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log on 27th Floor
http://blog.cathayan.org/xml-rss2.php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B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Blog on 27th Floor

Blog on 27th Floor



有用或有趣,网上或网下



Copyright: ©
 



哥利亚

Tue, 23 May 2017 16:14:20 +0800

LALEH - Goliat (Lyric video with fans)
(image)


我们以前说什么
当我们
伸出我们的胳膊
我们以前说什么
当我们俩
从这座山上眺望
我们那时尖叫
当梦境把我们带出城市

一天
我们会从这里
我们说
我们会接管
我们会接管世界
我们会变得强大
我们会变得有力
我们会让地球全改变
是的,我们应该
把水变干净
并且我们永远也不应该
互相伤害更多
我们还应该战斗
是的,我们去和哥利亚战斗

相信我
因为我知道你最勇敢

我们以前说什么
当我们永远不忘记某些事
我们看到了什么
在湖面升起的太阳中
我们又叫些什么
在我们穿过足球场回家的路上

一天
我们会从这里
我们会接管
我们会接管世界
我们会变得强大
我们会变得有力
我们会让地球全改变
是的,我们应该
把水变干净
并且我们永远也不应该
互相伤害更多
我们还应该战斗
是的,我们去和哥利亚战斗

相信我
因为我知道你最勇敢

我们应该接管
我们应该接管世界

我们会变得强大
我们会变得有力

我们会让地球全改变
是的,我们应该
把水变干净

我们永远也不应该
互相伤害更多

我们应该战斗
我们去和哥利亚战斗

相信我
因为我知道你最勇敢

你可以

我们应该战斗
是的,我们去和哥利亚战斗



NucleusCMS回归

Tue, 11 Apr 2017 15:04:42 +0800

这个很好用的内容管理系统enthusiastic Japanese developers and users的支持下,又复活了——已经去年的事了。现在是3.71,还是很好用的,PHP版本高点也没有问题。原来的LMNucleus也还在。近来也换上了便宜量足的VPS,所以又装了个最新版。但总感觉这样的系统不够安全,还是得想办法把Blog全输出成单个的HTML文本才放心。。。




怎么把孩子养到18岁,神志正常还不恨你

Tue, 16 Feb 2016 15:57:40 +0800

译自How to get your kids to 18, sane and not hating you

七位作者为大家讲述父母之道,都是他们希望在开始时就懂得的事

最艰难的客户

我第一次怀孕的时候,还是一个装逼的公司律师,习惯于自作主张。我真正需要的就是那时有人告诉我:“了解你最坏的客户吧?就那个半夜两点给你打电话,只为告诉你你多差劲的那家伙;或者那个突然就需要什么莫名的表格的混蛋,你只好翻天翻地给他找,找到了他又发火说那不是他想要的东西,虽然这确实是他要的。恭喜啊,现在你就同一个小小版的客户生活在一起了。悲哀的是,你学过的一切对这个新客户都还没有一点用处。”

“你就是写上一封措辞冷酷的信给他们,你的小宝宝也不会自动去吃晚上10点的奶,小家伙也不会想去穿袜子。你需要学习新技巧,还得够强悍——耐心、娱乐、最傻逼的喜剧——就是这样也还是要做好失败的准备,经常的失败。扔掉你现有的成功秘诀。孩子开始睡整觉不是你的成功,他们直到10岁还是只吃小块奶酪也不算是失败。你唯一的目标是把他们养到18岁,活着,清醒,还不恨你。没有奖励计划,但是工作的满意度倒还不差。祝好运。” Emma Beddington

我希望我能更有母爱

我希望有人能告诉我,在像个烈士一样溺爱孩子与只是给他们关注之间有巨大的差别。现在我想,在培养独立又灵活的孩子这个期望上,我太死脑筋了,对他们的独特需求同情不够。让我吞下这个苦果有点困难,这一点我们(两个20多的成年孩子,还有一个仍然在家的15岁孩子)都得同意这一点。然后我们也会抱一抱。

我仍然完全反对那种育儿风格,就是给孩子清理掉所有障碍,让他们永远不需要自己面对难题。牛津大学心理咨询的头,心理学家Alan Percy说过,如果父母做了所有的事,就会让孩子什么都不会——他还说,这也会让孩子对父母感到憎恨与愤怒。

但是,对我和孩子们来说,在关爱、养育方面略多一点可能会更好。你可以陪孩子玩,聊天,同时培养他们的未来能力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Louise Chunn,Welldoing.org的创始人。

打闹可以让小孩子放松

最好最简单的建议就是同周围的人交往并且咨询他们的意见。别的还需要做什么?

