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赤脚男人的山谷
http://blog.sina.com.cn/rss/yindeshuai.xml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赤脚男人的山谷

我们,都在赤脚走过往事





Published: Sat, 17 Feb 2018 05:21:11 +0800

Last Build Date: Tue, 13 Jan 2015 10:53:27 +0800

Copyright: Copyright 1996 - 2009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论孤独

Tue, 13 Jan 2015 10:53:27 +0800

 

    孤独,源于依赖性,独自一人之时的空虚与寂寞,由此产生迫切需要的依赖感与满足感,这是我的理解。

    人,群居动物,无可否认,因为我们拥有思想。而正是迥异的思想,形成错综的社会行为,拆散了人与人的亲密。

    你们是如何战胜孤独的?我今天对朋友们的疑问。可看做一个客观的问卷。朋友们的回复五花八门,但真正切题的寥寥无几。

    哑口无言的我,这才发掘了另一个问题。能真正理解语言文字的人不常有。短短一句话,都歪了思想,话里话外均是安慰我战胜孤独,原来,一个人境界飘了,也就失去了与朋友们对话的意义,驴唇马嘴。这也就远离了生活。问题是客观的,而背后,我确是孤独的。

    驴唇马嘴的人,确是朋友,他们生活化,不拘文字疏漏,毫无遮拦直击人心。谢谢你们。

    言归正题,你们如何战胜孤独。这个张哥说,做家务。把家具挪开,彻底擦下地板,油烟机打开去油渍,擦马桶,擦锅碗瓢盆…不失一个好办法。但归根结底,这只是打发了时间,却未能从根本解决孤独,自欺欺人?

    理了理头脑,清楚了,将孤独连根拔除,就需要钻进一个故事,深处其中,不管是虚幻还是真实的情节。读一本书,让那情节占据头脑。找朋友一聚,哪怕是喝喝茶聊聊天,哪怕最简单的陪伴,都可以。但最难的就是后者,孤独的时候你能找到何人,找到的又有谁能与君共勉?人,都是贱的。

    在丘壑里刨了不知多久才想到,闲,其实就是孤独的导火索。当孤独成为一种灾难,你与我都无处遁寻。

    由此而写出的这几个文字,也硬是在虚度着时间。孤独,今天我并没有战胜。


(image)  



忽然之间

Sun, 30 Nov 2014 15:12:31 +0800

       深夜里电话铃响。是朋友的电话。        他说:“忍不住要给你打个电话。我忽然心里难过。非常非常难过。就是这样,没别的。”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我从困倦中清醒过来。忽然非常感动。        我也曾有这样的情况。静夜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那情绪确可称之为“难过”。并非因为有什么亲友故去。也不是自己遭到什么特别的不幸。恰恰相反:也许刚好经历过一两桩好事快事。却会无端地心里难过。        不是愤世嫉俗。不是愧悔羞赧。不是耿耿于怀。不是悲悲戚戚。是一种平静的难过。但那难过深入骨髓。        静静地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实体是独一无二的。不但不可能为最亲近最善意的他人所彻底了解,就是自己,又何尝真能把握那最隐秘的底蕴与玄机?并且冷冷地意识到,自己对他人无论如何努力地去认识,到底也还是只近乎一个白痴。对由无数个他人组合而成的群体呢?简直不敢深想。        归纳,抽象,联想,推测,勉可应付白日的认知。但在静寂清凄的夜间,会忽然感到深深的落寞。于是,心里难过。        也曾想推醒枕边人,告诉她:“我心里忽然难过。”也曾想打一个电话给朋友,只是告诉他一声,如此如此。但终于都没有那样做,只是自己徒然地咀嚼那份与痛苦并不同味的难过。朋友却给我打来了电话。我自信全然没有误解。并不需要絮絮的倾诉。简短的宣布,也许便能缓解心里的那份难过。或许并不是为了缓解,倒是为了使之更加神圣,更回甜蜜,也更加崇高。        在这个无庸讳言是走向莫测的人生前景中,人们来得及惊奇来得及困惑来得及恼怒来得及愤慨来得及焦虑来得及痛苦或者来得及欢呼来得及沉着来得及欣悦来得及狂喜来得及满足来得及麻木,却很可能来不及在清夜里扪心沉思,来不及平平静静、冷冷寂寂地忽然感到难过。        白日里,人们杂处时,调侃和幽默是生活的润滑剂。静夜里,独自面对心灵,自嘲和自慰是魂魄的清洗液。 但是在白日那最热闹的场景里,会忽然感到刺心的孤独。同样,在夜那最安适的时刻里,会忽然有一种浸入肺腑的难过。        忽然感觉到,世界很大,却又太小;社会太复杂,却又极粗陋,生活本艰辛,何以又茺诞?人生特漫长,这日子怎的又短促?        忽然意识到,白日里孜孜以求的,在那堂皇的面纱后面,其实只是一张鬼脸;所得的其实恰可称之为失;许多的笑纹其实是钓饵,大量的话语是杂草。        明明是那样的,却弄不成那样了。无能为力。刚理出个头绪,却忽然又乱成一团乱麻。无可奈何。        忘记了应当记住的,却记住了可以忘记的。拒绝了本应接受的,却接受了本应拒绝的。不可能改过。不必改进。没有人要你改进。即使不是人人,也总有许许多多的人如此这般一天天地过下去。        心里难过。但,年年难过年年过。日子是没有感情的,它不接受感情,当然也就不为感情所动。需要感情的是人。        人的情感首先应当赋予自己。唯有自身的情感丰富厚实了,方可分享与他人。常在白日开怀大笑吗?那种无端的大笑。偶在静夜里心里[...]



