即可搭乘電鉄富山往群峰下的立山車站而去,需時一小時。這依舊是站站必停的列車,可趁機欣賞沿途小站風光。 (image)
快要抵達立山站前的溪谷景致。 (image) 抵達立山站後,我們沒有多做停留,轉搭下一班往美女平而去的立山登山纜車。等車時,一位嫁到富山的台灣志工過來攀談。她說還好我們是今天上山,要是昨天可得等候二小時才上得了纜車呢!
 (image)
從海拔475公尺的立山車站到海拔977公尺的美女平,纜車車程只要短短的七分鐘。 (image) 中途,與從美女平下來的纜車交會。 (image) 從美女平車站俯瞰纜車道。 (image) 美女平已在群山懷抱中。在這裡,我們不急著搭下一段往更高處而去的高原巴士,而是走出車站,往傳說中日本百選、據說是野鳥寶庫的原始林尋鳥蹤去。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黑部峽谷秘湯—祖母谷溫泉



黑部峽谷秘湯—祖母谷溫泉

2017-11-21T11:27:06.598+08:00

穿過長長的無燈隧道、柳暗花明後,抵達祖母谷溫泉。 跟我的想像不太一樣,迎面所見不像有位湯婆婆坐鎮的山中溫泉。 要抵達河對岸的湯屋,得走過橫跨祖母谷川上的兩座橋。 畢竟不是動畫「神隱少女(千と千尋の神隠し)」的神話世界(也是穿過隧道才會到),祖母谷溫泉湯屋看起來就像提供登山客住宿的山小屋。 也難怪我會這麼覺得,這裡是2932公尺白馬岳以及2695公尺唐松岳的登山口。 過橋後若不左轉往祖母谷溫泉小屋,右轉下切溪谷可達祖母谷地獄野溪溫泉。 泛著異樣藍光的溫泉水好誘人,但還是不要輕易伸手碰觸免得被燙傷。 如咖啡拉花一般的溫泉。 位於中海拔的祖母谷溫泉,夏末氣溫不低。不想泡湯,那就進行自然觀察吧! 遇見一隻好大的勾蜓(Anotogaster)。 非常有威嚴的一種蜻蜓。 也許仗著體型大,牠不太怕人。 是秘湯地靈人傑嗎,這裡的蚱蜢也好大一隻。 這條通往祖母谷溫泉的沿溪步道讓我聯想起烏來往福山的車道,可惜鳥況差多了。在此唯一遇見的野生脊椎動物,是這隻想要曬太陽的石龍子Japanese Five-lined Skink。與牠捉迷藏了好一陣子,才順利記錄到牠的長相。沒在此忘情大吃,我們應該沒有變成豬或是忘了自己名字的危險(再度想到「神隱少女」)。想看野花與野鳥的我們,顯然得繼續往高海拔移動!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上溯—祖母谷川“[...]



上溯—祖母谷川

2017-11-20T18:27:46.982+08:00

探索完不見猴影的猿飛峽後,接下來我們跨越奧鐘橋,轉入黑部川支流祖母谷川,往三公里後的祖母谷溫泉而去。 眼前好一片溫帶山林的景象。 走這條步道的遊客少多了,讓人好奇盡頭處的祖母谷溫泉是如何的秘湯法呢?尤其是這名字,讓我想像有位白髮蒼蒼的祖母巫婆就著溫泉熱氣配藥施法呢! 為了避免落石傷人,有些路段建有明隧道。 途中,先遇到位於河床高處的名劍溫泉。 很好奇日本對於秘湯的定義為何,是指位於人煙罕至深山裡的意思嗎?忍不住拍下標示「秘湯」的燈籠,被JY笑說會被誤認為偷拍狂! 過了名劍溫泉後,人跡更少,但路不會太崎嶇。 見到這照片會以為我們下到溪邊拍流水吧! 這可不是流動的溪水,而是路邊溫泉的產物。 上個月到琵琶湖畔開會,才知道日本中部的楓紅得等到11月中後才見傾。不過八月下旬的山裡,還是偶與提早變色的楓葉相遇。 我的主要目標,還是希望能見到多一點夏日的野花。 前一張像某種鳳仙,而這個則類似華八仙。 雖喊不出日本野花名,能夠趁機讓微距鏡出防潮箱到世界走走也好。 此行跟日本的蝶類頗有緣。深深覺得該為書房的動植物圖鑒增添世界區了。 抵達祖母谷溫泉前,會經過一條長長的無燈隧道。看不清腳下,有點害怕不知會不會踩到什麼動物,也只能鼓起勇氣朝隧道末端的亮光走去。更何況,因隧道潮濕而反射洞外綠意的光線好美啊!難得小旅行上一篇“絕壁深壑猿飛峽“[...]



