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sasa
http://blog.sina.com.cn/rss/cestlavi.xml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Lithuanian
Tags:
called finally  finally officially  finally  officially  washington  多天 美金  月 ,      的离开, 月  , 多天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sasa

sasa





Published: Sun, 01 Apr 2018 03:02:02 +0800

Last Build Date: Mon, 17 Nov 2008 19:02:14 +0800

Copyright: Copyright 1996 - 2009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更新止

Mon, 17 Nov 2008 19:02:14 +0800

于是乎,接下来的日子将转移到
http://decemberten.ycool.com/

这边就停止更新了。
虽然自己是那种从来看空间不留名的人,但同时我也是那种希望别人能留名的人。
所以我说,欢迎留言。


(image)  



又要是周末了

Fri, 24 Oct 2008 16:57:57 +0800

刚刚看完明天化学实验要做的内容,本该应该上床睡觉的时候,忽然发现想写点什么了。真是难得,我竟然忽然想写点什么了。
日复一日的早上7点45或者8点45起床,日复一日的下楼吃早餐,日复一日的每早的数学课,日复一日的半小时午睡,日复一日的6:30结束的化学课,日复一日的Study Room里的学习。似乎生活正在步上正轨,正在走上规律的作息。可是我知道这远远不够,这种看似很规律的生活却不是我所要寻找的。前几天参加完的pre-med session,作为那一场唯一一个freshmen,我仅仅只是坐在旁边听着大二大三甚至09年申请medical school的那些人的那些问题。听着他们的时间安排,听着他们的计划。忽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对于未来的四年,对于那个从7岁就开始的理想,并没有做出相应的努力。我应该要有几个小时的volunteer,要有多长的clinic experience,要有怎样的心态怎样的态度去完成一个申请者的所有工作。这些我本该开始着手了解得东西,到现在还迷雾一般的在我眼前挥散不开。

化学midterm因为pre-med session的原因迟到了15分钟。结束考试之后就歇斯底里得打电话给楠楠。说着所有的题都在仓促中完成,有的计算过程跳过直接写了答案,有的草稿在誊抄的时候出现了错误,有的题甚至还没有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在结束考试后还很冷静的跟教授讨论的这个midterm还有没有可能补救的问题。可是走出了那栋楼,就有点不知所措的坐在草坪上开始打电话了。印象中的自己从来不会这样。是因为太在乎GPA了,是因为觉得这四年的开头就要被自己搞砸了,还是因为觉得自己距离设定的目标越来越脱轨了。晚上回到宿舍之后,妈妈在网上问起成绩来,我轻描淡写得说了声还行。只是觉得自己很失败,不能告诉她这些高中的化学问题出现在我的midterm里,不能告诉她我答完了所有的题目感觉很好,不能告诉她你不要担心我,我会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的。真的很失败。
可是无论如何,我也会走过去。这并不是我所经历过最糟糕的事情,也不是我将会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我甚至还没有开始我真正的旅程,怎么能在这里停下了脚步。即使现在的我还会犯一些幼稚的不应该的错误,但我在一点点地调整着步伐;即使现在的我还会在两点钟收到你们在msn上叮咛早点睡觉的消息,但我在一点点地让你们感到我会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即使现在的我还会在一个midterm之后歇斯底里得打电话,但我在一点点地让自己更坚强更冷静。

大脑开始不运转了。
笔记本的屏幕开始刺眼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的生活,我还是很期待接下来沿路的风景。

(image)  



难得晴天

Tue, 14 Oct 2008 06:04:29 +0800

ps.小昊,我怎么觉得你消失了。
ps完毕。

每次打开这里,打几行字上去,再一个一个的删掉。实在是不知道写什么,感觉有很多要说,可是打出来的字都是让自己的不满意的字。
昨天晚上跟楠楠打了下电话,听了下她那边纠结混乱的生活,然后两个人抱着电话开始感叹。这里很好,这里的人都很好,有可以一起玩得很疯的,有可以一起很认真讨论问题的,有可以聊些琐事的。可是没有即使站在一起什么也不说,彼此也能互相明白。没有即使有时候我的一些疯言疯语,也能有人很理解的对上话。有时候晚上忽然很想找人说话,只是想把忽然产生的想法感觉找个人谈谈。于是楼上楼下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人站在他们面前,却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算算来这里都一个月了,虽然觉得有时候一天下来浪费的时间还是很多,但希望在慢慢的调整当中能改善过来吧。因为这学段主要选的都是理科,所以还没有出现很多paper,除了心理学稍微有点阅读量,其余科目基本上都纠结在数字当中。于是决定要好好利用图书馆的资源,趁着第一二年的时间多读点东西。

