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韩雪**狂想的旅程**
http://blog.sina.com.cn/rss/hanxue.xml
Preview: 韩雪**狂想的旅程**

韩雪**狂想的旅程**





Published: Tue, 06 Feb 2018 14:53:01 +0800

Last Build Date: Sun, 22 Nov 2015 20:58:17 +0800

Copyright: Copyright 1996 - 2009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哭了一个月,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Sun, 22 Nov 2015 20:58:17 +0800

(image)     前几日,一位网友吐槽期中考试要以《跟着贝尔去冒险》中吃不吃蚯蚓的争论来作文。真是难为这位同学了。一转眼,节目播出过半,看来我也该给自己准备一份期中考试的答卷了。
    播出伊始,关于吃不吃蚯蚓的巨大争论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不曾想到那瞬间退却的举动让大家迅速的站队。“应该吃”和“换我也不吃”的同学们辛苦了,看大家为娱乐圈操碎了心,只能隔着屏幕给大家一个抱抱。
    从拒绝吃蚯蚓,到经历了“地狱头盔”“童年阴影”这一系列的考验,不知大家可否感受到小小的变化。但至少对我来说,今天去宠物店,我盯着宠物蛙看了好久,似乎真的不太可怕了。
再者就是,大家看我哭了一个月,实在有点不好意思。生活中明明是个高冷的摩羯,在野外竟然被活生生的打回原形。原来,现实中的我们,把自己保护的太好。缺点、脆弱通通藏起来。直到眼泪忍都忍不住往下落,我们才意识到,自己是个假装的女汉子。
    不过好在,之后的节目里,我就不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兴许是已经被奇怪的动物吓出了免疫力,兴许是人生的曲线经历了最低点,怎么也该反弹了。再或许是因为受伤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是的,在过崖壁间绳索的那一天拉伤了手臂。好多细心的网友看节目时问:为什么贝尔在宣布我和丹峰获得奖励的时候我那么一脸怨念。其实是因为,在那之前已经哭了好久。到不是因为肩膀疼痛,其实不动并不怎么疼。是因为左手的小指在受伤的当天,无法控制的抽动。当时甚至有些怨贝尔,为什么要松绳子。虽然他说我们之间总有人要首先尝试失败。但我不甘心,还有一半的旅程,该怎么办?
    左手肿了两天,直到第二天录制结束,剧组转点,我才去到荔波的医院。医生说的尺神经受损,所以左手没有抓握力。医生建议不要进行后续的挑战项目,避免二次受伤和影响恢复。
    是否继续,成了我的期中考试选择题。虽然我并不太胆大,但还算是个有毅力的姑娘。既然医生让我自己斟酌,那就继续吧。当时就觉得,一不想找借口,二不想留遗憾。
    于是,中考过后,我的状态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前半程,我的状态相对独立,自己选择,自己完成任务,没有想过特别需要别人的帮助。但后半程,才意识到,在无助的时候,队友的重要性。感谢我的好队员们在之后对我的照顾,让我这个”男人三米,女人一米“的慢热动物,瞬间拉近了和大家的距离。就像贝尔说的,只有丛林才会让我们迅速建立起强大和牢固的信任、依靠关系。
    跟上,不掉队,才有机会超越,超越自己。

(image)  



开播前,我想静一静

Fri, 16 Oct 2015 00:07:12 +0800

(image)     今晚《跟着贝尔去冒险》东方卫视开播,我很纠结,到底看还是不看。看,无比期待节目如何剪辑呈现。不看,实话实说没有勇气看,因为我已经在节目里哭出了新高度。回望这16天的旅程,对一个户外小白和连游乐场都不进的我来说感受太深。一向自认为生活能力很强的我,面对户外考验生存能力,不但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而且真是经历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蜕变。
    不过还是要给大家打预防针,我哭的时候你们真的不要笑,更不要把我当成女汉子。姑娘成汉子,那都是被逼到一定份上才会发生的。而一到野外才发现,自己真是弱点太多,恐惧太多。我很努力的去做了每一个挑战项目,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不敢吃不敢喝,我的内心真的远不如贝爷般强大。
    但旅程最大的意义,莫过于跑赢自己,以往给自己设置的限定太多,总活在摩羯稳定的世界里。射手那跃动的心,多半都会被牢牢的拴回原处。冒险,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但踏出这一步却发现自己也还能完好的回来。你以为自己会狗带,但最终还是可以狗后。
    还是看吧,现场没敢看的画面太多,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
(image) (image)

