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刘润
http://feeds.feedburner.com/runliu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B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business review  forbeschina business  forbeschina  review shtml  review    公里,我给你 万。我给你  年 年  年 月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刘润

刘润



我的思考,我的博客



 



世纪末的英雄

Wed, 05 Dec 2012 09:36:00 GMT

- 谨以此文纪念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成立15周年
- 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212/0021700.shtml

1999年12月,我从北京举家(我和我的那一箱行李)迁到上海的时候,空气中到处弥漫一种喜庆与惊恐混杂的气氛。喜庆的是,这一代人有机会亲身经历“千年等一回”的跨世纪的庆典,惊恐的是《诸世纪》预言恐怖大王即将从天而降,世界末日马上到来。这和今天何其相似。今天,另一拨人根据玛雅人的历法,预言世界末日将精准的在2012年12月21日降临,世界再次毁灭。那时的人们和今天的人们一样非常兴奋,世界末日变成庆典,我再次有点时光错乱的错觉。

我12月22日正式到位于上海的微软亚洲技术中心报到,立刻加入到一个叫做“追随太阳”(Follow the Sun)的计划,才知道在微软眼中的“恐怖大王”,原来是一条虫,一条“千年虫”。

上个世纪的电脑系统,从40年代被发明以来,并没有考虑到千年的问题,所以一般以两位标记年份,比如76年,84年,99年。越接近千年,人们越认识到,这可能存在潜在的重大问题。如果一旦进入2000年,旧系统中的年份将变为00年。00年很可能被很多电脑系统误以为1900年,整个虚拟世界将倒退99年,而不是前进1年。这将带来无数不可预知的问题。

于是,很多大量运用电脑系统的行业非常担心这个“恐怖大王”,报纸电视上对“千年虫”大肆宣扬,让很多不明所以的人真以为有条无比厉害的虫危害人间,导致那一年超市里雷达杀虫剂非常畅销。

我记得,新年的最后几天,银行隔三差五的停业,ATM机停止服务,做各种可能测试,以防你在零点的时候取钱,取款机吐3000万给你(当然,这只是美好的梦想)。我记得,一些大公司,比如宝钢集团,据说把整个公司系统地往回调了50年,变成1949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让有胆量的公司先进入21世纪。我记得,各大航空公司的机票滞销,大家没来由的担心飞机会掉下来,所以各航空公司CEO带头表示,千年那一刻,他们会亲自坐飞机在天上庆祝新年,打消大家的顾虑。

作为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几乎每个人都在用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的供应商,整个微软严正以待。而承担这项迎战千年虫任务的,就是分布在全世界的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的7000名员工。

为了给数十亿计的用户提供技术支持,微软在全世界都有技术支持机构,其中有四个大的全球技术支持中心作全时区覆盖,上海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之一。4大中心,24时区,7000名员工,组成了“追随太阳”计划,随着21世纪第一缕阳光从新西兰照向地球,就一直追随太阳,环绕地球一圈,不断接力,确保全球数十亿用户的电脑系统安全。

听一听,都热血沸腾。有一次,我和联想全球服务副总裁王晓春介绍微软的服务体系时,王老师叹了口气:微软真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追随太阳计划非常庞大。

首先,微软和AT&T达成协议,如果中国电信因为千年虫停止服务,美国AT&T将接管本来中国要承担的额外电话流量。然后,微软和联合利华达成合作,共同租用一套发电机组,如果亚太时区微软技术支持的核心,位于上海徐家汇的美罗大厦因为千年虫的原因,电力系统停止服务,我们将自己发电。

接着,我们从上海挑选了二十个精兵强将组成小分队,奔赴北京。跨千年的那几天,在微软北京办公室工作。万一上海市的基础设施出了问题,北京的别动队将临时接管整个亚太时区的客户。虽然可以坐飞机,这只别动队选择坐火车赶赴北京受命。

1999年12月31日晚,美罗大厦灯火通明。外面是世纪狂欢,烟花、灯火、甚至有人在两座楼之间做走钢丝表演,仿佛世界末日的狂欢。但没有人知道,在徐家汇中心的这座写字楼里,有近100位全亚洲最顶尖的技术专家待命,捉拿千年虫。电梯已经停运。大家既紧张又兴奋,这是很多人一生一次的经历。

美罗大厦微软楼层的广播全部打开,我们所有人通过广播聆听全球电话会议。第一个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是新西兰,当外面还在期待的时候,电话里,新西兰同事已经在倒数本世纪的最后几秒了,五、四、三、二、一 … 然后 … 一片欢腾,二十一世纪到来了!同时所有人焦虑地等待着新西兰同事的反馈,千年虫是否也随之袭来。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里传来新西兰同事的声音:一切正常,我们没有发现千年虫!然后 … 更大的一片欢腾!

然后是下一个时区,再下一个时区,中国!然后是下一个时区,再下一个时区 …

你知道吗?那个晚上,我庆祝了六次二十一世纪的到来!

