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能将忙事成闲事
http://blog.sina.com.cn/rss/keyuanxiaolitongzhi.xml
Preview: 能将忙事成闲事

能将忙事成闲事





Published: Thu, 07 Dec 2017 16:27:10 +0800

Last Build Date: Fri, 08 Aug 2008 10:59:14 +0800

Copyright: Copyright 1996 - 2009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底限之上放轻松

Fri, 08 Aug 2008 10:59:14 +0800

(桂子姐姐请拿稿)

 在铺天盖地的奥运新闻夹缝中,有一篇关于胡军的访谈,他说:经常是半夜大家都睡觉了,就剩他和自己的老婆,老婆就会问他:“怎么着,胡军,哪儿啊?”胡军便会干脆回答:“什么哪儿啊,就在家里吧。”于是,他们就妻子就到东直门去买鸭脖子、鸭翅膀之类的下酒小菜,喝着啤酒,聊着天。

胡军结婚多年,夫妻俩还可以有这么好的兴致和沟通,实在难得。虽说前几年他与刘嘉玲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但我想那应该是空穴来风——对妻子充满欣赏和喜爱的男人,很难同时对第二个女人动真感情。

胡军的这番话让我联想起一个伪艺术中年,他对女人的最高评价是:真象个小男孩儿!在这一点上与胡军异曲同工。有“小男孩儿气”不是粗鲁莽撞,不是少不更事,而是在某些特定时间和场合,有点小可爱、有点小豪爽、有点小英气、有点小不计较。。。在足球决赛的晚上,和男友或老公把酒观看,而不是大煞风景地告诉他不要把花生皮抛在地板上,或明天要早起上班所以必须立即睡觉等等;在户外活动的时候,实在找不到干净的地方休息,也可以象男人那样席地而坐,谈些柴米油盐以外的东西,而不是抱怨连连,说早知道这么脏这么辛苦就不来了;星期六一起去买日用品,路上即兴拐进运动商店看一副很酷的球拍,兴致勃勃地帮他参谋,而不是使劲儿地催促他还有多少卷筒纸没买。。。

男人把这样的女性当作玩伴、知己、生活帮手和精神伴侣,有趣味,也有情谊。当他尊重她、欣赏她,感情就更稳固、更美妙。的确,爱情是一个开放体系,两个人身处爱情之中,不只得到欢喜的爱意、可靠的依赖,还有朋友般的扶持,以及人生的惊喜。谁能够想象爱情永远在日常的轨迹上运转,没有一点小小的转弯、爬坡、斜路和风景呢?在笔直的高速公路上开车,时间长了是要犯困的。太过安稳也一样,代价就是没有惊喜。象个“小男孩儿”似的女人,会跟男人一起制造一些小小的、离经叛道的“插曲”,为爱情的主旋律增加惊喜。而永远抱着大堆的禁忌和规则,处处嫌这嫌那的女人,相形之下绝不高明。

反过来也一样。不止一个女友跟我诉说自己买了一条500多元的裙子,回家老公就不太高兴。事实上他不知道这件新衣服带给她的,是什么样的自信和好心情!而且,这500多元钱已经被她认真计过算过,绝不会超出当月的生活预算——现代主妇哪里是那么容易做的呢?!

放松一点,允许小小的放纵,只要在相互忠诚和相互负责的底限之上,何乐不为?就象穿惯了淑女的雪纺裙,偶尔穿一下迷你热裤也不错呢!(李晓婷)


(image)  



有你是喜乐,没有你亦由你

Thu, 31 Jul 2008 10:29:59 +0800

——读胡兰成《山河岁月》和《今生今世》

我算是个业余的“张迷”。喜爱张爱玲,会自动自觉地厌恶胡兰成。

胡在大节上有错,当过汪伪政府的文化次长(相当于文化部副部长),那且不必说他,只是对于他对张爱玲的种种,很让人难以接受。胡认识张时已有妻室,跟张在一起还“或有许多女友,乃至挟妓游玩”。后汪伪政府倒台,他到武汉与护士小周一起生活,到温州又有了小范老师。而这之间不过短短两年。期间张爱玲将自己的稿费寄去给他生活,而自己一味俭省,辗转千里去看望他。可见从小便自立、视“一钱如命”的张爱玲,从感情和金钱上面都付出良多,以至于离开他以后,“不致于死,也不会再爱人,只将萎谢了”。

