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蔚藍手札
http://blueblueseattle.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Preview: 蔚藍手札

蔚藍手札



經過八年旅美的長假後,終於又回到了福爾摩沙。就把一些關於台灣、安亞伯、西雅圖 & beyond 生活與旅行的想法,自言自語一下,或是說給好朋友聽吧!



Updated: 2018-02-16T13:54:06.560+08:00

 



颱風前夕的宇治上神社

2018-02-12T11:30:51.606+08:00

(image) 探訪宇治這天,強烈颱風蘭恩正往日本而來。一早就大雨傾盆,宇治川溪水暴漲。不僅溪畔步道封閉,警車也在路上巡邏廣播要居民注意。不過茶鄉的世界遺產除了平等院外,還有河對岸的宇治上神社。都已經來到這裡了,還是頂著風雨走過宇治橋前去探探。 (image) 宇治聞名於世的除了茶以及上述兩座世界遺產外,還是由紫式部所著的長篇小說源氏物語中「宇治十帖」發生的舞台。所以在宇治川畔特地設立了紫式部的雕像,前往宇治上神社半路上還參觀了在一家gallery café中展出的「宇治十帖」刺繡畫呢! (image)
來到宇治川對岸山腰上的宇治上神社,可以感受到它與恢弘平等院的氣氛大不同,被高大林木包圍的它社境不大,在初秋的大雨中顯得十分神秘。 (image) 神社一角依舊流著宇治七名水之一的桐原水。 (image) 宇治上神社的創建時間不詳,但據說是日本現存最古老的神社。 (image) 比起東方的佛寺建築,神道教的寺廟顯得低調質樸許多,也更貼近自然。 (image) 雖然身著旅行快乾服飾,此刻我的褲管已全濕,按快門的右手雨衣也失去防水功能,決定找家餐廳躲雨暖身午餐去。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茶鄉裡的鳳凰—平等院



茶鄉裡的鳳凰—平等院

2018-02-08T11:57:20.514+08:00

京都秋之旅的最後一天,依舊大雨傾盆,但澆不熄我想要好好探索古都的決心,穿上好不容易弄乾的鞋子跳上JR列車往東南邊半小時車程的茶鄉—宇治前進。 我不是來買茶的,而是為了一探1053年由當時擔任關白(攝政之意)一職藤原賴通所創建的平等院。 在那個年代,佛教中的末法思想、也就是祈願往極樂淨土而去的信仰席捲日本貴族與僧侶。平等院與周遭的庭園即是反映此道而造。順著細石步道來到寺中,首先會見到立於「阿字池」之上的紅白色建築,它即是傳說中的平等院。 位居正中的「阿彌陀堂」,內有座高277.2公分、由寄木造(木材拼接)技法打造的阿彌陀如來坐像,法相慈悲。四面牆上則圍繞著52尊木造的雲中供養菩薩,他們頭戴光輪腳踏飛雲,有的演奏樂器,有的翩翩起舞,非常生動美麗。除此之外,內牆與門上還繪有九品來迎圖和極樂淨土圖。阿彌陀堂可以透過導覽方式(但只講日文)脫鞋入內參觀,可惜禁止攝影。當我的梯次到來時,跟著導覽小姐進入光線幽暗的阿彌陀堂中,見到這些古老宗教藝術的瞬間,著實感動不已。當時一側還架設鷹架進行修復工作,工作人員正忙著拍攝牆壁上的畫作。這場景讓我不禁想起「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這部電影,劇中由Juliette Binoche所飾演的Hana曾由情人Kip高高吊起探索教堂廢墟壁畫的情節。 阿彌陀堂的另一項特色,是屋頂有兩隻鑲著金箔的銅製鳳凰,因此被改稱為鳳凰堂。 每次探索日本寺廟,會發現四周往往圍繞著庭園。平等院的庭園設計為浄土式。也就是一貫之前提到的末法信仰,透過池、島、橋、泉期待讓觀者通往極樂世界。 也因為如此才注意到日本庭園的最大特徵,是「石」的設置。庭園設計者得思考石頭想要被放置於何處,而不單是純粹展現自然景觀而已,十分有禪味。 沿著步道可順時鐘繞鳳凰堂一周。 正後方是最近距離欣賞鳳凰的角度。 架設於池面上的迴廊有鐘形窗戶,似乎是日本寺廟常見的元素。 從這個角度欣賞鳳凰堂,可會讓人聯想到極樂淨土的樓閣呢? 會不會通往淨土得靠個人慧根,至少走過那座橋可入內見見大佛與飛天菩薩。 為了保護鳳凰堂內的珍貴文物,一旁設有鳳翔館。除了大佛外,52尊飛天菩薩被移至鳳翔館內展示。也就是說現在鳳凰堂內的其實是高明的複製品。 清水模設計的鳳翔館低調地與鳳凰堂共存。 在等待入鳳凰堂參觀時,我在鳳翔館躲雨,遙想此地的千年時光。 有了可躲雨的屋頂,當然就可以把長鏡頭拿出來好好欣賞屋頂鳳凰了。 之前在鳳翔館內近距離觀賞過牠,發現雕工細緻。 要是有出鳳凰小墜子項鍊,我一定買一個當紀念。可惜沒這樣的設計。 平等寺境內還散落著其他的寺廟建築可花時間探訪,這一座是建於1640年的羅漢堂。鳳凰堂的宗教藝術實在太精彩,難怪它也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中。接下來,在颱風進逼宇治川溪水暴漲的這天,過河探探另一頭的古剎去。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侘寂之秋—常寂光寺“[...]



侘寂之秋—常寂光寺

2018-02-07T11:50:12.397+08:00

沿著竹林小徑往西走,來到嵯峨野観光鉄道嵐山站旁。下一個目標,是鐵道對面創建於1596年的常寂光寺。常寂光寺是嵐山地區賞楓名所,已知早來了一個月不會見到滿寺楓紅的景象,但「常寂光」這個名字太美,讓我依舊向它尋去。 在雨中穿過山門,很欣喜下著雨的初秋常寂光寺幾乎沒有人。參道旁蘭花模樣的小花看起來熱情地歡迎我的到來。 此刻寺境內的石燈籠依舊點著,搭配著楓樹以及青苔感覺好夢幻。雖然不是雪景,那氣氛讓有人種來到「納尼亞王國(Narnia)」的幻覺。 尤其是連燈籠上也長著青苔,真的好童話。 會想探訪常寂光寺,該是衝著建於1345年、茅草屋造型的仁王門而來。比起日本寺廟常見的大紅華麗山門,茅草屋模樣的有禪味多了,我非常喜歡。 等一會再來好好欣賞仁王門的楓景,先沿著綠色地毯夾道的石梯繼續往上探索。 石梯之上,是靜謐的本堂。 陪伴它的,依舊是石燈籠與未變色的楓樹。 再沿著濕滑的石梯往後山走去,這裡還有建於1596年的多寶塔。 此刻身邊只有鳥囀而沒有人聲,我終於能夠靜心尋找嵐山最美的楓紅。 雨勢不歇,掛著雨滴的楓葉讓我聯想到日本傳統建築屋簷下的落水鍊。此刻可從荷花模樣變成楓葉形了呢! 一路尋覓,還是覺得仁王門一帶的楓景畫面最有意思。 因為有茅草屋頂的青苔當背景。 光譜上有的顏色再度出現在眼前。 紅與綠的交會。 也可是綠色退居背景,畢竟秋天的主角是紅呀! 另一種紅與綠的對話。 在大雨中,雖然大部分的照片都模糊,我一個人還是玩得好開心。 不禁想起日本傳統美學「侘寂」所謂「沒有什麼能長存,沒有什麼是完成的,也沒有什麼是完美的」的概念,它能讓人嚮往、並為內心帶來寧靜的憂鬱。最後這張照片,是這天的最愛,對我來說是侘寂的最佳詮釋。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公主之路—野宮神社與嵐山竹林“[...]