千年虫没有如期而至,我们一部分人可以解散,回家休息了。凌晨三点多,街上全是人,我走了几公里打不到车。每个人都很兴奋,激动,狂欢。我突然莫名的有一种电影大片里的感觉,悄悄的拯救了地球,没有人知道,看到开心的人们,静静的回到自己的生活。虽然我其实什么也没做,但是,我为我自己是微软公司的一名员工而自豪,为自己参与了“追随太阳”计划而自豪。

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当年的这个计划了,微软亚洲技术中心已经升级为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从最初的22人增长为数百人的规模,并迎来了它的15岁的生日。我特记录这个让我印象极其深刻、一辈子不会忘记的故事,告诉所有后来的同事们,我很自豪,你们也应该和我一样自豪。你们还在每天保护和拯救着客户的系统、数据、关键应用、商业价值。你们每个人,都是英雄!

祝愿下一个15年,你们能创造更大的辉煌!

(image)



《2012,买张船票去南极》 | 第一章 跨出自己 | 戈壁:点燃梦想的圣火

Fri, 11 May 2012 06:21:00 GMT

 

(image)

 

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改变了世界。

- 史蒂夫·乔布斯

 

“四天,一百二十公里,每天只有几瓶水和一些黄瓜、西红柿、火烧。我们就这样在荒凉的戈壁滩上一路走下去,体会玄奘那般孤独行者的心境。每天晚上大家都要挑去脚上的水泡,用绷带扎紧,不然第二天会针刺一样的痛。四天下来我走掉三个脚趾甲盖。有个女同学走丢了,被找回来后撕心裂肺地哭。十几辆车跟着,但是大部分人都不可思议地一步一步走完了全程。这绝对是一次对自己心智、毅力、勇气的极限挑战。”

2009年2月,刚开春。南京。喜来登早餐厅。

透过落地玻璃,这个城市很安宁。安宁得有些阴霾,甚至有些死气沉沉。汪治在动情地说他2006年代表清华商学院参加“商学院戈壁徒步挑战赛”的故事。我惊呆了,真的,有时一天走的路不超过五十步的我,就这样被震撼了。他边说,敦煌的巨佛在我脑海中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一遍一遍地召唤。突然之间,我不可遏止地、疯狂地渴望站在戈壁的土地上,就现在,不可阻挡!

汪治的梦想:帮助残疾人实现梦想

汪治最让我敬佩的是,他与朋友创立的“残疾人信息化就业(大连)基地”。他说,有些残疾人虽然腿脚不便,但是大脑和双手并不残废。通过我们的一些帮助,他们一样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有几位肢体残疾的女孩说:

“我从小患有腰椎底骨裂,腰部以下没有知觉……这给残疾人打开的不仅是一扇就业的大门,更是自信的大门,与社会接触的大门。开始工作后,我每天接到各种咨询电话,每当一个客户在得到满意的答复向我致谢的时候,我都会觉得特别高兴……!”

“……当我要离开这世界时,留下的不只是一声叹息,不是抱怨人生对我有多么不公平,而是很骄傲地告诉世界:我努力地生活过,我不是那个多余的可有可无的人!”

“……我可以骄傲地对自己和所有人说:此时的我绝对是轮椅上最美丽、最耀眼、最灿烂的一缕阳光!”(摘自《清华学院——校友风采》)

有梦想,然后去实现梦想,就是精彩的人生。

半个小时前,我还在温暖的被窝里。毫无悬念,出差的生活,就是白天说话交流,晚上写信回信。昨晚又过了午夜,今天又要很早起床。我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感谢了一下声音甜美的服务员准时打电话叫醒我,然后从舒适的床上慢慢坐起,拿起一片维生素C泡腾片,丢进准备好在桌上的盛满矿泉水的水晶杯中。我看着气泡消尽,然后一气喝完……

一天,又开始了。

我不清楚我是盼望白天,还是渴望夜晚。酒店,在哪个城市并不重要。十年如一日地忙碌。2009年,是我加入微软第十个年头。虽然十年来不断有人教育我,但是后知后觉的我总是最后才明白:事情永远是做不完的。我经常以思考的姿势发呆,用一片空白清洗各种甲乙丙丁的大人物小心眼,一二三四的大项目小算盘留下来的生意、生意、生意的残骸。Stephen Covey的声音适时当头棒喝般响起:BE PROACTIVE(主动积极)!于是我刮净胡子,从充电器上拔下所有装备,面朝未来,拿起镇定自若而充满能量的一面,戴在脸上,开始新的一天。

而,戈壁,从那一刻起,一直就没有停止召唤。我兴奋地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说。我于是知道,2009年,在受金融危机影响最深的一年,我一定会去一趟戈壁。越危机,越坚强,越要锻炼百折不挠的意志,让自己体会喝一口水的幸福,挤破满脚水泡的自豪,洗净浑身污泥的纯净,死一次而后生的荣耀……

……四天一百二十公里的涅槃……然后,重新开始。

2009年5月,已入夏。戈壁。

我从来没有穿成过这样,更不用说是夏天:

防紫外线的帽子,防紫外线的墨镜,再加一块魔术头巾,从脖子一直拉上来到遮住鼻子。完全看不到的脸上,涂满了防晒霜。速干衣、速干裤、防水徒步鞋。即便下雨浑身淋湿,半小时后就会干透。脚上穿着吸水登山袜,登山袜下面、鞋子里面,是卫生巾。是的,是卫生巾。走路多了,脚上起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脚汗,卫生巾非常有用。背上撑起有利于空气流通的户外防水背包。背包一边的肩带上别着专业的对讲机,调到了团队频道、组委会频道和救援频道。背包中一个两升的水袋里,是一升红牛一升矿泉水配的“能量液”。一根管子从水袋穿出背包,夹在另一边的肩带上,伸到嘴边,低头就能喝水。手上握着一副徒步手杖。手指上是一个RFID指环,打卡记录到达的关键位置。手腕上是精密度很高的户外GPS,里面有预设的目的地和现在的位置,以随时掌握自己的位置和方向。

我抬起手看了一下GPS,距离今天的目的地还有28公里。

28公里!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在戈壁里已经走了两天的我,膝盖和脚踝都受了重伤,几乎不能寸步。膝盖受伤,小腿不能迈步;脚踝受伤,脚掌不能抬起。每挪动一步,都会刺骨钻心地痛。

可是,前面还有两天。我才刚刚走了一半。

十几年没有哭过。想哭,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我可能无法完成对自己的承诺:走完全程。我答应过自己啊,就在出发之前,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一定坚持走完这四天一百二十公里。

我找到随行医生。这是县里一家小医院的年轻医生。估计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水泡,形形色色的扭伤。止痛膏早已用完,他拿出云南白药给我喷了喷,让我不要继续走了。让上车。那辆车上印着大大的三个字:收容车。

我不同意。我无法同意!我对医生说:我一定要走完,请把你的云南白药喷雾整瓶给我吧。他没有办法,说:“白的化瘀,红的止痛,红的一天只能用两次。”

继续前行。我让自己忘掉前面还有28公里,只关注一件事情:一定要迈出左脚。我努力让小腿和大腿保持竖直,不摩擦膝盖,借助手杖,把左脚迈了出去。太棒了!下面,最重要的事情变成了:一定要迈出右脚。

然后,再迈出左脚。

我感觉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到。我真的开始理解了,什么叫做只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声音。如此单调的景色,如此酸痛的双腿,只有心灵异常平静,但又犹如在欣赏天籁之音。很美妙的感觉。身体的痛苦和心灵的享受,居然可以同时发生。

狂风。暴雨。荒芜的戈壁上,没有什么东西长得比我的膝盖高。你连躲雨的念头都没有,继续往前走。湿透,再干掉。红的云南白药喷雾一天只能用两次?管那么多!我用完了整瓶。

到了一片盐碱地,一位体能师守在那里。他简单检查了一下我,说,前面6公里,密布骆驼刺,收容车都开不进去。如果出了事情,谁都救不了你。你不能往前走了。上车。

那辆车上印着大大的三个字:收容车!

我不同意。我无法同意!体能师没有办法。我已经是最后一个人了。他决定陪我一起往里走。

从早上8点,一直走到晚上9点。我们终于走到了营地。大家都已经睡了。感谢我的朋友Y一直在营地等我,还好有他帮我搭起帐篷。

我常常给大家讲一位同行者的故事。他两条腿的膝盖都受了重伤,只好撑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跳”到了营地。别人满脚是水泡,他满手是水泡。最后一天,他又“跳”了8公里,离终点还有16公里的时候,组办方宣布比赛结束。他对体能师说:“求你陪我继续走完吧,每走1公里,我给你1万。我给你16万,你就陪着我,我一定要自己走完。”

我走完了全程。跨过终点,跪在地上,我又有种想哭的感觉。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疯子,花钱到戈壁去摧残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体会,跨过终点那一瞬间,你就像完全跨出了自己,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醍醐灌顶。我跪在地上,被沙石、雨水、恐惧、绝望洗礼过的我,兑现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能完成的承诺。那一刻,不是豪情万丈,而是平静如水。

我撑着手杖回上海的一路上,受到空姐无上的礼遇。我在休息室的时候,她们不断过来嘘寒问暖,端茶送水,看看有什么能为我做的。她们估计在想,这么年轻就残废了,真是可惜。哈哈,我平静喜乐地接受这些照顾。好像有谁说过,“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我就当自己出席颁奖典礼一样,把这些礼遇当做奖杯,奖励我拥有梦想,并用激情和承诺实现了梦想。

追寻梦想的圣火一旦被点燃,就再也无法熄灭。我在清单上划去了戈壁,开始写下我梦想的下一站:南极。 (image)




《南极》(三)

Sun, 29 Jan 2012 22:45:00 GMT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说,有三种人他不招。其中一种叫做:玩世不恭的人。

什么叫玩世不恭的人?你说,你好好干,我给你加工资。他说,我才不在乎那点钱;你说,我给你升职。他说,算了吧,那意味着要做更多的事;你说,你在做的事在改变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方式。他说,他们为什么不能自己改变;你说,你成功后,美女如云。他说,你不知道吗?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你完全无计可施。

