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行者无途-天地无限
http://blog.sina.com.cn/rss/hehu.xml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B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行者无途-天地无限

行者无途-天地无限





Published: Thu, 15 Feb 2018 12:06:03 +0800

Last Build Date: Fri, 05 Aug 2016 14:14:25 +0800

Copyright: Copyright 1996 - 2009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眼中的昂山素季和民主联盟干的事儿

Fri, 05 Aug 2016 14:14:25 +0800

 Take a walk in my shoe before you judge me。
   开头还是借用西方的谚语吧,因为无论如何关于昂山素季都离不开西方,我认为在她身上浓缩和提炼着西方平权、民主和关爱人民的最佳优化,在她心里却永远醍醐着深邃的民族民众之愿。这很重要,好比冲出战壕的战士她既冷静理性,又勇猛坚定而义无反顾,她清楚为谁而战,又精通战术,知晓如何战斗,所以可怕。
      妥协
   说到底政治是妥协的产物,好的政治就是没有什么不能妥协的产物。对于缅甸几十年的军政府独裁政权统治而言,一心想着革命革别人的命,又怕自己的命被革,这样的力量到头来很难长久,即便短暂苟且,他们也很累。但吴登盛脱下军装转为文职总统,便是缅甸的仰望之光的曙光,他作为军方的代言人自愿脱离军政府的模式,便是极大的进步,并且他上台后开了报禁,而且真正的开了党禁,这都是以前所有军方不敢做的事情。
   我读到的新闻报道,在军政府时期缅甸民众对军方将领充满了嘲笑,而如今开放组党参选之后,民众对军方充满了尊重。这转变让人觉得有如神助,为何缅甸的民众一下子如此理性和明智,我目前还不得而知,也百思不得其解。但这一步把军方关乎身家性命的担心彻彻底底的消除了,于是就看到军方发声尊重议会选举结果,在选举过程中没有舞弊行为,没有小动作(这些结论只能是基于到目前为止的报道)。吴登盛领导的巩发党(姑且说有半军方背景吧)也发声尊重任何选举结果。说实话在选举之前,我100%的坚信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民主联盟党不会获得多数席位,结果是她们赢得了除去军方席位以外的70%(还没有看到最终统计结果,这只是媒体的报道)以上的席位。要知道2011年缅甸还是处在几十年军政府独裁的魔掌之下,仅仅4年之后的今天,缅甸政治已经如此明了,开合之大时间之短,超出想象。
  神奇的事情就如此发生了。不得不说看到了当代民主政治的典范,试想当路易十四、查理一世此类独裁者被推翻,不会再上断头台了,他们也不用担心被统治者的报复和灭族了,他们还会殊死冰血相刃吗?之于缅甸,我宁愿猜测,这前提是三方达成协议,同时彼此知道彼此的底线,各方也会遵守协议。可以假设一下,军政府最怕的是什么?我想最怕的是推翻了以后,民众革他们的命,革他们后代的命,历史上独裁者都因这条利剑悬挂在头颅之上,而殊死抵抗和血腥镇压要求平权的民众。吴登盛为首的由军方将领转为文职政府人员,我想他们最大的愿望是缅甸走入现代国家、经济发展,缅甸被军政府愚弄了几十年,经济被西方国家完全封锁,只能依靠中国有限的帮助,政治治理和政府管理能力还处于几十年前的理解,他们私心的考虑也一定是急于想脱掉民众心中他们军政府背景的印象。