1. 我很幸运同正确的人一起生孩子。很多人不是这样。他必须是有同样基本价值观的人,还要能忍受你最疯狂的梦想,还要有无限的耐心、友善、幽默以及热情。他必须要同样的重视你,否则,还是养条狗吧。

2. 第一年还是很容易的——只要你认识到一个现实:你的时间再也不是你的了。

3. 对小孩子,你不能太善良或者太有耐心。在遇到难题时,你第一个反应应该是打闹。小孩子是地球上最搞笑的东西了:就像袋熊那样野,同时又有人的特点和习性。

4. 你现在需要每天早起,所有节假日也不例外,这个要持续14年。然后,你的生物钟就会改变,你会在早上8点冲进年轻人的房间,大叫半天都过完了。

5. 碰到周末睡睡觉实在没有任何不对的。 Mike Power

我还没有准备好他们就到青春期了

我很享受早几年当父母的感觉。隐藏在我身体里的和我们父亲一样的物质开始浮现出来。用我女儿的话说,我是个快乐爸爸。

我没准备的事就是青春期。那种情绪波动,无法理解的愤怒,还有我女儿整天都躲在自己屋子里只在吃饭时出来还要跟她弟弟打架,这些都很难对付。我没处理好青春期这些事,让我跟两个孩子的关系都变糟了,然后这个关系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我现在知道我没有经过典型的青春期。我喜欢我的父母,我慢慢的远离他们。从来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争吵。我们呆在一起都很舒服,然后我就去上大学,工作,结婚,再回去就是个成年人了。对我自己的两个孩子个性突变这个事,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希望能有人在头10年就给我解释清楚:“现在你同你的天使们时光正好,但是他们会变,变得无可理喻的可怕,你必须做好准备,还得一起摇摆。” Adrian Mourby

别像我这样

我的两个男孩现在都长大了,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我很年轻就生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只能快点啦。所以我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在不够成熟,不能负担这个责任时生孩子——说起来容易。

教育孩子说请,谢谢,对不起,从他们说话起就教——这能让他们在周围更有礼貌,也让他们的人生更顺利。

教育孩子友善,为他人着想,但是你必须自己做好榜样。想让别人怎么对你,就怎么对别人,是个老话,但很有用。

早点分配家务,搞的有趣点,让它成为第二天性。否则就是自己的负担。有个朋友,她女儿22了,还住在家里,甚至都不收盘子,用过的杯子也到处乱放。你说谁来收拾,还像个老妇人一样唠叨?

对吃的放松点。如果老担心他们不吃蔬菜或者其他东西,孩子就会越来越拒绝,就是说不。特别是如果他们看你难受很有意思的话。孩子饿了自然会吃——他们不是殉道者——到时候不管是花椰菜还是牛脸肉他们都会吃。一旦他们开始吃硬的,就不要再给他们搞什么单独的吃,那只会让他们挑剔。如果他们跟你吃一样的——最好还是在一个桌子上——他们会喜欢各种吃的,也会对新味道新东西感兴趣。

如果在陪孩子就不要多看手机,那会让他们觉得屏幕比人还重要,他们会烦躁,会大叫——到时候又怎么批评他们呢? Rachel Douglas

遵循你的直觉

扔了育儿书,这是某个出版过一本书的人说的。我关于早期当妈的最悲惨的记忆,无过于把Gina Ford的书Contented Little Baby用在我的小孩身上,他可是超级不服从。固定时间,在黑屋子里喂奶,不进行目光接触?结果呢?孩子哭闹,妈妈悲惨。我一度想遵从专家的意见,建立起主导地位和规矩,认为这是对的。这不对。在那些天里能让我自信的就只有遵从我自己的直觉。

