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榴梿茶馆
http://duriantea.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Malay
Tag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榴梿茶馆

榴梿茶馆





Updated: 2013-05-27T13:45:36.821+08:00

 



好久不见

2011-09-16T08:53:54.960+08:00

很久很久没上来,差一点忘记了密码。

Blogger终于推出了手机app,超慢的,但至少迟到好过没到。

既然现在能够边走边blog了,那以后应该会更常上来写点什么的。

Po一些手机照片也是ok的。: )

这两只猪是在plaza sing的文具店smiggles买的橡皮擦,超可爱,而且一只才块半,便宜的。

晚上应该会去看新加坡电影节,a night with boo junfeng,应该是看一系列短片。这位新加坡小导演虽然年纪轻轻可拍出来的作品是很不错的,上次错过了他的沙城,难得这次能在戏院看其他的,也是不错了。

周末即将到来,再忙,也得休息的。:)

(image) (image) (image)



Morning Glory

2011-03-22T23:23:42.559+08:00


还记得2006年,看改编自同名小说《The Devil Wears Prada》的电影版,喜欢它如何将原本平铺直叙啰啰唆唆的小说大刀阔斧地去芜存菁,改得更精简,也更精彩。

会记得是2006年,是因为那时候看完之后还在部落格上写了这一篇

数年之后的今天,收到Omy关于《Morning Glory》movie preview的email,又发现电影编剧Aline McKenna原来也是《The Devil Wears Prada》的编剧,加上难得时间上安排得到,于是就去看了。

很少看电影是冲着编剧去看的。导演没听过,演员没听过,故事不知道要讲什么,这些仿佛都是次要了。


看《Morning Glory》的时候,果然发现两部电影有好多相似之处。同样是职场剧,同样是说一个菜鸟如何在职场上对抗经验老道倔强又麻辣的老将,然后一步步克服困难最后成功出位的故事。

类似的题材,就像许许多多围绕着某个专业的日本或欧美电视职场剧那样,是我个人喜欢的故事类型。

或许吧,工作累了大半天之后能够轻轻松松地躺在电影院舒适的椅子上看着一群人、看着女主角为了工作为了梦想而忙忙碌碌,本身就是一种相当变态却也十分写意的一件事。


电影故事说的,是地方电视台新闻节目制作人Becky Fuller被挖角到纽约制作收视率奄奄一息的晨间新闻节目《Daybreak》之后,如何凭借着强悍的个性、超常的胆识与丰厚的专业知识,最终克服重重波折带领两位主播与整个制作团队将节目收视率一步步推高。

除了电影刚开场时节奏稍嫌缓慢,以及结局呼之欲出之外,整部电影算是相当轻松、自然、清新的一部职场剧,不错看。;)

allowfullscreen="" frameborder="0" height="390"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s9lWUqraDoU" title="YouTube video player" width="600">(image) (image) (image)



牛扒原来很简单

2010-12-26T22:26:56.058+08:00

(image)

圣诞夜,第一次煮牛扒,按着Jamie Oliver一道十五分钟的食谱煮了出来。

材料包括牛扒,西洋菜,大香菇,迷迭香,柠檬,胡椒粉和盐。

把迷迭香在砧板上剁碎,撒上盐、胡椒粉、柠檬汁,再沾在牛扒上放进烤炉里烤就可以了。

本来牛扒要像开书本一样切成butterfly的样子,但太复杂了,于是决定不切,结果味道还是不错啦。

本来食谱当中的牛扒要摆在烤过的ciabatta面包上,但是也实在是太复杂了,于是在楼下买了现成的onion thosai。

多多指教。: )(image) (image) (image)



MUJI Motion

2010-12-19T20:59:40.498+08:00

width="480" height="295"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W4cDnjt88_8?fs=1" frameborder="0">

相当喜欢Muji这一系列的短片,用慢动作捕捉产品的使用方法与细节。

如果建筑建完之后,有人也能用同样的方法为建筑拍摄类似的小细节,配合恰当的音乐,一定很不错。(image) (image) (image)



芦笋香蒜酱烤鳕鱼

2010-11-14T20:33:22.412+08:00

(image)

