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蓝色文字园林
http://tanranyuan.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back  days  friends  home  information  japan  malaysia  news  quake  relieved  safe  sounds  things  time  turned  world  wouldn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蓝色文字园林

道,在此



在这道上,平平静静地,写文道字,说心谈情



Updated: 2018-03-03T01:13:23.007+09:00

 



这是一个结束,另一个开始

2012-01-01T23:01:39.360+09:00

果然,朋友都在问,是不是从此不写了?
没有,不可能不写,因为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已经狠狠地被我种植成我写故我在。
所以,我会继续写,继续我写故我在。

是忙碌,然后疲惫;
虽然忙碌也会有尾声,疲惫了可以休息,但提笔的劲还是凝聚不起来。
所以,是自己的散逸——好听点谓散逸,直接点谓懒散,让这里冷清了两个多月。

研究室,真的那么地忙吗?
比我忙的,大有人在;比我更辛苦的,更不在话下。
我只不过是刚好遇到一个比较多要求的环境。
有看似无理其实有理的,也有绝对无理却被说成有理的。
不禁让我想起有理的要求是训练,无理的要求是磨练这句话。
也让我重新拾起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
也许转换环境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再高的墙壁也定会有办法跨越。

一碰壁就转弯,人生煞也无趣也!

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得放下,才能重新出发。
比如说这个文字园地。
2006年至今,从山城到首都,至樱花树下,大概有两百多篇文字。
为什么突然要为她谢幕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冷清促使,也许是一个鞭策自己的方法。
反正就是,一直告诉我许多事情的感觉,再次敲上我的门,给了我这么一个念头。
没有结束,没有开始。

于是,草草的我,在此草草地为这改了多次名字的文字园地,划上句点。
不过,诚如标题所言般,一个结束,是另一个开始。
2012年,我要在另一个园地,抱着同一个初衷,继续我写故我在。
谢谢至今的大驾光临,欢迎来到yuan,再登门造访。




在苏格兰遇见马来西亚

2011-10-11T00:26:08.268+09:00

出发前,我心中的苏格兰景象,是一个穿着裙子的男人,捧着风笛站在连绵无尽的山脉前。


出发后,在同一个景象里,却多了一样压根儿也不会联想到的事物——马来西亚的味道。
当然,此味道非彼味道,我并没有在苏格兰看见马来西亚的影子。

我这里所指的味道,是真正的味道——自美食散发出来的味道。

云吞面,海南鸡饭,滑蛋河,炒果条,板面。。。
全都是些回到家乡才能品尝的小食,却一一能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找得到。
朋友说,来到格拉斯哥,他首先会推荐的不是fish&chips,或道地的haggis,而是在那里落地生根的马来西亚餐馆。
因为对我们这些游子而言,没有比吃到家乡美食更能一解思乡愁。
尤其在日本到哪里都找不到一间kopitiam!


朋友说,老板来自柔佛,最拿手的是滑蛋河,因为是用火炭来炒。
 “为什么他会千里迢迢从马来西亚来到苏格兰开餐馆呢?”
这是我当时心里的疑问,不过我没有把疑问说出口。
可能是因为刚好老板很忙,但更多是因为我心里已经率先把问号化为句号。

有些故事,不去听闻,而让它默默沉淀,也好,不是吗?

如果不是周围还坐着金发的外国人,如果不是窗外的景色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物,
我还真的以为我回到了马来西亚,吃着一天三餐里总会有一餐是它的美食。
看着金发的他们也津津有味地享用,我不禁为马来西亚而感到骄傲。
我们的东西,一点也不差,甚至远至苏格兰,也深得喜爱;
墙上的一张美食餐馆奖状,更是证明这一点。

马来西亚人,也是和其他国家一样,去到哪里都可以落地生根;
也是和其他人一样,拥有足够的能力与才能,在异乡闯出一番天。
我们并不差,甚至我们的适应能力,我敢说比起很多国家来说,较高一等。

这一点,不才的我,其实一直都没有怀疑过。



这不是一篇感想

2011-10-09T03:03:04.300+09:00

“我真正的假期,是回去后的五天。现在,我是在装入新的东西,充实自己,”
走在格拉斯哥街上,我如此对他说。
才发现,原来我每次出走,结果都不是为了度假。
总是东张西望,总是思前顾后。
尽管冲击有时没有想象中那么巨大,陌生的环境里还会有丝丝熟悉的空气;
然而,就如人不可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般,
小小的眸子里还是驶入了许多新的事,物,与人。

一杯咖啡,有轻松的闲事,有正经的公事;
一场大雨,有悠然的漫步,有湿透的跑步;
一个公园,有就地的躺坐,有凝思的孤坐;
一个广场,有埋首的书生,有畅谈的学生。

还有,一个风笛,有异地的音调,有故乡的童谣。

朋友说,期待我回去后写下的感想文字。
可惜我老毛病依然,没有及时把那时的一闪而过一一劝留下来。
此外,心里想着的还有那未完成,甚至可说是毫无进展的实验。
感想的文字,似乎有种已石沉大海的感觉。嗟乎!

再说,这一趟出走,我无意间又多了个功课。
“总不能只是知道查理一世是唯一一位被公开处死的国王,就打算停手的吧?”