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联盟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毫无疑问只要他们执政一定会换来西方国家的经济支持和封锁的全面解禁,那缅甸作为一个拥有一大片印度洋入海口和如此之大国土面积的东南亚国家,毫无疑问带来的经济驱动是军政府和巩发党都会受益的局面。所以最后三方达成的协定是军方保留了25%(一说保留了三分之一)的议员席位,剩下的75%或者三分之二再由民众选举决定。也就是另一种“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军政府、吴登盛领导的巩发党和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联盟党。所以各方理性妥协后妥帖的选择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理性
   回头看看在这四五年中各方所做的事,先看看军方,军政府同意下台,成立军方将领脱下军装的文职政府,选出来吴登盛这位温和宽厚的总统。政府释放政治犯,释放软禁十几年的昂山素季,开了报禁,开了党禁,如今缅甸大大小小90多个政党。昂山素季一方,呼吁民众尊重军方,自己也发声永不追责自己被软禁的责任,其他政治犯也同昂山素季一样,不声泪俱下的控诉军政府的迫害,就当做此事从未发生,理性的忘却军政府对她们的所有迫害,不去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作为自己的政治获利的工具,让人感慨,这得是多理性的政治素养,多理性的政治人物,多理性有效的政治训练,才造就了一番暴政放权不再会有暴民的清朗政治运动。统计显示缅甸民众的投票率是80%,全球最高民众参选率,民众参与政治的兴趣如此之大,珍惜自己的权利如此之急迫,而秩序又如此之理性,目前没有爆出舞弊和混乱,这也是理性的结果。军方理性的没有干涉和捣乱选民的投票,选民理性的没有一盘散沙和混乱,这也就不给对方留下口舌,一乱肯定有人站出来说你看民主和全民选举在我们这种国家是行不通的,只要有这种声音就有可能会有人拾起枪大开杀戒。
   理性无论如何都要说说昂山素季自由活动的这四年她都做了什么,民主联盟的第一个提案就是政客财产透明提案,议员和国家行政机构人员公布个人财产。紧接着提出了关于医疗和仰光大学教育质量的提案,昂山素季的这四年是真真切切的做民主训练的干货,一当一得有用,不是在控诉自己丧失自由不公平,不是在为自己阵营的政治犯打感情牌获得民众的支持,也不是空喊民主如何好的口号,我认为她们是在为了最后的民主在做一点一滴、持续的民主训练。
     神奇
   军方如此冷静和理性的走释放权力的政治道路的决心和做法如此之彻底,不得不说神奇,要知道非洲、中东、亚洲你看看金三胖家族就知道缅甸军政府突然豁然开朗,是有多神奇的事情。吴登盛实实在在的释放所谓政治犯,开报禁,开党禁,允许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联盟参选两院议员,也不得不说眼界之神奇。之余昂山素季,从不提也不愿意用以前的软禁作为政治牌,而且在切实的做民主训练的工作,也是很神奇,当然她18岁起接受西方的教育,让她深入的理解平权、民主和公民自由的真正含义和切实体现,对她养成如今成熟而优雅的政治技巧不可或缺。最神奇的是缅甸民众,如果评选个感动地球2015年度人物,我认为缅甸民众一定毫无争议的当选。看看这几年非洲、中东那些推翻军政府和独裁政府的民众的所作所为,你会恐惧和犹豫,即便是邻国泰国的民众也是让人失望的,但缅甸民众的有序参选,释然对待军方等等理智举动都配得上神奇二字。

