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月光博客
http://feeds.feedburner.com/williamlong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B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月光博客

月光博客



关注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的IT科技博客



Published: Thu, 19 Jan 2017 00:27:03 +0800

Copyright: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
 



域名管理新规会导致网络封闭?专家们看法不一

Mon, 16 Jan 2017 21:19:04 +0800

  据媒体报道,工信部制定的《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工作已接近尾声,有望尽快出台。该草案第三十七条指出,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的域名应当由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提供服务,并由境内域名注册管理机构运行管理。有人认为这将影响境外网站访问,导致中国互联网管理的“封闭”。月光博客在微博上提到此事,把这条又带到舆论中心。也有专家称,规定实施并不影响网民浏览全球网站,针对的是服务器和域名“两地分居”的网站,对一般人的影响非常小。  工信部新规引争议 有人担心影响境外网站访问  搜狐公众号极光注意到,早在2016年3月25日,工信部发布《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时,该草案第三十七条就引起较大争议。而1月10日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域名发展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信管局互联网处处长裴玮透露,2017年或将出台域名管理办法和相关标准,让此事再次引发热议。  这个引起争议的三十七条规定内容为:“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的域名应当由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提供服务,并由境内域名注册管理机构运行管理。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但不属于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管理的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不得为其提供网络接入服务。”  在网络上,一些网友认为这一规定是“封锁网络”的行为,可能影响境外网站访问,有网友举例称,“比如百度的域名注册商是美国,那么国内主机商应该禁止百度的网站接入”,也有网友认为,这会导致“今后国外网站就看不了,人家国外网站域名凭什么要在你国注册”。  月光博客:工信部制定的《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即将出台。《办法》规定,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但不属于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管理的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不得为其提供网络接入服务。(微评:中华局域网建成指日可待)微博用户“月光博客”在微博讨论此事引发网友热议。 来源:#月光博客  《环球时报》也曾发文解释称,许多人觉得“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意味着“可以在境内访问的网站”,但事实上,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指的是“服务器在境内的网站”。  《环球时报》因此说,第三十七条的真正意思是:1、服务器在境内的网站,需要选择在境内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进行登记注册,并由该机构对该域名进行管理。2、服务器在境内,但域名没有在国内的相关机构进行登记注册的,那么网络接入商就要停止相应域名的网络接入服务。  在去年3月30日,工信部信管局也公开表示,该办法与全球域名管理体系没有根本性冲突,相关条款重点要求在境内接入的网站应使用境内注册的域名,不涉及在境外接入的网站,不影响用户访问相关网络内容,不影响外国企业在华正常开展业务。  据百度百科,域名注册商(英语:domain name registrar)是一个商业实体或组织,它们由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或者一个国家性的国家代码顶级域名(ccTLD)域名注册局委派,以在指定的域名注册数据库中管理互联网域名,向公众提供此类服务。并负责提供DNS解析、域名变更过户、域名续费等操作。  .COM 域名的管理机构是Verisign,已有上千万个.Com域名被注册。CN域名的管理机构是CNNIC,CNNIC授权注册商,在CNNIC和注册商之间就没有类似Verisign这样的公司,注册商是直接从ICANN批发域名。  专家观点不一 有人称赞有人担心网站被控制  方兴东预测称,“1.不[...]