课堂

2011-09-08T11:04:18.467+09:00

“同学们,我们今天来谈谈‘知道’。谁可以给我们一个开头?”
忠林的手如常地第一个举起来。他先看了看四周同学都没有举手后,立刻起身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老师,我知道这句是出自孔子的论语。”忠林才要坐下,一把声音突然响起,把众人的焦点拉离忠林。
“君杰,我不是说过要说话先举手吗?”语毕,在一片哄堂大笑下,课室角落的有个男生缓缓地把手举起来,脸上尽是腼腆一片。“抱歉老师,我又忘了。”
“那你现在举了手,总不成只是说一句抱歉而已吧?”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神充满期待地望着君杰,使得其他学生也不禁安静下来,等着君杰再次说话。
“老师,辩论的朋友说过,这句话在辩论场上是用来指责对方不懂装懂。”君杰响亮的声音回荡课室,显然他已经恢复平日的自信。与忠林不同,君杰的积极还有着年少冲动的味道。虽然有时会惹得老师怪责两句,但又有哪一个老师会拒绝在课堂里积极参与的学生呢?也明显的,老师对于君杰是怜惜多过怪责。
“没错,每当说起知之为知之,大家都会把它诠释为不懂装懂。但是,孔老夫子的意思真是如此吗?”这时,几只手同时在空中扬起。看到学生们的积极,老师也不禁一番欣慰。“总算没有白费我的一番心机!”他心里想道。然后就向一位女生点头意示她起来。
“老师,我记得你曾说过,名句精华不能只看一句,必须前一句后一句,甚至整段文字好好看一遍,才可以明白那一句话的真正意思。”“那么,佩馨,你的见解是?”老师期许的眼神再次在课堂中传递而来,班上成绩第一的佩馨嫣然一笑地道:“见解倒没有,只是有评论说,最后一句的知,不是知道与否的知,而是智慧的知。而且原意也并非在别不懂装懂,而是阐述睿智求学的态度。”
“说得好!但我不会说那就是最终答案。论语也好,其他思想作品也好,如何诠释如何定义,从来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句号。”老师先向佩馨点头称许,然后再把视野转回整班。“除非你是作者本身。”
“哈哈。。。”老师的最后一句话,让本来气氛已经很活泼的课堂,变得更加生动不已,明显与其它课堂非常不同。除此之外,与其它课堂的不同之处,还在于每位学生的桌面上都没有课本,而只有纸张一两张和笔一支。没有埋头苦抄,也没有埋头沉睡。每个人都精神奕奕地注视着老师,每个人都蠢蠢欲动地想发表意见。
“如果,你发现你的朋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错误,你会立刻告诉他吗?。。。来,敏敏。”左边第二排一位绑着马尾的女生随之站起,向老师轻轻点头后道:“为什么不呢?明知道他是做错的,却沉默不语,无非是默许错误的意思。有愧于他,也有愧于自己。”
“那么,如果立刻告诉他后会使气氛变得尴尬,当事人也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甚至局面一发不可收拾呢?宁可不有愧于他也要立刻把他的错误说出来吗?”
课堂一时宁静。想必学生们都在努力酝酿着言词,以便能好好把心中所想一一说出来。佩馨第一个举手,不等老师点头就站起来道:“知错不改,非也;知错不说,也非也。但说也不能一股劲直冲地说,而需看情况看言辞看对方。”
“总不能每次都要顾这顾那的吧?总会有些时候,不得不立刻就说,不然就来不及的。”君杰的声音再次“天衣无缝”般地衔接了佩馨的声音,引得大家都禁不住暗笑。“老师,我这次可是有好好举手才站起来哦!”
“哈,哈,哈!好,好。没错,我们用词要小心;也没错,我们有时候不能犹豫不绝。那么,几时应该等待,几时应该当场就指正呢?”再次的,老师提出的是疑问,没有答案。
 “。。。。。”班上一时鸦雀无声。大家似乎都被老师问倒了。“依然的,我觉得这问题也没有绝对答案。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知道的东西,其实我们一点都不知道。那么,要如何使自己一直保持知道呢?是读书来知道吗?是上网找答案吗?还是有其他的路呢?”眼看时间不多,老师再怎么希望学生们能发表更多意见,也不得不为这堂课下个句点。尽管,很多时候,句点过后是另一个问号。
“我希望看到的,就是你们今天这种积极参与的表现。”顿了一顿,老师给了每个学生一个肯定的眼神。“积极参与,积极对话,积极思考,也许你们就会慢慢发现通往知道之路。好,今天到此为止,我们下一堂课再见!当然,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话什么意见的,随时欢迎你们来办公室找我!”
“起立,行礼,谢谢老师。。。。”



与龙老师,在麦当劳

2011-08-25T18:36:59.118+09:00

(image) 很多人,喜欢她;同时也有很多人不断批评她。
事情,向来都是两面的。所以也无须特别去在意太多。
重要的,是她笔下的思潮所带给我的激荡。
尤其在这个轻易会失去方向的时候,她的文字对我而言显得异常珍贵。
尽管,我手上属于她的很多文字已经是年前的作品;
惟知识不会过期,何况是能一把又一把一烧燎原的野火。

他们说,她是一把剑,狠狠地刺向不平之处;
他们也说,她是一把剑,柔柔地扎向不公之处。
对我而言,她也是影响我写作风格的老师。
当然,不是模仿,而是吸收。

突然想起,她是我唯一一位有亲眼见过的作家。
那时,还有幸听见她的几席重话,至今仍深深刻在心里。
“比起自身的不满不足,难道不是还有更多不公不平急需我们的注意与援手吗?”
却原来我刻在心里,只是其大意,不是整个句子。
不过已经足以让我受用一生了。

至少,在这又是一个人的麦当劳里,我放下了自己的抱怨,而再次把眼光放远。
“龙老师,我们下次也约在麦当劳,可以吗?”



需要

2011-08-20T12:20:49.726+09:00

已经不需要告诉自己,为何要坚持咬文嚼字。 已经不需要告诉自己,为何要努力紧捉根土。 已经不需要告诉自己,为何要抱持遇之安之。 已经不需要告诉自己,为何要放下回首尘土。 却依然需要,一股豪气,对空长啸。 却依然需要,一股蛮劲,狠狠拼搏。 却依然需要,十分好奇,不停挖掘。 却依然需要,十分恒心,持续战斗。 还需要,偶尔出走,看看不一样的东南西北。 还需要,偶尔留守,听听不喧哗的柴米油盐。 还需要,偶尔发呆,抽离现实进入异度空间。 还需要,偶尔沉静,观察细微收纳特殊发现。 最需要,把需要化成习惯,不让需要如云烟,一闪即逝,沦为空气。 [...]