几周后,我就把那本书扔了,我睡到沙发上,他想吃就喂。孩子想吃的时候就会想让你喂(差不多是随时),这完全自然啊。但时不时的,如果人不能遵守精确的规程,我还是觉得很失败。还有个睡觉“专家” Richard Ferber,他有另外一个战场,很快我也把他的书扔了。

Annabel Karmel的做饭书我是不看了。它不是严格的育儿书,但还是搞出一套儿童应该吃什么的处方,只会让你在孩子不吃自己做的燕麦卷非要吃垃圾食品时感到罪恶感。我的三个孩子都这样。

育儿,儿童教育,这些我全买了,现在它们都在书架顶上吃灰。它们本来就该在那里,包括我自己的书,我还在其中有一章里写了为了孩子少看手机的几个方法。

我遵守了吗?我努力了,但是对最小的孩子,我还是太依赖iNanny了。现在她四岁了,几乎不看任何屏幕,反倒是ipad在吃灰了。所以说,不要看任何育儿建议——特别是你自己的。 Emma Cook

总是自己第一

我的父母冷静、严格、坚忍。我的育儿经验就完全排斥这些——60年代,多愁善感,自由派。经常的玩闹和搞笑。这一套直到他们10岁还不错,然后就不行了。

那些50后的边界是根本的。我可能从来没那样做。你得庄重,像贵族那样。声名狼籍的现代性也不能消除它。吸上烟袋,穿上空心绒。全是绝对性。不要再说了。我的女儿们完全按它的反面来做。小心那些虚张声势和假装的漠不关心。

镇静剂对你没好处。

永远积极。活泼。这让我受够了。学着享受胡言乱语吧,特别是他们15岁到35岁的时候。

不要当老师——大多数老师的孩子都傻头傻脑的。我本应知道的。

不要过分刺激他们的小心灵。不要从刚出生就在睡觉时放莫扎特,或者在摇蓝上挂行星。我们做了。这让他们看上去过分聪明,还有点失职。

综上,不要对街头混混,考试工厂,K粉,蜘蛛纹身还有什么就要来临的末日忧虑。这很有意思。

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然后试着用温和的忽视,绝对的爱还有更多的戏谑来达成幸福。轻如和风。Ian Whitwham




Open Live Writer

Thu, 10 Dec 2015 13:06:57 +0800

听说这个工具开源了,又被一众网友称赞,就装上看看。记得很早前试过,就没有连通这个Blog,这次看上去可以连通了唉。。。




Windows 10 升级初体验

Thu, 30 Jul 2015 16:17:51 +0800

6月30号看到网上说可以预订Windows 10的升级,赶快去看电脑,却没有发现小窗口图标。研发了一下说是得装一个更新,而那个更新只是推荐,就得手工装了。装完果然有了,预订成功,电脑评价也没有问题。只等一个月后升级。

手上这台新电脑,寿命刚刚一年,是一台美国背回来的Asus ROG G750,打游戏的配置,皮薄馅大性价比高。自带两个硬盘位,加一块三星什么Pro的SSD之后运转如飞。只可惜又碰上了微软的双数系统,Win8,是微软又一次发明的双头起子,在平析模式和桌面模式之间胡搅。用起来相当不爽,在网上看了很多方法,又装了Classic Shell这种模拟启动菜单的程序,总算是尽可能地避开了全屏模式。有时候Classic Shell的图标失灵,也会点到全屏的app模式。

我自己买的电脑,上一台碰上了预装Vista,也是个双头起子,比Win8要差得多了,到手第一个月每天都在纠结,同永不停息的读硬盘做斗争。但其实后来又折腾又升级的,也用起来了,现在也还能启动。

总之,这次微软大发神威,让Win7/8的用户都要吧免费升级到新系统,真是太慷慨了!

