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耀 文 集
http://chinyawlau.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Preview: 耀 文 集

耀 文 集



以 文 會 友 。以 字 识 緣



Updated: 2018-03-06T10:01:26.993+00:00

 



沒有羽毛的孔雀

2010-05-04T01:18:05.007+01:00

如果過情關如赴刀山腳板被刀刃刮的血肉模糊痛不欲生 像挨著凌遲的千刀萬剮淚水潰堤 氾濫傷口那道血河斷氣前的那一刻血泊上的殘橋 還等不到她的出現寧可化身為一只孔雀任人拔光那艷麗羽毛隨他奪去那耀眼光環至少紅腫的身背可結疤痊癒在烏灰的毛髮掩飾下尚可不問情事默默地渡過那孤獨的數十載[...]



青褲 白衫 天藍裙

2010-03-09T23:30:04.840+00:00

青褲 白衫 天藍裙穿著沾滿塵埃的白布鞋我們走過一段不平凡的時光友情 愛情 兄弟情我們昂起頭 在亭子旁那棵鳳凰木下接受著紅花瓣祝福的成年禮在理想與現實間摸索著平衡點的同時我們戰戰兢兢地走出屬於自己的那道路事業婚姻與家庭按部就班我們堅守著老祖宗的理念不過一路上有你們陪伴著路面也平坦一些 :)[...]



中環大長金

2010-03-07T01:32:35.917+00:00

她 成千上萬的她一杯翠綠女神的符水希望可以換來眾尚宮們那曇花燦爛的笑容她 成千上萬的她不羨慕金魚缸外的那片海港僅僅盼望著一份已久違的朝九晚五的自由和東方文華那杯沁心的伯爵茶她 成千上萬的她沒有如國金般高的夢想每天在輸送帶的某一角袛手併足地為家裡的那扇窗開擴多一分一寸的開揚景色填滿窗邊那書櫃上一冊一本慰寂心靈的良伴她 成千上萬的她不渴望在地鐵裡和閔大人的邂逅只希望樓下美心裡邊那位大姊下次不要再板著臉還有茶水間的傳說裡不再有她這個大配角的出現她 成千上萬的她燃燒著青春點亮著中環的午夜[...]



八十。後來

2010-02-09T21:45:30.284+00:00

今日的中環大長今
明天的金融城地王
現在的浦東灰姑娘
以後的華爾街股神

夢 沒有碎
只是路
岔口有點多
距離有點長
坑洞多了 一點

我們還是努力地塑造那謎樣的未來

不需要尚宮的責備
也不屑宮女的譏諷
更不必把我們定位

大家過得很充實

請不要再來一篇討論八十後的文字
也請免掉用八十後來隔離一群 人

謝謝








KENNINGTON

2010-01-26T01:51:28.580+00:00

漆黑隧道里不感恐懼亦不覺孤單熟悉的聲音曲調 依舊煽情抬起頭車窗外映著廣告霓虹燈冷氣風格送來陣陣沁心涼風夾帶著煎釀三寶的味道門開了他聽著溫馨提示小心地跨過月台空隙坐在冰冷的座位上電話傳來的聲音暖和了他的心眼角瞄著那瘦身廣告他會心一笑想起對她說的那句誓言他告訴自己會永遠的愛著可能發胖的她下一站門開了紅圈藍條上大剌剌的寫著:KENNINGTON卻不見狂野的中文譯名在彩色的牆上奔放被困在隧道里呼吸著百年不見天日的空氣慌了門關上了車窗外那錯縱複雜的纜線倒映著那張疲憊的臉和身邊那空蕩蕩的座位驚覺依舊孤獨恐懼猶在只是被轟隆轟隆的車軌聲掩飾罷了隔天滴滴滴滴急促的提示聲響俐落的動作在那2秒鐘的關鍵時刻跨過月台空隙關上門後看見了門外那立刻被現實黑洞吞噬的世界也發現為當初搭上這班地鐵的因由[...]