天使爱混蛋,年轻时所爱非人,是很多女人的宿命。以张爱玲的冰雪聪明,如何可以折堕到如此地步!二字头的年纪初看《山河岁月》和《今生今世》,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非黑即白,这段“公案”中胡兰成“衰到贴地”,即便有才,也是豺狼之心的豺,不是锦绣才子的才——所以他的书有什么好处,完全看不出来。

也许人要有些经历才会喜欢某些东西。象中式的家具和衣裳、含蓄的情感和表达,都是到了一定年纪才懂得欣赏。近来吃过晚饭在书柜里翻找,翻出胡兰成的这两本集子,随意打开来读,刚好读到张爱玲到温州去找他那一段。“爱玲道:‘我从诸暨丽水来,路上想着这里是你走过的。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想你就在那里,这温州城就象含着宝珠在放光。’我听了却不答言。我是男儿,受红粉佳人之恩,只是心思很静,不可以有悲喜。”放在以前,我一定会鄙视他所谓的“静”就是掩饰其情感凉薄,爱人从千里之外的乱世赶来,难道还可以静吗?而这次我耐心读下去,他把与爱玲的感情归结于“她与我即使不在一起,相隔亦只如我一个人在房里,而她则去厨下取茶”,“高山大海几乎不可以是儿女私情”。在当时张爱玲的盛名之下,也许他对她的情感里面,有喜爱、欣赏、崇敬甚至自卑,他把她当作精神伴侣,甚于当作自己的女人。爱有很多种,不是爱一个人的面貌身材和贤良淑德才叫爱的,爱她的精神世界,正是最不可多得的一种。

张爱玲没有对这段感情公开说些什么。只在《今生今世》里,胡兰成写她唯一有一句责问:“你与我结婚的时候,婚帖上写‘现世安稳’,你不给我安稳?”这是问,也是答。她已代胡兰成作答——患难之中尚不能给予情感的安稳,更何况乱世之后?!所以在《如生如死》一章里,有了这样一段:“于是六月十日爱玲来了信,我拆开才看得第一句,即刻好象青天白日里一声响亮,却奇怪我竟是心思很静。爱玲写道:‘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这次的决心,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时惟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虽是决别,仍有绵绵真情,“小吉”是“小劫”的隐语,她等他过了生死之关才来告别,并随信寄去两部电影剧本的稿费三十万,想必在当时是不小的数目。

胡兰成“看了信,竟亦不惊悔。从来爱玲怎样做、怎样说,我都没有意见,总觉得她都是好的。我放下信,到屋后篱落菜地边路上去走走,惟觉得阳光如水,物物清润静正,却不知是夏天,亦不知道是春天秋天。。。我唯变得时常会叹气,正在写文章,忽然叹一气,或起坐行走,都是无缘无故又叹一声。单是一种苦味,不是感伤,亦不悲切,却象丽水到温州上滩下滩的船,只觉得船肚下轧擦着人生的河床,那样的分明而又迟钝,一种心境好不难说。”

看到这里,不知不觉已经凌晨,台灯白花花地照在书上,白纸黑字,异常触目。我呆了一呆,竟不知身在何处。“一种心境好不难说”。。。那种“分明而又迟钝”的苦楚,我想年轻的时候谁都经受过吧?“拿得起放得下”是一种境界,但有多少人拿得起放不下,又或者根本不拿起来呢?他不强调多么需要她,也不强调要如何回报她,在一起走了多长时间,就只当是多长时间的缘份。有她是喜乐,没有她亦由她——这正是成熟隐忍的感情观吧?这样想来,胡兰成并不那么面目可憎。