下午买完东西就直接去上课了。本来以为风平浪静的一天就要结束在无尽的作业中。可是校内上一条状态打破了这个平静。
然后齐刷刷的深中的状态,群里面都开始证实了这个消息。
我有点不敢相信。不能接受。阿姨就这样离开了。生命真的如此脆弱
虽然我只上过他一个学段的化学课,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被震了一下。到现在还不能相信。妈妈说那是因为他是你身边的人。是么?大概吧。
现在就是担心肥羊,不知道她怎么样。印象中即使在阿姨住院化疗期间,肥羊的状态一直都没有很低沉过,每次问到你爸爸怎么样了,肥羊的回答是"挺好的,开始可以吃饭下床走动了"。大概是接触不深吧,伤感的情绪不是向谁都展露的。
最后的最后,杨老师,希望你一路走好。

(image)  



第一个正式weekend之后

Mon, 29 Sep 2008 07:55:46 +0800

刚刚从bookstore抱了一摞笔记本回来,很喜欢这里那种三孔的活页夹。对于那只husky,最终还是没有抱回来,等什么时候想不开了再去吧。哈哈。
在开学三天之后,迎来第一个so called正式的weekend。从周四开始计划的,周五下课之后要去打羽毛球,然后滑冰,然后壁球,然后通宵。像是要把好不容易得来的三天的规律的生活彻底打破。不过在昨晚彻夜未眠之后,我还是决定,以后再也不通宵了不通宵了不通宵了。
Math, Psychology, Physiology。
这学段的课就这样敲定下来,选上physiology纯属意外。在长长的目录上看到anatomy这个词,就一激动得报了上去。不过只是很基础的anatomy,没有lab的anatomy。
渐渐开始适应这里的食物,唯一需要担心的后果就是直线上升的体重。不过目前还好还好,哈哈。
西雅图没完没了的雨还没有下起来,依旧是偶尔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向南的宿舍一到中午就会被太阳晒得暖暖的。

只是到现在还没有跟昊打过电话。

你的"路上小心""坐在电脑前多喝水"是我来到之后听到最有感触的话。可能因为是你,也可能因为你终于打破你的一句话不说。即使明白这不代表着什么,但还是谢谢你。

发现已经不会组织语言了,打住打住。
那么,继续行走在西部的阳光下,带着点小期待小兴奋。
(image)  



所谓的这一边

Sun, 14 Sep 2008 16:48:12 +0800

于是乎,似乎是在原地多踏步了一天,9月9的离开,9月9的到达。

一切都还挺好的,现在就在期待着2,3月份UW樱花齐哗哗的盛开。第一天拖着两个巨型的箱子,从机场穿过天桥,看到shuttle express的欣喜的心情。即使在飞机上,透过云层看到google earth上的seattle就这样如此触手可及时的小小的兴奋,坐在长长的椅子上等shuttle的那刻,还是觉得曾经在图片上看到的一切终于在眼前渐渐的明朗真实起来,那种感觉,呵。复杂。

西雅图柔和的日光原来也是会晒伤人的。来了五天,五天的大晴天,让人不由得怀疑起所谓的“一年300多天200多天的雨天”。在穿着长袖的秋天的阳光下,在看似很大实际也很大的UW里,在lander又小又triple的宿舍里,在相信着tomorrow is another day中,一步一步地熟悉着UW。遇到更多不同的人,发生更多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去到更多没有去过的地方,新的生活就是这样慢慢的拉开了序幕。

 

从时间上来说,今天应该是中秋节。一群人喊着“要吃月饼”,“30美金4块啊啊啊啊啊”。可是坐在别人的宿舍里,我却没有一点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有人说是时间还不到,呵呵。大概如此。现在有小小的期待开学之后的日子。