“暑假”——第二个星期六

2011-08-16T23:18:59.203+09:00

(image)
“富士山。。不简单。。”
上气不接下气地,我抛出了这句话。
以为,准备已充足;以为,一鼓作气顺利登顶。
结果水源意外不足,睡意更一阵又一阵地侵袭。
不只是简单的打呵欠,而是不停地苦苦撑起重重垂下的眼皮。
一个失神,也许就是我倒下的时候。

可幸的是,我没有倒下,也没有放弃掉头走。
尽管有一段路程,我只是盲目地跟随前面的脚跟迈步。
没有意识,只有呼吸。
也许山上单薄的空气不足于提供脑细胞去增加记忆存档,
所以我对于那一段路程,其实没有什么记忆可言。

依稀只记得,那一晚的月光很亮;
以及第二早,登顶后的阳光很暖。

意外的,登顶后我没有特别雀跃。
也许是体力已不支,也许是寒风让我提不起劲。
脑海中一直浮现一句话,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不管爬上再高的山,我们都没有征服到她,反而是被她所征服。”
很久以前在某本书看到这句话,一直徘徊在心里,尤其在爬上路途中。
所以我是抱着被征服的想法而来吗?
若有下一次,我会好好酝酿这一个疑问,才登山去。

诶,还有下一次吗?
有也不赖,毕竟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就会更加顺利,不是吗?
尽管我已经可以欲见到时我会再次后悔;
——与其彻夜爬山,为何不好好躺在自己的床上见周公的呢?

(image)



“暑假”——第一个星期六

2011-08-07T16:29:46.033+09:00

[Ready for Injection]出现在荧幕。
样本容量是1μℓ,分析时间是2小时半。
样本流进装置的同时,按下[Start]键。
[Run in Progress]显示在荧幕,意指一切正常运作。
两个小时半后,回来看结果。

回到研究室,依然是空无一人。
星期六,而且是暑假开始的第一天,大概不会有人会来吧?
两行汗滴流过太阳穴,仿佛正一股气游行抗议空调的缺席。
一个人的研究室,空调是奢侈的。
——抗议无效,虽然恨不得抗议达效。
看一下官方数据,外头气温是31度。
只能推论,一架电脑所排出的热能,会把31度提升到34度。
——当然,34度只是推测而已。

“哜哜哜哜。。。”
蝉的叫声是哜吗?该不会它们那不停的鸣叫,是造成它们生命短暂的原因吧?
所以,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看似不是歪理一个。
那么看着九把刀把乌拉拉的篇幅减得越来越少,算是一种休息吗?
真想告诉刀老大,乌拉拉才是主角,书名是猎命师。
算了,总好过在上课中看王大明的小说。

时间还有半小时,样本却还有几个。
豁出去拼多几个两个小时半,还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呢?
渐渐变成烘炉的研究室,仿佛下了逐客令。
趁天还未黑,趁着有归家的心,罢了罢了。。。

漫漫暑假,少了以往有着假期期待的暑假,还长着。
难得可以偷闲,就偷一下,也无妨吧?



在,也不在

2011-07-31T23:27:34.387+09:00

傍晚时分,天空仍然发白。
没有橙色的日落,没有红色的晚霞。
真夏,除了酷热得让人苦闷,也把天色弄得沉闷。
常年炎热的赤道天空,是否一直都是单调不变呢?
看来,我是忘了。

*******************************
傍晚时分,车子如常川行不止。
一阵又一阵的引擎声驶过,排放CO2之余,也为四周加温。
我清楚感觉到加温的空气在喧哗,惟声量却无影无踪。
是耳朵出现问题吗?还是耳机的呐喊盖过了一切?
看来,我走在马路旁,却不是在马路旁。

*******************************
傍晚时分,走廊上异常地平静。
尽管,人迹本来就很少会划过这里。
所以,长长的走廊,总有股怅怅的味道,在空气中荡漾。
只不过,荡漾的姿态,是旋转的吗?
若不是,为何我眼前的走廊正如漩涡般回旋呢?
走廊,仿佛正被吸入异度空间,我也随之被抽离这世界般。
抑或,我本就不在这走廊上?

看来,我是在,也是不在。



说点书的事

2011-07-24T16:33:41.308+09:00

“当了书生那么多年,如果要介绍几本心水之书的话,我会列出哪一本呢?”
这是我最近“忙”着找书之间突然浮现的一个自问。
我首先想起的是,林悦的《榴莲国度》。
也许是最近的黄潮作祟,也许是一直以来对家乡的想念,
更也许,是梦想有天能如林悦般从南到北,把马来西亚走透透,
以便能看得更深,听得更广,关于家园的每一个故事。

第二个想起的,是述说海洋“造反”的德国科幻小说——《》。
捧了那么多本书回家,这一部分为上下的“巨作”依然是我最满意的收获之一。
对啊,我又怎能忘记她曾经使我对最爱的海洋也产生恐惧,甚至一段时间不敢靠近海呢?

接着进入我脑海的,是几本英文书籍,几本让思维起重奏的“沉重”作品。
Muhammad Yunus的《A World without Poverty》,Michael J.Sandel的《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Michael Braungart的《From Cradle to Cradle: Remaking the Way We Make Things》,以及Thomas Friedman的《The World is Flat》。
如果这四本书,哪怕只是一本出现在咱们的中学课本里,说整个世界会随之不一样也不为过吧?
至少,我们心中划过的已经不只是The Road not Taken。

华语作品的话,除了每个人都听过的金庸古龙,我还会介绍二月河的作品。
康熙,雍正,乾隆,康乾盛世,就算你不爱历史也可当章回小说来看。
还有蒋勋的孤独六讲》,以及,龙应台和梁文道的文字。
如果说《苏菲的世界》启蒙了我对哲学的探索,那么龙应台和梁文道则是扶植了我许多的道德观,与世界观。

当然,还有许多名家作品,是我想一再推荐的。
但若要一一列出来,肯定是没完没了。
何况,没记性的我也不知道我家的书橱里到底藏了什么书。
也纯粹只是一时的兴起,尝试回想我拥有什么,以及接下来需要寻找什么。
或许是时候去了解一下,张爱玲的张学,以及我至今仍然没有碰过的唯一中国四大名著。
——红楼梦,为何能让几代人梦不断?