公主之路—野宮神社與嵐山竹林

2018-02-06T12:46:47.826+08:00

(image) 從天龍寺後門出來後,迎面所見一大片竹林。在大雨傾盆的這天,竹林隧道幽暗無比。要不是撐著傘的各國旅人夾道(對快腳的我來說其實是擋路),這樣的地方讓人幻想日本傳統故事裡的妖怪會出沒呢!
 (image)
先右轉來到野宮神社。這座迷你的神社歷史十分特別,在古時天皇改朝換代時,會挑選未婚(2-28歲)的內親王或女王代替天皇到伊勢神宮擔任祭祀之職,稱為「斎王」。她們行前齋戒沐浴三年的地方則稱為「野宮」。現在的野宮神社,即為嵯峨天皇年間的仁子内親王進行野宮的所在,至今已有上千年的歷史。由於野宮的地點不定,神社前的鳥居往往使用留著樹皮的木材建成。野宮神社前的黒木鳥居,據說是日本神社中最古老的。 (image) 每到一座神社,最愛欣賞祭祀前的淨手處。野宮神社的,是個簡單的石缽。 (image) 野宮神社正殿主祀天照大神,建築很有傳統風味。想像正殿前楓葉轉紅時,該有多美啊! (image) 當今的皇太子也曾前來祭拜過。話說日本皇室為「萬世一系」,雖然中間有一大段時間實際掌權的是幕府將軍,但從首任的神武天皇至今不曾換過擔任天皇的家族,這在人類歷史上非常少見。 (image)
被竹林包圍的野宮神社境內十分清幽。 (image) 再度與浪漫的青苔庭園相遇。 (image) 告別野宮神社後,再度走入竹林隧道中。 (image) 之前提到由皇室女性擔任的斎王只有天皇駕崩或讓位時才得以卸任,之後往往單身度過餘生。這條竹林隧道因此可說是公主之路,而野宮神社則是公主之家了。難怪,這一帶氣質高雅(如果遊客少一點的話)。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如夢幻泡影—天龍寺



如夢幻泡影—天龍寺

2018-02-05T11:48:32.710+08:00

告別渡月橋後,往始建於1339年的世界遺產天龍寺走去。 雖已對楓紅不再存著幻想,往天龍寺參道上一棵紅中帶綠的楓樹讓撐著雨傘遊嵐山的我燃起一絲希望。 買了庭園以及諸堂參拜的門票後,先脫了鞋從建於1899年的庫院進入寺中。在庫院玄關迎接參拜者的,是一幅線條簡單卻力量十足的達摩圖。接著左轉來到同樣建於1899年的大方丈室。 這裡,有物外道人於1957年所繪、充滿流動感的雲龍圖。 老實說比起達摩圖,雲龍圖並沒有帶給我太大的感動,反倒讓我聯想到武俠漫畫。來到大方丈室,主要是為了從套廊欣賞天龍寺傳說中的庭園楓景。 這座由夢窗國師於700多年設計的庭園,風格為池泉回游式加上借景式。 視覺焦點,是位於正中漾著綠波的曹源池。坐在套廊邊,可居高臨下欣賞這座多了水元素的禪意庭園。不過即使還不到楓紅頂峰,天龍寺已湧入許多遊客。加上下著雨遊庭園的旅人人手一把傘,要拍到無人、傘入鏡的畫面可要快狠準啊! 也許是自我安慰,亦或是旅人心情太容易感動,覺得一片綠意綴著點點楓紅的畫面也許更有意境。 光譜上有的顏色全在眼前展現。 諸堂參拜的門票可讓我從一旁的小方丈室順著有頂走道,一路經過右手邊的祥雲閣和甘雨亭往後山的多寶殿走去。 比起像是畫家調色盤的曹源池,這條步道有種幽靜之美。 不知名的花在小澗旁恣意盛開。 雖然春櫻與秋楓極美,我也很愛日本寺廟中由青苔與蕨葉覆蓋的庭院。 此刻微微變色的楓樹有畫龍點睛之妙。 也許比起楓葉見傾時的濃郁畫面更為雅致。 探訪完「室內」路線,穿上鞋到庭院走走。從曹源池回看大方丈室,一排撐著各色雨傘的旅人讓原本莊嚴的寺廟頓時活潑不少。 從不同視角再看一次曹源池的秋意。 平視的角度多了白沙來襯托。 要是是個秋高氣爽的大晴天,就會少了飄渺山嵐來入鏡。 也許在這樣一個濕冷雨天遊天龍寺,才更能體會佛法之意? 就像畫面中反射的影像比真實的還鮮豔,不就讓人反思一輩子汲汲營營所追求的,也許都如夢幻泡影嗎?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來得太早的嵐山“[...]



來得太早的嵐山

2018-02-02T11:10:26.254+08:00

(image) 對於喜歡散步的旅人來說,京都豐富的景點數量絕對是漫步之旅的首選。每次來的時候停留時間都太短,四訪古都才第一次將足跡帶往近郊。這回,目標之一是過去貴族設立別墅的所在、京都西郊春賞櫻秋賞楓的勝地—嵐山。現在通稱嵐山的這一帶,其實是由桂川右岸的嵐山與左岸的嵯峨野地區所組成。這裡不僅古剎處處,還有搭乘嵯峨野観光鉄道トロッコ列車以及亀岡保津峽下り(搭木造小舟順流而下)遊嵐山的多種玩法,可以花上一天的時間慢慢探索。 (image) 十月中,對於京都一帶來說賞楓還太早。運氣不好,這個週末的預報是下雨。即使如此,一早到京都車站想買トロッコ列車的車票發現已售罄。其實也沒太遺憾,這樣反倒多了時間靠雙腳探索嵐山。在售票機買了來回票後,往JR嵯峨嵐山站出發。雖然號稱人腦GPS,這個早晨的海馬迴顯然還沒醒過來,我竟然鬼迷心竅地搭上反方向的車。列車啟動後,海馬迴裡的Place cell大喊矛盾,只好等到下一站搭對向列車返回京都車站。這一回認清了月台,總算搭上了嵯峨野線的列車。 (image) 車行不到半小時,即抵達JR嵯峨嵐山站。首先先向橫跨桂川上的渡月橋而去。這座仿古造型的橋並非行人專用,車來車往的讓人覺得其實名字比橋美。 (image) 往對岸中之島地區以及嵐山的方向望過去,果然變色的楓葉不多。想要見到傳說中滿山遍野的楓紅,看來得二訪。 (image) 沒楓葉可賞,那就來去古剎巡禮吧!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暮色中的下鴨神社