昨天等了一天,晚上也一直开着机,同时用了网上说的各种直接升的方法,包括删系统下载目录,运行 wuauclt ,装所有Update,重启,等等,反正都不管用。今天早上起来,Check Update一下居然就在系统更新界面上显示可以升级了,2.7GB的下载量。马上开始,下载不到20分钟,到可以登录进去,大概用时50分钟。

(image)

起个名字叫Wi-Fi Sense,默认就全打开,共享给Outlook,Skype,和Facebook的所有联系人,也就是你知道的Wifi密码,当然也包括自己家里的,就都分享给这些联系人了,感觉这一招很有天朝特色了。当然,目前看不到什么骂声。装完就把这地方都关一下吧。



光学大师维米尔

Wed, 13 May 2015 16:45:09 +0800

刚看了一个片子,叫做 Tim's Vermeer。一个叫Tim Jenison的美国企业家工程师极客,用技术手段复制了一幅荷兰大画家维米尔的著名画作,《音乐教室》,以此来证明维米尔大师在作画时很有可能用了很多技术手段,而并非他自己就具有特别的艺术直觉和绘画技巧。

这个技术手段不是复印机,而只是镜子和透镜。只凭借这样的简单工具,一个毫无绘画经验的人,如该片的Tim,也能画出形如大师的油画作品。

其实好几年前就看到过这类说法,也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多位大师都有可能用了透镜之类的辅助工具,但当时只是一个描述,一直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做的,当时又没有显影技术,也不太可能把图像投影到画布上来描——这个也不一定吧,或者他们只是用镜子来看,但那又和写生有什么区别呢。

此片给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关键道具是一个45度放的小镜子,而真的要画的内容投影到画家前面的一个板子上,或者如此片所示为了增强亮度投影到一个凹面镜上。这个小镜子里就可以显示出画面。同时,画家在下面的画板上作画,画板上没有任何底稿,也根本不需要。画家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对准小镜子里的图像和自己的画笔,让画的东西和镜子里的东西完全重合,不光样子,还有色调。在这里,反倒是画家的笔法,技术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有用,因为他做的只是在画色块,或大或小,或方或圆。如果小镜子里的图像和画板上的内容完全一致,那么画家眼睛中的镜子的边界就会完全消失(用的是无边的小镜子)。

Tim 的光学设备。右侧小圆镜就是反射图像的,用来成像的透镜在左侧;中间那根杆子头上就是用来比对用的45度倾斜的小镜子,这个是方的。下面桌子上是画板。图中Tim正在讲那个海马图样的弧度。
(image)

这个方法最好的一点是,它可以完全地复制真实的光影,巨细无靡,任何变化都可以完美地重现,而不需要你有任何的绘画技巧。需要的只是把画板上相应位置的颜色描的和镜子中完全一样即可。

这个方法的副作用是,画家很可能连这种光学成像的缺陷也一块画进去,从而被人抓住。比如维米尔就被抓住了这些问题:几乎所有的画作都是一个尺寸——同一套光学设备;画作竟然有大光圈小景深的效果,太近的东西竟然是模糊的——透镜成像焦点就在一个平面上;蓝色的衣服边上竟然有一条浅蓝色的阴影——劣质透镜成像的毛病;X光透视发现画作下面完全没有任何底稿——你用投影来画时确实不需要这个工作了。在此片中,Tim还发现了一个很难搞的问题,就是成像后原来直的线条变成了弧线,这违反直觉啊。他就赶快去看维米尔的画,果然发现,维米尔还是把它画成了直线,但是直线框中间的海马纹样却仍旧是弧形,这可以说也是一个证据。

这样对付文艺复兴大师,实在是让人不爽,比如英国这位就表示不服:“不管用不用光学设备,维米尔看世界的眼睛都是独一无二的深具洞察的!” 其实我也是一方面很为此片叹服,但另一方面看看维米尔的原作,哪怕是电子版呢,我也觉得这些350年的力作已经有了生命,不可以纯工匠的眼光来看。