   这幅图是去年CNN画出的世界民众权利状况示意图,深绿色平权最高,褐黑色最独裁,当时的缅甸还是褐色,我想如今的缅甸已经变颜色了。
----乱弹老文,以求打赏!

(image)  



美帝国主义的持枪证

Sun, 27 Dec 2015 10:08:37 +0800

      早上看到美国新闻网站报道德州有三个超市加入了不允许公开携带手枪购物的行列,最近的德州枪击事件的滞后影响吧,其实在美帝国主义的各个州持枪证也是有区别的。首先必须都取得持枪证才可以持枪,但持枪证有一种可以公开持枪一种是隐蔽持枪证,持有第二种人的手枪只能藏在腰里或者包里,但第一种持枪证是可以让别人看见的持枪方式,扮酷装逼者一定得申请这种持枪证,在前腰别一把手枪可以嘚瑟。当然这两种持枪证是针对短枪,像步枪和散弹枪就不适用了,政府还能要求带把散弹枪别在裤裆里?那真的才叫蛋会疼。

      查阅美帝国主义隐蔽持枪证的办法还有点意思,图中深蓝色的州是要求常驻居民必须持有​隐蔽持枪证,浅蓝色的州是要求本地常驻居民和外来非常驻居民都必须持有隐蔽持枪证。棕色是本地居民可以持有,浅粉色是本地居民或外来非常驻居民可以持有。最搞笑的是一位网友对这则新闻评论:

this is bullshit. i live in indiana and anyone from any state or country can carry a gun or apply for a permit but i cant go over the state line with mine. in the early 90's i was raped it nashville tn and if i could have had my gun leagley there it wouldnt have happened. and now im going to ky and cant hace it there eather???? bullshit. i dont care its going​ 。

翻译过来就是这家伙大骂美国这一政策是狗屎屁话,他(她)住在印第安纳州,任何从其他州或国家来的人都可以带枪或申请许可证书,但​她却不能携带任何铁器走出本州。90年度他(她)在音乐之都纳什维尔被强奸了,如果当时法律允许持枪,这是不会发生。现在要去肯塔基州,那儿也是这样?狗屎,他(她)才不在乎。

      首先我就在想这家伙是个大叔还是个大妈,要是个大叔被强奸了有点咕~~(╯﹏╰)b,要是个大妈被强奸了,这事说的还挺轻巧,没把这事当回事,有意思。所以,我们看到的资料和信息总告诉我们国外的法律如何的严格,其实在执行的过程中总有不适用和不适应的人群,他们也会把这些当成臭狗屎。

--------​禾狐乱弹。


(image)  



我眼中的昂山素季和民主联盟干的事儿

Thu, 12 Nov 2015 12:05:35 +0800

 Take a walk in my shoe before you judge me。         开头还是借用西方的谚语吧,因为无论如何关于昂山素季都离不开西方,我认为在她身上浓缩和提炼着西方平权、民主和关爱人民的最佳优化,在她心里却永远醍醐着深邃的民族民众之愿。这很重要,好比冲出战壕的战士她既冷静理性,又勇猛坚定而义无反顾,她清楚为谁而战,又精通战术,知晓如何战斗,所以可怕。       妥协       说到底政治是妥协的产物,好的政治就是没有什么不能妥协的产物。对于缅甸几十年的军政府独裁政权统治而言,一心想着革命革别人的命,又怕自己的命被革,这样的力量到头来很难长久,即便短暂苟且,他们也很累。但吴登盛脱下军装转为文职总统,便是缅甸的仰望之光的曙光,他作为军方的代言人自愿脱离军政府的模式,便是极大的进步,并且他上台后开了报禁,而且真正的开了党禁,这都是以前所有军方不敢做的事情。       我读到的新闻报道,在军政府时期缅甸民众对军方将领充满了嘲笑,而如今开放组党参选之后,民众对军方充满了尊重。这转变让人觉得有如神助,为何缅甸的民众一下子如此理性和明智,我目前还不得而知,也百思不得其解。但这一步把军方关乎身家性命的担心彻彻底底的消除了,于是就看到军方发声尊重议会选举结果,在选举过程中没有舞弊行为,没有小动作(这些结论只能是基于到目前为止的报道)。吴登盛领导的巩发党(姑且说有半军方背景吧)也发声尊重任何选举结果。说实话在选举之前,我100%的坚信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民主联盟党不会获得多数席位,结果是她们赢得了除去军方席位以外的70%(还没有看到最终统计结果,这只是媒体的报道)以上的席位。要知道2011年缅甸还是处在几十年军政府独裁的魔掌之下,仅仅4年之后的今天,缅甸政治已经如此明了,开合之大时间之短,超出想象。       神奇的事情就如此发生了。不得不说看到了当代民主政治的典范,试想当路易十四、查理一世此类独裁者被推翻,不会再上断头台了,他们也不用担心被统治者的报复和灭族了,他们还会殊死冰血相刃吗?之于缅甸,我宁愿猜测,这前提是三方达成协议,同时彼此知道彼此的底线,各方也会遵守协议。可以假设一下,军政府最怕的是什么?我想最怕的是推翻了以后,民众革他们的命,革他们后代的命,历史上独裁者都因这条利剑悬挂在头颅之上,而殊死抵抗和血腥镇压要求平权的民众。吴登盛为首的由军方将领转为文职政府人员,我想他们最大的愿望是缅甸走入现代国家、经济发展,缅甸被军政府愚弄了几十年,经济被西方国家完全封锁,只能依靠中国有限的帮助,政治治理和政府管理能力还处于几十年前的理解,他们私心的考虑也一定是急于想脱掉民众心中他们军政府背景的印象。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联盟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毫无疑问只要他们执政一定会换来西方国家的经济支持和封锁的全面解禁,那缅甸作为一个拥有一大片印度洋入海口和如此之大国土面积的东南亚国家,毫无疑问带来的经济驱动是军政府和巩发党都会受益的局面。所以最后三方达成的协定是军方保留了25%(一说保留了三分之一)的议员席位,剩下的75%或者三分之二再由民众选举决定。也就是另一种“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军政府、吴登盛领导的巩发党和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联盟党。所以各方理性妥协后妥帖的选择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理性    &[...]