(image)  



开播前,我想静一静

Fri, 16 Oct 2015 00:05:53 +0800

(image)     今晚《跟着贝尔去冒险》东方卫视开播,我很纠结,到底看还是不看。看,无比期待节目如何剪辑呈现。不看,实话实说没有勇气看,因为我已经在节目里哭出了新高度。回望这16天的旅程,对一个户外小白和连游乐场都不进的我来说感受太深。一向自认为生活能力很强的我,面对户外考验生存能力,不但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而且真是经历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蜕变。
    不过还是要给大家打预防针,我哭的时候你们真的不要笑,更不要把我当成女汉子。姑娘成汉子,那都是被逼到一定份上才会发生的。而一到野外才发现,自己真是弱点太多,恐惧太多。我很努力的去做了每一个挑战项目,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不敢吃不敢喝,我的内心真的远不如贝爷般强大。
    但旅程最大的意义,莫过于跑赢自己,以往给自己设置的限定太多,总活在摩羯稳定的世界里。射手那跃动的心,多半都会被牢牢的拴回原处。冒险,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但踏出这一步却发现自己也还能完好的回来。你以为自己会狗带,但最终还是可以狗后。
    还是看吧,现场没敢看的画面太多,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
(image) (image)

(image)  



开播前,我想静一静

Thu, 15 Oct 2015 23:40:19 +0800

(image)     今晚《跟着贝尔去冒险》东方卫视开播,我很纠结,到底看还是不看。看,无比期待节目如何剪辑呈现。不看,实话实说没有勇气看,因为我已经在节目里哭出了新高度。回望这16天的旅程,对一个户外小白和连游乐场都不进的我来说感受太深。一向自认为生活能力很强的我,面对户外考验生存能力,不但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而且真是经历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蜕变。
    不过还是要给大家打预防针,我哭的时候你们真的不要笑,更不要把我当成女汉子。姑娘成汉子,那都是被逼到一定份上才会发生的。而一到野外才发现,自己真是弱点太多,恐惧太多。我很努力的去做了每一个挑战项目,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不敢吃不敢喝,我的内心真的远不如贝爷般强大。
    但旅程最大的意义,莫过于跑赢自己,以往给自己设置的限定太多,总活在摩羯稳定的世界里。射手那跃动的心,多半都会被牢牢的拴回原处。冒险,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但踏出这一步却发现自己也还能完好的回来。你以为自己会狗带,但最终还是可以狗后。
    还是看吧,现场没敢看的画面太多,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
(image) (image)

(image)  



少一点纠纷,多一分理解

Thu, 02 Jul 2015 14:11:58 +0800

    这两天因为我的一篇看急诊的长微博引发了如此大的争论,作为公众人物,仔细想来,的确不妥。无论遭遇如何,我的确不应该把个人情绪放大到一个公众平台。在此向受到影响的个人和单位说声抱歉。作为医护人员的家属,我特别理解这个岗位的崇高和不易。作为患者,我也希望能被给予最基本的尊重。维护医患关系和谐,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愿大家的就医路上,少一点纠纷,多一分理解。

(image)  