暮色中的下鴨神社

2018-02-01T11:29:31.563+08:00

(image) 在暮色中,我向北走入糺之森(好有想像空間的名字啊)中。在這座林葉茂密的森林中座落著京都最古老、且被列入UNESCO世界文化遺產的賀茂御祖神社(通稱下鴨神社)。 (image) 傍晚時分鳥鳴不止,以極近的距離見到好幾隻黑鳶。 (image) 在糺之森的入口處有座河合神社,此刻已點上了燈。木材質樸的顏色配上茂密的森林,這裡有股說不出的神秘感。怕蹉跎太久天黑,我只好在森林中沿著南北向的參道繼續前進。在這座仙氣飄飄的森林中,穿流著瀨見の小川。下次時間充裕時,該好好在這座林子中散步、賞鳥。 (image) 沿著細沙路往北直行,終於來到下鴨神社的紅色鳥居前。在這樣的天色下更有氣氛了。 (image) 大鳥居的左後方,有座保佑良緣締結的相生社。 (image) 再往前,即抵達像是頂著大帽子的楼門。 (image) 楼門以及東西兩側的廻廊,皆被列入日本重要文化財。下鴨神社相傳起始於千年之前,建築則可能建於西元七世紀。 (image) 穿過楼門,正前方是舞殿。這樣的設計,在東方廟宇中常見。 (image) 穿過中門後,會見到祭拜十二生肖守護神的言社。這些迷你神社的造型相當具有日本傳統風味。而一棟挨著一棟的模樣,讓我不禁想起去年初探訪過的吳哥女皇宮。此刻已沒有太多參拜者與遊客,我像是誤闖神域的人類。 (image) 步出中門往東側走去,這裡有座蓋在奈良の小川畔的橋殿。 (image)
不過吸引旅人目光的,該是奈良の小川上的大紅輪橋。 (image) 輪橋旁有棵銀杏,橋面上飄落從橘到綠的銀杏葉好美啊!。 (image)
在泉水湧出處有座小巧的御手洗社。書上說每年七月此處會舉行「御手洗祭」,參加祭典的人們會在夜晚手持蠟燭赤腳步入神社前的御手洗池中來消災祈福。這樣的畫面光是想像就好夢幻。所以在盛暑探訪京都看來也不錯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鴨川跳石趣



鴨川跳石趣

2018-01-31T11:26:09.679+08:00

(image) 話說最能代表穿流過京都河流鴨川的風景,說不定是位於其上游處、高野川與賀茂川匯流處河床上的「飛び石」。這回來京都,雖不是適合親水的夏季,在京都車站前旅館check-in之後,把握天黑前的時間走到京阪電車七条站,搭乘北行的電車來到底站出町柳。出站後即可俯瞰高野川與賀茂川匯流形成的三角沙洲,以及從三角洲連接左右兩岸的飛び石。 (image)
根據京都市政府的網頁所述,大約20年前展開「河川環境整備」,在鴨川不只一處置放飛び石。這些造型各異的飛び石不僅有穩定河床的功能,在河川水位低時更能做為行人橫越用。跳石過河已經夠有趣了,在出町柳這裡的還做成烏龜以及鳥的造型,怎能不吸引旅人探訪呢?
 (image)
越過河堤下到河邊後,發現龜石比我想像的大多了(而且是立體有弧度的),石間的距離也不算短。不過只要身高不要太矮,一步還是可以安全跳過。就算跳不準,底下的河水也不會太深。 (image) 高野川這頭的飛び石主要是龜形與矩形不規則排列而成。 (image)
興奮地踏上龜背,想像自己是騎著龜遊龍宮的浦島太郎。 (image) (image) (image)
從不同角度欣賞石龜,也有種牠們其實是活的的錯覺,正努力逆流而上呢! (image) 過了三角洲來到賀茂川這頭,這一側多了「千鳥」造型的踏石。 (image) 飽滿的造型讓我想到台北街頭賣的雞蛋糕。 (image)
想起上一回以如此近的距離與大龜相遇,是在夏威夷。那時見到綠蠵龜在海面上游泳,甚至還遊上岸,真是感動不已啊! (image) 鴨川跳石讓我有種自己是京都在地人的想像。要是時間許可,真想學京都人在河邊野餐呢!不過離日落已不遠,我再度橫越賀茂川回到三角洲上,要從這裡繼續北行,來去位於糺之森中的下鴨神社探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百年屋敷的懷石料理—高瀨川二条苑



百年屋敷的懷石料理—高瀨川二条苑

2018-01-30T11:34:52.217+08:00

(image) 這一次參加京大安排的京都半日遊,最大的驚喜說不定是在運河高瀨川源頭屋敷(大宅邸之意)庭園餐廳—高瀨川二条苑的懷石料理午餐了。 (image) 高瀨川二条苑的所在,最早是生於1554年的富商角倉了以的別邸。角倉透過與越南的貿易賺了大錢,出資興建高瀨川運河,來進行京都與大阪之間的貨物運輸。二条苑,就位於高瀨川源頭處。角倉過世後,二条苑數度易手。有名的主人包括明治時期擔任過兩次首相的山縣有朋,他聘請當時的庭園名家小川治兵衛來設計二条苑,並將之命名為「第二無鄰菴」;之後日本銀行的第三任總裁川田小一郎也稱過這裡為家。現在的二条苑成了擁有庭園景觀的料亭,不需是社會政商名流也能上門享受。 (image) 進入二条苑後,首先得脫鞋存放於玄關處的木櫃中。我們的お昼の特別懐石料理已經擺滿一整桌!既然是懷石料理,菜色多樣不說,擺盤跟餐具選用都極具特色。京都出好水,所以依賴好水生產的豆腐也跟著出名。這一大桌,有許多跟豆腐有關的菜色,對於不愛豆類料理的我是一大考驗。拋開豆腐不說,其餘食物都相當可口。 (image) 其中最大的特色是豆乳ゆば鍋,上桌時是加熱中的豆漿,加入一旁的湯汁後表面會形成薄薄的一層湯葉(也就是豆皮),最後整鍋會凝固成豆腐(應該是改變鹽類濃度的結果)。出乎意料的,它的豆味不重,竟然可讓我整鍋吃光光! (image) 餐畢,當然要到它出名的庭園走走。不愧是政商名流的宅邸,擁有小丘、大樹與流水的庭園佔地廣大。 (image) 樹木以及長滿青苔的石頭讓人忘了此刻猶在京都中。 (image) 非常欣賞這種崇尚自然的庭園設計。 (image) 甚至還在一角配置了「一枚岩の滝」來給人身處自然的錯覺。 (image) (image) 即使是石燈籠這類人工物,也能巧妙融入庭園造景中。 (image) 我的最愛,是開放空間的茶室。能在此品茗,是一大享受。 (image) 享用完庭園懷石料理後,該是跟相處多天的東亞科學家們道別的時候了。他們啟程前往機場,我則決定留在京都度週末。目光,飄向郊區!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佛像之森—三十三間堂