胡兰成后来到了台湾教学,写了许多部书,我喜欢的台湾女作家朱天文和朱天心姐妹受其影响颇深。他与最后一任妻子过至终老,不知当时远在大洋彼岸的张爱玲作何感想。有你是喜乐,没有你亦由你,在颠沛流离的人生中,也是一种别样的真情。(李晓婷)


(image)  



生活的真相是失去

Wed, 02 Jul 2008 10:54:15 +0800

(桂子姐姐请拿稿)

久未联系的朋友在外地工作,有一天打来电话,让我帮她去办一件很棘手的事,过程中要有一次冒名顶替。“这个我真的帮不到你。”我考虑了一下说。也许几年之前,我会硬着头皮去试试,尽管冒名顶替很容易被当场拆穿——为了朋友情意嘛!但现在我做不来。不是说自己有多正派,而是觉得每件事情都有它自己的运行规则,在规则之内可以尽量帮忙,但如果要逾越规则,变成了另一件不好的事情,还是不办为好。

放下电话,觉得有点内疚。然而我说服自己:这不是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这样的要求本身不合理,换作别人也会拒绝;你已经学会拒绝办不到的事情,再多一次又何妨。。。事实上,从懂事到现在,我就常为这样的事情而烦恼——是做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老好人,还是做一个尽力保护自己的自私者、滑头?在两极之间来回地拉扯自己,其实并不轻松,到底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自如地说“不”?不,谢谢;不,不用了;不好意思,帮不上忙;对不起,这样不行。。。我不是一个天生的好人,只是想在传统道德范围内约束自己,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希望经常被别人麻烦。。。最好是除去责无旁贷的家人和少数几个知心好友,每个人都是远远的几笔,透露出各自最好的一面,然后放心地对一切怀有深情。

自私了,或者说,成熟了。不但学会了拒绝,还学会很多世俗的智慧:有些话还没有说出口,想想都是不说了,沉默给人以分寸感;听到与钱有关的任何数字、任何事例都不动声色,照样吃菜喝茶;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尽量往好处想,然后点头微笑。。。沉稳大度、处变不惊、举重若轻,这些特点符合着中国人对中年性格的期待,需要长时间的修炼。然而学会是一回事,内心挣扎是另外一回事。

古人说“三十而立”,也许是古人命短,人到三十天过午,所以就“立”得快些。现在人到了三十好象才到“后青春期”,虽然有了房子和车子,但价值观念还摇摆不定,不知道应该遵从什么样的处事原则。我自己和身边和同龄人大都有这样的困惑。也难怪,70年代的人是“夹心饼干”,60后机遇稍好一点,中国经济刚驶入快车道时,人才形成一个巨大的断层,老一辈知识体系落后,正需要新鲜血液适应社会的巨变,他们刚好“补位”,很年轻就担当重任。80、90后来势汹涌,他们的宗教是“自我奋斗”,根本不存在所谓价值观念的冲突,做起事情来自成体系,节省了很多精神和时间的成本。不象70后明明已经学会成熟,内心却还冲突得厉害。

智利著名作家阿扬堤说:我终于了解生命,生命就是失去。是啊,你失去婴儿是因为他变成孩子,失去孩子是因为他成长为少年。这样说来,失去朋友,不是因为你的拒绝,而是因为她已经变成了向你提出无理要求的人。我们失去大癫大肺,变成处变不惊、沉稳大度、举重若轻。。。随之而失去性格里的本真,也是一个必然过程,就象婴儿要长成孩子,孩子要长成少年,朋友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或者,这才是生活的真相。


(image)  



不是所有生活都闪闪发光

Mon, 16 Jun 2008 23:40:51 +0800

    (桂子姐姐请拿稿)

    书上说6、7月份是天秤座的低潮期。很难完全不相信,身边的几个天秤座都情绪低落,提不起精神来。自己工作上出现小差错被无限放大,累人累己;一篇讲话稿下功夫写了又写,始终不能让领导满意;又整天整天的下雨,屋里屋外潮湿得拧出水来。。。低潮期,想来点黑底飞金都不行。