凤姐微信公众号被封

Sun, 15 Jan 2017 23:21:45 +0800

  凤姐的微信运营号主体“我就是凤姐”已被封禁。据了解,原因疑似涉嫌欺诈。在微信公众号搜索框中搜索“我就是凤姐”关键词,显示“没有更多的搜索结果”。而在已关注的公众号的留言框中回复消息,则弹出提示称“该公众号已被屏蔽所有功能,无法使用”。任意点开公众号其中任何一篇文章时,均显示此账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1月11日,凤姐凭借微信公号上的《求祝福,求鼓励》文章获得,10w+的点击量,204806.44元赞赏,并增粉超过20万。  可是在不到两天后,事情出现了反转,有网友质疑凤姐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我不是凤姐”并不为她本人所有,而且凤姐的文章也疑似不是她本人所写。  有知情人士爆料,凤姐的文章幕后操作者其实为陕西华商报主编,两者为合作伙伴关系,“我不是凤姐”微信公众号一个月的实际月收入高达4000万-8000万。  随后查证“我不是凤姐”的微信公众号,可以看到公众号的主体是个姓缪的福建籍男子,而凤姐本人是重庆人。  通过今天凤姐的推文不难判断出该人很可能就是前凤凰网新闻客户端主编缪汶。而此,也正好可以佐证,凤姐为何只加入了凤凰网客户端一事。  以下全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我就是凤姐”:  “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脑子里总是想起我妈当年的这句话,她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农村妇女,她叫我认命,现在想想其实也是为我好,虽然我妈不晓得“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这句话,但是生活的艰辛早就让她懂得这个道理。她让我认命,其实也是为我好。  从小,她对我确实也没什么期待,小的时候她只是希望我带好妹妹;长大一点,她只是希望我不要让家里为难,不要读高中去读师范;我能做一个乡村教师,一个月能挣几百块钱的工资,能寄点钱回家已经是满足了她对我所有的期望;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理解我为什么选择从奉节那所小学辞职去上海打工,更不能理解之后发生的事情,“她之前没有受过啥刺激,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妈当时是这么对记者说的。  其实我没有受什么刺激。  家里很穷,日子很苦,一家五口人只有7厘地,我恨过老天爷为什么让我家这么穷,但我从来没有怨过我妈,我继父没本事,相反,我很感激他们,即使这么困难,他们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供我读书,还记得我读綦师时,继父在綦江水泥厂上班。我每个月都会去他那里拿150元生活费,有一天我去找他,人家说你爸爸在里面倒铲煤。我进去看到爸爸了,他穿得很脏,推着个车,里面装满了渣滓,水泥厂空气很浑,噪音很大,爸爸出来给我拿生活费。这个场景时常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梦境里。  别人说如果一个人开始频繁的懊恼过去做的决定,开始想“如果当时我……那么现在也许……”就说明这个人开始老了;我发现我现在开始老了,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时我不离开学校,我今天会怎么样;看到我当年那些教院的同学都变成晒儿党的时候,我也确实对当初的决定有过后悔。有时候一想到自己漂洋过海的到美国,这么久了,还是一个人,我也会情绪低落,也会很烦躁,甚至也会后悔,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真的因为是受了什么刺激。  可是每当我把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掰开了,揉碎了来想,我的那些决定真的不是因为我受过什么刺激,我只是不认命。  对,只是不愿意认命。  我从小生活的洋渡村,一[...]



网站遭政府官员恐吓 干部被停职

Sat, 14 Jan 2017 23:20:17 +0800

  扬子晚报讯,从14日晚上开始,一则名为“盱眙网遭政府官员恐吓:我代表盱眙县政府对你进行布控,告诉我你在哪里”的帖子,在微信朋友圈里火了。记者15日获悉,涉事的盱眙县政府办副主任汪永平已被停职调查。

  该帖内容称,近日,盱眙网转载了搜狐网一篇题为《江苏省56个县域2015年GDP排行榜》的新闻,其中盱眙县在榜单中排行倒数第六。盱眙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汪永平(正科级)认为该条新闻对盱眙县有负面影响,便联系盱眙网要求立即删除。盱眙网编辑人员经过核实后发现在新浪网等各大网站都有转载,不存在负面影响,便拒绝了他的要求。网帖称,当天下午,汪永平电话联系了盱眙网运营公司的负责人,称必须立即删除该条新闻。被拒绝后,竟然以辱骂、恐吓相威胁,脏话连篇。当天晚上,汪永平喝完酒回到家后多次拨打盱眙网运营公司的负责人电话,对其进行辱骂、恐吓。在该帖最后,还附有一段2分55秒的录音。

  这段录音开始时,一名男子在电话中质问对方“是否在盱眙”,随后开始言语不清地进行谩骂,称要代表盱眙县人民政府进行布控,让网络所有层面全部监控,要把该负责人家围起来“办了”。据盱眙网负责人金先生15日向记者介绍,电话中的这名男子正是盱眙县政府办副主任汪永平,事情发生在去年2月13日。

  去年2月份的事情,为什么时隔这么久才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出来,对此,金先生的解释是,他当时向盱眙当地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但一直都无结果,为了网站的声誉,他不得不将此事曝光。

  记者15日从盱眙县政府办获悉,帖子中所称的盱眙县政府办副主任汪永平已被停职调查。汪永平15日下午在电话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金先生的电话录音是剪辑过的,因为他当时在与家人吵架,他是被人“整”了。对于处理结果,他说他接受,毕竟,此事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

  来源: 扬子晚报(南京)

评论《网站遭政府官员恐吓 干部被停职》的内容...

相关文章:


微博:新浪微博 - 微信公众号:williamlonginfo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
Created by William Long www.williamlong.info
(image) (image)



现在做公众号还有没有前途?