小弟微波炉出炉的第二顿晚餐,芦笋香蒜酱烤鳕鱼。

这一道菜出乎意料地成功,至少,鳕鱼吃起来像鳕鱼,芦笋吃起来像芦笋,只可惜橄榄油放太多了一点,搞得整片鱼有点油油的。

会准备这道菜是因为jamie oliver说这道菜非常简单,只要把鱼、菜放在锡箔纸上,淋上橄榄油、香蒜酱、柠檬汁,撒点盐、黑胡椒,然后放进烤炉/微波炉里烤十五分钟,就可以吃了。=)(image) (image) (image)



早安你好

2010-11-14T11:22:53.158+08:00

(image)

星期天一早,第一次自己弄早餐,心情会很漂亮。

可惜面包太硬了,香肠更是失败得很夸张。

幸好还有煎蛋和水果比较正常一些。=)

而且,等我把所有的残局收拾完毕,也差不多是时候吃午餐了。-_-(image) (image) (image)



处女航

2010-11-14T11:23:07.843+08:00

(image)

最近忽然间对烹饪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兴趣,这是连我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一个小转变。

或许,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往往还在看着电话,还在用手机上网,还在和身边的人聊天,还在想工作,想东西,等等等,无法专心。

应该很少人在餐厅吃饭的时候能够心无杂念的吧。

下厨就不同了,那几乎是像看电影一样,在整个烹饪的过程中几乎能完全投入,都不会去想到工作等等的生活大小事,因此也竟然会有一种therapeutic的效果。

忽然觉得,菜鸟学烹饪,那就像铁达尼号启航一样,所有东西都是新的。

就希望不要浩浩荡荡地出发,结果还是轰轰烈烈地沉没大西洋。(image) (image) (image)



晚餐

2010-11-14T11:23:20.479+08:00

(image)

小弟二十七年来第一次下厨,烤鸡翅烤焦了一点还搞到整间家跳电,多多指教。XD

我想,应该是不应该踏入厨房的,因为忽然发现原来很多平常在Muji看见都觉得不太需要的厨房用品,忽然间都好像需要了。

天哪。(image) (image) (image)



八天京沪游之一: 逛世博

2010-11-08T23:06:22.942+08:00

怎么说还是应该花点时间将上海世博的照片整理了放上来的,虽然也已经在Facebook贴了很久。 不希望这一组照片像上次北海道一样因为一时的忙碌而无缘与大家见面,结果被冷藏在电脑里永远不见天日。 第一次在部落格上尝试将每一张照片都修成四方形,原因是部落格界面的内容宽度已定(懒得改),而增加照片的高度从原本的16:9加到1:1是将所有照片在部落格界面上放大的最直接方式。 有好有坏。现在发现, 好处是照片确实是更大了一些,缺点则是文章的总长度也增加了不少。 这一篇写世博;下一篇写上海;下下一篇,写北京。 也没时间写太多,大家看看照片就好。: ) 这是世博大道上标志性的巨大金属结构。 这是以色列馆,馆内精简绚丽的Video Presentation是少数小馆当中相当成功的典范,也确实让我对以色列有了小小改观。 阿曼馆内精致的天花板图案。 也是相当赞的摩洛哥馆,一踏入馆内仿佛完全脱离了上海有一种刚刚下榻了一座摩洛哥酒店大厅的感觉。 摩洛哥馆内的展览。 卡塔尔馆,有一些建筑与城市规划模型。 由韩国知名建筑事务所Mass Studies打造的韩国馆,用韩国传统服装上缤纷的颜色配合韩国文字作装饰,绝对是亚洲区内的热门馆之一。因为平均排队时间要四小时以上,结果遗憾地进不了。 外表朴实,完全由竹子编织而成的越南馆外墙。 别有洞天的越南馆室内装潢,同样由竹子以更立体的姿态来表现建筑结构,相当有意思。 斯里兰卡馆内一座小木屋的围栏,也是在这里吃了一顿即昂贵又难吃的斯里兰卡晚餐。 中国馆模仿斗拱结构的主展览厅在杂志上看多了,杂志上通常看不到的倒是展览馆基座上用金属切面来写传统汉字的墙。 澳洲馆,算是热门大馆之一。因为在很晚的时候才开始排队因此不用排得太久。 纽西兰馆,非常切题地一直在用各种方式来回答主办方“Better City Better Life“的世博主题。 建筑上非常环保的葡萄牙馆,是一座”零碳馆“,馆外墙完全由葡萄牙自产的软木覆盖,可以再循环。 白俄罗斯馆。天哪,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个国家怎么我都没留意过。 远近驰名的丹麦馆,镇馆之宝自然是高调从丹麦空运过来的国宝美人鱼。建筑师说,连很多丹麦人都不知道原来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曾经跟随着丹麦作家安徒生的童话长大的。 丹麦馆螺旋形的管状钢结构,早已在各家建筑杂志上频频曝光,确实相当精彩。 能够随风飘扬的拉脱维亚馆外墙,全馆以风为主题。馆内唯一的“展览”是”空中飞人“在风洞内随风飞翔的特技表演,因为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因此不知道和拉脱维亚有什么关系。 拉脱维亚的主题是风,那么爱沙尼亚的主题就是猪。馆内到处都是标了不同标语五彩缤纷的猪,好像是和储蓄、孩子的未来有关系。 外貌干净利落的芬兰馆,外墙同样由再循环材料打造,馆内还能够吃到麋鹿肉。 芬兰馆内一隅,有一点点日本禅风。 如题。 同样相当让人意外的捷克馆,展览多数是悬挂在半空中的装置艺术。 西班牙馆龙飞凤舞的建筑外墙,建筑师的理念是运用中国当地的藤编材料配合现代建筑科技。 身为热门馆之一,西班牙馆内的展览倒是简单抽象得相当让人失望。 意大利馆,本身就像是一整座博物馆。 与一些大馆走抽象展览风有所不同,意大利馆展览的是实实在在的家具、美食、音乐、建[...]