失眠的幸福

Sat, 02 Aug 2014 03:28:52 +0800

    已是凌晨,烦闷的空气里,一只蚊虫饶醒了我的睡梦。

    很久都没如此失眠了,缘于几个月来的忙碌,每进家们,都是晚上十点以后。

    点开微博,在同一座城里,竟也有因此失眠的同类。停水,鞍山每过午夜自来水公司都会来这一出令人不得苦笑的把戏。走进淋浴室,带着一丝侥幸,打开阀门,水龙头呼啸了两声,竟一滴水也没流出来。

    坐在窗边,只想偷点晚风,烘干浑身的燥热。博友回复到“去冰箱里啊”,笑着回复“进不去了,已经塞满了尸体”。

    点燃落地灯,拉开笔记本,突然就想码几个字。追着暗黄的灯光,两只不知名的昆虫凑了上来,绕着灯泡嗡嗡作响,只一会功夫,又不知去向了。

    细想这些日子,经历了人生头等大事,地板上还有一堆挂满署名的糖包没有送发出去,仿佛心底堆满的幸福和感激。感激这些年同事和朋友的关怀,正是有他们,才筑起在下独自在鞍的坚强后盾。这些话,本应在那日的典礼上来说,可我又是个感性和理性混淆之人,都堆在了心底,终没有说出口。

    说到那日,之前总感动于他人的婚礼,苦笑于他们的煽情,真到了自己,却硬是没挺过煽动的情绪。还好,我忍住了泪水。……却忍不住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感触。好像一个演员,突然有一天演到了自己,演到了自己的本色。还好有她,抓紧了我颤抖的手,用幸福安抚了我的激动。

    一切归于平静,没有童话里的蜜月,怀揣着各位的祝福,次日便回归了工作,正直夏季,生意正忙,只想在还年轻的日子里多为生活积攒财富,让以后的生活更丰满。

    关于幸福这件事情,只有自己切身经历了一些事情,才会真正体会更多,真正明白有朋友帮助的幸福,体会他们的无私。所以现在我更乐于付出,尽所能的付出他人,只为传递因此得来的幸福。

    突然想起已是8.2,传说中的七夕,朋友圈里充斥着相关的文字,对于我们来说,有爱不必刻意来过,只不过1/365的一天,日子主动的便把我们过了。乐于安排七夕的人们,也祝你们幸福。

    已经燃尽了三支烟,从窗户偷来的几丝晚风,几乎感觉不出它们的诚意,身上的汗不减反多,要指望自来水公司,只能等到早上6点了。所以我只能无奈的睡了。

    晚安,笔记本。

    早安,自来水公司。

    午安,读到在下文字的朋友们。周末愉快。


(image)  



爱的永生

Tue, 27 Aug 2013 15:07:23 +0800

 