    如果不努力也怨不得。还是努力了的。琐事看起来虽小,但做起来颇费精力,尤其是象我这种没有逻辑思维的伪文学青年,天生在某些事情上属于“脑残”级,严重缺乏把握能力,要付出比别人多一倍的精力用来计划、筹措、校对、审批,中间的种种,难以为外人道,不提也罢。

    到底有些心意难平。朋友笑我是歌坛的“黄伊汶”。我刚好上星期听过她在劲歌金曲节目中唱的一首歌。主持人说:“好久没见你!”她有些讪讪地——是啊,跟红顶白的社会,不红就很难被人看见,或是人们只是视而不见。她还是那样苗条,大眼睛象电视机,不那么漂亮,还算特别。前期沉浮一段时间,转道到日本学跳舞,回来走“都市熟女”路线,一首《戒男》在榜单前十位中的后三位徘徊过,但终究底气不足,很快淹没在满坑满谷的流行歌曲中。她努力,舞技纯熟,声线低沉,不传绯闻,不跟公司闹别扭,按理说天道酬勤,市场需要不一样的女艺人,然而只是不红,也许就是刘嘉玲说的——独欠一点运气。

    好运只眷顾少数人,却把现实困难细致地分派到每个人头上。小笨帮我分析:“跑步进入新中年,哪个人没有一卡车问题?甲乙丙丁,没谁过得容易。。。”也许美女过得容易一点?美女现在身边还荒着,又靓又叻还不如姿色能力平平,连根钉子也要自己去钉。也许领导过得容易一点?领导上面还有领导的领导,一样被黑脸训斥,在所难免。

    是啊,好象闪闪发光的年轻时代真的已经远去。那时不用考虑房子车子油价肉价级别晋升,那样饱满自信,那样毫无保留,对世界充满着盲目的可以原谅的乐观。韩剧里被抛弃的女主角含泪问道:“是不是所有现在的女朋友都闪闪发光?可是过几年,就没有一点光泽了,象我对于你一样。。。”是什么磨去了生活的光泽,让它不再闪闪发光?我们一次比一次容易陷入低潮,努力却抓不住机会——难道真的只是“欠一点运气”?

    一个“根红苗正”的顺德朋友听了我的絮叨,对我表示了严重的鄙视:“受不了了,真是无病呻吟!”生活是一条正弦曲线,高潮低谷正是常态——难道混了三十二年,连这样浅显的道理也没有弄懂吗?!爬得越高,跌得越低;可是跌得越低,反弹也会越高啊!把胡思乱想的时间用在计划、筹措、校对、审批等等的所谓琐事上,笨鸟先飞,笨人先行,天道终会酬勤。不由得你不信。黄伊汶不能变成陈奕迅,也不必变成陈奕迅,做她自己好了。

    洪峰已经过去,明天也许天就晴了。

 

(image)  



我想为你变更好

Mon, 02 Jun 2008 17:08:33 +0800

    (桂子姐姐请拿稿)

    一个人能走多远,取决于他跟什么人同行。所谓的“环境改变人”,我觉得更多的是人际环境——跟什么人一起工作,跟什么人结婚生子,跟什么人做知己良朋,你就会有什么样的性格,甚至什么样的人生。

    这样的感叹是因为昨天翻看DV碟片,孩子3个月的时候帮他洗澡,他那样柔弱,我细心地帮他洗洗小手小脚小肚子,用毛巾擦干他的头发,唱歌给他听,逗他笑。真的没想到自己也会这样耐心,干起这样的“精细活儿”一点也不手忙脚乱。从小受到父母和两个姐姐的宠爱,我不精于家务,可是当这个“小小的第三者”来了,我不用教就全会了——人果然是会改变的,变成与以前的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除了孩子,还有很多人让自己心甘情愿地改变。

    洁严谨有理,由于工作上的交集,少数几次拿公文给她,我仔细地核对错别字,提法上也再三斟酌,很怕讲错业务。因为我知道她对我有所要求,而且时间宝贵。以前做过一项工作的统计,我用大头虾的方式,常有错漏,她看到之后就发邮件给我,我一一改过,心怀感激。在人生可能出现转折的时候她第一时间主动问我、帮我,这样的关键时候我从来都“理屈词穷”,不知说什么好,连“谢”字也没有正经地说一个。只是我立心要做得比以前好,不想让她失望。