Dinner For Schmucks 电影预映

2010-10-02T21:44:06.642+08:00

有好一阵子没看电影了,这次难得再次收到Omy的邀请出席《Dinner for Schmucks,愚人晚宴》在Iluma Filmgarde 的电影预映,加上也没在Iluma看过戏,于是就去了。 看电影之前,发现电影导演曾经执导过我之前不太喜欢的《Meet the Fockers》,加上RottenTomatoes不是太好的影评,所以星期三下班之后也没抱着太大的期望就踏入了电影院。 结果竟然笑了一整晚。 工作忙碌了一整天之后,能够像这样暂时抛开烦恼与朋友众人大笑一场,那何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故事讲述男主角Tim为了讨好上司希望顺利升职而参加了一个被称为“白痴之宴”(Dinner for idiots)的活动,目的就是寻找一个白痴的同伴共赴晚餐,然后再看谁的同伴是白痴中的白痴。Tim于是找来了看上去很傻的国税局雇员Barry担当他的同伴,去竞选那个“白痴之最”的称号,以取悦老板。 正因为重点说的是Idiots,电影故事越入越深,观众就会越来越免不了要开始怀疑开始思考,那些被标榜为idiots的人究竟是傻还是不傻,而那些说别人傻、以取悦傻子为乐的人,是不是才是真的傻。 电影中出现的傻子各不相同,有表面的,也有比较内敛的。其中一位行为艺术家全情投入各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动物行为艺术,也直接间接在电影中带出了idiots的另一种诠释方式:盲目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盲目地追求一些超出世俗所能够接受能够理解的事物,或许也是傻? 如果晚宴是主线,那么穿插于主线当中男主角与女友求婚多次不果的故事就是副线。女友无法理解男友Tim为何为了升职而盲目地讨好上司。 电影最高潮,自然是当公司内所有的职员都带来了一个Idiot出席晚宴。而究竟到底是谁傻谁出丑,那就要看了电影才知道了。 个人最喜欢的,应该是傻子男主角Barry所制作的一系列老鼠模型,精致细腻,细节讲究,表情丰富,实在令人赞叹。看似傻傻的Barry静下来的时候却能够呕心沥血地制出这些高水准的老鼠模型,然后电影又进一步透过这些漂亮模型带出一些小小的哲理,这绝对是电影当中的一个亮点。 想轻松一下的朋友,应该去看一看。=) [...]