佛像之森—三十三間堂

2018-01-29T11:24:05.691+08:00

(image) 半日京都快閃行中的最後一個景點、也是我最期待的,是始建於1164年的三十三間堂。最期待的原因並非它是京都最美的寺廟,而是這棟長約120公尺的木造本堂內有1001座千手觀音。四訪京都,終於找到機會一探。 (image) 木造的三十三間堂於1249年因大火而焚燬,眼前的建築是1266年重建的產物。即使是重建,也已經超過七百歲了呀! (image) 要進入這棟禁止攝影的歇山頂式建築參觀,必須脫鞋。一行人在入口處褪了鞋,在安定人心的焚香味中緩步入內。當眼睛適應了室內的光線後,不禁暗暗讚嘆一聲。在幽暗的燈光中除了最中央的大觀音像外,另有以10 x 50排列、真人大小的千手觀音在眼前出現。雕工細緻栩栩如生,真是宗教藝術的極致表現啊!其中的124座造於本堂創建的平安時期,其餘的則是在13世紀時花了16年時間陸續完成。除此之外,還有威武的風神、雷神與二十八座源自於印度教的守護神木雕。雖然尺寸不如年初在吳哥見到的「高棉微笑」,一字排開的氣勢,十足震撼。 (image) 少了攝影的慾望干擾,就能以心來欣賞宗教藝術之美。三十三間堂比起吵雜的清水寺更能讓人接近東方的宗教世界。 (image) 日本有源自本土的神道教,也有自中國傳入的佛教,兩大系統在此共存。雪子說,一般日本人家有喜事時會去神道教的神社參拜,例如傳統日式婚禮就是在神社舉行。而佛寺,則多與喪事連結,是舉行法事的所在

一個飄著細雨的秋晨在探訪過平安神宮、清水寺與三十三間堂後,最後一站是以「京料理」當午餐。參見了神域後,的確到了需要照顧人間腸胃的時候了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初秋的清水寺



初秋的清水寺

2018-01-26T11:58:25.750+08:00

四訪京都,若是自己前來,古都的一天漫步之旅往往從位於洛(京都古稱)東的清水寺開啟。這回跟著京大安排的京都半日遊,探訪完平安神宮後的下一站也是清水寺。在體驗過清水寺夏、冬兩季面貌後,我十分期待見見它秋天的模樣。 參加tour的好處是不像前兩次必須靠自己的雙腳爬過五条坂和茶碗坂才會抵達清水寺的仁王門前,可搭遊覽車直上。缺點是,雪子小姐只給我們約一小時的時間活動而已。 始建於西元778年清水寺聞名於世的,是本堂前方由139根12公尺高、靠卡榫接合的清水舞台。木造建築畢竟難以持久,現今的廟體是在17世紀重建的。即使如此,它依舊是座歷史悠久的古剎。這回來的不是時候,清水舞台與本堂正在維修中,讓衝著它而來的同事垂心肝啊! 她遺憾見不到清水舞台的全貌,我則是哀怨還是來得太早。十月底的盆地氣溫還不夠低,紅葉尚未見傾。 不僅如此,這一整個星期還不時飄落秋雨。 清水寺區域不小,在清水舞台下方有座分成三股、分別保佑長壽、健康與智慧的音羽之瀑。每次來,都有大排長龍的旅人等著接水飲用。 根據雪子小姐說,十月底恰好是日本中小學見學旅行的季節,讓本來已塞滿日本與世界各國遊客的清水寺更是熱鬧無比。 我決定加快腳步往後山走去,中途經過供奉良緣之神的地主神社。這天天氣陰霾,神社門口那大大的「緣」字還亮著燈,感覺好不日本寺廟該有的氣氛啊! 清水舞台對面的音羽山隱隱點綴著秋色。 想起上回見到這座紅色佛塔時,四周可是白雪呢! 說什麼也要找棵變色的楓樹留影。 每次到訪京都都會來清水寺一帶,主要是因為除了它是世界文化遺產外,附近滿是小店的坂道逛起也來很有意思。 靠著快腳速速繞完清水寺一圈後,我把握時間往三年坂的方向走去。也許因為已經來第三次且有時間壓力,亦或是這天坂道上塞滿撐著雨傘的高中生有點寸步難行,這回逛得有點意興闌珊。 所以雖然嚮往春櫻與秋楓時節的京都,這人聲鼎沸的景象讓我不禁珍惜起隆冬中的漫步。也許,那才是古都最適合的探訪季節?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氣勢如皇居—平安神宮“[...]



氣勢如皇居—平安神宮

2018-01-25T16:45:20.659+08:00

(image) 匆匆結束我的晨間鴨川尋鳥行回到旅館,接下來的時間京都大學安排了一位英語導遊雪子小姐,以一個上午的時間帶領與會者淺嘗古都風情。第一站,來到久違的平安神宮。 (image) 記得在N年前第一次探訪京都時,曾經來過參道上矗立著高24.4公尺大鳥居的平安神宮。對於我來說,擁有屬不清數目廟宇的京都好玩以及美的地方不是外觀大紅大綠的平安神宮,而是規模小一點、婉約一點、古老一點的神社。要不是參加旅行團或是會後tour,實在不會把平安神宮排入我的探訪清單中。建於1895年的平安神宮歷史不算悠久,當初是為了紀念日本遷都京都1100年而造。裡面供奉的,是日本建都於此的首、末任恆武以及孝明天皇。也因為這個理由,平安神宮的設計模仿當時的皇居,而多了股恢弘氣勢。 (image) 被稱為應天門的廟門,果然很像傳統宮殿門樓的模樣。 (image) 穿過應天門,發現平安神宮比一般的神社大多了,十足皇家風格。 (image) 正殿所在的大極殿,也是仿造平安時代的宮殿,以原尺寸5/8的比例而建。 (image) 位於右側迴廊的白虎樓,讓我聯想到中式的宮殿建築。 (image) 雖然氣勢驚人,我對於眼前鮮豔無比的建築有點無招架能力,還是比較偏好擁有枯山水的禪味靜謐廟宇啊! (image) 即使有這麼多的宮殿元素,正殿前掛著的祈福繪馬讓人知道這裡依舊是神社。 (image) 據說正殿後方有座被稱為「神苑」的美麗庭園,是我更有興趣的地方。可惜參加這種快閃tour,沒機會進去一探究竟。 (image) 京都三大慶典之一的時代祭剛好在我要離開京都的那個週末舉行,祭典遊行的終點即是平安神宮。所以這天大殿前許多工作人員正在細心擦拭並組合遊行所需的轎子。無緣見識日本慶典,只能從應天門前一排傳統日本清酒桶來遙想當天的熱鬧景象了。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夜祇園—花見小路