 

在美国的第一餐阴差阳错的成了中餐,University Way上的New China Expresss。抛开口味不谈,光入乡随俗的秉承了美国什么东西都是超大分量这点,都足矣让我们这些刚到第一天的人对浪费那么多食物感到心疼。不过炒饭很好吃,非常好吃。只是大分量这件事情我到现在还接受不了。

 

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的你。


(image)  



so called im going

Fri, 05 Sep 2008 19:27:08 +0800

于是时间变成了短短的四天。

我现在有点难以猜测自己坐在飞机上的感受,甚至踏下飞机第一步的感受。从之前只是说说而已到最后一路申请下来,到现在的临行准备,似乎老早老早之前的自己并没有想到这么多。今早在信箱里收到了UW寄来的W car decal,站在信箱前读着"Finally, now that you are officially a Husky."

Ya, finally, officially, a Husky.

妈妈和九班送的那本祝福还有相册我会在飞机上好好看多几遍的。似乎写到最后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出去之后不要傻傻的再迷个路什么,迟个到什么的”。即使是这么恶劣的毛病,你们还是包容我这么久。即使每次提起我的迟到,你们都恨得咬牙切齿。即使我总是在你们面前不正经的疯来疯去,即使我对于你们写的某些语句很有意见。你们的字,你们的笑脸,你们的祝福,会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我们一起挥霍也好享受也好度过也好的那段时光。谢谢你们,my nine。

 

跟爸妈偶尔聊起来说,你们送我到家门口就行啦。或者,还是送到机场吧。或者,妈妈说反正她走我一定不会哭。或者,爸爸说以后的事情我们就都不管了。即使现在在家里天天跟妈妈为了行李的事情从家的这头吵到那头。到最后,妈妈,我赌你还是会哭得拉。呵呵。有很多话想要跟他们说,例如爸爸你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不说闷在心里,妈妈是有什么就会说出来的,例如妈妈你也多主动跟爸爸聊聊,也别太心直口快了,心情急躁的时候把要说出口的话念多几遍再说。原本打算说服他们养条狗的,但是自从经历了多多在的时候,妈妈在家就没敢下过沙发的时期,我就彻底打消这个念头了。老爸老妈,你们为了我辛苦了。现在开始,你们俩可以完全忽略我的享受生活了,呵。尽管我知道你们还是会操很多心。

 

看下来,我真成最后一个离开的了。有些人很遗憾没有送到,有些人意料之中的最后什么都没说,有些人很释然得让它过去了。不管怎么说,大家的新生活都开始了。即使在分别时讨论着一年后半年后四年后的日子,未来总还是未知的。即使有时候会很憧憬会很畏惧会很兴奋会很雄心壮志,该走路的还是要一步一步的走好它。

 

我们从新的起跑线出发,跑在各自的跑道上,不论交叉亦或平行,我都期待着与你们在终点时的重逢微笑。


(image)  



额滴神再次更新

Thu, 21 Aug 2008 00:06:00 +0800

感谢古井给予我标题的灵感。

 

六点的时候去客厅把灯一盏一盏得开了,转身发现被阳台衣服遮挡住大片面积的天空透露着代表黄昏的橙光,只是看到阳台上还残留的未干的水,变懒懒得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回到房里,又是扎眼的白炽光。

 

终于买了新手机,用了三年的小三星终于可以躺在抽屉里养老了,可惜它已经体无完肤了。不过在最后一年我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对它进行非人道主义的摧残下,它还能吭哧吭哧走下来,也就是偶尔没个电,花个屏,死个机,坏个听筒,烂个键盘,着实是相当的不容易。

然后,昨天,哦不,应该说前天,李敏从四川来深圳,我们几个依然坚守在深圳的人就带他到小梅沙进行了踏浪行动。好吧,我承认只有我一个人完成了任务,其他人都超额的与大海作了更亲密的接触。