正义之后

2011-07-11T11:55:56.777+09:00

小时候,我们都写过“我的志愿”的作文。
有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老师;有拯救生命再世华佗的医生。
也有保护市民捍卫家园的警察。

警察,就好像漫画里的超人蝙蝠侠蜘蛛侠般,维护正义,打击罪恶,是我们现实中的英雄。
我们都写道:“警察会在我们有危险时保护我们,并捉拿坏人,将他们绳之以法。”
于是我们不敢做亏心事,不以身试法,甚至不随闯红灯,
因为会被警察捉是我们共同的意识。

“被警察捉的,都是坏人,都是要坐监牢的。”
“好人,是报警,呼叫警察来保护他们,来捉拿坏人的。”
“警察,是正义的护身。”

惟,正如哈佛大学哲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所争论的,说正义什么是正义?
是先下手为强地捉拿手无寸铁的市民吗?
是毫无顾忌地直接对市民喷射催泪弹吗?
是拳打脚踢已经跌在地上的无辜市民吗?
是盲目听从上头指示而无视民主民权吗?
又或,是在于一个为这一代下一代更下一代着想的意念与掌权者相冲之时?

正义,本身早有灰色地带;
但在709后,灰色也被污浊给占领,剩下更加无法清洗的失信。
Mesra, cekap dan beramanah?
一切,难道可以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来带过吗?

年前的皇家委员会报告书,显然已经石沉大海。
一日背后的掌权者如故沉醉于绝对权力之中,则一日也难有改变。
大整顿,大调查,或者又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也绝对难以有所改变。
声音,必须持续传递;步伐,必须保持一致。
一个交叉,也许微不足道;
但微不足道也别吝于涂鸦。
改变,还是得由我们一起去争取。

因为,这是我们的权力,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未来。



说游行

2011-07-11T10:04:12.994+09:00

“为什么要游行?”
因为写信、电话、电邮、会谈、上报过后,
回应一直以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为什么要阻止游行?”
他们说,游行会导致交通瘫痪,打击商家利益,使社会民心不安又不宁。
然而,交通瘫痪是因为游行占据道路空间,还是因为各处封路而起?
商家利益受打击,是“未雨绸缪”的猜测,还是“有根有据”的分析呢?
再者,社会民心不安不宁,是游行的一定结果吗?

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人命伤亡,钱财流失,国家受损;
邻居泰国年年不休的选举游行,十几年前印尼的示威游行, 也一再使我们坚信游行必定会带来动乱与骚乱。
游行,仿佛与和平牵手不到。

然而香港七一游行,台湾天下围攻,乃至日本最近的反核电厂游行,
无一不是井井有条地开始与结束。
许多国家的大大小小游行,不管是高歌反战,提倡绿色,申诉人权平等公正的,
无一是以流血冲突收场。
当然,这两个“无一”的确含有以偏概全的成分。
然而,游行等同于动乱却是不正确的。

游行,是传递民声方法之一;
是象征民主的一大步。
而为了避免游行脱离其初衷并变得丑陋,独立的执法单位至关重要。
我们需要他们权衡轻重,不为阻止而封路,而为维持秩序保护市民而调整交通网络。
甚至护航游行队伍,确保内外没有意外冲突,并捉拿害群之马。
毕竟,执法者不是为了掌权者,而是为了人民而执法。
民主,民先,民重,民心也!

“为什么要干净?”
因为肮脏了就清洗是人之常情;
因为要在一个公平平台上行使民主权利。 不是为了推翻,只是传递自己的声音。

马来西亚是个年轻的民主国家。
但年轻不意味着不懂事,于是一定轻狂又暴躁。
抛开少数的他们,多数的马来西亚子民还是属于理性的。
一味地打压,恐吓,甚至逮捕,无非只是更渲染自己的恐惧,加深那污浊。

不过,局面发展至此,游行与否,游行该不该,备忘录成效如何,仿佛都已经变得不重要。
首先,他们已经是输了。
然后,尽快收拾局面,并作出必要的改善与调整,继续投入各项发展计划,才是最不能拖延的事情。

我们还有很多需要花费心机的急事等着我们,不是吗?


#此文章已在2011年7月8日刊登于面子书上。



一个有感

2011-06-22T00:33:53.521+09:00

一,每个人从小就被灌输要努力追求的数字。
成绩,要考第一;赛跑,要跑第一。
第一,奖最大;第一,站最高。
人们只记得第一位留脚印在月球的太空人;
人们的特写也永远锁定在第一名的表情上。

一,仿佛是我们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一,仿佛是我们的影子般一生相随。

没错,因为有了这数字成为一个目标,
我们见证了许多壮举许多奇迹。
因为他们的一,我们甚至激动得不能自己,感动落泪。

一,提供了我们动力,让我们积极向前,憧憬美好明天。
但是,如果这个一,不再只是出现在我们往前走向上看的地方,
而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无物不关的时候,
我们还可以对她恨得来又爱吗?

甚至,对于泛滥成灾的一,我可以狠狠地拒绝她吗?

一个,一个,再一个,又是一个;
什么都要以一个为名。
为了商机?为了引起注意?还是为了完全实践一个的理念?
少了一个为名,我们会变成不一个吗?
多了一个为名,办什么事都事半功倍吗?
好的一个,实用的一个,效率的一个,任谁都巴不得一个又一个布满大街小巷;
然而,不幸的然而还是一直出现,一个接一个背着一个的白象曝光于世!

如果下一次新官上任,觉得一个已经过时,
于是大点三把火,把一个给烧去,换上新的东西,
历史,大概会再次暗笑我们重蹈覆辙了。

不用一个,我们已经是一个。
那些高喊单一高喊主权的,我依然相信只是少数一群。
——我们就笑着让他们继续活在自己世界空自爽吧。

比起来自他们的一个又一个不切实际的一个,
我想,在一张可以左右一切的纸上打个叉,
绝对才是迫切需要的一个。



六点,三点,十二点,三见周公记

2011-06-06T14:55:31.713+09:00

睁开眼睛,窗外已是一片明亮。
“该不会是睡够头了吧?”
转头看了看枕头旁的闹钟。
“又是六点?”
只能怪自己一直没有记录下来,是几时开始每天六点正会自动睁开眼镜,
不然可能是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
“吉尼斯世界纪录,不就是人家没有想过要做或做了要去申请的事情而已吗?”
有一点倒可以肯定的是,
除非有事情,不然不会有人会在星期天早上六点钟就醒来。
尤其昨天星期六也在学校从早呆到晚,从晨阳晒到夕阳。
“为什么就不安排星期一放假补回星期六的劳动呢?”
很多事不是说改就能改,说变就能变;
埋怨是于事无补的,除了自己主动作出改变。
想毕,继续倒头见周公去。