但另一方面,这片子似乎又已经击碎了这世界上的又一个秘密,拉下了又一位神。非常有可能,那些近于完美的画作就是用这种纯工匠的方法画出来的,并没有特别神秘的艺术天才。当然了,还有大量的画作是艺术的创造,是画家自己的工艺。但对我来说,绘画里面最神奇的就是维米尔,卡拉瓦乔几位。其他的很多,似乎还可以想像他们的工作状态,或者是精神病或者是近视眼的状态。

荷兰人还拍过一个片子,专门讲荷兰绘画中的光与影的,主题是把画作里的光影同荷兰当地的自然光影进行比对,让大家直接看到大自然的神奇,以此来体会画作。西北欧洲那个地方,光线确实变化多端,气象万千,云层低,变化快,纬度又高,本身光的样子就和中纬度地区很不一样。或许当地人因为这些因素已经变得眼睛感光细胞更强大,比其他地方的人对光线更敏感也说不好。

该片的Tim,也是个发明家,搞了很多电视制作包括3D制作的软件和硬件,所以才有钱有闲,人又靠有趣,才有这些玩法,比一般土豪强大太多了。他光是这个工作,搞了接近6年时间,光是最后用自己的方法来画那个音乐教室,就画了4个月之久。想来维米尔的产量也高不了太多。总而言之,还是有钱才玩得爽啊。

维米尔原作
(image)



VLC 显示中文字幕

Mon, 9 Mar 2015 16:50:34 +0800

这个年代了,VLC还是不能正常的显示中文字幕,目前可以用这个奇怪的组合应付:

1. 在设置里面把编码设成Universial GB18030
2. 字体不能用任何中文名字的字体,Microsoft JhengHei可以用

然后看上去就可以显示了,字幕文件的编码是Utf-8。



语言学习的难度

Fri, 13 Sep 2013 15:35:53 +0800

我学英语超过10年后,将就会读会写一点,基本开不了口,听力也很差。说起来初中高中6年,每年30上课周算,基本每天都有英语课吧,按每周10小时算,一年300小时,6年就已经1800小时。加上大学4年或5年,就算不上那么多课,大家自己用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少的,如果是考托福GRE的,那就更多了。所以,我们基本上都用了3000小时以上的时间来达到一个将就会点英语的水平,并且实际上也还是很低的水平,多数人的听说能力达不到“working proficiency”的水平。

算这个是因为老是听到有人,包括老外和附和老外的老中,都说汉语太难了,根本学不会啊;言下之意,似乎英语就容易一些。一算账就会明白,英语对于中国人也是非常非常难的,如果一个英语母语的老外肯发这么多的时间在汉语上,还能学不会吗?下次如果有人再说汉语难,告诉他花3000小时在上面之后再来说。

把语言学习的难度归结到小时数上是很科学的,很有操作性的作法,是分析的结果。这本身是一个很难说的问题,其他制约因素也很多,比如学习者的学习意愿,推动力,母语和目标语言的接近程度,学习能力,学习语言的能力,学习外语的经验,学习环境,学习材料,还包括老师等等。其中还有一个想达到的熟练程度是个比较重要的指标。一般来说学语言就是听说读写这4项,熟练程度按美国人的分法,分为Elementary proficiency,Limited working proficiency,General professional proficiency,Advanced professional proficiency和Functionally native proficiency,从1到5。

一般说来,一个人只会有一个母语,完全、真正的双语环境下成长的人也会有一个优势语言,而不是两种都有母语水平,并且这种情况下他两种语言的水平会相对普通人来讲平均低一些。所以学外语没有5,能到3已经很好了。

考虑一个英语母语的、合理能力的人在一般条件下学习一门语言到3级所需要的时间,美国国务院外服局(FSI)画了一张表,总结了一下各种语言的学习难度。这张Language Learning Difficulty for English Speakers的表在网上不难找到。这个网页还进行了一些解释

英语母语者学习外语所需时间

第1类,23-24周,575-600课时
这一类基本上是西欧语言,和英语同源,类型上非常相似,包括丹,荷,西,德,意,葡,挪,瑞,罗马尼亚,还有南非那片的变种荷兰语。