關上門

2009-11-05T17:21:43.183+00:00

(image)























火車上
我很吃力地頂著那扇門
不想它一關上後
我的未來世界變得黯淡

月台上送行的人們
開始揮手 和車上的他與她道別
月台指揮員 有點不耐煩地
舉起那指令牌
我多麼希望可以此刻把時間給停住
讓車門多開幾分鐘 也好

他毫不留情 使勁地把口哨一吹
我聽見了內心被摧毀的嚮聲
白色的令牌在陰暗的雲層前刺眼得很
我看不見前方的軌道


關上了
門縫傳來的那聲"卡啦"
我感到絞刑臺上那身首異處的痛

火車 開動了。

謝謝妳騰空出我旁邊的位置




象為何物

2009-10-29T20:15:29.553+00:00

(image) 象為何物


細 如繩索
長 有數尺
寬 似泥牆
厚 比牛皮

盲子摸象
眾曰:象,怪物也

眾人惶恐

Nothing to fear but fear itself



如果哪天

2009-10-28T13:18:40.359+00:00

(image)
























如果哪天乞丐不再伸手要錢

如果哪天烏云不再遮蔽陽光

如果哪天戀人不再猜疑對方

如果哪天白兔不再害怕豺狼

如果哪天你我不再怨天尤人

如果哪天落葉不再嫉妒松柏

如果哪天

乞丐可以努力地自力更生

猛風可以使勁地吹散烏云

戀人可以敞開地了解對方

白兔可以狡猾地挖掘三穴

你我可以自信地我主我命

落葉可以開心地緬懷春夏

如果哪天



藝妓

2009-10-25T19:55:27.643+00:00

(image)
















線弦上
那雙芊細的玉手
蠢蠢欲動的指頭
期盼著一撥一彈間
奏出勾人銷魂的夜曲
但手汗開始滲透肌膚
泛濫了微紅的手掌心
澆熄了那份對禮樂的熱忱

此時
賓客們的目光
如一道強烈的光源
投射其身上
金絲銀緞裹不住那顆受驚的心

赤裸裸地
幻想榻榻米下有個玄關
但願可以把厚重的頭飾扔掉
鑽入地洞 一直跑到小溪口旁
用泉水洗淨虛偽的粉底
讓乳白色的水流帶走那不真實的夢想

可惜那道刺眼的光芒
密封了玄關的入口處
仿佛一道舞臺聚光燈
牢牢地把她給定了格

無奈地嘆一口氣
她輕輕地揮一揮衣袖
把雙手重新擱在線弦上
閉上雙眼
希望可以把一切隔在外頭
專心地奏出一曲
不求與蟬共鳴
只盼感悟知音



因為所以

2009-10-10T23:41:21.351+01:00

因為你的笑容
所以我動真情

我不但動了心
而且無法自拔

雖然無動於衷
但是情感不滅

不要給我希望
然後讓我失望





月光

2009-10-10T23:41:07.389+01:00

回家的路上
茂密的叢林裡沙沙作響
是夜風微微地輕撫著大地
或是那無名猛獸鬼祟出沒
忐忑不安的心情
顫抖著 不想再往前走

此時
濃密的雲朵散開
皎潔的月光映照著大地
如仙女下凡
蘭花指一撥
斥責那調皮搗蛋的夜風
收伏那對邪惡的綠眼睛

仙女又化身成無數的小精靈
提著光明的小燈籠
照亮了歸家的路上
點燃了向前走的能量

中秋快樂。







梯田

2009-09-16T21:17:59.856+01:00

(image)


















山脊上 / 抵手拼足/ 血汗溶入黃土里 / 雕出一階一級的成果 /
站在山腳下 / 仰頭一看 / 層層疊疊的神話 /
屏著呼吸 / 享受著那虛無的昇華 /
卷起褲管 / 一根一株的栽下稻苗 /
憂心技不如人 / 焦慮心急煎熬下 / 拔苗助長 /
以為熱情足以擬補那空缺 /
缺氧缺食缺乏安全感的稻橞 / 長出一袋又一袋的次貨 /
此後長守梯田 /
以為堅持足以改善那缺陷 / 有幸天賜良機 頻遇貴人相助 /
勉強糊家養口 開墾鄰地 /
山腰上 / 鋤頭挖出寶鏡一片 /
映著數載的愚昧與笑話 /
此時恍然大悟 / 深悟其中教訓及道理 /
向遠方眺望 / 只見綿延山脈 /
感慨逝去的春梅冬松 / 井外的天空如此之廣闊 /
掃去膝上污泥 / 大步向上爬去