玩世不恭的人,是没有梦想的人。没有梦想,就没有东西可以激励他。没有东西激励,就像汽车没有燃料,就不会有燃烧的激情。没有燃烧的激情,再好的汽车,只有推着走。没有梦想,人生就是在被一辆拖车牵引,虽然你也坐在车里,但只能看着身边别人飞驰而过,自己晃悠晃悠寻找下一个加油站。

信仰是天上的星光,辐射大地;梦想是前方的灯光,指引道路,激情是手中的火光,照亮自己。激情,就是被点燃的梦想。

南极,把我点燃了。

(image)



《南极》(二):研究

Sun, 29 Jan 2012 15:11:00 GMT

本来委托G做些研究。但是有两个小孩子的他,好像打了三份工一样,比我还忙。一直到了2011年10月份,很快就要到人类抵达南极点100周年了,我决定自己做些研究。

简单来说,去南极很简单。

基本上全球所有旅行社,都是在卖那几家专业极地旅游公司的船票,单卖或者包船。去的步骤其实不复杂,很简单,但是比较有难度:

  • 买船票。到Quark(quarkexpeditions.com)或者其他公司的网站买船票。每年舱位都比较紧张,很多人都是提早订票,考虑到阿根廷签证很麻烦,建议提前半年订票。每年11月到次年2月,是南极夏天,温度0度左右,白天很长,可以前往。根据舱位不同,票价在5000美元-10000美元左右。阿根廷的乌斯怀亚离南极半岛最近,所以大部分轮船都是从这里出发。乌斯怀亚也是大部分南极科考站的补给点。也可以选择不远的智利。理论上澳大利亚、非洲也能到南极,但是远的多,旅游机会少得多。
  • 买机票。乌斯怀亚几乎是从中国能飞到的最远的地方(被称为:世界的尽头),穿地心的背面。所以往东飞到美国中转,或者往西飞到中东、欧洲中转,时间都差不多。我预定的航班转机四次,飞两天两夜到。建议搭乘阿联酋或者卡达尔的航班。可能是因为他们是中东的航空公司,油实在便宜,机票比同样可以选择的法航、荷兰航空达美等便宜很多,飞机好很多,餐食丰盛很多。上海飞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价格大约12000元人民币。阿根廷国内要从阿根廷航空网站单独定,布宜诺斯艾利斯到乌斯怀亚往返大概3000-4000人民币。
  • 办签证。这对中国人其实是最难的部分。作为中国公民,我深深体会到,环游世界梦想的不现实。我为了阿根廷签证找了旅行社代办,准备了100多页的各种证明材料,财产证明、信用卡帐单、存款证明、在职证明、机票确认、酒店确认、船票确认,还要西班牙语版本翻译以及公正。阿根廷不接受个人旅游签证,必须由旅行社代办。阿根廷上海领馆接受旅行社为一个人代办的签证申请,北京大使馆必须要五人以上才办。出发之前,要充分考虑到签证的困难、风险以及时间。签证代办费用大约2000人民币。

所有费用加在一起大约7万人民币。当然,现在很多国内旅行社也办南极旅游,比自己办会简单的多。他们会帮你把三件事全办了,可能再配上中文导游。但是价格大约会上涨2-4万人民币。好处是不用麻烦,风险也小很多。建议时间比钱贵者可以考虑。

后来Y的两个北京朋友决定加入,我的一个美国朋友决定加入。Y的两个北京朋友因为签证的问题,不得不放弃。出发名单上,留下三个名字:Y,M,我。

后来我知道,整条船99名客人,来自14个国家,只有我1个,是中国人。

(image)



《南极》(一):号召

Sun, 29 Jan 2012 14:14:00 GMT

南极的火花一旦点燃,就一发不可收拾。

2009年是我加入微软十周年。十年,你总是会不自觉的想总结些什么。我想起十年前我刚加入微软,HR问我的英文名。我的名字刘润的“润”字的汉语拼音就是Run,正好是个英文单词。我说,那就叫Run吧。年轻气盛的我,还为此设计了一个口号:I am running, never stop。从此之后,runliu就成了我的标志。常常介绍自己的时候,我划动双臂,做出一副奔跑的样子。

总结十年,我没有写什么。但是我对自己这十年来的一样事情还是非常满意的,那就是:绝不放弃!

2009到2011年是我非常忙的两年,总是在出差,平均每周都有3-4天不在上海。别人赶班车,我常常连续几天赶8点的班机,又常常一天出现在四个城市,更常常晚上回到酒店忘了自己住哪个房间,把今天的房卡插入昨天那家酒店的房间号,不行,然后很不好意思的到前台问服务员:请问,我住哪个房间。

但我还是常常惦记南极。没看到有关南极的东西,都会特别留意。也常常和朋友们说,我要去南极。大家都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了解说我是认真的,转而以为:这家伙疯了。在多数人的模糊的概念当中,南极大概是这样的:

  • 寒风夹着大雪呼啸着的冻天冻地;
  • 好多企鹅,在冰天雪地里缓缓地挪动身躯;
  • 狗拉雪橇,人随其后,随时有生命危险;
  • 这个地方虽然在地球上,但是似乎比月亮还遥远。