Fri, 13 Jan 2017 22:37:45 +0800

  最近一个空闲的下午,我找了一家星巴克,点了杯咖啡,做了一件非常过瘾的事情:取关了一百多个公众号。不得不说,这个过程还真他妈爽,取关一个爽一下,那满足感丝毫不亚于啪啪啪。

  我已经不记得当初为什么关注这些号了,总之我现在不需要它们了。不需要的原因有两个:

  1、我找到了更好的。

  2、我用不上它们。

  分析以上两个原因,就可以解答〖现在做公众号还有没有前途〗这个问题。

  你比得过别人吗?

  如果你的公众号是一个纯媒体属性的号(做内容给人看的),这个问题就很现实了。这种公众号的粉丝个个都像臭男人,他关注你只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内容做得好),哪天他遇到更好的,就会头也不回地取关你。

  这时候千万不要抱怨这届粉丝不行,不行的永远是你自己。如果你不反思改进,你每推一次就会掉一批粉。实际上这是很多号的现状,有推送就有掉粉,不吭声还能苟且一小会。

  其实我取关的时候也不仅仅是为了图个爽,像我这么理性的人,会根据类别进行取关,每一类只留下一个或两个。比如明星八卦的,我留下了关八和芭莎娱乐;医疗健康类的,我只留下了丁香医生。

  内容圈子里最近有一个词挺流行:头部。尤其是在跨年宣誓期间,人人都喊着要成为某个领域的头部自媒体。不是因为成为头部有多风光,而是因为不成为头部就可能死在2017。

  所以,接下来应该是公众号的淘汰期,那些曾经热情洋溢的粉丝会亲手把不喜欢的公众号弄掉。最后留下来的,就是那些所谓的头部公众号。

  公众号太多,粉丝根本不够用,每个粉丝的精力也有限,能够招架的号也就那么几个。

  不在头部就只能等死?

  死不了。

  有些人连直播睡觉都能捞得风生水起,你还怕你的内容不够好?

  我把媒体内容分为两种:一种是信息内容,一种是兴趣内容。前者拼的是独家和新鲜滚热辣,带有传统媒体的影子,以稀缺取胜;后者拼的是个性,自带新媒体属性,以微创新取胜。前者满足知悉,后者满足体验。

  举几个栗子:

  1、做减脂餐的公众号,就是做信息内容的,大家想知道的是食材配方和做法;而日食记这个公众号做的是兴趣内容,大家不会多关心菜的做法,而是享受每道菜背后的温情故事。

  2、 Ayawawa推送的就是信息内容,关于心理情感的知识经验,大家对她也是各种求助;咪蒙做的则是兴趣内容,关于爱恨情仇,各种情绪泛滥。

  信息内容主要是补脑,各种资讯知识方法论;兴趣内容主要是补心,各种鸡汤治愈求安慰。

  信息内容稍有竞争就会你死我活,有所谓的头部效应,它只能在渠道和资源上取胜。而兴趣内容通常另辟蹊径,本身走的就是差异化路线,在角度、形式和运营方式的创新上取胜。

  近两年开始流行一个很高大上的词:消费升级。其实不仅消费在升级,内容品味也在升级。很多粉丝对于内容的需求已经不仅仅停留在知道什么(信息内容),各种各样的兴趣体验需求也冒出来了(兴趣内容),比如搞笑、走心、恶搞、暴黄、丑萌、参与、VR等。就像现在很多人买书并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故意买一些珍藏版摆在客厅以备不时装逼之需。

  一场球赛,有人喜欢看赛事报道,有人喜欢看现场直播,也有人喜欢看花絮杂锦。内容体验已经开始温饱思淫欲,既需要有专家慷慨激昂地分析国家大事,也需要有段子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所以,如果感觉自己挤不进头部,可以把个性特质和形式创新(如直播、短视频、语音)发挥到极致,在兴趣刺激上使点劲。因为那些以前看起来没什么卵用的内容,即将迎来一个百花齐放的春天。

  憋不出创意,还有没有戏?

  有。

  媒体基因不够强大的,适合走产品路线。

  创意这东西,有时候很讲天分的。况且要熬出头来,创意还要像滔滔江水一样延绵不绝。我把命都给你了好不好?

  我取关的公众号当中,除了那些特别好看的,我还留下了一些长得丑但用得上的,比如违章查询、12306、某行信用卡等。我从来不看他们的内容,但是一有需要,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它们搜出来。

  这有点像最近推出的小程序,用完就走,逾时不候。我只会在某个时间段需要它,就像自行车没气了要找个打气筒。我不是图它有多美,而是我必须用它。

  所以,找出刚需,走工具路线的实用类公众号,也是一种生存方式。现在有些企业放弃app和订阅号,转战服务号或者小程序,就是这个道理。

  撸起袖子开干吧

  所以,现在做公众号还有没有前途?