李敏说刚离开擂鼓那几天,一个人坐在从四川到深圳的车上,满脑子想的全是擂鼓的事情,心情很压抑。毕竟在那里呆了33天,要恢复回来不是那么容易的。然后零零星星的也了解到了擂鼓现在的情况,比如说帐篷小学解散了,孩子们都返乡了,开始在板房里上课了;比如说12号那天的毕业典礼开得很成功;比如说去成都然后消失了的站长;比如说接水旁边的那栋楼在某个夜里塌了一半,所幸周围没有帐篷;比如说擂鼓的帐篷已经拆走了一大半了,当地的居民也准备开始农业生产了;比如说擂鼓初中的重建开始了。再然后,我们也讨论到明年的暑假约着一起回去看看,闫肃还很兴奋的一直在说还要回去给初中班上课,不过那个时候的擂鼓一定完全不一样了。于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一批志愿者算是都回来了,剩下的志愿者也即将要离开,这意味着渐渐改善生活条件的擂鼓要开始新的一段成长了。而孩子们也恢复了原来的校园生活,希望一年以后还能再见到他们,看看他们的改变。

 

这几天晚上在MSN上收到的全是“你箱子收好了么”“我的超重了”“你说那个什么要不要带阿”。于是我也渐渐意识到之前喊着的“还有一个月慢慢来”,现在只剩下10多天了。向来没有时间观念的我也总算开始有点紧迫感了,当然目前只是说说而已。汗颜,看着那么多东西横七竖八的躺在箱子里,我就很想让它们自己自力更生,真无奈。中午上MSN跟徐聊了一下,晚上睡觉前又上了一次看到他也在。一天中看到两次很正常,但对于他来说却已经经历了一个漫漫的有眠夜。

为什么我忽然之间无比的向往时差。

 

跟两个在wisconsin的双胞胎学姐,嗯异卵的,正在为申请master而苦苦得跟essay作着斗争的,聊天。然后讲起了她们一个成绩上GPA清一色全A,想要以international的身份学临床,不顾教授的劝诫,申请了30所medical school,5所录取,最后拿着录取书落泪的同学。还有一个想学精算,每天晚上学到四点,怕会睡着,就站在椅子上学,并且已经考过了精算师九个考试里的四个的女生。相比下来,我所谓的之前的经历过的大的压力,算什么。叹。

 

现在算来也可以步入倒计时了,很多人要好好的道别一下。


(image)  



日子还在继续当中

Thu, 14 Aug 2008 02:13:46 +0800

多多今天终于回家了,我也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养狗生涯。

日子过得还真是快。从它第一天刚来我家缩在门口不停得发抖,到最后趴在我腿上都能安详睡着;从第一天怯生生地躲着我们走遍我们家每个角落,到最后我天天跟它做着从嘴里抢沙发垫的斗争;从第一天乖乖得在报纸上解决排泄的问题,到最后一赌气就满屋子乱泄;从第一次用长达两个小时的吠声迎接我们回家,到最后用它尖利的爪子在你腿上抓出道道疤痕的方式表示亲昵;从它第一次被骗了之后,到最后就再也不相信我们拿在手上引诱它离开厨房的香肠最终会进到它嘴里。

家里顿时安静了很多,没有妈妈的“快出来收拾,它又lalalalala了”,也没有爸爸的“阿你怎么又在啃我的皮鞋”,当然,也没有了我拿着玩具逗着它,天天跟它在家里比赛跑步。

半个月的养狗生涯到此结束。

尽管天生不喜欢狗的爸妈这半个月受尽折磨,但我依然乐在其中。

唔,多多就这样离开我家了。

 

秦同学昨天就踏上了飞往UIUC的飞机,可我的大脑还停留在六月初我们打完网球坐下来讨论要带多少东西出去。然后校内里大家的状态陆陆续续浮现出“倒计时”“快了”“9天”“我快要滚蛋了”的词句。渐渐开始意识到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对于我意识到这一点,昊昊感到无比的欣慰。

 

晚上二姨旅游回来,让我把北川的照片给她看。然后我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着在四川发生的事情。原本疲倦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讲着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志愿者,每一份情绪。后面又扯了很多东西,一直讲到了晚上一点她才离开。于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翻照片,看着孩子们每一张笑脸,念着他们的名字,闭上眼睛回忆当时每天走过的路。李杨回来了,唐鑫回来了,石头回来了,站长亚鹏应该回来了,李敏也该回来了。每当有同批的志愿者回来,我都很激动地想要问一下如今擂鼓的情况,可最终打出来却也是“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太阳还在锲而不舍的加热着地面,我们的日子还在继续。