絕壁深壑猿飛峽

2017-11-17T10:23:50.106+08:00

搭了電鉄富山與黑部峽谷鐵道トロッコ電車來到位於黑部峽谷深處、海拔599公尺的櫸平,當然不能下車拍張到此一遊照就回頭。這裡,有一短一長兩步道讓旅人探索黑部峽谷風光。短的這條900公尺長,一路臨河行,通往峽谷極為狹窄的一段、有「猿飛峽」美稱的眺望點。 出發前,先來欣賞櫸平一帶風景。 位於V形河谷中的櫸平腹地不大,兩岸盡是高山。 此處醒目的地標是高34公尺的奧鐘橋。 跨過這座紅色鐵橋可續往上游走去,探訪三公里後的密湯祖母谷溫泉。 往猿飛峽的步道入口不遠處有河原展望台,就在奧鐘橋下。 黑部川看起來水量很大,難怪沿河設有好幾座水力發電廠。 往猿飛峽而去的步道貼著峭壁而築,十分潮濕。 潮濕的地方是與蕨類相遇的好所在。 陽光下的蕨葉好像在跳舞。 這條步道最大的驚喜,是見到從土中鑽出的「紅手」!它是某種真菌,是不是看起來很詭異呢? 另一個驚喜,是遇見這隻閃著美麗金屬光澤的蟲。真是讓人目眩神迷啊!見到它們,就算之後的猿飛峽不美,我們也不會遺憾了。 不過猿飛峽當然也算美啊!黑部峽谷的兩岸在此靠得極近,讓人想像雪猴能一躍而過。 要是此刻真能「兩岸猿聲啼不住」就更有氣氛了。 不過如此湍急的溪水,我可不確定是否適合進行「輕舟已過萬重山」的體驗。旅人還是安步當車,「腳踏實地」來去黑部峽谷尋幽吧!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黑部峽谷之旅—黑部峽谷鐵道トロッコ電車“[...]



黑部峽谷之旅—黑部峽谷鐵道トロッコ電車

2017-11-16T13:38:33.508+08:00

要賞玩由黑部川侵蝕而成的黑部峽谷,得搭乘穿行於在1971年建造的黑部峽谷鐵道上的小火車—トロッコ電車。 一抵達宇奈月溫泉,我們直奔觀光列車的車站買小火車車票。小火車依據車廂等級,分為開放型的普通客車、有窗戶的特別客車與最高等的逍遙客車三種。下一個有座位的班次,我們選擇特別客車免得一路頭髮被風吹得亂飄,至於回程的那班則只有普通客車可選。體驗一下兩種車廂,也不錯。 買好車票後看看還有時間,我們沿著車站前的山彥遊步道走一小段,欣賞宇奈月溫泉這頭的黑部峽谷風光。走下步道前,可以從高眺望橫亙翠綠峽谷上的三座紅色鐵橋。前面兩座是人行橋,後面那座新山彥橋則是小火車走的。 紅得發亮的新山彥橋。 走到第二座人行橋回望。 突然發覺可以趁此拍小火車過鐵橋的英姿,而決定JY留在原地(可同時拍到兩座橋,刊頭照片),我則走回第一座人行橋就近拍攝。 載滿遊客的小火車往山中出發。 拍完小火車與鐵橋,也到了我們發車的時間了。 小火車的吉祥物是雪猴,是否代表今天也有機會見到猴群呢? 趁著小火車過新山彥橋,回拍剛剛走過的人行橋,很高興今天是個藍天白雲的好天氣。 黑部峽谷鐵道由宇奈月溫泉往終點站櫸平,全長20.1公里,原本是為了運送修築黑部川上水壩所需人員與物資所建,現則轉型做為觀光用。過了宇奈月水壩後,來到外型像歐洲城堡的新柳河源發電廠。 回程時,在此遇上了雪猴群。整理照片時,才注意到有隻小猴乖乖地坐在覓食中的母猴旁呢! 還有隻戴無線電發報器的在鐵道旁漫步。 下一站,來到高60公尺、長64公尺的後曳橋。趁著彎道,可以看見前方的普通客車車廂。 呈現冰河藍色的溪水。 與回程的列車交會,從車頭的標誌發現黑部峽谷鐵道與我們的阿里山森林鐵路是姊妹線耶!不知何時才有機會再去搭搭阿里山小火車呢? 這時間應該還沒有太多人回程,對向列車空蕩蕩的。 與白色外觀的逍遙客車交會。 黑部峽谷鐵道基本上一路沿著黑部川上溯,沿途行經41個隧道。在抵達櫸平前還會停靠黒薙與鐘釣兩站,可中途下車泡溫泉去。黑部峽谷的觀光旺季是秋天,因為可以欣賞滿峽谷的楓紅。處於八月底的此刻,眼前只有看不完的綠而已。 70分鐘後,抵達終點站櫸平。費了好一番功夫來到此深山中,我們接下來要好好靠雙腳探索一番。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黑部峽谷之旅—電鉄富山“[...]