清晨鴨川尋鳥

2018-01-24T11:37:12.593+08:00

多次造訪京都,卻都未能到流經古都市中心的鴨川一探。這回趁著下榻四条河原旅館的機會,在天剛亮之際到鴨川畔散步尋鳥蹤。 出了旅館大門往東走,抵達鴨川之前先遇見連接京都與伏見之間的運河—高瀨川。川上有座古樸的三条小橋。 去年兩次在日本旅行,發現日本似乎不分河流大小皆稱為「川」。橋下的這條高瀨川,是走沒兩步就跨越的小溪。 雖然是人工運河,城市只要有河川流就多了份美感。 再往東,終於來到傳說中的鴨川畔。 眼前同樣造型古樸的橋是三条大橋,它也剛好是去年夏天走過的中山道終點。 很佩服日本人維護傳統的決心,即使三条大橋橋面與橋墩已是鋼筋水泥,模樣卻是依舊,橋的欄杆保持木造。 跟台北一樣,京都也是一座盆地。我在此的這星期陰雨綿綿,四周群山常雲霧繚繞。 即使河川經過整治而非原始面貌,夾岸而植的綠樹讓人看了心情大好。 河床兩側設有步道,有不少人趁著晨光慢跑。 鴨川右岸在這一帶有許多餐廳,在夏季會在鴨川河岸上架設「納涼床(又稱川床)」的露天座席,靠水氣消暑來用餐。這個在地特色,又是旅行體驗名單上尚未達成的一項。 從連接道下到河床上,我決定沿著右岸往上游走去。 此刻跟我共享河濱草地的,是不怕人的巨嘴鴉。 但在淺水區活動的黑白鳥影吸引了我的目光。 牠們是日本鶺鴒,也是此行的新鳥種! 縮著頭在河上尋覓早餐的還有蒼鷺。 以及普通翠鳥。 既然名為鴨川,當然有鴨出沒。趁著牠們從頭頂飛過辨識身份,發現是常見的綠頭鴨。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小小走一圈,很高興自己在未知天氣狀況(房間看不到外面)下勇敢走出旅館的決定。見到日本鶺鴒與鴨川,they made my day!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琵琶湖的水鳥“[...]



夜祇園—花見小路

2018-01-22T12:05:21.238+08:00

(image) 探訪完美麗的夜白川,接著穿過一頭是八坂神社的四條通到另一側的花見小路漫步。 (image)
四條通是一條熱鬧的大街,兩側盡是賣京都特產的店舖。趁著等紅綠燈時,發現這裡的建築不盡然是和式哩! (image) 轉進花見小路,這條路幅一點也不小的路,我一直認為她的名字比建築美。 (image) 兩側都是所謂不接生客、有藝妓出沒的料亭與茶屋,很難一窺真面目。雖然落雨惱人,因雨水而反射店家暖色系燈光的地面讓花見小路出乎意料的動人。 (image) 暖簾後面到底是怎樣的世界呢? (image) 格子狀木窗與復古紅郵筒讓人彷彿穿越時光隧道。 (image)
今晚最大的驚喜,是不期而遇一位撐著紅紙傘、一身盛裝趕著赴宴的舞妓。走得飛快的她,不想也不會有時間停下腳步讓你好好拍照。我只好拿出平時在野外追動物的精神,推測她的行進方向追了上去,勉強拍到一張背影。雖然只有背影,配上映照著燈光的路面很有味道。這整個過程真的就像拍鳥一樣刺激呀! (image) 在花見小路一帶漫遊,轉進往祇園甲部歌舞練場的岔路,碰巧遇見Forever現代美術館有點點阿婆草間彌生的「My Soul Forever」展覽。抵達時當然早就過了參觀時間,只能留下黃色大南瓜與歌舞練場的奇妙合影。 (image) 繞了祉園一圈後,回頭往鴨川對岸的旅館走去,經過了越夜越熱鬧的先斗町。這裡也是京都有名的花街,但街道十分狹窄。與白川與花見小路一帶相比,感覺更為庶民。

終於在這麼一個飄著雨的秋夜「體驗」了祉園,果然屬於夜晚的她就是在這個時候才讓人體會何謂祉園之美。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夜祇園—巽橋白川



夜祇園—巽橋白川

2018-01-19T14:25:19.032+08:00

因為開會關係四訪京都,趁著住在四条河原上的旅館之便,終於找到夜探祇園的機會。第一次來到這個聞名於世、有藝妓出沒的傳統街區是在蕭瑟冬季的白天,逛了一圈實在無法體會祇園之美。聽朋友阿芳說祇園的夜晚較有特色,且在行前剛好從Discovery Asia Channel看到新加坡肖像攝影師Russel Wong(黄國基)拍日夜之際、泛著神秘藍光的祇園影像,讓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走入祇園之夜。 在鍵善良房吃完非典型晚餐,左轉往北側的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走去。不一會,就來到白川的巽橋之上。藝妓主要在茶席、晚宴上進行音樂與舞蹈表演,可說是夜晚的代表,難怪夜之祇園有味道的多,尤其在這樣一個飄著雨的秋夜。 跨過巽橋,河對岸有個辰巳大明神神社。 這座小神社原本為了保護「辰巳」這個方位而設,不過由於地利之便,現成了藝妓的守護神,保佑她們技藝精進。 大紅色的鳥居與宮燈,在雨夜中更顯神秘。 神社紅柵欄圍牆上大概是捐獻者芳名錄吧! 白川兩岸都是傳統的料亭,不知何時才有機會一窺堂奧? 有著自己的橋的料理旅館「白梅」,尤其讓我好奇。 數百年來白川的流水映照了花街的燈火,讓祇園的夜出落得更美。 撐著雨傘沿著白川散步,來到「かにかくに碑」前。川畔石頭上刻著詩人吉井勇於1910年所作的一首短歌“かにかくに 祇園はこひし 寐るときも 枕のしたを 水のながるる”,大意是祇園令人朝思暮想到即使在睡夢中,枕下都會傳來白川的流水聲。由此可知祇園白川的魅力。 我不知詩人喜愛的到底是藝妓,還是祇園的氣氛? 對我來說,白川上映著燈火的初秋葉片有種婉約之美。 雖一直無法體會透過燈光欣賞的夜櫻美在哪裡,還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春櫻季節來白川畔漫步啊! 雖然雨夜有點惱人,一手撐傘一手拿相機還要換鏡頭甚為不便,卻意外激起我的取景靈感。 不管是抽象的畫面,還是配上葉的剪影,這些影像都讓我好喜歡。 所以即使是個雨夜,浪漫的心情把燈籠幻化作月,讓人也想加入詩人的行列,做首和歌一抒美感滿溢的心情呢!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京菓子初體驗—鍵善良房“[...]