所以,南极,这个只可能出现在地图上的地方,从来不在大家的旅行计划中。

我开始邀请一些朋友同行。一道同行戈壁的Y同学第一个报名。然后是有两个孩子在家独自创业的G同学。然后是Z同学,L同学等等等等。加在一起有将近20人。

等到要把去南极放入电子日程表,占据将近20天的生命的时候,只有Y一个人把20天从生命中分配了出来。这让我有些惊讶。我知道对他(她)们来说,钱都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变为:

  • 家里人不同意
  • 晕船
  • 时间排不开

家里人不同意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有朋友当面对我说:去南极,是对家庭不负责任。

梦想落到现实,就好像漫天的多彩的肥皂泡落在地上,大部分纷纷幻灭。最后,名单上只有2个人:我,和我一起去走完了戈壁的Y。

南极的火焰,已经在我胸中烧的不可收拾。

(image)



《南极》(零):承诺

Sun, 29 Jan 2012 13:43:00 GMT

“我自发愿,不至天竺,终不东归一步” - 《大慈恩寺大唐三藏法师传》

2009年5月,已入夏。

在戈壁徒步了两天的我,膝盖和脚踝受了重伤,几乎不能寸步。然而,前面还有两天。我才刚走了一半。我有种想哭的感觉,不是因为那种钻心的痛,而是因为我可能无法完整对自己的承诺:走完全程。

我找到医生。医生不让我继续走,让上车。我不同意。我无法同意。我对医生说:把你的云南白药喷雾整瓶给我吧。

继续前行。我感觉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到。我真的开始理解了,什么叫做只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声音。如此如此单调的景色,如此如此酸痛的双腿,只有心灵异常平静,但又犹如在欣赏天籁之音。很美妙的感觉。身体的痛苦和心灵的享受,居然可以同时发生。

我,走完了全程。

我常常给大家讲一位同行者的故事。他和我一样受了伤,120公里走了112公里后,组办方宣布结束了。他对体能师说:求你陪我继续走完吧,每走1公里,我给你1万。我给你16万,你就陪着我,我自己一定要走完。

走完120公里,跨过终点,我跪在地上。又有种想哭的感觉。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傻子花钱摧残自己。可是跨过终点那一秒钟,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比吞下九花雨露丸还要醍醐灌顶。我兑现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能完成的承诺。

我看了看清单上的下一个目标。我自发愿,下一站:南极。 (image)




生于创新,死于封闭

Tue, 01 Nov 2011 06:54:00 GMT

- 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http://www.forbeschina.com/business/review/201111/0012956.shtml

终于,诺基亚在10月26日召开的Nokia World上,发布了首款基于微软“Windows Phone 7.5 芒果”的高端智能手机Lumia 800,以及中端版本Lumia 710。有人说,至此,三匹赛马(iPhone/iOS,Android,Windows Phone)终于就位,排位赛即将开启。我说,不,这不是三匹马的比赛,也不是诺基亚一家公司的反击,这是“开放”对“封闭”的反攻,是行业的反扑。

乔布斯是一位极富创新力的商业领袖,受人尊敬。他凭借“艺术+科技”的理念,不断“重新发明”MP3播放器(iPod),手机(iPhone),以及平板电脑(iPad),并把苹果带到商业成功的巅峰。2011年第2季度,苹果一家公司的利润占了整个手机行业利润的三分之二,到2011年8月,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整个行业的三分之二!有这么多吗?探讨这个问题前,我们需要先了解这个行业的业态。

手机行业的苹果,构建的是典型的“一”字型业态,横向对软件商开放,纵向对硬件商封闭。横向,苹果借用iTunes应用商店平台网罗大量开发者,海量的应用,吸引、锁住最终用户,同时纵向依靠卓越的工业设计能力,独家设计、采购、生产iPhone/iPad,几乎完全独占产业链,与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HTC、LG、黑莓等所有手机厂商为敌,叱咤风云,以一敌万。

但这种“成功,却纵向封闭”的架构,是极不稳定的生态系。所有其它手机厂商一边不得不为缺乏苹果所独具的创新力而羞愧(整个行业应该为之羞愧!),一边对苹果独食行业三分之二的利润眼红不已。头悬梁、锥刺股,一波又一波的反攻越来越凶猛。先是Android,然后是Windows Phone。9月发布的HTC Radar/Titan是第一波,10月发布的诺基亚Lumia 800/710是第二波,然后是11月的三星是第三波,之后便波涛汹涌。苹果为荣誉奋斗,他们却为生存而战。为了维持这种极不稳定的“封闭体系下的成功”,苹果必须永远保持绝对的创新优势,而面对整个行业的创新反扑(诺基亚的新材料技术、三星的柔性屏幕、各种新的人机交互技术,以及低价策略等等),苹果可以永远以一敌万、万夫莫敌吗?个人英雄主义者也许认为可以,但现实主义者知道这何其艰难。