***********************************
关上书本,才发觉已经看了接近一小时。
“一小时就累,不是吧?”
不过至少成功追踪隐僧至雨居寺,真相即将大白。
“三点钟,睡一下也不用紧吧?”
以为已经消退的昨日疲倦,忽然又来袭;
还好,没有报告需要赶,也没有发表会需要准备。
然而还是不禁为那午睡的自责而无奈不已。
“你就不能任性一次,放纵自己一次吗?”
已经不止一次任性过,更不知多少次放纵过;
所以才步步警惕自己,就算一直做不完也好过什么都不做。
想毕,再次倒下见周公去。

***********************************
拉开窗帘,外头沙沙阵雨下。
“这雨也来得太突然了吧?”
来得快,去得也快。
“好歹也把闷热给吹散了。”
夏天已在不远处,但愿今年不会如去年般酷热,
尽管如今天气这回事是再怪也可以欣然接受的。
“哎哟,忘了今天是世界环境日!”
心里盘算的都是星期一后的时间表;
依然不变,仍然是早出晚归。
“十二点,是时候了。”
拉上窗帘,关上书本,闭上眼睛:
“好歹,笔杆今天久违地动了一下。”
说毕,周公来了。



两个人的麦当劳

2011-05-28T21:41:46.526+09:00

拉开了门,他没往柜台处走却直接坐下来。
没有招呼声,二话不说地坐在我面前。
”你什么都不买,麦当劳会不高兴的。”
他回头看了看一直翘着二郎腿的麦当劳,仍是一直保持沈默。
难不成他正和麦当劳用眼神交流?

“谈判结束,他说不介意少做我一份快餐。”
他回头的第一次开口,立刻使我失笑不已。
“宝刀未老嘛,依然还是那样gap!”
他双手摊开,一副“不然你以为”的模样,还真让我立时回到许多的从前。
“我依然那样gap,哪你呢?上次回来后,总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的。”
有吗?不都是一样吗?

上课节数少了但依然是一早起身报到大学;
——结果确定我对棕油园取代热带雨林的不好预感是对的。
回家时间迟了但依然坚持把时间留给自己。
——尽管进展不甚但至少抱持着那想要看得更广的源动力。

“为什么他们可以把时间都完全奉献在研究上呢?”
因为兴趣?因为前途?因为未来?还是因为,除了研究没别的事忙了?
“为什么我们就必须把自己融入其中至共进退的程度呢?”
因为日本的文化?因为不成文规定?还是因为,群体大于个人?

我准时报到,我准时交功课,并保证达到要求;
但同时我也希望不需要迟迟才回家,不需要把时间从其他事情那边拿过来添补。
我要如常写字,用笔杆让凤舞更飞扬并沉淀自己;
我要如常出走,用相机的眼睛建立属于我的美学。
我还要把视野开阔,不只是棕油,而是遨游在学海里;
最起码,让我先把隐僧的真正身份寻找出来。

“我的要求会太过分吗?”
他只是微笑不语,既不否认,也没赞许。
“你加油吧!”
老套的鼓励话,却千古不朽,以后亦然。

“那我先告辞了。下次在哪见?”
“在你低头漫步星空下时吧!”



一个人在麦当劳

2011-05-15T01:13:39.486+09:00

"One set of Filet-O-Fish please."
星巴克没有住在附近,所以我都是拜访麦当劳的多。
肯德基?
少了辣椒酱,曾经的最爱也不得不割爱了。

「やばい。。めっちゃ可愛いんだけど。。」
远处传来一阵大笑,把麦当劳的空气都占据掉。
只有我一个人看着制服少女们而皱眉吗?
莫扎特如故的冷静,无视周遭继续演奏他的魔笛。

“为什么你又一个人去找麦当劳?”
时代杂志的100个时代人物在被人家述说他们的故事。
我想起蒋勳老师,以及他的孤独六讲。
孤独不代表寂寞,因为孤独让自己找到自己,可以好好对话。

"Masa itu emas."
就算地球再自转多两圈,26其实也和24没两样。
但还是希望时间能再多一些,尽管一分变成一秒还是一秒变成一分全在自己。
很多想做的事一直都没有完成,因为没想过要做的事一直来敲门。
你会在奥巴马先生面前说忙茫盲吗?
旁边的保镖可能会直接把你拦下,因为总统先生养神的时间只有两分钟半。

“Wer bin ich?”
跟寻马鸣谦的隐僧到伦敦后,我就和他们失去联络。
下一站,是在苏格兰的天涯吗?
暂时,只能见一步行一步。
也许提示不在爱丁堡而在高雄。

还没结束吗?连休息也不能长?
恩,放马过来吧!



no title

2011-04-26T10:32:32.939+09:00

forgive me
if those words coming from me disfavored you
ruining things around is never my intention
but just pouring out what is now playing in mind
still an immature mind after all
take it if it sounds working
leave it behind if it sounds nonsense
still learning i am
as it never ends until the last gasp
slap me if i came with ignorance
hit me if i lost my calmness
no man is perfect and never would i be
so please bear with me
i am just trying for the best
for us



雨天

2011-04-20T23:47:06.731+09:00

每跨一步,身体上千万个细胞就呐喊一次。
为前日的超劳而控诉,为突然的过劳而痛诉。
控诉拖慢了脚步,痛诉唤醒了牙根。
想不到天上的雨水也不请自来地自荐组成呐喊盟军。
滴滴嗒嗒,嗒嗒滴滴;
落降下来,打在头上,滴在眼窗,洒在地上。

“这雨天能赶得上巴士吗?”

宁愿被戏称不民主,也不愿有雨水下的再等待。
呐喊声一波更胜一波,只能都当作耳边风。
三步变两步,无声的门却无情地放了一碗闭门羹。

“是注定了要等待吗?”

背后传来一声轻叹,看来天涯沦落人永远不孤独。
无奈相视一笑后,无情的门无声地打开了。
门无情无声,司机却是有情有声。
尽管口里还有风在田边送上的沙子,呐喊声至少减少了。
也许因为在巴士里得不到雨水的支援,只好暂且退兵。
但是战书还是没有退下,写道十五分钟后巴士外再会。
休战只是十五分钟,和平永远难能持久。

“该不会明天会生病吧?”