京菓子初體驗—鍵善良房

2018-01-12T16:34:10.881+08:00

(image) 開完在琵琶湖畔的學術會議,京都大學安排了校園以及古都自費參訪行程。所以告別了全湖景飯店、前往京都大學諾貝爾獎得主的研究所參觀後,搭乘京阪電車到位於京都中心、四条河原上的商務旅館下榻。這天晚餐得自行解決,跟在京都大學sabbatical的同事聯絡,他建議到祇園的老店—鍵善良房共進晚餐。沒想到這天同事的女兒生病,取消了晚餐之約。我決定還是去鍵善良房探探,一群同樣來自台灣的與會者決定跟我同行。 (image) 從熱鬧的四条河原跨過鴨川即可抵達祇園,剛好可讓我趁此機會拍拍京都傳統花街的夜風情。不困難地找到這家自江戶時代營業至今的老鋪,赫然發現它是一家販售京都傳統甜點「京菓子」的店。雖然有附設café沒錯,但菜單全是甜點。我是很愛品嚐各國甜點啦,把這當晚餐還是頭一遭啊!問了一下跟我誤闖名店的同伴要試試嗎,答案是肯定的。 (image) 光線昏暗、看起來很有歷史的店鋪展售著各式京菓子。 (image) 彩色的壽菊糖看起來與其說是甜點,不如說更像化妝品中的粉餅。 (image) 入座後店家送上了熱茶以及搭配茶享用的壽菊糖。 (image) 小小一顆有著花朵紋路的壽菊糖,吃起來像是甜粉塊。 (image) 眾人研究了一下菜單,決定點份裹著黃豆粉、可搭配黑糖蜜品嚐的蕨餅共享。這並非我第一次吃蕨餅,但在老店裡享用滋味果然不同。 (image) 但我們是為了老店的招牌—葛切而來。葛切吃起來像台灣的粉條,泡在冰水漆器中上桌,也是搭配黑糖蜜享用。這道甜點感覺比較適合夏天品嚐,在飄著細雨的初秋吃很有趣。

我還是很好奇當初同事怎麼會約在甜點店吃晚餐?不過以京菓子開啟的祇園之夜,也算切題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日出琵琶湖



琵琶湖的水鳥

2018-01-11T10:20:29.697+08:00

(image) 把握在琵琶湖畔的三天,看看這片廣大水域還有什麼鳥兒出沒。 (image) 第一天清晨從飯店陽台眺望,從體型很快地發現湖面上游著一群鸕鶿。 (image) 這種吃水很深的鳥常讓我聯想到恐龍。 (image) 為了更接近牠們一點,我走到突出於湖面上的堤道觀察。 (image)
從臉上白斑的大小確認是普通鸕鶿(Great Cormorant)。 (image) 第二天清晨,發現閃著金光的湖面上有一小群大白鳥。趕緊拿長鏡頭觀察,多麼希望可以與南下過冬的天鵝相遇啊! (image) 可惜從嘴後的突起知道一身雪白的牠們是從鴻雁馴化的Chinese goose。 (image) 在陽台上賞鳥,高飛的除了黑鳶與燕子外,還見到一隻黑頭鷗(Black-headed Gull)。 (image) 午休時到湖畔快速瀏覽,發現水面上優游的水鳥是綠頭鴨。 (image) 這一隻是母鳥。 (image) 花臉鴨總被我們暱稱是「笑笑鴨」。 (image) 結束午休賞鳥前,還與久違的赤頸鴨打了招呼。看地圖,琵琶湖遙遠的北岸有水鳥公園。下回有機會來到琵琶湖,再去探探吧!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琵琶湖之鷹



琵琶湖之鷹

2018-01-10T10:38:28.236+08:00

(image) 難得住在琵琶湖畔,這個初秋的日本小旅行當然還是背了長鏡頭上路,看看能不能再次跟日本的鳥兒相遇。 (image) 第一天早晨雨下得滴滴答答的,窗前乍看本以為只有滿天飛舞的燕子。 (image) (image) 不過風中傳來日本時代劇常聽到的鷹嘯,而認真找起猛禽來,發現黑鳶停棲於腳下的路燈上。
 (image)
第二個清晨天氣大好,陽光露臉,黑鳶們也早早就在湖面盤旋了。 (image) 房間位於11樓的好處是站在陽台上就能賞鷹,有時還能四目相望。 (image) (image) 彷彿與牠們共同遨翔天際。 (image) 每次見到猛禽隨著氣流改變方向的翼端,就會想到交響樂團指揮的手。此刻,牠們正乘著風的旋律而飛呢! (image) (image) 跟黑鳶共享的早晨,真是太帥了! (image) (image)
午餐時速速吃完便當,衝到湖畔找鳥。港口號誌燈上也有一隻黑鳶,又是搔癢又是啼嘯,儼然宣示牠是此地之王。 (image) 回望飯店方向,又見黑鳶飛近陽台。不禁幻想,要是清晨拉開窗簾時一隻剛好站在陽台欄杆上該有多好啊!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衷心祝福我所選擇的道路」—腊葉館與植物園賞鳥



日出琵琶湖

2018-01-09T10:52:52.573+08:00

(image) 琵琶湖畔的第二個清晨,隱約覺得窗外光線大好,趕緊起床拉開窗簾瞧瞧。 (image) 出發前看天氣預報,知道在日本的這星期天氣都不好,早就抱定又要與水奮戰的心理準備了。結果竟然出現了一天好天氣,而且就在我要上台報告與當主持人的這天! (image) 唯一可以做的,是早餐前在陽台拍拍照。 (image) 雖不像北美五大湖的無邊無際,群山環繞的琵琶湖在日出時分還是別有一番風味。 (image) 此時若能划艘輕艇到閃著金光的湖上尋鳥該有多好! (image) 用快煮壺煮了熱水,啜飲著熱茶獨享琵琶湖之晨。 (image) JY開始畫水彩,我也跟著有一搭沒一搭地學著各種顏色的名字。猶有薄霧的琵琶湖,是什麼顏色的呢? (image) 這裡畢竟不是地廣人稀的北美,往四周望去見到許多人工建物。 (image) 一杯熱茶喝完,湖的另一角也開始閃耀金光。而我,該再去多練幾次今天的演講了。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我在琵琶湖畔—琵琶湖飯店



