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C++博客-游戏人生-文章分类-L情感驿站
http://www.cppblog.com/Fox/category/6643.html/rss
Preview: C++博客-游戏人生-文章分类-L情感驿站

C++博客-游戏人生-文章分类-L情感驿站



游戏人生 != ( 人生 == 游戏 )



Published: Tue, 20 May 2008 06:07:58 GMT

Last Build Date: Tue, 20 May 2008 06:07:58 GMT

 



真爱无言

Mon, 07 Apr 2008 07:48:00 GMT

Author: Fox

如果不是清明节到重庆的时候,火车站买票的人很多,可能会等买了周日回成都的票再到西政。

如果不是周六再跑到火车站只买到周一的票,可能就不会周日再多玩一天。

如果不是周日起得太晚,没办法去南山看樱花,可能就不会屈驾到朝天门去玩。

如果不是到朝天门,走到屿咖啡的门前,可能LP也不会想到进去。

如果不是LP想喝咖啡,可能我们也不会坐下去好好聊一聊。

如果不这样聊一聊,LP的心结可能还是不能解开,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LP这么累。

是啊,LP这段时间这么累,我居然不知道。

我一直以为对她很好,原来她只希望我可以陪陪她,我居然没做到。

幸亏朝天门有个屿咖啡。

看来,冥冥中自有定数,这儿还有一个喜欢《葬花吟》的女孩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女孩,找到一株无暇的蓝色妖姬是她的信仰。有一天,她遇到了那株她认为无暇的蓝色妖姬。

女孩守在这株蓝色妖姬的旁边,傻傻的幸福着,睡觉的时候,嘴角都是微微扬起。

一天夜里,女孩睡熟的时候,一场风雨袭来,有一支蓝色妖姬的花瓣被打落了两片,女孩哭了整整一天。

从此,女孩害怕夜的黑,因为,黑夜里她容易睡去。女孩也害怕风雨,因为,风雨来临的时候,她不知道怎样守护这株蓝色妖姬。

更可怕的是,一天午后,天边的乌云慢慢铺开,遮住了头顶的一片天空,明亮的天空变的比夜还要黑。

女孩毫无准备的,眼睁睁的看着一场暴雨摧残着越来越成熟的花儿,只剩恐惧。

突然之间,战胜了恐惧的女孩冲到雨中,用身体去护住被风雨拍打的花儿。

可怜的小女孩身体太娇小,无法同暴雨抗衡。一片,一片,蓝色妖姬的花瓣纷纷洒落。

无助的小女孩看到这一切,抓狂的去抓住最后一支蓝色妖姬,小手却被蓝色妖姬的花刺扎的伤痕累累。

暴风雨终于过去了,望着光秃秃的花萼,女孩脸上的泪水在阳光下格外刺眼。

哭累了的小女孩,终于在半夜时分睡着了。梦里,那一株蓝色妖姬被人连根拔起。

哭醒了的小女孩,睁开眼睛,看到光秃秃的花儿,竟然笑了,笑着哭,把歪倒的花儿小心的扶起。

黎明时分,朦胧中,女孩又睁开了眼睛。

女孩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风雨后的蓝色妖姬竟长出了数个花苞,一点一点,倔强的挺立着,带着雨滴、露珠,抑或是女孩的泪水。

女孩又一次留下泪水,哭着笑。

其实,属于你的东西,别人是抢不去的。

但首先,我要让你坚信这东西属于你。

(image)

Fox 2008-04-07 15:48 发表评论



圣诞:西岭雪山行

Wed, 26 Dec 2007 13:19:00 GMT

Author: Fox 圣诞节,带上GF和要去新公司的同事们一起去西岭雪山放松了3天。回来后,腿脚依然酸痛。 12.23日上午9点,一行60余人从成都搭两辆大巴前往西岭雪山,途径大邑(刘氏庄园),在花水湾用过午餐后大约下午2点到达西岭雪山脚下,乘索道到达山腰雪花酒店(无空调,感觉是山上四家酒店中最差的一家,其他3家分别为杜鹃、阳光、枫叶)。由于近期山上无雪,且多雨雾,滑雪场等地几无可玩之趣。四处游走至晚饭时间吃过晚饭遂聚众玩起杀人游戏,因有GF在身边,加之酒店晚7点半至9点供应热水洗澡,不敢玩的太久,未曾尽兴。 提起杀人游戏,个人非常喜欢。最经典的是回房前最后一局,本人一介草民,由于对局势的敏锐把握,准确指出匪人,成功为警挡刀,至警民联胜,仅一警被杀,堪称完胜,令我好不得意。 第二日睡懒觉到11点过,起来洗漱后用过午餐,下午1点,从山腰驻地乘索道缆车上山至日月坪观景台,这段索道据说全长2500多米,垂直高度达1000米(山腰海拔2200m左右,日月坪海拔为3200+),全程40分钟,从山腰阔叶无雪,往上是雪迹斑斑,再往上更是白雪皑皑,甚是可观,不时探出头去上下观望,吓坏了身边的GF,在我的怂恿下,她后来也禁不住探出去,确是另有风景。 下缆车后,步行300m至日月坪,走右侧经野牛道、冷杉林至阴阳界,偶或惊动树上松鼠,也有同伴摇落路边树上积雪,纷纷扬扬,也资一乐。因去时天气不好,阴阳界的阴阳奇观与我等无缘。倒是继续上行至海拔最高的红石尖,当笼罩于西面众山上的云雾被暖日驱散时,才会露出本来面目,可惜几十秒之后,重又隐去。我们一行人则静待云雾散开,又是一阵惊呼,匆匆留影,抓住这稍纵即逝的须臾美景。我想,倘若是云雾恒有或恒无,大概无人会在乎了? 在红石尖停留几十分钟,便待下山。我们程序组十余人结伴同行,因不想原路返回,便从另一边循路而下,行半小时后,接导游电话,乃至此路不通(实际上还是可以到达日月坪的,因众人皆是第一次走,加之已是下午5点,不敢擅专,只好原路返回,怎奈众人体力皆已消耗大半,饥渴劳顿,诸多抱怨)。途中美景,再无闲情观看。返回日月坪至乘索道处,已近晚上7点,再乘40分钟索道回到山腰驻地,天色已黑,看我等顺利返回,二位年轻的导游小姐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想来如果我等稍有差池,二位的确难以交差,平安夜还算平安。 晚饭过后,感觉头痛,似有感冒之嫌,幸得同事备有药品。稍后的篝火晚会上,大家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也跟酒店的姑娘们一起跳起了欢快的锅庄。只感觉她们没有上半年游海螺沟时的康巴的姑娘和小伙儿们跳的好看,厨房烤就的羊肉、兔肉也没有篝火烤出的整羊吃来安逸,就连煮啤酒也让我不满意,一直还是喜欢冷啤。玩了一会儿,头还是在痛,便早早回房休息了。 25日,早上10点集合下山,在花水湾吃过午饭,便在邮电宾馆泡了一个小时左右温泉,还是觉得不如海螺沟的贡嘎神汤。 返回成都后,已经接近下午5点,因公司还有很多工作,直接回来加班。和新公司同事去西岭雪山的仅我一人,因此,免不了要被他们盘问一番,倒也没有为难:)。 虽然西岭之行有许多遗憾,但因为是和GF以及以前一起奋斗的兄弟们(现在他们独立出去成立新公司,以后还有机会继续共事)同去度过一个美好难忘的圣诞节,加之现在的兄弟们的支持和谅解,我还是想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给我的美好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最后,我想到平安夜从雪山上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