    接到家里急电,姥姥去世,今日凌晨的事情。

    今日休息,琐事缠身,无法立即启程,只能待到明日。

    整整一个白天,辗转反侧,卧在床上无法入眠,脑海满满的全是姥姥家的回忆。起身,想用几个粗糙的文字,抒发那份爱,可再何敲打,也无法完述。爱,是无疆的,言语无可喻。

    去年年末,姥爷病逝,打那日起,心便惴惴不安,唯恐接到母亲的电话,只怕传来的再是噩耗。将近一年,每月均有噩梦,梦见年迈的姥姥撒手人寰,每每都会醒来致电家里,询问老人的状况,还好均一切安好,这才放心。

    如今真的接到姥姥去世的消息,心里倒是平静了下来,我想,家中老少都非悲痛欲绝,因为老人家走的自然、安详。享年93岁的姥姥,一生与世无争,相夫教子,晚辈虽均无大业,但个个孝道为先,互尊互爱。

    对姥姥,我不会多写,因为我粗略的文字配不上她华丽的一生,我只想要老人家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因为有了姥姥,那一片和谐安详的环境,造就了我们几代人。在那个小小的院落里,留下了我们终生受益的点滴。

    喜欢听母亲为我讲过去的事情。80年代,父母结婚不久,家境贫困潦倒,姥姥疼爱孩子,每次回娘家,姥姥都会背着大家,偷偷的把猪油一勺一勺塞给母亲带回来...当我有了记忆,每次在姥姥家临走,她都会问我要不要带点咸鸭蛋回家,然后便给我塞,有什么就塞什么,水果、鸡蛋、鸭蛋...于是这成了她老人家的习惯,直到我们家境好了起来,仍是给我塞,一晃,二十多年了,均是如此。

    从未见过姥姥家有过婆媳嫌隙,因为姥姥的为人处事、待人接物,催化了整个家族的和谐融洽。儿媳孙媳,均孝道为先。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那里成了我童年向往所在,老屋破旧,却成了我们金碧辉煌的城堡。堂哥堂姐汇聚一起,他们的正直孝道和积极乐观,融化了我整个童年。

    姥姥家门前有道小河,浅浅的澄澈见底的水流,下学后,姐姐们总在那里洗衣服,捎带着都会去寻摸姥姥的衣服一起洗,那是她们的习惯。横跨小河,有一道古旧的简单木桥,风雨残蚀了那么多年,摇摇欲坠却从未断裂过,男孩子们爬过去,对面是一片古老的坟地,堆积着别人家的柴火和杂草,有那么一座坟,坟头上拔出一颗桑树,现在想来,那时它足有四五十年的树龄,我们踩着高大的石碑,去采摘桑葚,无穷快乐。我们把桑葚收集起来,用手捧着拿回去给姥姥。

    ……

    作为一个外甥,带着外来血统,又受到兄长姐妹们的熏陶,造就了我的性格,姥姥对我疼爱有加,几十年一直称赞我懂事孝顺,但只有我知道,其实这些完全归功姥姥,是她传递爱,铸就了一个被孝道包裹的城堡,进一步培养了我的爱心。这份爱与孝是终身受益的,我们都会把它延续下去,它会生生不息。

    无法再写,已被无穷尽的美满回忆包裹,均不能一一道来,姥姥走的时候定是安详的,带着满满的爱,倾尽一生的爱,我与一个哥哥虽身在异地,但大家的爱都一直留在她老人的心底,这是我们唯一能够回馈给姥姥的。明天,待我也回到家里,我想,我们都会带着笑容去送姥姥最后一程,不,不是最后一程,是永生。


(image)  



叶子

Sat, 25 May 2013 18:53:23 +0800

 

   呆着两只眼睛,终日坐在沙发上,看着鼻子前的绿萝抽丝、发叶,一叶叶一片片,瓦解着钢筋水泥的酸腐味...