我在琵琶湖畔—琵琶湖飯店

2018-01-08T20:10:25.023+08:00

一直以為在退休之前應該不會有機會在秋天到日本賞楓,沒想到才從日本阿爾卑斯之旅回來不久,就接到十月中旬至日本的演講邀請,讓這個心願(算是)提早達成。 這個一年一度東亞四國的學術會議,2017年輪到日本京都大學當東道主。會議地點選在距京都車程不到半小時的大津市舉行。會選定這裡,我猜是衝著日本最大湖—琵琶湖而來。會議以及住宿地點皆在湖畔的琵琶湖飯店。 對演講者是慷慨的落地招待,讓我有幸入住這家全湖景房的新穎大飯店。飯店設計走郵輪風,十足度假風格。 從走廊的圓窗往西南望,是大津市的街景。 既然是湖景飯店,門卡當然要以秋沙的剪影凸顯在地特色。 演講者被安排下榻位於最高11、12樓的豪華樓層「水色」。一推門進到客房,我不禁「哇!」了一聲,這走地中海路線裝潢的房間,是到目前為止在日本住過最大的。 不僅是雙人床,還有沙發與單人扶手椅呢! 放下行李後,我開始探索房內設施。浴室乾溼分離不說,客房內還有CD player與膠囊咖啡機。要不是得去開會,真的可以好好度假一番了。我尤其喜歡它的床頭木質鬧鐘,比起電子式的溫潤多了。 抵達琵琶湖飯店已是夜間,隔天一早拉開窗簾,再度讚嘆一聲,傳說中的琵琶湖就在眼前! 我在琵琶湖畔的第一個早晨不見陽光,雲霧與四周的山纏綿。 往東南邊可見到滋賀県立琵琶湖文化館。 腳下就是琵琶湖遊覽船「密西根號」。可惜我要開會,這些全都沒時間體驗。 飯店一樓有插畫風的壁飾。 飯店早餐有和洋兩種。洋式就是常見的自助早餐。和式的就會是杯杯盤盤一起上桌。 大會的午餐便當也是花枝招展的九宮格,只有日本人會有這名堂吧! 第二個晚上發現有水舞表演。這麼棒的環境,只有我一人獨享真是可惜。也許下回來京都,可以考慮住這裡呢!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日本阿爾卑斯行—終曲“[...]



追尋台北的聖誕味—MAJI 集食行樂

2018-01-05T11:05:21.165+08:00

(image) 住在北國的那幾年,進入12月後總會被濃濃的節慶氣息所感染,即使不是教徒,也會上街捕捉由燈光與色彩交織而成的聖誕味。在台灣,12月25日不是聖誕節,也不會放假,更不會下雪。最糟糕的是,對於科學家來說這個月份往往身處趕計畫的地獄之中,我都快忘了當年收集聖誕影像的心情了。2017年的12月25日依舊不放假,也沒有下雪,不過JY從網路得知位於圓山的MAJI 集食行樂有聖誕市集,我決定瞧瞧去。
 (image)
MAJI 集食行樂在花博之後出現,有吃有逛的一個地方,偶爾我們會晃來這裡走走。 (image)
販售台灣當地食材與家用小物的神農市集,不管是燈光還是擺設都洋溢著一股幸福感。 (image) 這回也應景地佈置了一個聖誕櫥窗。 (image) 讓我忍不住走進,看看有什麼好買的呢! (image) 再往圍繞著噴水池的餐廳廣場區走去,這個週末這裡有聖誕禮物市集。 (image) 一邊,是常設性的玻璃屋市集。 (image) 這一區的感覺,每次都讓我聯想到倫敦的柯芬園。 (image) 此刻也多了聖誕味。
 (image)
柔和的燈光配上質樸木櫃,糕點似乎也看起來更吸引人。 (image) 在這個節慶之月,當然少不了傳遞浪漫氣息的旋轉木馬。

不知何時才有機會在12月到歐洲體驗原汁原味的聖誕市集?在那之前,先靠夜晚的MAJI 集食行樂遙想好了!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晚餐前的溜達"



「衷心祝福我所選擇的道路」—腊葉館與植物園賞鳥

2018-01-04T14:49:10.457+08:00

「衷心祝福我所選擇的道路」,是台灣博物館首任館長川上瀧彌決定來台灣發展,寫給北海道農學校老師宮部金吾信中的一段話。適逢台北植物園中建於1924年的腊葉館整修後開放,我們決定趁著一個秋陽燦爛的好天氣來到植物園,探探這棟與寫下這句話的川上瀧彌有密切關係的歷史建築。 會注意到川上瀧彌,是因為九月底聽了一個與台灣有關的植物科學史演講,演講中主角三人之一,剛好就是川上瀧彌。話說19世紀到20世紀初,是帝國主義在全球擴張的年代。這雖對許多國家與民族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卻也是科學大幅邁進的年代。許多博物學家跟著帝國艦隊到世界各地採集,讓生物學因此逐漸擺脫神學的枷鎖。其中一位是Asa Gray,他是哈佛大學第一位植物學教授。他藉著美國東印度艦隊打開日本通商口岸之便,收集到日本的植物標本,發現某些植物與遙遠的美東為同種的證據,此發現支持了好友達爾文的演化論。北海道農學校第二期畢業生宮部金吾不久後成為Asa Gray的博士生,延續植物分佈的研究。日本植物分佈北界的「宮部線」即是以他為名。而宮部金吾的學生川上瀧彌,於1903年來到台灣擔任技術官僚,期間在台灣各地進行植物調查,還創立的台灣博物學會,可說為台灣植物研究奠立基礎。台灣特有種玉山櫻草(Primula miyabeana Ito & Kawakami)即是由他發現,並以他的老師宮部命名。而櫻草屬植物,剛好是當年Asa Gray發現在美東以及日本皆有分佈的物種。這分佈在台灣高海拔的野花,冥冥之中串起了師徒三代的植物情緣。從這個角度來認識植物與歷史,使得這個有趣的演講讓我聽得津津有味。川上瀧彌當年在台各地所採集的植物,就是存放在腊葉館中。 原名為「中央研究所林業部腊葉館」的這棟磚造建築,從歷史的角度來說同屬帝國主義的產物。1895年開始的日治初期,日本為了開發利用台灣的森林資源,系統性地展開台灣的植物調查。這些自野外採集所得的植物乾燥後製成腊葉標本,以作為鑑定種類之用。腊葉館就是為了貯藏植物腊葉標本而建。 在這樣的氛圍下,來台後的川上瀧彌在本島與各離島間從事植物採集與研究,以他為名的植物有40種之多。一直與老師宮部金吾保持通信的他,也許是要老師不要為在南國的他擔心,才會寫下「衷心祝福我所選擇的道路」的文字吧!積勞成疾的川上,最後病逝於擔任首任台灣博物館館長的任內。 聽過這段故事後,走在重新開放的腊葉館中,看著眼前的植物標本還真是心情激動。 年紀漸長之後,對於老物件的興趣也越加濃厚。腊葉館中還保存著舊時的索引木櫃,好想也收集一個啊! 腊葉館外,還立著「台灣植物界的奠基之父」早田文藏的紀念碑。原始的紀念碑在1936年1月13日揭幕,但毀於二戰戰火。現在的這個是腊葉館重修時仿製的。 探訪完腊葉館,當然也要趁機在如城市密境般的植物園走走。腊葉館前這個開著野薑花的流水角落,是我心目中植物園最美的一景。 位於另一區的爬藤紫花也很浪漫。 逆光與順光的花朵,配上不同色系的背景,你比較喜歡哪一種?&n[...]