那什么才是“稳定的”生态系?让我们看看与“一”字对应的,PC行业这种典型“十”字型业态。

微软的PC操作系统Windows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作为一款商业软件,它不“开源”,但从业态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开放”的。横向来说,微软鼓励所有开发者在Windows上开发应用,提供了SAP,金蝶,腾讯这样的巨头软件公司成长的肥沃土壤;纵向来说,微软还同样对硬件厂商开放,在巨大的实验室里测试几乎所有主流的硬件与Windows的兼容性,造就了英特尔、联想、惠普等等在PC时代的成功。处于“十”字生态中心的Windows,合纵连横,微软每赚1元钱,这个“十”字形生态就能赚到16元钱,所以十分稳定,并相互扶持成长。而Windows的竞争对手,与它争夺“十字中心点”的“商业软件”Mac和“开源软件”Linux,想再造这样的生态,何其困难。

“一”字生态与“十”字生态的战斗已经开始。但这不是iPhone/iOS,Android,Windows Phone三匹马的排位赛,因为iPhone并不是一名选手,iOS才是。只有iOS独立于iPhone而存在(正如OSX放弃封闭,独立于Macintosh而开放存在),单独加入比赛,三匹赛马才真正就位。

所以,Lumia 800/710不是诺基亚一家公司的反击,他背后是整个行业的反扑。这未必是致命一击,但一定不是最后一击。因为利益,不断创新,联合行业,永不停止,对“封闭”的反击,会如暴风骤雨般打在苹果身上。苹果今天很成功,但如果有一天,如果真的有一天,苹果再次失败,他一定还是:生于创新,死于封闭。

(image)



致马云先生:改变世界伟大,赚钱也不可耻

Thu, 13 Oct 2011 13:01:00 GMT

- 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http://www.forbeschina.com/business/review/201110/0012567.shtml

小卖家为报复淘宝商城新规,集中攻击大卖家的事件,闹了两个晚上,愈演愈烈。聚集人群从10月11日号称五千人,到12日已达四万人。说是“攻击”,恐怕这些小卖家不会同意。他们称这是“维权”。YY语音聊天频道也改名为“中国网上维权协会”。他们虽然情绪激烈,但采用的攻击(维权?)的方法却是在淘宝商城“规则”之内的:

“集中购买一间商铺的商品,购买完成之后付款,并给予0分或1分的评价,然后马上申请退款。根据淘宝商城的规则,用户7天内可以无理由退款,如果商铺不发货或不退款,将得到淘宝商城的扣分处罚。”

这样的问题,eBay在2005年就预料到了吧。eBay中国当时的CEO吴世雄说:免费不是一种商业模式!这次的事件,是不是就是从“免费”到不断提高“收费”过程中,一次重量级的摩擦呢?可惜eBay已经早已退出中国,无法“看戏”了。

对淘宝商城新规大幅提高保证金和技术服务费不满,却采用攻击无辜的大卖家的做法,有人说是无赖的做法,有人说也是无奈之举。可怜的马云先生,本来就觉得挺累,跑到美国休息,现在估计更累了。12日,他发微博说:

“公司想挣钱是正常的,不想挣钱是不正常的。淘宝经历了九年不正常!九年来我们从未考核过淘宝收入,从未要求过淘宝一分钱的利润。今天也没!赚钱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不是道德模范,但我们确实想在中国做一家不同的企业。我们全心帮小企业因为我们懂那种痛。但不是人人从商会挣钱,商业是门严肃的学问。”

马云先生啊,你说自己不是“道德模范”,但却已经走上了“道德神坛”,不愿后退。

公司想赚钱很正常,一点都不可耻。软银为什么投资淘宝?如果你是股民,你为什么买股票?为了赚钱。如果公司的CEO说,我们公司不想赚钱,赚钱不是我们的目的,股民怎么办?投资商怎么办?当时说服投资商的时候,你是这么说的吗:“请投资我们吧,不过,我们公司不想赚钱,赚钱不是我们的目的”?

帮小企业很好。提供淘宝这样的平台,就是对很多个人以及小企业的前所未有的帮助。很多人靠淘宝维持生活甚至过的很不错。更了不起的是,淘宝让很多中国商人,前所未有的诚信和尊重消费者。这不但是在帮小企业,也是在塑造越来越良性的商业环境。但是,淘宝商城把技术服务费从6000元提高至3万到6万元,就事论事涨价这一件事情,明明制造了小企业巨大的“痛”,却说“我们全心帮小企业因为我们懂那种痛”。懂还让制造剧痛,那是故意的吗?