 

    偶有一刻,一丝黄,在叶脉上蔓延开来,慢慢吞噬掉整片娇嫩。这片黄在郁郁葱葱的叶丛中摇摇欲坠,一个轻微的颤动,顷刻间挣脱母体的束缚,没有清脆的断裂声,也未带有丝毫眷恋,用0.3秒的时间在空中打着两个旋转,未等完成极美的舞姿,已悄然触地。至此,它已繁华散尽,奄奄一息。挣脱。

 

    午后把阳光烙在它的躯干上,金灿灿,犹如翻滚的烫金,是美,却炙热。是对它逃脱的拷罚。水分急速蒸发着,这片黄却束手无措,任凭那热啃噬着它灵魂出窍。它如火中垂死的纸张,无力的抽搐、迭起,面目扭曲。头顶的嫩枝新芽探着头,惊恐的看着它面目狰狞,无敢言语。而此时的它,后悔莫及,却欲哭无泪。挣扎。

 

    窗缝里挤进来的晚风,轻柔习习,却无意的托起这片灰色的叶子,不远的挪了一挪,见它已无气息,叹息着转身而去。躺在地板上,干涸的,只剩一片焦皱的尸体。一脚踩下,清脆吱响,化作零零碎碎的灰尘,早已魂飞魄散。灭亡。

 

    逃念滋长,挣脱,义无反顾,垂死,干涸,直至灭亡...逃,亡。当初从母体中茁壮而出日子,它却连一片破碎的记忆都未曾留下。

 

    鼻子前的绿萝仍在抽枝发芽,平静如初,再将几日,恐怕又有绿叶转黄,黄叶至枯,枯叶坠地。常事。

 

 


(image)  



堆砌的文

Sat, 15 Dec 2012 20:26:37 +0800

    为何“堆砌”?源于我疏浅的文字功底,有作文之心,却无成文之力,终是用零零散散的文字拼凑成句,句句排列成行,用七拼八凑的小事积累成章。写的琐碎,便也难成长文。

    冬了,习惯每周一次泡汤,舒缓筋络,更是想缓解颈椎疾病。提到颈椎,顽疾,深受疲痛,本可去按摩,可每日人满为患,懒得塞油。不过这周天气不佳,取消泡汤打算,今一早下班便去了浴池,呵,别看早,已经不少人悉数就位了。淋头下、池子里,白花花一片,卖肉一样,肥头大耳的、瘦骨嶙峋的,无非就是些大白鲸、金针磨,全无美感,男人的曲线真的不如女人来的实在。不过我若是老了肯定不会变成这些体态,否则我就吃十斤屎。这些男人们,洗完了有情趣的往休息大厅走去,也不知道这么早鸡开裆了没;没兴趣的提上裤子,可能都要奔菜市场。

    最近脑子里挤满了人,像无数蠕虫在血肉里漫爬,无论是家人朋友,还是路人过客,各自搜刮着我的思维,再加上工作的疲惫、身体的不适,无数的问题时刻占据着脑袋,令我思绪疲怠、迷茫不前。火大攻心,终于在前阵子烧坏了耳朵,只觉得两耳听力多偏差,满脑发飘,整个成了只热锅蚂蚁,急躁,又不知所措。医生倒是笑了,“保养保养就会好”,此话确实,养了一阵,耳朵保住了。没扎针没吃药。

    稍过时日,面部又犯来毛病,口角生疮,结疤时而脱落,露出的均是血肉模糊,已经陷下的是一坑,失掉的是一皮肉,都是大块的。终日不敢以面示人,上下班均以口罩遮面,来人即问“呦,你这是嘎哈”,不作言语,伸出中指比向嘴角,那人也不知能否心领神会,便笑闪。但我的中指确不是比向他,只是想自白“操!老子的嘴烂透了!”直到后来在百多邦的药物挽救下,嘴也保住了,只是…只是那块伤疤再也挥之不去,终身成憾。虽不是死要面子之人,但这等摧残,活也受罪。以后还是少说脏话为妙。

    至于那些无聊的问题总萦绕耳畔,犹如牛尾巴后面的苍蝇,不胜其烦。小例,问我“你家衣柜怎么不安拉门”,我霎时面部僵硬,此问题问我的人也有八八六十五个,每次都想说:要是腰缠万贯,我买座金山摆客厅里供着,你信吗?又问“你是不是不希望别人了解你”,无语!又问“你是好人坏人?”何为好人?又何为坏人?不如直接告您坏人,便一同无语,语无伦次吧。总之,人已成年,脑残之问,请勿再扰。就像面对娃娃的哭闹,我束手无措。你若童言无忌,我真无从解答。

    再者,国人就是愿意搞些妖言惑众的事情。去年抢盐,今年抢腊,世界末日的谣言不绝于耳,简直无稽之谈,我敢赌,末日若是真的来袭,再吃屎,复加十斤。怎么也得让鄙人把22号的生日过了吧。