黑部峽谷之旅—電鉄富山

2017-11-15T14:53:14.177+08:00

選擇落腳北陸門戶富山,是為了方便探訪東邊的黑部峽谷與立山群峰。在富山度過一夜後,接下來這天我們打算搭火車前往黑部峽谷一日遊。黑部峽谷的入口為宇奈月温泉小鎮,從富山前往有多種交通方式。最快也最貴的,是搭北陸新幹線到黑部宇奈月温泉站,再換地方電車前往。第二快的,是先搭JR到魚津或滑川再換地方電車。最慢但不用轉車的方式,則是直接搭電鉄富山的列車直達宇奈月温泉,需時約100分鐘。 我不喜歡換車,且100分鐘其實不算太久,所以選擇第三種方案。電鉄富山是私鐵,車站就在JR富山站旁。要注意的是,「立山黒部アルペンきっぷ(Tateyama Kurobe Alpine Ticket)」不包含富山到宇奈月温泉這段,得另外購票才行。 因為要確保有足夠的時間玩黑部峽谷,決定搭乘清晨的特急列車。 雖然號稱特急,後來發現其實它依舊站站必停。 真的有「特急」列車味道的,應該是它的內裝吧! 比起傳統車廂,這個班次所使用的是特製觀光列車裝潢,很有高級感。 座位型態多變,適合不同數目的旅客乘坐。 甚至還有兒童專用座位。 如果是你會選哪種呢? 車廂一角還有書櫃,展示地方特色書籍。 這天天氣大好,100分鐘的時間可好好飽覽沿途北陸風光。 生於用過傳統底片機的年代,這些被車窗框起的畫面讓我聯想到沖洗過後的負片膠捲。 車行過以北阿爾卑斯為背景的綠野平疇。 有時鐵道與JR的平行,與兩節式的地方電車一同奔馳。 有些小站看起來好可愛。 回程的黃昏列車則換回一般車廂。這回負片般的景象虛實交織,發現這個畫面後,我興奮地要JY一同欣賞。他說小時候看過一本小說,書中主人翁就是透過玻璃反射偷看同車廂的一個女孩。此刻我們不需偷看,而是以這種方式欣賞不刺眼的落日。它,說不定成了這天我最愛的一張照片呢!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北陸門戶—富山“[...]



北陸門戶—富山

2017-11-14T11:12:35.143+08:00

(image) 在飛騨地區的古城與高山徜徉四天後,是繼續移動的時候了。下一站,是北阿爾卑斯的黑部峽谷與立山群峰。為了移動方便,接下來兩晚選擇落腳北陸地區大城—富山。 (image) 從飛騨古川搭特急列車前往富山約80分鐘,鐵道一路穿梭於風景優美的群山與谷地之間。在這裡待上幾天後,對此不知不覺產生依戀,當列車來到富山附近的平原時,我竟有點小小的哀傷。 (image) 規劃行程時,我對這座人口近42萬、戰後重建的北陸城市找不到太有興趣的景點,所以才會中途下車去飛騨古川玩。照例,在火車站附近找了家平價旅館下榻。拖著行李行走在富山市街上時,發現這裡有復古的路面電車哩! (image) 每次來日本,都會找戶外用品店逛逛。火車站旁的大型購物中心マリエとやま有我愛的店「好日山莊」,可惜這家店不大,沒有戰利品。只好轉戰火車站地下街吃了頓有當地特產白蝦的晚餐。 (image) 鑽出地面後,發現這天的晚霞好美。希望這代表明天會是個適合戶外活動的好天氣!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你的名字叫飛驒古川