一念三千,不出一心

Tue, 21 Jul 2015 09:52:30 +0800

  恍若金蝉,静若干尸,都唯念而起。文字记录不清,语言表达不明,都唯心空。因果缘生其实早已定论,一切缘起终有其明,无念无心无可存于寰宇,性空意浑却是心修,祗园精舍岂敢冠带,五戒岂可容足,三生三宝却可成。
  

(image)  



余秀华与庞麦郎

Mon, 26 Jan 2015 16:46:32 +0800

      这段时间的社会热点,近两周关注了一点关于她(他)们的新闻,媒体所传递的信息已经是媒体拥有强大统治力的武器,我一直怀疑我们所了解的他们可能并不是媒体上看到的听到的样子,终究绝知此事要躬行的。       一个农妇这是媒体给予的标签,一个诗人这是媒体组合的标签,一个脑瘫患者这是媒体附加的标签,这三个标签足以吸引眼球,不可否认我也是被这些标签吸引而看到余秀华的诗,作为不明真相的群众我最希望看到的还是余秀华这个名字,这才是她原本的符号。她的诗的力量来自于底层,在家养养兔子日复一日等待男人打工回来的农村妇人,我情愿臆测她的思考是沉渍在指甲缝里的泥土,累积在皮肤上的油泥所激发出来的。这些文字可以不叫诗,严格意义上白话文的新诗到底是什么样的形式,早在“五四”时期已经讨论的过了,我情愿用她的文字来称呼她的思考,我情愿认为她的文字是她每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抗重压的石板而挤出的汁液,她的文字会像一万年前的贺兰山岩画一样,为后人留下无尽的想象和真实粗糙的刻画出她所处的时代的画面。她的诗是这样的:《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庞麦郎这几天他的经济公司发声对他失望至极,我想这其中裹挟的东西也许改变了他,也许他改变了,作为不明真相的群众我也只能臆想和揣测,总启希向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他是一个游走于城市边缘的农二代,他从来没有真正属于过城市,当然他也从来没有真正属于过农村,他只属于一条条流水线上,一个个街边摊的农二代,他可能是余秀华在农村等待的一员,当然也可能是余秀华在农村关心的一员。他只能挣扎,所以他的声音唱出了这个群体的挣扎,绝望希望失望都在声音里交织,同时一样,我也是臆想他的声音可以永远留下去,也许很久以后毫无意义可言,也许他的声音也成为贺兰山岩画一样的粗糙的声音留下在很久以后的人类的耳廓里。还是去听听他嗓中的《我的滑板鞋》吧。 ------禾狐于办公室之乱弹。 [...]