 

ps.更新blog吧,否则我真的不晓得你们的近况如何。

pps.不管怎样,还是希望能了解到你们现在的生活。


(image)  



看到标题就想要长叹一声

Thu, 07 Aug 2008 01:20:59 +0800

多少多少多少个月没有来更新了,戌戌都已经发出"既然荒废掉了blog也要跟我说一声阿"的谴责了。不过确实没有想着要荒废,只是着实不晓得写什么了。

原本想把在擂鼓那段时间写的日记整理一下放上来的,现在觉得还是私人珍藏好了。

===正题===

从擂鼓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回状态。

那土黄的山路,那闷热的帐篷,那群孩子,那些桌椅。那些裸露的钢筋,那些坍塌的房屋,那些哀伤的脸,那些逝去的人。

跟昊打电话说,觉得仿佛还在擂鼓一样,偶尔停下来看下手表,就会推测出这个点的他们做着什么。还没有把带回来的行李收拾好就开始计划着走之前要再去看孩子们一次。

那段时间的自己还真的是有点恢复不过来了。

现在总算是好点。

跟刘静打电话,她在电话那边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再来。说她们快开学了,说开学了帐篷小学就结束了。说如果去了擂鼓一定要去找她。我在电话这边一直用着"尽量""如果""如果去了的话..一定"。说到最后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不晓得这些孩子5年,10年后会怎样。我始终记得叩伟在作文课上写的那篇"十年后科技化的北川",真希望10年后他依然还是现在这样的心态。

"好好收拾一下心情,继续自己的生活。把这段日子当成一段美好的记忆珍藏起来。"

但其实,这并不仅仅是一段记忆这么简单。

 

ps.不行,又是一篇语无伦次的文章。这就是长久不写东西的后果。

pps.作罢作罢。


(image)  



又是标题

Mon, 24 Mar 2008 21:37:51 +0800

washington,washington,washington
seattle,seattle,seattle
总算在前几天收到package了,然后现在继续等Virginia。如果被UVa拒掉的话,而UVa又是99%会拒掉我。所以基本上就是去washington,毕竟这个有着美丽樱花树在生物工程排名第四的学校曾一度挤掉JHU在我心里TOP1的地位,好吧我承认对JHU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成分。
于是我现在开始担心签证了。
昨天去宝安教一群7,8,9岁的小孩子手语,中途休息的时候看到其中一个在自己打针。后来才知道这些看起来健康的小孩其实都是地中海贫血患者。然后才忽然醒悟过来去之前组长给我看地中海贫血症资料的缘由。在被问及为什么要打针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很自然很轻松说,医生说如果不打针体内铁就会多,多的话我们就会死。看着这些小孩,想到很可能过一两年,甚至几个月,他们就不在了。即使现在看起来这么健康,即使现在懂事的知道要等大家都动筷了才能吃饭,即使再怎么注意健康,他们的时间就那么多,那么长。看着他们学做手语,看着他们凑在一起玩,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思议,好像他们突然就会从眼前消失一样。
好吧,我知道我又同情心泛滥了。可是就像组长原来说的,虽然知道不应该同情他们,可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
 
最近的状况还是有点颓,排除上课的时间外,晚上还是有那么几个小时就是坐在电脑前做着不知所谓的事情,然后有时候甚至白天也被我哗哗得荒废掉了。唯一令我比较欣慰的是在老爸严厉的督促下,早上终于能很早起来去跑步,于是便被人变相得问你在减肥阿。没有拉,只是在变相的减肥而已。而且跑步这种东西,真得能减肥么?为什么我还没有发现。
在听了几个讲座之后,就对经济产生了兴趣,考虑起要不要把econ作为double major来学。不过tuition是王道,我相信我只是考虑考虑而已。看来中国高中政治的经济教育压抑了我对经济无限的热情阿,夸张了。于是发短信跟切说让他以后做我的理财人好了,所以你要祈祷我赚多点钱啊。
 
总的来说,就这么多吧。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