马云先生有伟大的梦想,淘宝公司也有伟大的使命。我毫不怀疑,并深感钦佩。但就事论事淘宝商城大幅度涨价这一件事情,我们能不能诚实的告诉大小卖家和消费者:

“各位,我们有远大的梦想,我们也要赚钱,我们能生存、发展、赚钱,才能更好的、可持续的服务大家。所以,我们希望提高一些收费,请理解。”

真实一些,马云先生就不会发今天的微博说:心悴了,真累了,真想放弃。马云先生的累,一部分原因是他和淘宝公司追寻的梦想之伟大,另一部分原因,应该是梦想与真实之间的分裂吧。

个人应该有伟大的梦想,企业应该有伟大的使命。马云先生,改变世界伟大,赚钱也不可耻。坐下来,一直站那么高,真的会累。

(image)



我的信仰 (What I Believe)

Sat, 11 Jun 2011 07:11:00 GMT

昨天饭局上是第9876543210次讨论关于上帝、宗教、信仰的问题。可能是因为桌上有佛教徒、基督徒、以及有“慧根”的群众若干,大家讨论的尤为深入。这也是第9876543210次没有结论的讨论。

我愿意说服别人,我也愿意被别人说服,我渴望了解“真相”。不过都没有发生,大家不是在一个语系内。但我还是希望谦卑的表达,虔诚的凝听,祈祷智慧之光能照耀我或者其他人的慧根。

下面是我的观点。

上帝是个神话,耶稣不是历史

多年前,谢昉邀请我参加圣诞夜聚会,我们一起看了几部关于耶稣降生、受难、复活的电影,第一次深入的讨论了不少关于上帝的问题。

当时我在想,上帝的儿子降生地球,如此活生生的行走在地球上,去了如此多我们熟知的地方,如此情节明晰的生活过,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如果这是真的,这应该不是神学,这应该是考古学和历史学。如果这是真的,我们的《世界五千年》中怎么居然可以忽略2000年前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呢?

我问谢昉,只要你能证明上帝真实的存在,我就相信他;谢昉说,只要你相信他,就能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也许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上帝是无法、也不需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但是他的儿子,耶稣,降生地球总会留下些痕迹吧,这些痕迹足以让虔诚的基督徒们证明耶稣的存在,从而证明上帝的存在。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中应该也有不少基督徒吧,如果这些痕迹真的存在,那今天的历史书不早就被改写了吗?

今天的历史书明确的告诉大家,上帝依然是个神话,耶稣尚未成为历史。

不是上帝造人,而是人造上帝

人会思考,人会好奇。人希望可以解释这个世界的各种现象。上帝是一种一劳永逸的解释。不是上帝创造了人,而是人“创造”了上帝。这种创造,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1. 人可以不困惑。可以对一切已了解、尚未了解的事物现象,都可以有一个终极解释:万能的上帝造化。
  2. 人可以不恐惧。因为相信上帝可以降福祉,所以今生不再恐惧;因为相信死后可以上天堂,所以死后不再恐惧。
  3. 人可以得喜乐。圣经教人自省,教人向善,教人以爱,信上帝者可以得喜乐。

所以有信徒虔诚的说,把自己交给上帝那一刻,真实的感受到身体有被重塑、化学反应般的变化,人从此得以喜乐安宁。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同理。佛祖也教人一样的道理。真主也是。几乎所有主流的宗教,传播的都是惊人类似的价值观。

但,如果上帝造人,那么谁造了佛呢?也是上帝造的吗,或者真主?还是说,佛就是上帝呢?如果佛就是上帝,上帝就是真主,真主就是佛,那为什么三大宗教不能“战略合作”呢?那他们各自的圣经,哪一本是真的,哪一本又是假的呢?互相研讨,出一个三教合一的修订本?

你会发现,三大宗教教义相似,故事迥异。故事,是人创造出来,宣传教义的“法门”。上帝是基督教的故事,一些人“创造”了上帝,另一些人造了真主,还有一些人造了其他的神。

科学没有自满,教会过于自大

我常听基督徒说:认为科学可以解释一切,人可以了解造物主,是狂妄自大的。其实,教会才是真正的狂妄自大。

基督教会犯下了太多让人无法原谅的错误。如大家都知道的,基督教会视日心说为异端,烧死了哥白尼;基督教会发起圣战,一时间生灵涂炭。基督教会认为自己绝对正确,不容挑战,甚至对“异端”加以迫害,毫无上帝赐予的仁爱之心。基督教会已经成为基督教千疮百孔的外衣,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希望摆脱这层麻烦的外衣,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但不是基督徒(比如:http://tieba.baidu.com/f?kz=322774250):那些错的事情都是基督教会干的,那些错的话都是基督教会说的。

爱因斯坦在《我的信仰 - What I believe》里写到:

“我们所能有的最美好的经验是奥秘的经验。它是坚守在真正艺术和真正科学发源地上的基本感情。谁要是体验不到它,谁要是不再有好奇心也不再有惊讶的感觉,他就无异于行尸走肉,他的眼睛是迷糊不清的。就是这种奥秘的经验——虽然掺杂着恐怖——产生了宗教。”

这种怀疑和探索精神,也同样产生了科学。科学的探索,不断的发现,恰恰是谦卑的表现。正是因为人们认为自己不可能无所不知,认为所有知识不可能已经写在一本几千年前的书中,才会不断的探索,不断的修正,不断的前进。

科学没有自满,教会才是自大。科学今天无法解释一切,也许永远不能,但却在照亮越来越多的黑暗。睁大眼睛,而不是闭上。

我信万物规律,不信人格上帝

从霍金的“基于模型的现实论”的观点来看,基督教一种解释世界的模型。就像鱼从鱼缸里看世界是球面的,鸟从外面看世界是立体的。鱼和鸟从自己的视角来说,都对。甚至不存在“谁更对”的说法。模型不同而已。

只是在我看来,人格化上帝是教人向善的一种“法门”,一种工具,是一种拟人的手法。如果你顿悟了佛教的“禅”、道家的“道”、基督的“爱”,那么,你需不需要这个“拟人的手法”、需不需要这个“法门”已经不重要了。人格化的上帝,是帮助人们跨上高台的“梯子”,走向彼岸的“渡船”,获得自省的“醍醐”。

我不懈的追求高台、彼岸、自省,然而从真实存在上,我选择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那我信什么?