时代的造化

Tue, 05 Aug 2014 11:55:59 +0800

时代的造化 Epitome 1:        看到了凤凰网策划的关于顾城的故事上了头版,顾城的故事生动而凄楚,我到是在想80年代那一拨玩诗歌、玩文学、玩哲学、玩思想史、玩摇滚的人真真的是个个生动、血脉喷张、天赋才情,随手拍下的照片留到今天你都能看出那些人身上东西,跟今天的太不一样了,也许也许那个时候都是革命的和宣扬自由解放的年代的最后时光,随着那一拨人泛黄的照片继续的慢慢泛黄,他们的那些东西也全部泛黄了,压箱底的东西只有感兴趣有情感的人翻看的时候才能真正的触动心角的那根毛细血管。这些人比如顾城、北岛、李陀、阿城、李泽厚、刘再复、金观涛、崔健等等太多我看过的他们的文字或者他们泛黄的照片和模糊的影像在我的脑中翻腾。唯能感叹不同时代的造化。 Epitome 2: 中午回来后打开个人邮箱收到一份国外网站的邮件: Your Email Address is selected among the  four(4) lucky winners to win the sum of (GBP Ј250,000.00) (Two hundred and fifty thousand pounds) in the 2014 FIFA World Cup Award. AWARD WINNERS EMERGE THROUGH RANDOM SELECTION OF ALL ACTIVE EMAIL ADDRESSES ONLINE. Payment of  prize and claim.   Winners are to be paid in accordance with his/her Settlement Center, Please contact our claim agent as soon as you receive this email winning notification.   THESE ARE YOUR WINNING IDENTIFICATION NUMBERS AS LISTED BELOW:   Batch no : FIFA-XA/30/GF-3586 Reference no : DSTUK/901/SZ321   FOR CLAIM CONTACT : Email : fifa_worldcupaward@yahoo.co.uk Tell :    +447937445654.   Regards. 基本意思是通知我获得2014世界杯奖金25万英镑,获得方式是从在线邮箱随机抽取,具体领奖需要跟他们的代理人联系,留下联系方法。       我就觉得有意思,国内的各种骗术不知道是学习国外的还是推广到国外,总之都是如此拙劣,记得有人说过妓女和小偷是人类最古老的两个职业,其实如果需要区分小偷和骗子的话,我觉得应该加上骗子,说成人类最古老的三个职业。现在的骗子都是穿着西装,行头很高大上的干着同样的勾当,大到华尔街的庞氏骗局,小到街头迷药骗局,从业的队伍应该仅次于农民兄弟,而且会发展到全民都可能参与骗局,全民都可能被骗。餐饮和食品从业者的有毒有害食品也是骗子行为的一种,比如转基因也是一个高智商的骗局,通过语言、行为、外化包装改变物体属性来提高价值的行为我认为都是骗子行为,包括所谓跨国公司的高大上公关。 Epitome 3: 用上班的闲暇一有空就拿出来看看,忙碌了快两个月,阅读了2000多页的资料,提取重点翻译了10几页纸,结合体会终于是把文章弄好了。在这段时间的体会就是科技越来越发达,信息越来越爆炸,会造就更多的傻子,但信息决定性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了。从小我们被教育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知识是第一生产力,其实如今所有海量数据时代,信息才是第一生产力,掌握信息的人才是睿智的人,掌握信息的人才能做出最恰当合理的决定,掌握最全面的数据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马刺夺冠有一段日子了,去年我都看好马刺夺冠,我认为还是NBA这个大公司操纵了比赛,让更有市场号召力的詹姆斯夺冠,吸引全球篮球市场,今年遇上世界杯了,詹姆斯就歇菜了。马刺老板说每10多年抽取一个状元签,选择一个恰当球星,还有别搞砸了,结果他们就成功了。为NBA输出大量球队教练、球队管理者,按我们的话说就是NBA的黄埔军校,波波维奇说他[...]