    明显今天的文字有点咸,日子拉长了,年岁增长着,也不适合再写些清纯的玩意。老了小清新,人会说你装纯,可年轻,没人说你扮老。

    有些人,有些事,一笔带过,也勿对号入座。有时文字只为了一笑而过。今天拼凑了这么一堆,我亲笔的文,却叫“堆砌的文”,不如以后不叫赤脚,叫“堆砌”罢了。

 


(image)  



家书

Tue, 18 Sep 2012 15:48:12 +0800

    这是一封不会寄出去的家书。就像博客里我的每一篇文章,都不曾化作铅字,只是默默地抒发属于个人的情感,不管是模拟还是宣泄,盛行于网络又分享于博友,却不愿意读给身边人。

    又是一年中秋,我在这里一切安好。

    不曾写过一封家书,因为,家中没有文人,没有骚客,没有小资,更没有小三,所以,不至于将感情萧然纸上。我们的家不拘小节,不曾有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不曾有推心置腹的心灵沟通,我们的爱,于生活中质朴直接的只字片语体现出来,从不刻意表达。而这,是唯一一次,用我惯有的、黑色的、发冷的幽默。

    谈到家书,自然要报个平安。一句话,我还是原来的我,健全、健康,唯一的变化只是年龄增长。年龄,只是时间在推着我走,不愿长大却抵御不了,不愿说老,显得父母更老。身在异地,独自度日,置了房子,搞了装修,闹得身心疲惫。但在劳累中收获快乐,那是我在奔三年轮中懂得的自我满足。拿着月资,还着贷款,逐渐在走上一条幸福的道路,不管路人的眼光,不顾别人的遐想,走自己的路,用自己的双手打造自己的幸福,回首这点滴堆砌出来的幸福,幸福了自己。

    至于工作,一如既往。何谓满足?淡出勾心斗角,躲开竞争的喧嚣,在平凡的岗位上,于平淡中寻找安逸,所谓满足。总有人关心工资待遇,身边充斥着对薪资的叨扰。多少算少?个人改变不了大的现状,何不安之;多少算多?汗劳饱收,人心无底洞,永不知足。而我,取出卡里每月多出的4位数,无痛无痒,穿过拥挤喧嚣的埋怨声,平心静气的过我自己舒心的日子。

    天堂在哪里,在我的心里,因为五年的日日夜夜,我学会了知足。

    但我不是阿Q,不会关心被杀者“有没有唱戏文”,可我却认定,钓鱼岛属于我们。

    一轮明月,升起了中秋夜,也升起了国人的团圆情。而我没有对酒当歌。一杯清茶,一只笔,娓娓道出内心情感。远离喧嚣,淡泊名利,享受自我,这就是现在的我。

    细数幸福,每夜安然酣睡。

    愿,家人安心;祝,父母安康。

                                                                  2012  中秋

                                                                        赤脚


(image)  



久违

Wed, 06 Jun 2012 22:57:10 +0800

    又要说,久违了,博客。

    取代,生命中总有些新生取代了旧物,自从微博以来的这几年,就极少再提起博客。再者,环境也不易,忙,生活紧张、工作忙碌、乱花迷人眼...极少能有一个安逸的时间和环境让我再提起博客。

    今晚偶然来了兴致,有雨的原因,因为实在偏爱。也有时间巧合,白日休了一整天,晚上化身夜猫子,带上耳机,播放出熟悉的背景旋律,灵魂附体。

    只是在乱记,还是不变的意图,写博只为记录点滴生活感想,犹如日记,只不过看的人多了几个,无谓,不会刻意呈现隐私,那不是我的性格。就像我不乱醉,因为酒量不行,即使陶醉,也思想清醒,极有分寸。回到原题,我确是在乱写,但不等同于滥写。乱写源于没有主线,只有文字拼凑,以至于总是寥寥几百字,难成长文。

    每一年都有新枝嫩芽,每一年也都有思想变化,有棱角分明的,也有潜移默化的。早两年时候还是个愤青,不满于社会、不满于工作;现在呢?仍然愤懑,只是看淡许多。日子是过出来的,郁闷和欣喜都是过,何不选个褒义词来过?时间给我们带来的都是崭新,时间带走的都将回不去,把握现在,碰撞下一分钟,那才是生活的意义。