你的名字叫飛驒古川

2017-11-13T12:01:04.361+08:00

(image) 自高中看到第一部宮崎駿作品「龍貓(となりのトトロ)」開始,就此迷上了由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動畫。可惜自「神隱少女(千と千尋の神隠し)」後,也許是年紀增長吧,接下來的動畫(我每一部都有看)都未再能打動我心。反倒是去年由新海誠編劇與導演的「你的名字(君の名は)」,成了近年來我最愛的一部日本動畫。
 (image)
會愛上這一部,應該在於劇情濃濃的詩意。不過看動畫很理性的我,並沒想過要去朝聖劇中出現過的場景。所以一直到了為了瀨戶川的錦鯉與白壁土藏街在飛驒古川中途下車,才發現這座靜謐的小城與「你的名字」大有關係。 (image) 劇中女主角家鄉的設定就在飛驒地區的山中,男主角為了尋找女主角與朋友搭火車從東京來到這裡,一行人下車的地方就是飛驒古川呢! (image)
從火車站旁的天橋上,可以拍出跟動畫場景幾乎一模一樣的畫面(見第二張照片裡的海報右下角)。但為何說「幾乎」,在於動畫裡列車停靠的月台方向在現實生活中是不會發生的,這是個「錯誤」。 (image) 動畫中男主角在餐廳打工的同事的因為擔心他一人離家去找女主角而跟來,見到車站裡的飛驒牛大玩偶興奮地衝向前拍照。
 (image)
現實生活中,只有2D的飛驒牛立牌而已。即使如此,我也來一張吧(因為飛驒牛真的很好吃)! (image) 整座小城似乎在「你的名字」大賣後,熱情擁抱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商機。 (image) 在飛驒古川櫻花物產館中,還特地開授動畫中出現的編繩課程。

所以漫步完小城後,我深深地覺得你的名字不是其他,而是就叫做飛驒古川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白壁土藏街café—壱の町珈琲店



飛驒古川鳥

2017-11-12T21:09:12.965+08:00

(image) 出門旅行,不管是開會、度假,在城市中還是野地裡,總會留意在各地出沒的鳥兒蹤跡。 (image)
在靜謐的小城飛驒古川,我們首先與來北方繁殖的家燕(Barn Swallow)打了照面。 (image) 飛驒木匠文化館的屋簷下,有幾個家燕窩。 (image) 家燕雛鳥的正面照,真是太可愛了! (image)
另一窩在老街人家屋簷下的,看起來年紀大一點。牠們胸前的黑色橫帶特徵讓我不再錯認身份。
 (image)
這裡靠近河邊,也有不少黑鳶(Black Kite)出沒。 (image) 這一對乘著上升氣流,遨翔過圓光寺的上空。 (image) 在瀨戶川畔,則遇到這隻白鶺鴒的幼鳥。雖然還未黑白分明,牠白色的次級飛羽讓我們確定牠是白鶺鴒。

日本阿爾卑斯之旅至今尚未遇到新種,我們依舊珍惜每一回與旅途上鳥兒的相遇。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上高地森林的雪猴群



白壁土藏街café—壱の町珈琲店

2017-11-09T13:45:35.243+08:00

每次在網路上看其他人的日本遊記,總會對他們探訪的特色咖啡屋十分嚮往。可是由於自己的旅行習性使然,總是貪心地想多走多看一點地方,而少有把時間花在一家家的café裡。漫遊飛驒古川老街區時,發現這家就開在白壁土藏街老屋裡的壱の町珈琲店。看它暖簾上右邊寫著咖啡、左邊寫著咖哩飯,時間又正好是中午,那就進去吃午餐喝咖啡吧! 咖啡杯盤造型的木製招牌讓人一眼就知道這是家café。 推開門來到店裡,一位看起來很有氣質的女生對我們說只要空位都可自由入座。當眼睛適應室內光線後,發現店內充滿古樸的木製家具,讓人一看就喜歡。 充滿和風的擺飾。 好喜歡這個老虎造型的杵臼,應該是古董吧! 剛剛那位女生大概是老闆吧,英文很溜的她跟我們介紹說家裡是小農,還招待我們一盤很好吃的毛豆,難怪店內一角擺著一盤美麗得像幅畫的蔬果。 既然是家老屋咖啡,見到院子邊的緣廊有座位,當然選那裡入座。 以這個充滿野性的中庭佐餐。 咖啡店的菜單走手繪風。 愛吃咖哩的我,當然選咖哩飯套餐囉! JY則選了披薩套餐。 終於,我也擁有了這麼一段日本咖啡店時刻。 JY則拿出速寫本為這段時光留下記錄。 順便也把稍早在老街另一頭大久保製菓舗裡的甜點一併收錄在這篇。 夏日來到飛驒地區,當然要點夏季限定的白桃刨冰清涼一下啊!這天,我們擁有了旅途中難得的悠閒時光。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飛驒古川老街漫步“[...]