雨滴从发尖滑落,刺在肤上,宣告和平提早结束。
发堆里藏伏兵,让呐喊休息期间转以寒冷告诉。
毛巾却在这重要时刻舒服躺在衣柜里。

“下一站,南水。”

巴士外的雨水不曾停止增援,休息了的细胞也已重整旗鼓。
不动的似乎只有口里的沙子,大概风给了他们命令是坚守不移。
没办法,家还是得回。
踏出巴士,呐喊再起,雨水又淋,寒冷依旧。

坦然却生。

“一人一影已成忆,只因水滴落散碎成千。
不成双,不成三,却是亿。
不禁意回年前羽田梦。”



在11想起95,99,04与08之95

2011-04-19T11:36:30.087+09:00

95那年,我小学二年级。也忘了是年头,年中,还是年尾的某一天,我一大早就坐上爸爸的车子往宜力出发。为什么突然去宜力,我没有问,也从来不会过问。因为宜力是我爸爸的家乡,也是我满月前大声哭啼过的地方。举家搬往怡保后的每一年,甚至每一个月,我们都会回去宜力一两次,过了一晚才回怡保。所以,回宜力从来都不是新鲜事一件。

但在那某一天里,却在平常只能见到青色树林往后奔驰的车窗外,多了许多旗帜一起奔驰。有写着数字46的,有蓝旗上贴着白色天平的,有青旗上挂着白色圆圈的;有好像火箭标志的,还有一个是挂着牛头的呢!用我那时的华语来说的话,大概是“路上的旗帜可说是应有尽有,目不暇给,琳琅满目,走马看旗还看旗!”好,我承认这里我使用了夸张修辞手法,因为我二年级不可能懂得如此多的成语。但那时的旗景的确使我大开眼界,还以为是有什么运动会正在进行中呢!不但分组方面不是如学校般只是红黄蓝青四种颜色,还有牛头火箭数字等的,煞是有趣多了!

还记得那某一天,跟以往不同我们并没有在宜力过夜。回家前还有驱车到江沙的外婆家,逗留了半天有余才回去怡保。在宜力,妈妈说爸爸有事办得离开一会儿;在江沙,则轮到爸爸说妈妈有事办也得离开一会儿。到底是什么事,他们却没说清楚。我只知道,他们的事都得在学校里办。而且不止他们,很多人也必须亲自到学校办同一件事。接着当天晚上,平常很少打开电视的他们,也从7点多开始就不停注意电视画面,并且还不时转换电视频道,搞到我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紧张”什么。

当天晚上的记忆,若说有什么是依然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电视画面下,那一直不停划过却又看不懂的罗马字与数字;再来就是电视画面上,那一直不断把人抬起来欢呼的人潮。小学二年级的我,尽管懵懵懂懂地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高兴事,却也不禁被他们的雀跃感染到,仿佛整个世界也跟着美好起来。不过我最终还是没有去问爸妈,反正那都是大人的事,小孩如我,满脑想着第二天上学要跟朋友玩什么才是正常的。

可惜,再怎么回想,这95年某一天的记忆就只能停在那个“美好”的晚上。那么,一番回想后,95年首先是个怎样的年代呢?——是个报纸是唯一资讯来源,是个很多家电视仍然没有遥控器,是个有电脑象征富有的年代。

还有,离至今已有15年的95年,是个人人憧憬2020年宏愿,是个天平完胜大选的年代。

恩,95那年,我小学二年级,第一次在报纸头版标题那看到“大选”两个字。



坝罗

2011-04-16T18:03:22.199+09:00

小时候常听长辈说起怡保时,总是以广东话“坝罗”来称呼,使我一直感到不解。
明明怡保是怡保,就算用广东话来称呼,也不至于会变成“坝罗”吧?
直到年前,我有幸把《榴莲国度》拿回家,才从此打开了我解开谜底的窗口。
话说书中写道,较为年长的一辈之所以会称怡保为“坝罗”,也许是源自于位于霹雳华小隔壁的坝罗古庙。
而我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惭愧,身在怡保十多年,我竟然从未得知那间古庙名为坝罗!”

“屹立在近打河旁的坝罗古庙,是在还没有陆路建设之前,南上北下的水路必经之处。
于是人们在经过时都会趁机到古庙里祈拜一番,以求出入平安。
久而久之,大家就习惯性地把如今的怡保称为“坝罗”了。”

然而最近我却从朱宗贤先生的《怡保城乡散记》那看到另一说法。
——怡保之所以被称为“坝罗”,是源自于怡保最早存在的村庄,也就是Kampung Paloh——
Paloh,Paloh,于是就变成“坝罗”了。
网上甚至还有另一说法,是说以前采锡工人们总会尽力霸住各自手上那采锡用的萝,否则生计难寻。
于是,霸着霸着,就变成“霸萝”——“坝罗”。

那么,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呢?
意外的,我并没有那么在意去求证最终答案。
我反而欣慰,下次当朋友来到怡保时,不再只是介绍怡保树那么单调。
可以说说“霸萝”故事,走走坝罗古庙,然后才吃吃芽菜鸡;
如此的怡保游,想必会更加有故事感与充实感,不是吗?

关于坝罗古庙的点滴,恕我不在此多说。
若有兴趣,可参考此链接:坝罗古庙
但是关于怡保的更多事迹,我决定将之作为我的功课之一,继续探究一番。

为何?
因为我是怡保人。

(image)



向东学习之ゴミに対して

2011-04-10T23:40:32.667+09:00

“从2011年4月起,政府将从巴生河流域开始每户人家提供一个大垃圾桶,并规定必须把垃圾分类成可循环及不可循环,由特许公司在特定的周日里收集。”

ゴミに対して(对于垃圾),尽管现在才有如此的行动已稍嫌迟矣,并且还是一个有待商权的方案,但我首先还是得为有关当局而鼓掌。毕竟,有行动好过没有行动。只希望,这次的垃圾分类不会犹如当年的3R垃圾桶般,不了了之。

日本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拿我住的地方——丰桥为例:星期一和星期四是可燃烧类,星期二是布类,星期三是塑胶类,星期五是电器类或陶器类。然后特定的废弃物,如家私或大型电器等则得付钱给市政厅让他们来帮忙处理掉。也就是说,日本在垃圾分类的事上,可不只是可否循环那么简单。甚至有时是仔细到不知该如何归类,而会有何必如此麻烦的疑问。有些地方还有规定必须使用特定的袋子,否则则不会被收集。

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分类呢?为何还要每户人家自己把垃圾拿去垃圾收集处,而不是直接交由垃圾车前来户户收集呢?再列举多几个为什么,答案似乎也不言而喻——为大家的环境,为大家的下一代,为你我他,就是那么简单而直接。就算把焦点放小,说是为了减低开销,肯定也不为过,不是吗?