    小B遇到情绪低潮,絮絮地跟我说些话,我听得入耳,不时给点局外人的意见,提醒她忘掉烦恼,尽量享受两个人的生活。其实我也有很多烦恼,人到中年正如爬到半山,包袱越来越重,支撑越来越少,睁开眼来,于公于私都是一堆事情。不过是绷得住和绷不住的区别,情绪低潮谁都会有。我想到自己有时狂躁愤怒,都是她陪在我身边听牢骚,毫无怨言。哀怨说了三次就会变成你的灵魂,幸福说了三次,也一样。我应该比现在更积极,用以感染身边的朋友。

    先生平时挺忙,午饭都是叫外卖解决。餐馆的盒饭向来油腻无益,想让他多吃粗粮和新鲜蔬菜、有一个舒舒服服的晚餐,就必须由我这个半吊子“煮妇”操刀。经常到了下班的时候我要进行一番思想斗争,到底是要去参加吃喝玩乐的活动,还是回家老老实实煮饭?最后的结果大多是急忙赶去买菜,回家洗切烹煮,热得一脸油汗。我知道,这会使毛孔粗大,多少精华霜和爽肤液都难以弥补。但当先生不管菜式咸了淡了,总是兴致勃勃“再来一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一点。

    还有,父母姐姐原谅我的不够成熟;还有其他朋友忍受我的飘乎性格;甚至是不到两岁的孩子,也从来都是用喜爱渴求的眼光望着我,不知道不在意我对他的忽视。

    亲爱的,我想为你们变得更好。一个认真的人。一个乐观的人。一个将付出当作幸福的人。就象歌里唱的:“我不怕为你吃亏,多苦的工作也愿意奉陪,我只怕熬夜太累,错过了我们明天的约会。。。不要你陪我喝药水,也不要成为你负累,倘若爱你,怎能让你和一个病人亲嘴。。。海誓山盟倒不如保重,别叫你牵累,因为我最不愿意,看到你为了我担心流泪,万一你比我还要憔悴,怎能享受爱的滋味。。。”

 

(image)  



人生需要一些失败

Thu, 29 May 2008 11:48:31 +0800

    (对我影响至深的一本书,征文)

    跟师妹一起去阳朔,带上我的“镇家之宝”《失败之书》。在西街游荡回来,发现她正在认真地翻看着这本书,见到我,“啪”地将书扔在茶几上,说:“为什么看这种书啊?这么颓废,这种年代应该进取一点!”

    师妹毫不客气,不知道这本书是我的“圣经”。所有的书里只有这本最旧,泛黄卷边,可见读它之多。我知道很多女性是隔几年读一遍《红楼梦》、隔几年读一次张爱玲的,而我就是一年读一次《失败之书》,对其中的某些描写早已滚瓜烂熟,还热切地推荐给同事和朋友。我们这代人经历很简单,一直顺风顺水,考上大学,进入政府或大公司,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很多人活得张牙舞爪、黑底飞金,完全地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得到一切理所应当。因为没有挫折失败,所以大家不明白其实在自己小小成绩的背后,有一个多么庞大的体系在支持、在付出。我们太忙着在人生的路上冲杀,忙着在股市房市里沉浮,忙着创造物质,以及基于这些物质上的浮夸的价值观念,忘了他人的诉求和自己的精神追求,就象在现代化的暗夜中忘记了光源。我们需要一些让内心安静下来的书,《失败之书》就是其中的一本。

    这本书写了许多地方、人、事物,是一个孤独漂泊者的回忆。用29万字来写漂泊,而不变成絮絮叨叨日的流水帐和牢骚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北岛的叙述中带有浓厚的悲天悯人的意味,所谓“一叶一菩提”,不动声色地讲讲身边人事物,即可在里面见到人生真义。书里写一对著名民族演奏家兄弟,出国后只能流落街头卖艺;写一位摄影家很早在国内成名,到了法国只能天天拍皮包广告;写享誉国际的中国诗人,因政治问题多年无法回国;在中国城开小餐馆的老板,一辈子也没挣到他准备回家养老的十万美金。。。在这样的境遇下,如何接受现实并尽量使自己的内心强大、安详,才是最最重要的。