    关于方向。死胡同不是绝路,只要你掉头,改变方向而已。工作便是如此,仅此而已了,画地为牢,不再奢望他想。所以调转方向,不被工作束缚,之余结交几个牢外面的朋友...牢外的天空好蓝。爱,或许就在牢外。必然在。

 


(image)  



雨季

Wed, 06 Jun 2012 22:17:40 +0800

    几日来,阴雨连绵。很多朋友期盼着艳阳高照的来临,而我,唯独喜欢这雨。

    大地的干旱从忙种的时候开始,农民的土地在五月份已经推迟耕种半个月,而今六月出头,总算灌溉了他们的希望。下吧,多多益善,总不至于洪涝。

    个人而言,对雨情有独钟,就像爱情,温润、甜蜜。雨的气息由鼻息进入身体,感受到那久违的时间,不禁嘴角一笑,是陶醉。不知不觉中,各色花的绽放已不再像初春那么迷人眼,但这夏却少不了它们,肆意却被忽略的层层迭起。

    雨水赶走了夜里在热闹街头游走的人们,赶走了乌烟瘴气的路边烧烤摊,让这夜更加安逸神秘起来。唯独陪伴的只有一颗静逸的心灵,任细雨滴落。不知何时,旁边废弃的泳池里传来蛙叫,没人知道它们在叫什么,是在庆贺?还是在叫夏天的春?

    犹在担心冬雪的迫害,路滑、脏,在这雨季恐怕是多余了。相反,连日来的雨只会越来越干净,冲刷着整座城市,洗涤着人们的灵魂,让空气更空、绿草更绿,人心更仁。即使没有彩虹,愉悦也将满溢,因为彩虹并不为人们所期待,甚至早被遗忘。

    遗忘该遗忘的,铭记刻骨铭心。每年都有雨季,每年都有雨的记忆,同样是雨,不一样的只是时间。雨,要继续下,因为我独爱;雨,你也可以停,但不要让我等太久。


(image)  



幸福就在身边

Sat, 07 Jan 2012 12:14:06 +0800

    幸福其实就在身边。

    时至中午,被大大的阳光刺醒了双眼,掀开被子,让整个身体沐浴在阳光里,抓起枕边书,悠闲地看着,想了一想,蓦然发现,其实幸福就在身边。

    所谓幸福,不是说有了某个人或是坠入情感,而是当细想生活中的某些人、某些事,揣摩揣摩就会发现,这些都是自己生命中的幸福元素。单身有单身的幸福,恋爱也有恋爱的烦恼,我该好好的发掘身边的幸福,其实它们一直潜伏在身边,只是我们在繁忙中忽略了它的存在。

    起身下床,量了下体重,净重63kg,心里就想怎么又胖了,不会吧?定神一算是换算错误,把63x2算成了136。不免笑了,自嘲自己的数学功底,又在欣喜体重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日渐走向理想标准。成就感犹生。

    再看看手下的一本书,能让我打发闲暇时光,充实自我。没事听听讲座,熟记熟记知识,有了目标生活就更有了意义。目标不在于非要实现,关键在于我享受于这个能让我受益匪浅的过程。何况目前悠哉的工作也并不会给我的身心造成困扰。一切优哉游哉。

    前几天,平生第一次走进银行还房贷,还完房贷后发现卡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呵呵,当时又是在心里笑自己。因为我发现还房贷并不像别人说的那般有压力,相反,回来的一路上一直心里暗笑,自己竟然在渺无目标的生活中逐步摸索上了一条幸福的道路,例如用自己的双手赚钱月供房贷。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幸福。

    例如身边的某些朋友,一个接一个的走入婚姻,我是带着一种嫉妒的幸福感,既替他们心安,又替自己庆幸。也有朋友在过去的一年中连遭困境,我心犹忧,但是就在前些日子,喜事传来,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来,心随着身边人的起落而起落,也是件幸福的事,说明我自己开始凝聚人情。

    有时候,几个电话,几句闲语,特别是能为朋友做一点点小事,帮一点点小忙,也是琐碎的幸福。

   总的来说,对于我,幸福感,就是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时间突然发现自己开始走上一条幸福的道路,身边有幸福的事,幸福的人,这一切幸福了我。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