对不起,我今天发火了

Mon, 29 Jun 2015 23:28:24 +0800

    奋斗了三个月,《丽人行》终于在今天顺利杀青了。说顺利,是我们在规定的日期完成所有的工作,但与此同时所有演职人员付出了巨大的辛苦。昨天晚上为了拍摄水下摄影棚的戏,大家工作到凌晨两点半,而今天又是早班。看着睡眠监测的数值停在2小时22分钟,能听见闹钟就崩起来,我都很佩服自己。
    但在去化妆间的路上我的眼睛就完全没有办法睁开,一睁就疼,不停地流眼泪。我以为是睡得太少,结果一进化妆间,付辛博和我同样的状况。而毛毛则是脸过敏,大面积的红肿。我心想,完蛋了,一定是昨天的水有问题。那一阵眼睛肿的、哭的完全没有办法化妆。冰敷、滴眼药水好一阵,大家才勉强画上妆去拍戏。我们互相调侃着,这最后一天的戏格外不舍,每个人都眼含泪水。
    包子和毛毛先于我在中午杀青,但卸完妆的样子把大家吓了一跳。包子也是一脸红肿外加眼睛充血。于是他们先去了第六人民医院看眼睛。医生说是灯光照射在水面引起的光敏。但先去医院的另一位替身演员检查的结果则是眼睛感染引起的角膜炎。就剩我了,点了一天的眼药水,在日戏全部拍完,杀青后,第一时间洗了把脸冲去了较近的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松江分院。
    挂了一个急诊号,等待医生的诊断。接待我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主任医师,柏林医生。一进门我主动跟医生说,是昨晚拍水下的戏,所以早晨起来眼睛疼,流眼泪。医生看了我一眼就说,为什么不看门诊,我瞬间有点蒙,是我挂错号了吗?我是不是该挂门诊去?医生又说,门诊关了,急诊没什么药。我说没关系,白天在工作,只能这时来看急诊。医生用灯照了下眼睛,然后说角膜炎,就开始写病历。我想跟医生具体讲下情况,医生就很不耐烦的说,不用说了,药开好了,让我去拿药。也许您见病人见多了,但请理解一个病人的心情,我希望全面的表述情况,让您更好的判断,并作出正确的诊断。我说你都不问问我情况就开好了?医生说,我是用看的,不用问。我就质疑她的态度,为什么不让病人描述一下需求和特殊情况。她说,那么多病人,没办法听你的情况。我又问,你这种不耐烦的态度对病人,考虑过病人的感受吗?她说,我不是心理医生,没功夫考虑你的感受。我又问她那病因是什么?她说不用知道原因,不是细菌就是病毒感染。我又问,那治疗方法是不是不同?医生答,反正也检查不出来,不用弄清楚,开两个眼药水,一个细菌、一个病毒,一起点。我说我没有追问前,连这些您都不会讲。然后我实在绷不住了。我说你都不听完我的表述怎么就能下结论用药?况且之前同组演员去不同的医院,诊断结果也有很大的差异。细菌、病毒、光敏,还是单纯因为漂白剂刺激或致敏,治疗方法都是不同的。我又追问,我要知道不同的病因,不单为治疗,也要看看是否有感染他人的风险。而医生也不愿意解答。医生说,结膜炎是小事。我说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个大事,对于每个病人来说再小的病都是大事。如果我只要你不负责任的开两瓶眼药水,我来医院干吗?我放着一个业务能力和个人修养比你强一万倍的医生老妈来你这受什么气。争执的过程中,我实在没忍住,脱口而出用了“妈的”这个词,我也用手指指你了,的确是我修养还不够,对不起。但面对这样的医生实在忍无可忍。我说你平时就这种态度对病人的吗?欺负人欺负惯了是吧?她居然很理直气壮的说就是这样的态度,今天看了6个病人,都这么看的。我说到我这儿就不行。你术业不专还态度不好,就是不行。也许今天股市大跌你亏了钱,也许你自己生活不如意,但用恶劣的态度对待病人,就不配白衣天使的称谓。

(image)  