向大师致敬

2010-09-14T02:27:31.477+08:00

(image)

早上,从北京飞回新加坡,放了一个多星期的假,明天也终于要开始上班。

总的来说,这九天的上海北京游,虽然行程累了点,但也算是看了许多东西,所以还是满不错的。

在上海,除了参观了世博的意大利、德国、法国、沙特、英国、丹麦、瑞典、瑞士、葡萄牙、西班牙等等大大小小好好坏坏数十座场馆,也趁机溜出世博上了环球金融中心、下了浦东崭新的地下苹果店,也逛了由David Chipperfield改建的Rockbund Art Museum,小巧精致,十分可爱。

在北京,免不了上了长城,也看了故宫、天安门、天坛。更难得的,是终于也参观了Commune by the Great Wall长城山脚下的公社约十座住宅建筑。包括Kengo Kuma的Bamboo Wall,Gary Chang的Suitcase House,Shigeru Ban的Furniture House等等耳熟能详却从来没机会拜访过的经典建筑。

是谓百闻不如一见。

还有那座Rem Koolhaas以及Ole Scheeren的‘大裤衩’CCTV,一座被烧掉了,另一座竟然还没开放,可惜。

当然,也参观了Herzog & de Meuron的鸟巢,还买票进入水立方游了几圈;也逛了很有日本feel的三里屯,以及Kengo Kuma的Opposite House。

也趁机拜访了扬名四海的798艺术区,是一群50年代由德国建造的Bauhaus老工厂改造而成的画廊、美术馆、展览馆。

最后,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水孵蛋’看了场大型歌舞剧《山村女教师》,然后就是Norman Foster的北京机场第三航站楼。

说起来,这个时候的北京和上海还相当有趣的不是吗?古今中外,新旧建筑历史横跨千百年。有小胡同小里弄,有老老的故宫、长城,也有摩天大楼以及海外建筑大师的作品。加上明显已经改善的市容、治安,完善的地铁,以及九月北京的万里晴空,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特别怀念这九天下来才刚刚适应现又得一一放弃的“中国话”,不是德士是出租车,不是巴士是公交车,不是塞车是堵车,不是厕所是卫生间,不是侍应生是服务员,不是笨蛋是傻毙了,不是转左转右是拐左拐右,不是包包很重是包包很沉,不是我载你去那儿是我拉你去那儿,等等等。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到中国,但可能因为这一次见的当地朋友比较多,又和当地人一起搭火车排世博什么的,感触自然深一些。

尤其看见几年前的中国交换生,今天一个个已经是在上海北京初出茅庐的建筑师,更觉得有趣。

话说回来,我也不知道我的两千多张照片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选择性面世,先附送一张在Opposite House的酒店大厅拍的小女孩

(image)

很可爱的小洋娃娃,我叫她比个V她就乖乖地比个V给我拍,超可爱的。

其它照片,再等等吧。=)(image) (image) (image)



拜拜

2010-09-03T21:35:20.730+08:00

(image)

终于要出发了。

九天,上海,北京。

上海去过了两次,北京倒是第一次去。

有好一阵子没有自由行了,超级不习惯那种什么东西都要自己订自己买自己安排的感觉。

或许,终究是懒人一个,喜欢跟团那种什么都不用烦收拾好行李脑子即使一片空白也可以出发然后到了那里literally闭著眼睛也会被送到目的地的旅游方式。

ok啦有好有坏。

自由行?哇,去到了北京还要想要怎么去万里长城,好像平时脑细胞死不够多难得放假出外旅游还要继续杀下去的样子。

Anyway,临时取消了原本已经预订好的瑜舍。一方面友人强烈反对,一方面最近电脑死了才花了一大笔在苹果电脑上,能省一点,也好。

听说上海现在天天下雨,刮风暴。

希望,一路顺风。(image) (image) (image)



弃暗,投明。

2010-08-18T00:56:15.409+08:00

(image)

2005年年头买的Dell,上个星期终于也死掉了。

一转眼就用了五年,相当不可思议。

还记得那时候,是在Suntec的Dell柜台叫一位工作人员帮我上网订购的。那时候还是学生,没工作,要买电脑,用的也不是自己的钱。

还记得那时候,因为还小没有信用卡,加上Dell只接受网上订购不能用Nets,于是傻乎乎地拿着现金三千多块钱问Dell的大哥哥能不能用他的信用卡帮我还,然后我把现金交给他。