  如果你心中也有这个疑问,我劝你还是别问了。很多人对公众号的前景趋势了解得一清二楚,但就是做不好公众号。反而有些傻乎乎的家伙,靠一根筋把一个小号拉扯大了。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着走着就有路了。

  前方雾霾很大,能见度很低。所以,你得先上路。在这个阶段,前面提到的几个路口都可以作为上路的第一步参考:

  1、做工具类的公众号。

  2、做垂直小领域内容,精耕粉丝群,先成为小领域的头。

  3、在大众领域做微创新,比如形式、角度、运营方式。

  两年前你还可以先大而全再小而美;而现在,你必须先小而美再大而全。每个平台几乎都会经历从渠道为王到内容为王的过渡,唯一的不变就是随机应变。

  来源:投稿,作者:张飒的博客 / 公众号:zhangsa2012,原文链接

评论《现在做公众号还有没有前途?》的内容...

相关文章:


微博:新浪微博 - 微信公众号:williamlonginfo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
Created by William Long www.williamlong.info
(image) (image)



微信小程序大观

Thu, 12 Jan 2017 23:30:35 +0800

  如果说2017年开年最火爆的互联网盛世,无疑是1月9日微信小程序的上线发布会。虽然距离罗振宇的号称PK掉无数明星的跨年演讲刚刚过去十来天,移动互联网的神经已经完全被罗振宇口中所说的傲娇的“用完即走”的小程序所牵引,一时间无数文章介绍小程序,无数口水论战也甚嚣尘上。  笔者认为,论战是必要的,是建设性的,但是不能耽于论战。信就去做,不信就不要BB.动手干事才是正理。而很多文章的介绍也是浮皮潦草,仅仅是把腾讯自己公众号的内容通过介个截图去介绍一下,并且内容极端同质化,实在不利于广大网友在一头雾水中快速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不是非常有助于快速窥视全貌。诚然,有几篇文章还是写得很不错,从大势上对小程序的未来给了非常有建设性的研判,在此,笔者将在文末列出这几篇文章的名称和作者,予以致敬。但是从具体细节着眼,深入细致观察小程序的文章还是寥寥无几。因此,笔者不揣简陋,贡献此篇文章于各位方家,也博各位网友一笑尔。  一  当马云叔叔在美利坚与特朗普先生商谈如何在美国的中西部地区创造100万的就业的时候,在南国深圳的张小龙先生祭起了微信小程序的大旗。这个微信的战略级新产品被寄予了微信乃至整个腾讯的厚望,甚至被寄予了整个互联网界的厚望,期望能完成百度、Facebook、Google、Amazon所未能完成的伟业,让互联网服务真正“无处不在,触手可及”。所有互联网界人士都为之虎躯一震,各自顾盼。  然而最先要做的应该是,站在用户的立场来发问,小程序是什么?用户该怎么使用小程序?怎么找到小程序?会有什么样的体验?  A.小程序是什么?  在百度百科上,小程序的定义如下:  “微信小程序,简称CX,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实现了应用”触手可及“的梦想,用户扫一扫或搜一下即可打开应用。”  “小程序处于内测阶段。全面开放申请后,主体类型为个人、企业、政府、媒体或其他组织的开发者,均可申请注册小程序。小程序、订阅号、服务号、企业号是并行的体系。”  “1月9日0点,万众瞩目的微信第一批小程序正式低调上线,用户可以体验到各种各样小程序提供的服务。”  不知为何,在看着百度百科上的这个“万众瞩目”四个字,我百感交集,不知百度人此时是何内心体验,更不知李明远先生是何感想,曾几何时,百度轻应用也曾经试图走过类似的道路。  1. 小程序是什么?  答:运行于6.5.3(当前最新)及以上版本(未来)的微信,一种无需下载、安装、注册、卸载的类APP应用。用户只需要微信扫一扫或者搜索一下即可打开应用;用完之后,退出即可,无需关闭卸载;不会打扰用户,更不会推送消息、产生订阅关系、分享到朋友圈。  2. 怎么使用小程序?  答:首先升级到最新版本(6.5.3),不会升级的自行百度,或苹果用户直接登录AppStore直接更新微信;然后搜索“小程序示例”,点击相应搜索结果进入小程序示例窗口即可激活小程序菜单,就能在“发现”中看到小程序的入口。此处内容不再详述,已经有大量文章讲述。需要注意的是,一旦你升级到相应版本的微信,不一定要搜索某些小程序,你的朋友通过微信对话转发一个小程序给你你打开了也是可以的,因为,微信“发现”那个位置的入口,本质上是一个历史记录,一旦使用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