    书中在跟三教九流的交往之间,陆续看出北岛自身的一些情况:85年之后,北岛被迫出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三年时间内,流浪于七个国家、十八个城市。如果不是朋友遍布天下,生存下来都是件困难的事情。他说:“我意识到,再也回不去了。”生活磨砺得他乐观起来,在困顿中,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有一章写到最困难的时候,在挪威极夜的黑暗中,他整月把自己关在屋内,喝酒、扯头发、尖叫,只差一点点就疯掉。但是最终他把持住了自己,拉开窗帘,走到了阳光下面。

想想北岛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狂妄”的一个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告诉世界吧,我不相信!”他是蒙胧诗的北斗星,是愤怒青年的指明灯。到现在我还觉得,中国真正的现代诗歌,跟中国的哲学一样,乍一开始就到了孔孟老庄之境,达到了一个奇异的顶峰。北岛、顾城是现代诗歌的“孔孟老庄”,多少年过去了,仍无人能出其右。多年之后为了生计转写散文,他却只写了两个字,一个“退”字,一个“隐”字,这是生活教给他方法,他再通过自己的笔传递给读者。人生确实需要一些退、一些隐,就象小孩子偶尔要发烧,人生是需要偶尔的失败。

    相对于叙事的方式,《失败之书》的语言本身却是明快的,简洁流畅,点到为止,有诗的节奏。通篇多用短句,一段叙述之后,结尾常有八字、十字的结论,观点就在这八字十字里闪光。无论从哪一页翻开,都会毫不费力地读下去。

    纳博科夫说优秀的小说家有三重身份,一是讲故事的人,使读者得到事实,二是教育家,使读者得到知识,三是魔术师,使读者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觉得优秀的散文家何尝不是这样。在《失败之书》中,我看到的是别人的命运,以及,得到自己的平静。

    人年轻的时候读什么书往往毫无道理,然而余生却被其中的价值观所左右。书中的照片上,北岛始终没有发福,瘦而挺拔,除了眼睛里忧郁,他已经不再象个诗人。听说北岛从前年开始每年要在香港中文大学做半年客座教授,我非常高兴,觉得一定可以跟他见面,把这本旧旧的书,给他签上一个名字,告诉他我被这本书影响至深,余生也会被其左右。(李晓婷)

 

(image)  



谁又和什么沾上边

Thu, 22 May 2008 16:30:11 +0800

    晚上和三个好朋友吃麻辣火锅。可可说:“怎么突然觉得我们的情景很象美国的《欲望都市》?只不过人家四个美女是穿着世界名牌,在美国纽约的上层社会时髦餐馆里,聊着男人和名牌。。。而我们四个霉女穿着打折的国货,在镇上小街的火锅店里,谈着工作和孩子。。。”

    《欲望都市》里的万人迷凯丽还抱怨说:“我们好象跟高贵、时髦、流行、美丽、多角恋、精英等等沾不上边!”唉,衣服可以晒,被褥可以晒,命却不可以这样晒——如果她们都那么不如意,那么我们呢?!

    翻开时尚杂志,漂亮服装都是以日元为结算,以我仅有的财经知识,将价格除以13转换成人民币,随便一条半截直筒裙也要3000多块。3000多块啊,让我算算,那是小孩子半年的奶粉钱,那是近20次汽车加油的钱,那是一家人两年煲汤的龙骨钱,那是打飞的去三亚住五星级酒店度过惬意假期的钱。。。说得高尚一点,甚至是150本崭崭新的书钱。说是读一本好书就是跟一个有意趣的人对话——想想吧,你放弃了跟这150个顶尖人物的交流,只为了一件不能机洗不能日晒只能手洗平放晾干的、撑死了用不到一平方米布的裙子?!而且,这裙子不到两季就会过时,被80后90后斥为“老土”。她们全然不知道,你为了它曾花费了那样的代价。