大哥哥当然说ok,只不过当他在帮我订购订到一半的时候爸爸才打电话来说哎呀可以用他大马的信用卡还啦。

然后过了几天,Dell的货车就像送pizza一样把它送到家门口来了。

然而,一晃也五年了。

(image)

Dell死掉了之后,挣扎了一阵子,终于也决定要弃暗投明,投向苹果的怀抱。

或多或少受到Ipod以及Iphone的影响,觉得苹果产品从外表到界面到Applications,都有它无与伦比的魅力。

而且以前学生时代,手提电脑需要使用各种各样的程式,AutoCAD,Photoshop,Microsoft Office,Sketchup,以及其它render的软体和电脑游戏,实在没有办法想象忽然换去苹果要如何适应。

工作了之后就不太一样。回到家,通常也不会想要画图还是什么了,所以绝大部分也只不过是用电脑来上上网。

当然,依然在学习与适应当中。

接触苹果的初期,因为很多shortcuts都改变了,多少会有一种残障的感觉。

还是会习惯性地去按Ctrl C Ctrl V之类的东西,还是不太能够接受Windows没有办法maximise,有时候MacBook的某个软体发出一些奇怪的小声音,也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

应该会习惯的。

怎么说,这终究是我工作以后,自己买的第一台电脑啊!哈。(image) (image) (image)



OMY全城戒备电影预映

2010-08-19T21:32:43.466+08:00

(image)

OMY送了两张郭富城<全城戒备>电影戏票,于是很荣幸地参与了星期五在GV Plaza的电影预映.

老实说还真的很抱歉,人家说好了六点半到戏院拿票,结果因为工地的technical meeting迟迟无法结束最后拖到了七点多才到场.

《全城戒备》以2015年为背景,讲述日军在二战期间遗留在大马的生化武器意外泄漏导致人类变种所引发的一场灾难.郭富城代表的正派与反派人物大交战,故事与动作都明显有模仿好来坞的嫌疑.

只是华人电影难免技不如人,与好来坞同类型的科幻电影相比,难免有一些缺憾.

然而正如导演所说,如果因为技术不如人就不去尝试,那么东西方电影技术差距就会越来越大.

这句说得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开始总好过没开始. : )

是那种如果喜欢动作武打爆破飞车郭富城或舒淇的朋友就会喜欢的电影.

(因为电脑死掉了所以这一篇不能写太长,等我把电脑搞好了再回复正常运作. : P)

(object) (embed) (image) (image) (image)



Power Shopping

2010-08-18T00:39:19.131+08:00

(image)

很久没有买鞋子了。

有一双工作常常穿的黑色的鞋子,本来不是我买的是很久以前爸爸买的,穿着穿着穿久了,最近竟然也给我穿破掉了。

刚刚傍晚回公司加班,工作到晚上九点左右。九点半,赶到Vivo City趁着商店以及Tangs还没在十点打烊前把许多托欠了许久一些需要买却一直没买的东西都给买完了。

买了一双camper,一些lab series,一些果汁牛奶冰淇淋,一些杂志,一些Magic Clean的dry and wet wiper, handy duster,等等。

趁着周末能在半个小时内power shopping一口气将许多To do list上的东西统统clear掉的感觉真好。

本来没特别想买鞋的,可是回MRT的时候路过Camper门已经关了一半的店,一双标榜着New Arrival的鞋子特别亮眼。

一向来对洗鞋没特别的研究,所以黑色够实际;米黄色的鞋带简单朴素又不会太单调;来历不明的75号,让鞋子看起来更年轻。

也很舒服。

"Oh, this is a very new shoe in our shop. In fact it just came two days ago." 疑似菲律宾籍男售货员这么说着。

或许是骗我的,但看在男店员一脸敦厚老实天真善良坐地铁应该会让位给老婆婆的样子的份上...