日本阿爾卑斯行—終曲

2018-01-03T11:03:22.646+08:00

(image) 去年夏末的日本阿爾卑斯之旅,在反芻了四個月、記錄了68篇文章後,終於來到尾聲。最後一天的行程,就是回到名古屋,搭下午的班機返台。 (image) 前一晚下榻於古道邊的波奈屋擁有三百年歷史,不過我們的房間是在新館二樓。房內沒有浴室,要洗澡得到一樓的大浴池,或是個人檜木淋浴間才行。客房所在的二樓,只有設置廁所而已。睡前與飯後的刷牙,都與來自歐洲的旅人一同進行,很有住宿舍的味道。 (image) 波奈屋的日式餐廳不大,每次用餐都在老家具以及各國語言圍繞下進行。 (image) 由於前一天就很有效率地把馬籠與妻籠都走遍,我們決定放棄已劃位的特急列車,而搭早一點的快速班次,把握時間去名古屋繞繞。拿出巴士時刻表,赫然發現今天是九月一日巴士減班,行經波奈屋外的路線最早的一班車是十點五十分!難不成得花大錢叫計程車嗎?突然靈機一動,昨天我們來波奈屋搭的是保神線巴士,何不查查它的時刻表?果然,它的班次比馬籠線密集多了,搭九點十一分的那班依舊可以順利銜接之後的火車。所以退房後,我們再度拖著行李往山丘下的橋場站走去。也因為這段機緣,讓我們可以再看一眼晨光中的日本山村風光。
 (image)
又一次與田邊的長頭蝗相遇。 (image) 也第一次見到還未繃開、還長在樹上的栗子果實。原來還有像刺蝟的外層呢! (image)
跟了我們近十年,修了又修、輪跡滾過北海道、東京、荷蘭、比利時、義大利、香港、瑞士、日本合掌村、京都、華盛頓DC、沙巴、美西、德國南部、布拉格、奧地利、丹麥、挪威、柬埔寨、新加坡與日本中部的可背可拖行李箱,在山村站牌留下卸任前的身影。 (image)
我們要搭的快速列車從中津川出發,所以得從南木曾站搭普通車前往轉車,一切順利在中午前抵達名古屋。回到大城市,不意外地見到滿滿的人潮。想要在搭機前速探名古屋,前題是得在車站找到寄物櫃。幾次在日本旅行,發現這並非易事。好在在午餐後,幸運地找到兩個。暫時擺脫行李後,接下來就是去哪裡走走的問題了。就在我們在車站吃午餐時,收到國泰航空寄來的簡訊,告知我們的航班有延誤狀況。一延再延,慢了四個小時才起飛。讓我們本來只是想隨便繞繞名古屋的,變成了血拼之旅!拿出手機查店家位置,搭了地鐵去買戶外以及水彩用品。還因為遇見台灣已絕跡的Tower Records,買了那一陣子很迷的日本管樂動畫「響け! ユーフォニアム」原聲帶。話說ユーフォニアム就是euphonium,也就是我高中以及大學時代沈迷不已的樂器。尤其是大學四年,花在練euphonium的時間簡直比唸書還多,基本上空堂都往活動中心鑽啊!這個冷門樂器知道的人不多,而日本竟然有部以它為主角的動畫,怎能不讓人興奮不已!Tower Records樓下是一家樂器店,現在不吹euphonium改學烏克麗麗的我,也在這裡找到一條超美的euphonium掛帶。所以我們11天的日本阿爾卑斯之旅,就在這意外的血拼之旅後劃下了休止符。這一次,是我們頭一回在日本玩這麼久。離台灣近、食物好吃、東西好買、古蹟保存良善、又有溫帶山林可以親近,看來以後可以常來!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古道晨跑



古道晨跑

2018-01-02T10:51:21.897+08:00

(image) 日本阿爾卑斯之旅的最後一個早晨,我在鳥囀中醒來。枕邊人已不知去向,我應該不是誤入動畫神隱少女的世界,另一半變成豬了,而是愛在世界各地留下跑步軌跡的JY又出門晨跑去了。 (image) 會知道如此,是因為隨身小相機也一併失蹤,該是JY邊跑步邊趁著晨光捕捉古道上的美景吧! (image) 與其在人擠人的大城市中旅行,我們更愛遠離塵囂的自然之旅。今晚就要回台,心中已開始盤算下一回該去哪走走呢? (image) 一個人的古道跑,竟一路跑回昨天的起點—馬籠。 (image) 昨晚旅館老闆告知早餐時間是七點半,他在七點二十五分就來敲門,說Breakfast is ready。我早已梳洗完畢等著吃早餐,但那出門晨跑的傢伙就是遲遲不出現。跑了一身臭汗回來,不是該先洗個澡才能吃早餐嗎?時間已近七點半,人呢?我開始胡思亂想,昨天古道上一路都有「熊出沒注意」的告示與警鐘,該不會真的遇到熊被吃掉了吧?我要組搜索隊跟聯絡台灣駐日單位嗎?他又沒帶手機,真是太讓我坐立難安了。七點三十二分,聽到上樓的腳步聲,這讓人操心的傢伙終於回來了。果然是跑古道跑到忘了時間,這如何教人不生氣!我氣到整個早餐時間都不想跟他說話,是不是該好好反省一下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中山道健行—妻籠(下)



中山道健行—妻籠(下)

2017-12-29T14:48:57.808+08:00

散發一股濃濃古樸氣息的妻籠街道上,偶爾可見到隨著建築形狀而彎曲生長的樹木。 它們讓帶著歷史沈重感的街道多了一點生命力。 畫面也因綠葉活潑了起來。這些樹與老屋組成的影像,可說是妻籠的一大特色。 另一個特色,則是在屋簷上生長的絲瓜。看起來充滿鄉村趣味。 比起馬籠,妻籠街道上的商店較有古意。 對日本人來說應該很有懷舊感。想起台灣老街的喧嘩與千篇一律,走在妻籠街上還真有反璞歸真的味道呢! 健行八公里路來到這裡,該是找家食堂填飽肚子的時候了。來到日本中部地區,就不能錯過當地有名的五平餅(照片左上角),這種將米飯串起燒烤,再塗上由味噌、胡麻與胡桃製成醬汁的鄉土料理。甜甜鹹鹹黏黏的,十分美味! 吃飽後繼續漫步,在街道一頭發現水車小屋。每回看到這樣的畫面都會忍不住駐足,總覺得它們充滿童話氣息。 爬上一條向高處而去的岔路,不禁幻想如果自己在這樣的地方有棟小屋該有多好。 這條岔路通往始建於1500年的靜謐寺廟光徳寺。一直很喜歡日本傳統建築屋簷下的落水鍊。光徳寺的不是常見到的花瓣狀而是鐘形的,很有特色。 光徳寺的屋脊頭有日本傳統建築常見的鬼瓦裝飾,據說作為避邪之用。 回頭往大妻籠的方向走去,此刻天氣有點悶熱,偶爾還飄落小雨。 位於群山之中的妻籠雲霧裊裊。 傍晚即將到來,遊客也逐漸散去。回味今天的旅程,有老建築也有自然,最棒的是靠自己的雙腳一一體驗。接下來就往回走兩公里到波奈屋,洗個澡準備再吃一頓日式旅館的大晚餐吧!難得小旅行上一篇“中山道健行—妻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