    这真是典型的师奶思维。什么都要跟日常生活和家庭孩子沾上边,柴米油盐、锅碗瓢盆、水电煤气、固话小灵通。也许唯一的奢侈,就是用买菜剩下的零钱买一把雏菊,还觉得25块买菜,5块买菊花,划算得不得了。以前的理想在哪里?不知道,反正如今我们偷空儿喝瓶啤酒,举杯相碰,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当然会为此焦虑抱怨,然而不顶用。越焦虑抱怨就越糟。罗素说,你想想地球是宇宙多么偶然的产物,人又是地球上多么偶然的产物,你就会放弃很多与事无补的念头。我的现实偶像的经验是:读书、公务、做生意,每个角色都成功。这是个人能力问题,更是人生态度问题。理想不当饭吃,焦虑抱怨有鬼用,埋头扎进现实生活就是。劲道用到位了,自然有“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的那一天。

    是啊,成长就是向现实生活妥协。仔细观察我们身边的中年人(呵呵,我们已跑步跨入这个行列),都是一副和世界有商有量的样子。大家普通人,谁不是醒了做人、睡了做梦,谁又能和什么沾上边呢?

    对,醒着的时候努力做个快乐人;睡着了,就努力做个中六合彩的梦。

 

(image)  



花痴

Thu, 03 Apr 2008 11:23:22 +0800

    (桂子姐姐请拿稿)

    在菜场买菜,看到春雨迷朦下,小雏菊一朵朵吸饱了水份,黄嫩可爱,随手买下几把回家,人民币十大元。把花瓶重新找出来,才意识到已经一年多没有插过花了。自从生了孩子之后,每天都填得满满的,哪有时间和空间插花!洗花瓶、剪枝、修叶、放点细盐在水里,小菊花被高低错落地安置在玻璃圆瓶中,放在窗台上。我站在旁边端详半晌,觉得真是娇嫩可爱啊,忍不住用手摸一摸,一边啧啧地感叹。先生笑我:“花痴!”

    是啊,女人对花的痴迷,也许跟男人看到美色一样。这小小的菊花,象是“豆寇梢头二月初”的姑娘,说不出的纯洁和娇嫩。曾经有段时间最喜欢白玫瑰,在高脚白瓷花瓶里,深绿色的叶子,衬着层层叠叠饱满的白,花瓣软而糯,自有一种“娇滴滴、滴滴娇”的慵懒。我下班第一时间就去打理它们,换水、修叶、调整方向,然后看上一会儿子。怪不得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里,那女子叫“娇蕊”,名字起得真好,那样的女子就该是这个样子——娇滴滴、滴滴娇,不用操心,自有男人捧在手心里呵护她。

    广东一年四季都是花红柳绿的,所以不大明白春天和鲜花对一个北方人意味着什么样的惊喜。我第一次来广东是三月份,从灰扑扑的北方一路南下,开始了眼睛的盛宴:黄嫩嫩的迎春花、叶子象小手掌似的紫荆、红得霸道的木棉,一树树的红色绿色,让人心花怒放。不过那时候我基本上不认识这些植物,只认识一种大江南北都有的桂花,也不是春天开的。

    晚饭后散步,变成了自然课的课外辅导时间。在园子里,看到一种花或植物先生都要考考我。我知道了蔷薇和月季的区别、知道了鸡蛋花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知道了广玉兰跟别的玉兰的差别、知道了木  棉树、紫荆树、芒果树、杨桃树、木瓜树、芭蕉树、酒瓶棕树是什么样子。。。太多种类了,使我常常感叹:“你们南方人真幸福!”后来自然而然地迷上了插花,白玫瑰、百合、洋桔梗、马蹄莲,白色系的花是首选,因为喜欢她们的纯洁清丽。都说“皎皎者易污”,可是这样美丽的白色,岂容那样快污损?我每天都费尽心思照顾她们,维护着这“短暂的恋爱”。

    有一回,小姑子从昆明快递过来红玫瑰、非洲菊和剑兰,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剪枝,一丛丛硕大强壮的玫瑰,红得欲滴,我不断想起“血浓于水”这个词,想着父母、想着姐姐,眼睛都湿了。那次玫瑰刚好一百枝,装了一屋子,象是在拍老套的言情片,连我自己笑着大叫“太夸张了!”