很多人问,日本街道是否真的一尘不染般的不见垃圾。面对如此的疑问,我每次都会先表明日本人也是人,也是有害群之马。别说街道上,甚至学校课室里就可以见到垃圾处处。然而,如此的反面例子仍是少之又少的。走在外头,别说垃圾,连垃圾桶也很难找到。除非是刚好有活动,才会特别安置垃圾收集处,否则日本人都是把手上的垃圾带回家才丢弃。

所以,我们得做的绝对不能只是给多一个垃圾桶,也绝不能只满足于规定相对简单的垃圾分类。垃圾问题的严重,咱们从小就听到大,却从来不曾让人有纾缓的感 觉。而那一幅以垃圾堆为背景,一对母子坐在椅子上的海报,如今也仍然历历在目般地触目惊心。道德教育有学校教导,家庭教育有父母管教,社会教育有多少口号多少活动在呐喊在号召——我们究竟还欠着了什么呢?

是严刑峻法吗?但是马来西亚那到处可见的告示牌——Sesiapa yang dijumpai membuang sampah di sini akan didenda RM500——往往告示牌下面非常讽刺的就是一堆垃圾。显然,严刑峻法不是答案。似乎不得不又老套地,还是得说从小的潜移默化才是关键。然后对于已经不是小孩的,就由社会各阶层施与各种眼光,也就是监督。再加上那长久以来存在的共同醒觉与责任感,大概就是为何日本会成为许多国家学习,而我们向东学习的最关键之处吧。

所以,我们所缺乏的,是共同意识?



向东学习之マナーモード

2011-04-04T00:10:21.871+09:00

マナーモード,如果单看英文与中文的直接翻译,分别是manner mode与礼貌模式。惟其真正意思,却是手提电话的silent mode,或者消音模式。那么为什么在日本这“消音”模式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礼貌”模式呢?

那么想象此刻你身在一间戏院里,正和友人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大荧幕,仿佛自己也在戏里跟着主角到处奔跑的。突然,一阵不可能出现在那戏里的手机铃声大声响起,把你狠狠地从戏里拉回现实。显然你不是唯一一个在寻找“凶手”的人,四周也多少有埋怨之声。这种情况下,请问可以指责那位“凶手”为无礼吗?

又想象此刻你身在一个公共交通工具,比如巴士里,正舒服地坐在座椅上往回家的路上奔驶。回家总是令人心情非常愉悦,总是会让心中充满安定的感觉。突然,一阵蚊子嗡嗡飞过的巨响把你惊醒。如此大的嗡声,显然不是一般的蚊子。封闭的巴士里有着如此不寻常的蚊子,除了危险,无他!接着,嗡嗡之声再次响起。然后一个乘客的声音传过来:“哈罗!喂,好久不见列!”——真相大白,原来是一种播放蚊子飞过声音的手机铃声。这种情况下,请问可以说“那只蚊子”的持有人无礼吗?

若是同样情况出现在日本,想必招来的肯定是四周的白眼,甚至直接当场被训喝。“あんたマナーモード知らんのか?”也就是,“你不懂何谓消音(礼貌)吗?”。在日本,在任何一个公共场合,把手机消音是基本的礼貌。甚至,连谈话也是大忌。有一个听回来的故事,说几个外国人一起乘搭巴士时,其中一个朋友的手机突然响起。于是他如常地接听并开始谈话。出乎意料的,巴士突然停下。然后巴士司机从前面走到那位外国仁兄面前要求他即刻结束手机谈话。当然,此故事孰真孰假我不得而知,但日本人非常看重手机礼貌倒是不会有人不苟同。

除了要求在公共场合消音且避免手机谈话,日本还要求人们若身在某个特定地方时尽可能把手机电源完全关掉。所谓的特定地方,医院当然不在话下,惟火车里的
老弱病残座位也包括在内。为何要如此要求呢?事关手机电波是会影响到医院里的医疗器材,包括渺小的心脏起搏器。身在火车车厢里,坐在面前的乘客说不定有安装心脏起搏器在身。若有个万一,手机电波影响了那起搏器,后果当然是非常严重的。其他国家是否也有如此细心的安排,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也迫切需要如此的意识,否则若有个万一,谁应该为此负责呢?难道又是另一个皇家委员会的成立吗?

网上说,这“礼貌”模式似乎全世界只有日本在实行。如果是真的,又是为何呢?若以西方国家为比较对象,则可以说西方文化向来推崇个人自由,不会对这些行为产生过多的反感;反观,日本社会在公共空间享有权上相对更加看重,更在社会公共道德这准则上有着非常高的共同意识。他们从小就被教育被灌输要遵守秩序,爱护公物,保护环境等。抛开少数的害群之马,多数的他们都非常看重这公共场合下的共享权。所以当有人破坏这共识,或者说这默契,也就会比较敏感地给予反应。

还有另一种说法是,日本一直存在的土地不足问题使他们一直感到忧患,而导致他们对于空间这概念比较敏感。以火车为例,里头的空间是有限的。所以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已成为他的专属领域。如果有人以任何形式,包括手机铃声或者谈话,侵入他的领域里,自然会有反扑。

我本身其实在去日本前,就已经有把手机消音的习惯。所以第一次遇到这种日本独有的文化,我反而不曾有任何冲击。在公共场合把手机消音,对我而言,一直以来都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贴切而言,是一件尊重他人的礼貌之举。当然,我本意并非在此谴责任何一个他或她。分享自己喜欢的手机铃声,把音乐苗子传播给各方各界的人也是善举一项。

但我更希望下次我回家,我不会再听到那非一般的蚊子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我可以接受偶尔来一首印度舞曲,也可以接受突然的一首马来情歌,但至少别让四周的人都知道你家的柴米油盐,你和谁谁谁的家常便饭,好吗?