第2类,44周,1100课时
这一类的语言在语言学上和文化上都同英语有相当的差别,学习时间要求明显长于第1类。包括阿尔巴尼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波斯尼亚,捷克,芬兰,希腊,希伯来,印地,匈牙利,印尼,冰岛,马其顿,蒙古,波斯,波兰,俄,斯瓦希里,泰,乌尔都,越南,老挝,缅甸,祖鲁等等。其中的芬兰语,蒙古,越南语被认为是比其他要更难一些的。

第3类,88周,2200课时,包括第2年到相应国家学习
对英语母语者来说这类语言学起来非常难,尤其是学习他们的书写系统。包括阿拉伯,汉,日,韩。

美国还有个国防语言研究所(DLI)搞了个分类,认为法意西这些罗曼语比德语还简单些,挺奇怪的,本来英语应该算是来源于日耳曼语,但看起来受拉丁派影响更深了些。

虽然这些研究说的都是英语母语为基础学习其他语言的时间,但也可以看出语言之间的接近程度。反过来看也基本上是对的,汉语日语母语的要学英语就得有2200课时,最好其中有一年在英语国家学习。上面的算法基本是每周学25小时,也就是每天上5个小时的课,只学一个东西,5小时可能已经是一个正常人的极限了。这样学两年,还有一年到完全外语环境的国家去学,有这样的条件,天朝最笨的学生也能达到General professional proficiency的程度吧。

瑞典政府给长期呆着的外国人免费提供瑞典语课程,他们的基本设计是500小时,即要求所有学生在500学时内达到一般的语言流利程度,能填各种表格,能在社会上生活,还能干一般不太专业的工作。这个时间还是短了点,也就西欧人能达到吧。我看到的情况是,德国人可以在3个月(每天3学时,总共180学时)内完成这个课程,随便学学就过了,他开始和老师胡说的时候,我们都一个字听不懂,还以为他在说德语呢,但老师认为毫无压力。法国人6个月走了,360学时;再然后美国人西班牙人就要9个月再走了,和会点英语又勤劳朴实的中国人民一块毕业,基本达到瑞典政府的预期。其他各种生性自由的人民呆上两三年或者一会来了一会又走了的都有,或者又有听说很好——在街上学的,就是不会读写的奇怪现象,足以说明语言这个东西很奇怪。

(image)