结果就买了。: )(image) (image) (image)



CD,流星。

2010-07-20T01:27:49.120+08:00

(image)

刚刚加班,在公司附近吃晚餐,顺道经过一个卖CD的档子,说是买二送一,结果一个不小心吃完饭后就带了三盒CD回来。

一盒三片,买两盒送一盒,所以一共九片。

一盒是拉丁Cafe,一盒是Arabica,一盒是Asian Chill。

特别喜欢这类没有太多歌词的lounge音乐,睡觉前放一张在床边播一播,松懈松懈。

松懈完毕,睡一个好觉,明天继续回公司奋斗。

哦对了,刚刚回家经过泳池,忽然看见一颗小流星划过Boonlay乌漆抹黑的夜空。

天哪,我人生当中的第一颗流星。

当下许的愿是,希望工作别太忙。-_- (真的)(image) (image) (image)



榴梿 on Mobile

2010-07-16T01:05:29.010+08:00

(image)

刚刚试验性地推出了榴梿茶馆Mobile friendly的手机测试版,比我相像中的要容易设置好多。

根据相当不可靠的Google Analysis的报告显示,榴梿茶馆的访客有4%来自Iphone和Ipod。

现在,只要你是用手机来浏览,网站就会自动切换到更精简更快更方便的mobile版: http://duriantea.prohost.mobi.

Mofuse的服务好像不是免费的,据说14天后服务会中断。等真正有时间的时候,再去找一个完全免费的服务器来玩玩吧!

:D(image) (image) (image)



关于金沙,小白。

2010-07-15T22:25:52.008+08:00

(image)

我发现我上一篇说,二月之后就再也没碰过我的DSLR,其实是不太正确的。

原来二月之后我还碰过两次。一次陪家人逛金沙的购物商场,另一次纯粹在家里随便拍。

ok啦还是少得很可怜。


(image)

金沙的商店橱窗。

(image)

金沙的天桥与玻璃幕墙。

(image)

金沙一楼,到处都是这种用来跨人造河的梯级。残障人士来逛金沙一定会很沮丧的。尽管建筑师肯定有办法确保残障人士也能够“跨河“,但是眼巴巴地看着整条人造河的两旁到处都是梯级自己却无法使用,对残障人士而言应该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

(image)

停车场,个人觉得设计有点散乱。

(image)

镜头拉回家里,最近将整间家的纸巾盒都换成Muji的。:D 实在没有办法接受太多无聊的颜色融入我的生活当中。

(image)

小弟的睡房,最近也多了一只Newurbanmale买的Cupido,简称小白,陪我睡觉。=D 可爱吧?

好了就这样。

哈!我竟然一连三天post了三篇!神奇,神奇。

应该是参与了部落格颁奖典礼之后,忽然发现我实在荒废这里太久了吧!所以良心过意不去,

一定是这样的。(image) (image) (image)



小表弟

2010-07-15T22:26:31.948+08:00

(object) (embed)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真的很懒惰带我的Alpha DSLR出门。

我上一次碰它,是二月的时候了。


根本不可能把它放进我上班的包包,又没有什么机会去旅行,于是就这样一直被我软禁在dry cabinet了,不见天日。

好可怜。

这几天,看了些广告,非常Amateur的我忽然间又爱上了我Alpha DSLR可爱的小表弟,Sony Alpha NEX5

天哪。(image) (image) (image)



第三届Omy新加坡部落格大奖

2010-07-15T22:27:00.484+08:00

(image)

今天下午,出席了Omy在St James Power Station Movida举办的第三届新加坡部落格大奖

很明显,照片是从思斌同学那里偷来的。


同行的(照片左起)有代表钪凯出席的阿甘,入围最佳摄影部落格的思斌,小弟我,远道从吉隆坡赶下来的向希,不久前(还是很久以前?)从美国回来的Jonathan,还有一位(拍这张照的那位)paiseh忘了叫什么名字,去走了整座Fort Canning只拍了一只蜘蛛的摄影高手。

小弟这次没参赛。你看看,2010年都七月了我才写了7 篇,现在几乎是平均一个月一篇。要在一年之内在某一个category找出有代表性的三篇文章,基本上已经完全不可能。-_-

相比6年前刚开馆时,榴莲茶馆能在6个月内写出186篇,平均一天一篇,我的天我以前真的好得空哦。

然而话说回来,自从两年前在第一届Omy部落格大奖入围了《最佳个人部落格》之后,似乎还真的就和Omy多多少少结下了一点点不解之缘。

看了多少场电影,参与了多少个活动。眼看着颁奖典礼从第一届的亚洲文明博物馆到第二届的Supper Club到今年的St James Power Station。看主办单位一路下来一直在upgrade场地,一直在努力地找赞助商,找Guest of Honour(能这么近距离看到Teo Ser Luck也是蛮荣幸的虽然他看起来好累哦),而且还推陈出新地想出一些很可爱的点子(像是那个模仿facebook like的真人i like贴纸),是应该给Omy掌声鼓励鼓励的。