爱因斯坦的另一句话,非常精确的表达了我的信仰:

“我信仰斯宾诺莎(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的上帝,在存在的万物处于自然规律(法则)下的和谐时,上帝自己会出现,上帝不是控制人类命运和行为的‘上帝’。”

我信这个世界上有超乎人类可以控制的力量,这种力量的源泉就是万物运行的自然规律。我对这些规律充满了好奇、敬畏。我相信“因果”,因为从因到果,中间就是规律;我相信“道”,因为道,就是规律;我相信“科学”,因为科学,就是规律;我在不断的领悟禅,因为坐禅,就是领悟规律;我相信爱,因为,爱和快乐,是研究一切规律的最终目的。

这,就是我的信仰。

(image)



向黄牛“学习”!

Sun, 22 May 2011 14:03:00 GMT

- 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http://www.forbeschina.com/business/review/201105/0009531.shtml

如果有一条“终极规律”(ultimate law)主宰着人类社会的运转,我想,那应该会是:价值规律(law of value)。人类社会的一切行为,微观的、宏观的,几乎都可以解释为某种“价值交换”。比如最简单的,我用劳动换钱,用钱买东西。

所以,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长盛不衰的行业,一定创造了某种独特的价值,包括那些不合法的行业。但是因为这些行业的不合法,它们的生存难度更大。因为生存难度更大,还能一直存在,他们必然都有种蟑螂般的生存能力。

比如偷盗业。业内人士直接略过了生产过程,在再分配环节抢夺价值。他们必须面对由此带来的入狱风险。于是偷盗业进化出了超人的“隐身术”。他们如鬼魅一样藏身在你周围,无处不在,毫无征兆,得手之后迅速烟消云散,再无踪影。

比如贩毒业。毒品让人们“不付出就可获得快乐”,所以虽明知致命却不能自拔;贩毒者明知掉脑袋还削尖脑袋。于是贩毒业进化出了超级的“流通术”。一张你完全看不到、感觉不到的大网,从罂粟花田,到街头巷尾。你只要在蛊惑面前稍有动摇,毒品就会流到你手里,吸进你肺里。

黄牛业亦是如此。

周日排队去买电影票。前面一对情侣边排队边看排片表。一个额头上写着“黄牛”的男人走过来,问:“看什么电影”?情侣很提防,没理他。“是用现金买票吗?”还是没理他。黄牛坚持不懈“是用现金吗?是的吗?”那男的估计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没有风险,说“是的”。黄牛随即塞了一张券给情侣说“240元电影票,给我200元就好了,买完票再给我钱。”人就消失了。

留下这对情侣拿着券,有点不知所措,四处张望,黄牛已经不见了。他们犹犹豫豫就排到了窗口前。电影票两张真是240元。到底要不要用手中这张券呢?我好奇的看着他们,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决定。会是假的吗?假的窗口也不会收;真的呢?真的就省了40元钱。貌似很安全,没风险。于是那个女的把券送进了窗口…

买完票,情侣主动寻找黄牛,黄牛出现了,情侣给了他200元。Done Deal!

我在想,如果这个黄牛一开始对情侣说:这张券卖给你们,240元,买给你们200元,情侣会买吗?估计不会。180呢?100呢?估计还是不会。万一是假的呢?被骗了怎么办呢?黄牛聪明就聪明在,把“安全感”放在了“客户”一边,赢得信任,做成了生意。

有一年我去巴黎,正在香榭丽舍大道上逛,一个中国人走过来说:“看到一个中国人真好,帮我一个忙,去LV买一个包吧”。我很警惕“你为什么自己不去?”,“保安已经认识我了,一个人不能买多,可我答应了朋友的 … 我先给你钱”于是我手中瞬间多了700欧元。我想了想,好像没什么风险,不用我自己垫钱;如果钱是假的,店员也不会收的。钱已经在我手上,她把“安全感”放在了我这边,赢得我的信任。所以,我走进了LV。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原来是黄牛。

黄牛业囤货串货,低收高卖,抢夺别人的应得利益。但是,我很钦佩这两位黄牛的“取信术”。他们在默认的敌对警惕态度下,把安全感交给客户,取得信任。这比大部分正规商家做的好得多。很多商家把自己保护的非常好,通过“一切解释权归商家所有”,“顾客自行承担一切后果”等营造自己的安全感,这样如何能获取客户的信任?

每个行业都有值得学习地方,甚至是黄牛业。我们要认认真真向黄牛“学习”的是:只有把安全感交给客户,才能取得客户信任!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