飛驒古川老街漫步

2017-11-08T17:13:13.912+08:00

以白壁土藏街為中心,這一帶也是飛驒古川的老街所在。我們沿著平行的殿町、壹之町、貳之町與三之町逐一漫步探訪。 身為地圖控,不僅沿路收集旅行城市地圖,路上見到的也要拍下收藏。 第一站,先來到古川祭廣場。每年的4月19日,飛驒古川都會舉行古川祭。其中「靜」的一面,是裝飾華麗的屋台會在街上遊行。而「動」的一面,則是「起し太鼓」活動,也就是腰纏白布赤裸上身的壯丁會扛著直徑80公分的大鼓出來遊街,並與拿著小鼓的青年展開攻防戰。 這面大鼓,就展示於古川祭廣場一角的神社內。 廣場的另一角,有著三寺めぐり朝市。雖然規模不大,我就是愛逛旅途上遇到的市集。 沿著朝市旁的瀨戶川往南走,首先遇到飛驒古川三寺之一的圓光寺。 飛驒古川另還有本光與真宗兩寺。當地的人們會在每年1月15日前往此三寺參拜。百年前,到外地工作的姑娘也會在回家過年的時候進行三寺參拜。也趁著此時穿著光鮮亮麗順道尋覓意中人,故「三寺參拜」也有「尋良緣」之意。 週末的飛驒古川好安靜,我倆頂著烈日尋覓日本特有的老街風情。途中,會見到好幾座收納屋台的倉庫。 飛驒古川木造老建築的特色,在於簷下的腕木刻著帶有「雲」意象的圖案。探訪老街時,可以找看看有多少種「雲」的圖案。 歡迎旅人歇腳的屋簷,還真是貼心。 老街除了木造街屋外,還有建於明治與大正時期、帶點歐風的建築。這些建築總是帶種浪漫的味道,我很喜歡。走訪台灣各處,其實還可發現不少這類的房舍。 老街上有不少釀酒屋。釀酒屋的屋簷下往往吊著「屋林」,也就是由杉葉紮成的圓球。每年11月底釀出新酒時,酒商會換上新的屋林。 「御神酒」是用來祭神的酒。想起之前看的動畫「你的名字」有巫女以口嚼酒做為御神酒,就特別有感。 老街上,還有一家從江戶時代營業至今、以純天然手工製作的蠟燭店—三嶋和ろうそく店。看店鋪的模樣,果然十分古樸。 蠟燭店對面,是一家擁有優美庭園的布製品店—由布衣工房。 看起來好有氣質的地方,我們得鼓起勇氣才敢踏入呢! 店主人聽到來客聲會出來跪在門口相迎,可以脫了鞋子入內參觀。還是那句話,日式風情實在太溫柔婉約了,讓我們不得不跟著輕聲細語、動作緩慢起來。老街繞了一圈後,是時候找個地方歇腿午餐囉!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悠游—瀨戶川白壁土藏街“[...]



悠游—瀨戶川白壁土藏街

2017-11-09T13:59:06.239+08:00

(image) 在飛驒古川漫步四百公尺長的瀨戶川白壁土藏街時,會發現潺潺的流水中悠游著許多錦鯉。 (image) 白壁土藏街建於江戶時代,400年前這裡人們為了耕作所需,從該城的護城河引了一條被稱為瀨戶川的渠道。過去渠水清澈時,可以用來洗菜。進入20世紀後卻因為經濟發展而日益遭受污染。為了提醒居民維護水源的清澈,自1968年起在瀨戶川中放養了錦鯉。冬天氣候寒冷時,還會把錦鯉移至越冬池呢!
 (image)
現在的瀨戶川放養著千隻錦鯉,沿著白壁土藏街散步可不時見到色彩各異的大隻錦鯉逆流而上的畫面。
 (image)
牠們為因在陰影中而顯得墨黑的川水帶來夢幻的色彩變化。 (image)
坐在川邊欣賞錦鯉悠游,會幾乎忘了時間的流逝。 (image) 只是平均每一公尺要塞2.5隻錦鯉,密度會不會有點高呢? (image)
這一張有經典的白壁土藏、川水印照著藍天,加上橘紅色的錦鯉,成了我的最愛。 (image)
來張與白壁土藏街古樸街燈的合影。
 (image)
想要低角度的畫面,只好盲拍了。
 (image)
因為白壁土藏以及瀨戶川中的悠游錦鯉,中途下車的決定是對的!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漫步飛驒古川—瀨戶川白壁土藏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