    这么长时间,我一再地觉得花和人相通相似,为自己的“花痴”行径找到很好的理由。现在孩子大一点,又可以发花痴,只不过要放弃多刺的玫瑰和多花粉的马蹄莲,好在小雏菊一年四季都新鲜,照样能够满足这“催花辣手”,所谓“粗茶淡饭”花丛间,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image)  



天青色等烟雨

Mon, 31 Mar 2008 10:26:11 +0800

    《爱你就象爱生病》里,北京女病人在西湖边的石凳上呆坐,然后发了一条短信给她曾经的爱人:“我在这里。”然后他来与她见了面。。。然后,继续各赶各的路。
    我也在西湖边上,只不过风大,有点冷。一枝桃花一枝柳,全都开放得正好。最美的是玉兰花,比广东的浓稠厚重,又带着粉嫩的清丽,奇异的美。这是样子不太标致的姑娘经过精心修饰的美吧?简单,让人怜爱。
    有段旋律老在我耳边回响: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好听。   
    幸好我没有爱人在这里。老杨同志这个超级奶爸在家里帮着父母带福娃。我坐晚机回。我爱你们。
 
(这是桑格格照的,没想到她也在西湖)

(image)  



春天不是用功天

Thu, 20 Mar 2008 01:33:15 +0800

    (桂子姐姐,这篇已重新改过,增加的为红色字体部分)

    世道变了。主要是季节变了。

    早上一上QQ,发现大家的签名都换了,有人写道:“这个季节,办公室应该播着狂燥系摇滚乐,喝着兑苹果汁的ABSOULT。。。”另一人写道:“调研文章还一个字没动,咋办呢?”还有几个人异口同声要去郊游踏青。。。反正,每个人都好象鼓着一股子劲儿,不愿意在屋子里面好好呆着。

    还有一点上进心进取心和事业心吗?不是说“一天之计在于春,一年之计在于晨”吗?春天来了,这些所谓的青壮年、中流砥柱却耍着颓废的范儿,蠢蠢欲动着要“在路上”,出去劈酒行乐、买颜色鲜嫩的衣裳、看桃花樱花油菜花和不管什么花,总之要结伴无所事事,把玩耍进行到底。连每每“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文艺青年们也跟着添乱,再没有时间伤春悲秋,理直气壮地加入到享乐大潮中去。。。要是让老一辈的人知道,还敢把大好河山交给你们吗?!

    下午开政治思想工作会议,窗户外面是灿烂的阳光,隔着玻璃晒得人后背温热,出了一身细细的毛汗。广东漫长干燥的秋冬季节一过,气温就立马儿到了25度以上,脱下毛衣人们直接穿上短袖衫了,连个过渡期都没有,间接剥夺了大家享受春天的权利。我们就把在夹缝里这不太冷不太热不太干不太湿的几天,权且当作春天。好在有勤奋的木棉开了一树花,提醒我们春天曾经来过。

    我在本子上画圈,完全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红头文件上每个字都认识,没一句看得懂;大家轮流发言,只象雨滴打在鼓面上,哒哒地响着,渗不到意识里去。我不再烦恼每一次思想政治活动自己都要做小兵,因为我的心飞到了向往以久的江南,从来应该“烟花三月下扬州”,就连周杰伦周大侠也唱道:“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的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是啊,江南从来跟温婉秀丽的女子、粉妆玉琢的园林宅院、清香透亮的绿茶、浑厚老道的黄酒和色白花青的青花杯结合在一起的。。。甚至那江南的雨也是格外缠绵的吧?嗯,看来冬天是抑郁症高发期,春天是妄想症高发期呢。

    事实上,连孔子和他的得意门生也想在春天出去游玩。不是吗?《论语》有云:“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春天不是用功天,总算在这里找到了传统的注脚和理论的支撑。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