我说阿里与恒大的合作

Thu, 05 Jun 2014 12:25:44 +0800

       饭后看到这个新闻有点吃惊,前一段时间网传马云与绿城合作原来都是围魏救赵的幌子。那现在看到绿城的部分球迷和宋卫平群起攻讦马云“重利忘义”,我倒想问问你宋卫平当年所谓反黑你想出风头的时候,找个软柿子涅,把人家裁判往死里弄的时候,你想过“重义忘利”没有?结果裁判死了。那时收钱的裁判多了去了,你怎么不为中国足球着想,多弄几个收钱的裁判啊?绿城足球和浙江球员被你个人玩成现在这付模样,让人家精明的商人马云怎么投钱?谁的钱不是钱啊,明知打水漂还给你双手奉上6个亿让你挥霍,不见成绩不见回报,按现在宋卫平在绿城的玩法,12个亿投给他,成绩也上不去,马云也赚不到钱。那人家精明的资本家为什么不投12个亿给恒大,等着收钱,即便不收钱,在其它方面带来的好处足以对冲投资收益。你宋卫平在几年以前足球好的时候,你想过找人跟你分杯羹吗?现在靠山倒了,绿城房产不行了,绿城足球也不行了,开口就是重利忘义,你当初怎么不重义忘利引进几个投资人呢?还有一部分球迷,也不知是真球迷还是伪球迷,也骂马云不投钱,好,你喜欢绿城、你为浙江足球考虑,那你有骨气,就把你每月工资拿出十分之一吧,捐给绿城再说话吧,做不到你就别骂人家了,谁不是想赚点钱,谁都没高尚到那个份上。再说为浙江足球贡献,至少新闻报道上看到马云说了,投资绿城足球学校,球队和俱乐部已经被你玩到死胡同了,是个理性的人有家乡情怀的人也只能去投资未来能有改观的足球学校了,你还能要求人家如何?难道以家乡情怀的名义绑架人家给你烧钱?更何况狂马云这等精明的商人,于己于人做的算是合理,情义适中了。
------禾狐饭后愤青

(image)  



网站内容分级

Fri, 25 Apr 2014 12:57:33 +0800

    今天的新闻,新浪的部分共享空间因为涉黄被封了,据说影响股价真真假假3亿美金,貌似一打上涉黄的戳,就大快人心,全社会全民族群起诛之。可是为什么不分级呢?分级的制度为什么不推进呢?所谓的黄色图片的危害应该针对特定的青少年群体或儿童,对于这部分群体我们必须保护,看看国内所有的门户网站的首页,上半部分严肃认真,拉到下半部分,按白鹿原的语系来说都是要脸不要沟子。那些东西分级以后,可以保证孩子们不受影响。但我其实想着如果有位成年人自己对着电脑撸管子,总比出去危害社会好多了吧,而现在对于此类问题,总是不管的时候,都贴到首页上了,管的时候都是违法,一律取缔,弄得跟小孩子过家家,说翻脸就翻脸,还得把东西要回去,说变就变的管理,如何让这些网站正常发展,反正不正常就正常了。


(image)  