政治与英语

Wed, 11 Sep 2013 17:22:52 +0800

政治与英语 乔治·奥威尔 1946 George Orwell, “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 1946 大多数关注英语的人都会承认,现在的英语不对头,但通常又都认为我们对此无能为力。我们的文明在腐化,因此就有人说,我们的语言也在崩溃,这根本无可避免。接下来就会说,任何同滥用语言的现象作斗争的行为都只是情绪化的崇古,像是不用电灯偏用蜡烛,不坐飞机非要坐马车一样。这些瞎话下面,是一种半自觉的信仰,也就是认为语言是一种自然的生长物,而不是我们为了自己的需要而打造出来的工具。 现在也很清楚,语言的堕落必然有其政治和经济的原因,倒不是简单地因为这个那个作家的影响。但是影响也会成为原因,把这个原因不断地强化,造成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大,这个过程会不断进行下去。有的人去喝酒,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失败,但他喝了酒之后就会把更多的事情搞砸。这跟英语上发生的事基本一样。英语变得丑陋粗侉是因为我们想法太蠢,但粗鄙的语言又会让我们的想法更蠢。关键在于这个过程是可逆的。现代英语,特别是书面英语里面,到处都是不良习气,然后人们互相模仿让它四处扩散。只要人们愿意多花点功夫,这也是可以避免的。如果能清除掉这些坏习惯,思路也会更清晰,而清晰的思路无疑是重建政治的第一步。因此,同不良语言作斗争不是可有可无的事,也不只是作家的任务。过一会我们再来看这个问题,希望到时我的观点会显得更清楚。现在我们来看5个英语的例子,都是现在的习惯性写法。 挑出这5段话,倒不是因为它们特别差,如果我专门去挑的话会还有更差的。我挑中它们只是因为它们正能展现我们面临的那些恶俗习惯。它们是比普通的还要差一些,但很有代表性。为了后面引述方便,我还加了编号。 1. 我不是,真的,确定它是不是对,去指称米尔顿,这人一度不是不太像个17世纪的雪莱,除去每一年都变得更为苦涩的经历,曾经没有变得对耶稣会的创建人更奇怪,这个人没有什么可以引导他去宽容。 哈罗德·拉斯基教授(论表达自由) 2. 总的来说,我们不能用一组本国习语来打水漂,它们规范了那些不同寻常的词语组合,来作为忍受宽容的基础,或是为了迷惑而让人不知所措的手段。 兰斯洛特·霍格本教授(口舌之间) 3. 一方面,我们拥有自由的个性:按定义它不是神经的,因为它既没有冲突,也没有梦想。它的渴望,就像它们是透明的,因为它们就是制度许可的,处在意识的最前方;另一个制度性的模式会改变它们的数量和密度;也很难说它们是天然的不可克服的或文化意义上的危险。但在另一方面,社会纽带自身什么也不是,它只是这些自安全完整性的双向反映。回想一下有关爱的定义。这难道不是一幅小学院的完美图景吗?在这个镜厅中,哪里有个性或兄弟情谊的处身之所呢? 论政治中的心理学(纽约) 4. 所有来自绅士俱乐部的“上流人士”,和所有疯狂的法西斯头子,因为共同的对社会主义的憎恨和对风起云涌的人民革命运动的野蛮恐惧而联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又开始挑衅,开始恶意煽动,宣传中世纪的毒井传说,让他们自己摧毁无产阶级组织的行为合法化,鼓动焦虑可怜的布尔乔亚们对沙文主义的热情,希望以此来对抗革命的道理并摆脱自身的危机。 共产主义宣传册 5. 如果一股新精神被注入到这个老王国[...]



MS Word 2010技巧两侧

Wed, 28 Aug 2013 21:20:05 +0800

1. 在每页上随便插入水印。原来水印是在Header里插入的,可以插入文本框,也可以插入图片,这两种东西实际上可以放在页面上的任何地方,只是它们的锚链仍然在页眉里。比较简单的作法是在页面上找好位置插入好文本框,搞好格式,然后拷贝它,再到页眉模式下,Ctrl V,基本上就可以了。其他单页双页什么的和页眉设置就完全一样了。

2. 单双页不同的页眉。这个以前本来是很简单的,到2010之后却不能改变其中内容的左右对齐方式了。比如想让单页的页眉居右,双页的页眉居左,死活都改不了,改单页的双页上的跟着变。搜了一圈,原来说是2010改变了这个对齐方式,必须用专门的Insert Alignment Tab,是在页眉设计那一栏里的设置,点它,然后就有居中居左右的选择,然后单双页就不粘在一块了。

其他分Section设计页眉页脚的技术还是一样的。

现在Word这个软件慢慢向着文档工具的方向在进发,加了不少原来专业文档工具才有的功能,使用方法上也在向它们靠近,但可能和以前的Word就不太一样了。

另外就是Word实在是太人工智能了,简直不像是个软件,里面的格式和各种自动元素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改变。刚开始没有全用样式,它要变;后来全用样式了,它还是变。用起来有点提心吊胆,尤其是对100多页的文档来说,超越了一般工程产品的范畴了。单就一个选中几个字加粗这个操作,它会帮你选定全句——何必呢,它会帮你选定换行符——何必呢,它会帮你把相关几段都变黑,何必呢——必须再Ctrl-z一下才把其他加粗去掉。我想那些更复杂的自动变化的操作,应该就是以这种何必呢为基础的。真是个强大的软件啊。

另外,至少这个2010版,Cross reference绝对不能两个连用,两个引用写在一句话里都不行,一更新肯定会出错,会产生类似于内容引用的效果。基本是个Bug。另外这种引用不能互相嵌套,也算是个bug,或者是中国人思路太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