祝福你。






雨天

2009-07-29T20:15:27.253+01:00

趴在窗沿

灰蒙蒙的一片天

壓抑著疲憊的心靈

雨滴墜地的瞬間

聽見祝英台歇斯底里的哭喊著他的名字

衣角濕了

感慨世間情感的凄美




隨波逐流

2009-07-27T23:33:03.485+01:00

(image)

數艘貢朵拉
魚貫地穿過橋下
直往聖馬哥廣場奔去
身穿黑白橫條襯衫的船夫
划過了數代威尼斯的愛情傳說
戀人仍深信著
夕陽下 深深一吻
足以感動在嘆息橋上徘徊的鬼魂
換來所謂的天長地久的祝福
卻不知自身已墮入世俗的運河
隨波逐流
期盼著童話故事里預設的結局
……………………………………………………

嘆息橋那小窗口旁一個不起眼的小缺口上刻著:
公元1894年夏天的某日
一位選擇逆流而上的人,ciao




井底之蛙

2009-06-20T01:24:30.925+01:00


鼓著圓圓的肚子
青蛙很吃力地把短短的頸項伸直
凝視著井口外那片繁星夜空
屏著呼吸
連身邊那群肥美的蚊子都不感興趣
它在向上帝贖罪
希望就那麼一次的仁慈
可以換來那顆夢寐以求的流星

張開眼皮的那瞬間
一道光芒照亮井壁
它認得那道熟悉的白光
夾雜著思念的紅暈

當它正想以一個特大的笑容
迎接流星墜落井里那一刻
青蛙愣住了
心 沉到井底

流星從井沿的一邊橫跨到古井的另一側
在星空中留下煙花般的燦爛後 消失了
它眼里打轉的淚
久久映著難以釋懷的不解




衝動

2009-06-20T01:24:44.943+01:00


如果我的衝動
讓妳失去了一座牌坊
那我會用一生的勞力
為妳建一座九霄塔
讓你遠離口舌是非的紛擾

如果我的衝動
讓你無辜的被綑綁在廣場中央
等待亂石紛飛的處罰
我會不顧一切地抱緊妳的身軀
還有倩麗的臉孔
讓我卑微的軀體
概括承受一切怒氣的發洩



龜兔賽跑

2009-06-20T01:24:56.431+01:00

如果自然定律賦予兔子飛毛腿的本事
那烏龜早應放棄自己可以出線的夢想
如果兔子的勝出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那烏龜不被看好是難以否定的評估

可是這些邏輯不符合烏龜爬到終點的動力
如果龜兔賽跑只是純粹的遊戲賽事
那麼烏龜真的是吃力不討好

其實它從來不在乎兔子是否已勝在起跑點
也不把跨越終點線的那一刻當著是光宗耀祖的榮譽之事

在重重的硬殼下 小小的烏龜有個大大的信念:

它想不辭辛勞 不理兩旁觀眾的譏諷
一步一步地爬到最後
因為終點之後是片彩色世界
它深信那裡是它擺脫黑暗硬殼的天堂



傀儡

2009-06-14T05:14:09.431+01:00

陰深的城堡裡
身手敏捷的他
在最關鍵的黃金時刻
拔出背後那把寶劍
五頭六身的怪獸
應聲倒下
那早已被嚇得花容失色的她
倒在他的懷抱裡
他從空中抓出一支紅玫瑰
她破涕為笑
一個深情的擁吻
他和她 白馬背上
波光粼粼的護城河外
在櫻花瓣紛飛的季節
往著夕陽的方向走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唯美的畫面
動人的深情
悅耳的旋律
緊湊的情節