倒春寒

Mon, 21 Apr 2014 13:04:25 +0800

     这几日温度很低,冷冷的冰,感冒一直维系着,记录几点吧。
Insight 1:
    舌尖上的中国2播出了,总有好事的评论者需要吃饭,于是就开始批评,讲故事的支线太多。我倒是觉得拍的很好,导演关注人的迁徙、食物的流变、留守儿童与乡愁很好,总不能只想着锦衣玉食,总也要在刺激你味蕾的时间点,顺带刺激一下你的心脏吧。其实我相信中国的很多怀着拍好纪录片情怀的导演、制作人可能面对很多话题、很多社会生活、很多思潮却无法纪录和呈现,就只能去拍美食了,拍美食永远不会政治错误,拍着拍着在里面加点私货,挺好。艰难的表述者,纪录片的生产者在我们这块土地上本就是行乞般的生存着,还是继续看下去,继续拍下去吧。 
Insight 2:
     周末两天看完了芦苇的剧本《白鹿原》,芦苇是著名的编剧为了这本带着泥土味的小说,他七次修改剧本,前后多年着力这部电影《白鹿原》的剧本,最后上映的电影是王全安写的本子,芦苇拒绝署名,他说那不是他的剧本,于是他要把他的剧本呈现给大家,看看剧本烂还是电影更烂。电影刚上映的时候,怀着期待去看了电影,从没有感觉到宣传的可以这么无节制,电影支离破碎完全不知所云,更别指望着能表达乡与土、宗与国,充其量就是一部捧起女明星的情色史巨著。可惜了这些个演员,在我看剧本这本书的时候,我想着张丰毅、吴刚、成泰燊、刘威这些面孔,按小说的内容,在国内能找到比他们几个更合适演相应的角色的人,恐怕很难很难,而且电影可以说大部分的大部分就是芦苇剧本的内容和情节,很多细节场景就是芦苇的剧本里的东西,但电影没有芦苇的名字,我想这也是芦苇为何出版剧本的原因。客观的说,即便是芦苇版的剧本也比原著欠太多力道,落下来也不是一点点。电影这东西审查是一个方面,按芦苇的说法伊朗电影也审查严格,很多政治宗教都不能沾,但伊朗电影拍出了很多精品。
Insight 3:
     周末看完芦苇的剧本,开始翻看涂子沛的《大数据》,刚刚开始,不说书本。所谓大数据,概念之分,作者自己的新鲜观点不多,但是介绍了美国信息管理和政府对策的方式,值得了解。其实当下总有人说中国人历史上就不会用数据说话、不会用数据管理、不会用数据记录,对此无法接受。其实在秦的时候,兵器制作已经标准化了,一个个剑戟戈都留下了铸造者的名字,留下了产地和时间,尺寸都有详细数据记录;汉代没家每户人口,年龄构成,全国的土地、盐铁产量,各郡县都历历在册;明代每户人家都在册,到邻村都需要路条。很多详细的数据在历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近代被打跪下了,就咬着牙骂老祖宗不行了,自己不行不要骂祖宗。
----禾狐乱弹 2014-4-21

(image)  



乌克兰又在重复灾难?

Fri, 21 Feb 2014 16:02:48 +0800

   这几天CNN的头版又都是一直在关注和渲染乌克兰的由于游行延伸而导致的暴力冲突,死亡人数马上将近3位数了,肯定接下来的几天还会增长。乌克兰又会继续重演作为欧美与俄罗斯争斗的前沿,而人民成为牺牲品的角色,这中故事我们都很熟悉格鲁吉亚、当年的阿富汗、南斯拉夫到后来的南联盟,乌克兰也会分裂成2个国家吗?
   对于欧美,欧盟25%的能源来自俄罗斯,这其中80%要经过乌克兰运输或通过,是与俄罗斯的缓冲地带。对于俄罗斯很简单是其通向黑海的战略要地,前苏联大量军事装备的主产地,基洛级潜艇、航母、T系列坦克直到苏系的战斗机很多研究设计或制造基地都是在乌克兰境内,好吧看看两张图中第一张蓝色区域的人民是支持亲欧美的季莫申科的区域,红色区域是支持亚努科维奇的区域,势均力敌所有才会在冲突中狙击枪、手雷都上了。
(image)
下面这幅图中列出了各地区以俄语为母语的人口比例,靠近欧洲区域明显俄罗斯化较弱。
(image)
我看目前,就等冬奥会结束,看Putin何时强权强势以军事支持的姿态让亚努科维奇血腥镇压了,然后欧美只有再对乌克兰封锁禁运,然后乌克兰更亲近俄罗斯,就是人民遭了罪。
禾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