大马已经够喧闹了,何必为此增加更多喧哗声呢?



向东学习之学了什么

2011-04-02T01:20:56.156+09:00

  当初有幸得到政府奖学金,让我得以远赴樱花国留学,其实是我从来都没奢想过的事情。甚至应该说,我是多么的孤陋寡闻,竟然天真地以为政府奖学金只限定于欧美国家。所以听到外国月亮比较圆的说辞时,脑里浮现的都是西洋的映像。直到我身在其中,才知道留学日本的机会其实是源自于1982年的向东学习计划,也才知道向东学习计划原来不只是空喊口号说要效仿日本的工作态度而已的。对于我这天真又无知,我真是除了惭愧,还是惭愧。

回说这向东学习计划,自1982年起,政府每年遣送接近500名,包括学生,研究人员,学术人员,技术人员,专业人士等前往日本或深造或进修,甚至磨练。其中有多少是仍在樱花国度那打拼的我不得而知,但若说我们祖国能有今日发展与成就,很大程度是受惠于这向东学习计划,显然不会言过其实。哪怕是学成归国的直接付出,还是身在海外的间接贡献,反正就是无法全盘否认其成果,尽管事实上我们看不到那日本式的认真工作态度有很好地出现在咱们的公共服务领域里。

然而这些都不是我的重点。万幸之下的樱花国度,我的踏足如今已步入第五年,也可能是最后一年。喜欢回首的我,当然也不例外地在这最后驿站回头一看再看。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四年了,我学到了什么?”这问题下的回答,可以是知识上的增长,可以是个人上的成长。若把这问题与向东学习计划挂钩的话又是如何呢?——“向东学习四年,我学了什么呢?”

也就是,抛开各种经历各种境遇后的感知与得知,单单看日本这国家给予我的作业,我到底学到了什么呢?是那闻名于世的暂新科技技术吗?还是那众人所说的菊花与剑的东洋文化?我于是给了自己一个课外功课,也就是把自己向东学习后学到的东西一一列出来。也许实际上并没有学成,而只是惊叹或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又或许其中有太多已经因为没有及时刻下而白白流逝而去,但至少要让自己对得起当初下定决心来日本的初衷。

若问,向东学习,学了什么,你会答什么呢?



those days, the thoughts

2011-03-28T23:40:01.050+09:00

1. i was in malaysia, when the world over there had turned upside down.
2. if not a phone call from ntv7, asking for any contact numbers of friends in tokyo, i wouldn't have known it, not until my dad turned on the tv for news at the usual time.
3. i asked my mom to help me resubscribed astro before i came back, to watch soccer games in the first place, but had turned out to be a savior for me, as i could get latest updates from nhk itself.
4. my brother, who first wouldn't be back until the next weekend, was at home with a 4G yes device, became my another savior, as i could log on to internet to check my friends's safety and their following status.
5. though the handphones were mostly downed for some time, much to my relief, everyone of them is fine and safe. thank god!
6. relatives kept calling in, and were relieved that i came back at the right time. i couldn't agree more, as i can see how relieved my family is, when their son is safe at home at that moment.
7. but surely no more holiday mood i guess, as many who i concern with are still staying in japan, with plenty of unknowns following the quake.
8. instead of feeling lucky, sometimes it is more like unsettled, for being so far away when first hand information is crucial, and for being unable to do anything, for being at home while many are in surge of anxiety.
9. i ignored all those uncivilized comments and reactions about the quake, but focused on identifying the truth behind every information and every news, and tried to explain to those who were concerning about the current situation.
10. leaking of radiation from nuclear plant, another strong earthquake is expected to occur within days, shortage of food and water, people fleeing from japan, but, it is not the end of world. they are sending aid, they are searching for survivors, they are fighting to fix things right, they are bringing things back on track. there is still, hope and love. things will get better soon, i do believe, and i truly believe.
11. unless it has turned into the worst case, i'm going back there. just like what i say when someone asking whether i'm going back for malaysia or not, my answer is always: yes, i'm going back. that's what my heart is saying, and i always follow Her.

recorded from 311 until 320



i come with the rain

2011-03-28T23:35:30.128+09:00

记得年前有部电影,名为i come with the rain,是一部日本明星木村拓哉也有份参与的跨国电影。
不过,别问我内容是如何,因为我并没看过。
提它,只是因那标题:i come with the rain,总是会在我回到家园后,不时出现在我脑海里。

那个不时,是当一滴接一滴的雨滴嘀嗒在我门前屋瓦上之时;
那个不时,也在当一点又一点的雨点点缀在跟前的地上之时。

――也许,我是一名带雨者。
――It always rains whenever I'm back.

这一天,是我回来后的第十二天,也是连续下雨的第十二天。
云说,只是刚好遇上雨季而已,一切纯属巧合,根本没有所谓的带雨不带雨。
但人们不都总是会把事情盖上一层神秘面纱,而且还会喜欢把自己幻想成与众不同吗?
红色大披风,小孩说是飞去拯救世界的时候,我们笑之为童真;
黄色大月亮,大人说是大地产生异象的源头,我们视之为缺知。
那么,凡凡如我,调皮地天马行空一番,也不为过吧?

——所以,我是一名带雨者。
我回来,雨也跟着来,把闷闷的空气都一洒而散。
我回来,雨也随着来,把燥燥的心绪都一扫而空。
然后,
我带来的这雨,可以把弥漫在地球另一边的悲情阴霾都驱散掉;
我带来的这雨,可以浇溉不止大地也浇熄怒火,烟火,及战火。
甚至,一滴滴的雨点,是一巴又一巴的耳光,打在那些高高在上却无视良知的无知人。

——结果,我只是一名赏雨者。
听着雨滴打在屋瓦上,看着雨点填满屋前的空地,
我发现我已经忘了西北季候风是哪一个月驾临半岛西海岸。
我是越来越不了解,还是我从来都没去了解过,那些身在我周围的南洋椰林呢?

为了回避自责,我一厢情愿地选择了前者。
然而,我还是在转角处遇到了它。

笔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