幕後
那雙萬能的手
透明魚絲的拉扯下
他勇往直前
她淚流滿面
他劍法過人
她毛髮無損

打開電源
扇葉規律地把花屑吹到空中
不遠處那盞黃燈
似乎開始溶化白馬的漆面

這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開始與結束

2009-05-27T00:40:11.742+01:00

(image)











人生某一個劇幕

在某天終於結束

幕簾徐徐落下之際

回溯這一章的高迭起伏

幾個完美的音節

數次淩亂的拍子

永不忘懷的

當然是那熟悉的調調

剩下的

只是觀眾的掌聲和肯定
--



濃情巧克力

2009-05-24T11:21:54.278+01:00

(image)















濃鬱的巧克力
沒有一絲苦澀
在味蕾間打轉

哈 終於體會到
螞蟻在糖漿上
嬉戲作樂的快感

**************
沸水隔開火焰和巧克力塊
蒸氣把巧克力慢慢地熔化
少去了巧克力溶漿裏急躁的疙瘩
也免掉了火焰被溶漿澆滅的痕跡

沸水中 小碗裏

濃鬱的巧克力

一絲絲的愛意
--

--



漣猗

2009-05-08T22:57:24.435+01:00

(image) 風雨交加

五雷轟頂之際

凤凰树下

窪水卻出奇的平靜


紅豆一顆

不偏不倚的落在水中央

激起陣陣漣猗

觸及心房



緬懷1990

2009-05-07T03:00:39.065+01:00

時光機把我送回到1990年的某一天
我赤著腳獨自走回在那已被活埋曆史中的老餐廳

在那數十年屹立不倒的招牌下
我看見穿著白背心的阿公 用血汗熔化一鍋一鑊的豬油河粉
阿嬤在旁把豬肝和青菜點化成濃鬱的肉汁
兩者天衣無縫的搭配 創造了一碟又一碟的經典傳奇

餐桌間的空隙我找到了那曾經的樂園
今天兵捉賊 明日收集汽水和啤酒瓶蓋
我早就把在幼兒園的ABCD拋到九霄雲外
(image)
穿過那雲石桌群
我看見表舅在水吧前神速地把煉奶和巧克力
加上冰屑 來個水乳交融的結合
當他在熟練地把那超大熱水鍋打開時
我潛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
都怪那3歲那年的燙傷 至今還烙印著我對沸水的恐懼感
--
--



緬懷

2009-05-06T03:41:20.086+01:00

我懷念那豬油渣和炸蔥屑調味的童年 :(



遊走在曾經的過去

2009-05-02T22:07:46.868+01:00

(image)



















充沛的暖陽落在窗戶上
耳機裏傳來那熟悉的旋律
歌頌著愛得死去活來的轟轟烈烈
我 躺在那被筆記課本餅屑占據的床沿
讓罌栗般的音樂
伴我回到那曾經的過去

靜靜地躲在校園的某一角
我呼吸著夾带稻香的空氣
看著不遠處那清澀的男孩
傻呼呼的期盼著她的出現
等待著那所谓的偶然相遇
一起漫步到樹下的刨冰檔
冰冷的雪棉裏
舌尖初次嘗到愛情的甜蜜

我 又回到了過去
刨冰的佐料不變
老板娘依舊掛著某煉奶廣告的圍裙
她 不在了
那17歲的我 也消失了

在呐喊著愛情逝去的歌聲中驟醒
陽光已稀釋在雲層中
筆記皺了

眼角濕了

心也淡了

--
--



反樸歸真

2009-05-02T22:14:38.758+01:00

(image)
















小櫃子上的那盞燈

用暖光磨滑那尖銳的牆角

壓抑不住深處內心的童真

我在牆上繪出雷龍的影子

嘗試給它找些玩伴

但我總拿捏不到天上那大熊小熊的模樣

算了吧 還是把它們留在夜空裏

給歸家的人指引方向

我只要把眼睛關上

就可以陪雷龍東闖西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