对不起,我今天发火了。

Mon, 29 Jun 2015 23:26:26 +0800

    奋斗了三个月,《丽人行》终于在今天顺利杀青了。说顺利,是我们在规定的日期完成所有的工作,但与此同时所有演职人员付出了巨大的辛苦。昨天晚上为了拍摄水下摄影棚的戏,大家工作到凌晨两点半,而今天又是早班。看着睡眠监测的数值停在2小时22分钟,能听见闹钟就崩起来,我都很佩服自己。
    但在去化妆间的路上我的眼睛就完全没有办法睁开,一睁就疼,不停地流眼泪。我以为是睡得太少,结果一进化妆间,付辛博和我同样的状况。而毛毛则是脸过敏,大面积的红肿。我心想,完蛋了,一定是昨天的水有问题。那一阵眼睛肿的、哭的完全没有办法化妆。冰敷、滴眼药水好一阵,大家才勉强画上妆去拍戏。我们互相调侃着,这最后一天的戏格外不舍,每个人都眼含泪水。
    包子和毛毛先于我在中午杀青,但卸完妆的样子把大家吓了一跳。包子也是一脸红肿外加眼睛充血。于是他们先去了第六人民医院看眼睛。医生说是灯光照射在水面引起的光敏。但先去医院的另一位替身演员检查的结果则是眼睛感染引起的角膜炎。就剩我了,点了一天的眼药水,在日戏全部拍完,杀青后,第一时间洗了把脸冲去了较近的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松江分院。
    挂了一个急诊号,等待医生的诊断。接待我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主任医师,柏林医生。一进门我主动跟医生说,是昨晚拍水下的戏,所以早晨起来眼睛疼,流眼泪。医生看了我一眼就说,为什么不看门诊,我瞬间有点蒙,是我挂错号了吗?我是不是该挂门诊去?医生又说,门诊关了,急诊没什么药。我说没关系,白天在工作,只能这时来看急诊。医生用灯照了下眼睛,然后说角膜炎,就开始写病历。我想跟医生具体讲下情况,医生就很不耐烦的说,不用说了,药开好了,让我去拿药。也许您见病人见多了,但请理解一个病人的心情,我希望全面的表述情况,让您更好的判断,并作出正确的诊断。我说你都不问问我情况就开好了?医生说,我是用看的,不用问。我就质疑她的态度,为什么不让病人描述一下需求和特殊情况。她说,那么多病人,没办法听你的情况。我又问,你这种不耐烦的态度对病人,考虑过病人的感受吗?她说,我不是心理医生,没功夫考虑你的感受。我又问她那病因是什么?她说不用知道原因,不是细菌就是病毒感染。我又问,那治疗方法是不是不同?医生答,反正也检查不出来,不用弄清楚,开两个眼药水,一个细菌、一个病毒,一起点。我说我没有追问前,连这些您都不会讲。然后我实在绷不住了。我说你都不听完我的表述怎么就能下结论用药?况且之前同组演员去不同的医院,诊断结果也有很大的差异。细菌、病毒、光敏,还是单纯因为漂白剂刺激或致敏,治疗方法都是不同的。我又追问,我要知道不同的病因,不单为治疗,也要看看是否有感染他人的风险。而医生也不愿意解答。医生说,结膜炎是小事。我说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个大事,对于每个病人来说再小的病都是大事。如果我只要你不负责任的开两瓶眼药水,我来医院干吗?我放着一个业务能力和个人修养比你强一万倍的医生老妈来你这受什么气。争执的过程中,我实在没忍住,脱口而出用了“妈的”这个词,我也用手指指你了,的确是我修养还不够,对不起。但面对这样的医生实在忍无可忍。我说你平时就这种态度对病人的吗?欺负人欺负惯了是吧?她居然很理直气壮的说就是这样的态度,今天看了6个病人,都这么看的。我说到我这儿就不行。你术业不专还态度不好,就是不行。也许今天股市大跌你亏了钱,也许你自己生活不如意,但用恶劣的态度对待病人,就不配白衣天使的称谓。

(image)  



前路

Wed, 16 May 2012 19:05:50 +0800

当我们学会走路的那一天起,就害怕跌倒。

可每摔一次,骨骼便强壮一些,目光便前视一点。

渐渐,当我们长大,又惧怕改变,前路是虎是狼,无从知晓。

所以变得小心谨慎,仿佛这就是最好的保护。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错过了多少风景,扼杀了多少希望。

最可怕的事情莫过回头一望,走过的是根钢丝。

跳出去吧!

纵身一跃是悬崖,跌进谷底,一汪清水,沉底的时候总会减速。

慢慢的,浮上来,透口气,死不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十三钗亮相

Tue, 08 May 2012 21:00:31 +0800

一看到今天整理的这么多照片,才想起来,很久没有写博客了。自从有了微博,这里就淡忘了。其实也不是淡忘了,只是有时候偷懒,不想码那么多字;有时候郁闷,不能一一分享;有时候,有时候,人总是可以找出各式各样的理由。不管怎样,还是又回到这里和大家分享。   虽然没有来齐,但还是很有整体气势的 这是我们组为数不多的几个爷们 这是在密谋啥?   我们玉钗队撞色撞得好完美啊 不要这么默契好不好 这是在干什么??     没错,没错,掷飞镖~~ 李超童鞋,你是抓到鸡爪子了吗? 在一边闲聊好开心 咱也是有身份证的人  [...]



呼吸

Sun, 24 Jul 2011 17:29:37 +0800

当微博逐渐替换了博客出现的频率,生活的距离也随之缩短了。原本不太和朋友们聊天交流的我也有了诸多关注的对象,有了更广泛的关注内容。

也许这就是一个信息飘在空气中的时代,只要你还想喘口气,那就不可能两耳不闻窗外事。

生活中其实不喜欢被人围观,围观别人的时候基本也穿着放弹背心,生怕躺在地窖里也中枪。

 

昨天又去了摩天轮,多么美丽的一个地方。只是看它的角度不同。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