特别喜欢工作人员播的音乐,以及Silver洪子惠的第一首歌。不过,颁奖的节奏似乎就太快了一点。

恭喜所有得奖者,也祝愿新加坡部落格大奖能一届比一届办得更精彩。: )(image) (image) (image)



One Night in Beijing

2010-07-15T22:27:26.024+08:00

好一阵子没上来了。 依然在忙着工作。 最近公司内一个帮忙画图的draftman刚刚离职了,结果,本来不太需要我画的东西现在都统统摆在我桌子上,工作因此越来越忙,越来越忙,几乎没有太多呼吸的空间。 忙碌的时候,唯一能让人期待的,大概就是九月份会到上海北京去跑跑。那像是,黑暗隧道最末端一团闪闪烁烁让人坚持下去的光芒。 话说回来,农历新年之后就再也没去哪里旅游。我的天,我连北海道的照片都没有贴上来呢,我到底在干什么。 上海去过了几次,除了世博之外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惊喜。倒是北京就从来没去过,感觉会更加期待。 期待近距离看看Herzog & de Meuron扬名四海的鸟巢。 期待那据说将来会开放给公众游泳的水立方。 期待OMA的CCTV大楼。 朋友说要一同买票进北京国家大剧院听一场演出,也是期待的说。 Norman Foster的北京国际机场Terminal 3。 还有历史久远一点的,像天坛。 当然还有一条,不登上去似乎会对不起自己的,长城。 在上海的时候,会住在一晚新币十几二十块的青年旅馆;在北京逗留的几天,则是借住在朋友的朋友的家; 既然前面九天在住宿上已经省了一笔,行程的最后一天,暂时订了Kengo Kuma的瑜舍The Opposite House,算是为整段行程制造一个比较能让人期待的小高潮? 说暂时,是因为网站说预定是不用付订金的。 也不知道是看了哪一本杂志后不小心登入了瑜舍的网站,结果就莫名其妙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家旅馆。 我跟一位朋友说,那是在还学费啦。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 目前订了这款面积最小的房间。至于最后会不会真的睡在那张King size的“埃及极品棉质床褥“,且待小弟下回分解。: ) [...]



《Shrek Forever After》 电影预映

2010-07-15T22:27:39.081+08:00

继《Shrek》、《Shrek 2》以及《Shrek The Third》之后,Dreamworks终于为这一部长寿动画影片推出了完结篇,《Shrek Forever After》。 巧合的是,刚刚才在一个周五和周六的晚上在5频道重温了《Shrek 2》和《Shrek The Third》,过不久就收到了Omy关于Shrek Forever After 3D电影预映的email,于是就马上答应了。 既然是首映,自然就会比较热闹些。除了有一只很大只的Shrek在The Cathay晃来晃去和人群拍照之外(没有想要拍照的冲动),还有比平常特别友善的usher,以及与Shrek相关的小礼包。 与第三部拍得精疲力尽故事明显开始公式化的《Shrek The Third》相比,《Shrek Forever After》一方面非常努力地返璞归真,一方面也非常大胆地让所有角色重新洗牌,为几乎所有人物都注入了全新的生命力。 说返璞归真,是因为自从续集推出以后,电影里的角色就越来越多、越来越热闹、繁杂。加上配角人物性格又都异常地独立鲜明,或多或少抢走了主角Shrek的不少风采,以至于让后者沦落为连贯电影故事的精神傀儡。 因此,大结局讲的是Shrek组织了家庭生活安定下来以后,Shrek本身也开始对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感到乏味。它开始怀念起当初原为一只怪物(Ogre)的本性,一只能让村民惧怕的“真正的”怪物。 就因为这一丝邪念,Shrek与狡猾的小精灵Rumpelstltskin签订了一份看似简单其实异常复杂的协议,而导致自己与身边的所有亲友陷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Far Far Away王国当中。 正因如此,身手矫健的靴猫Puss in boots沦为一只痴肥的肥猫;Donkey变成一只为女巫拉车的驴子;更糟的是,Shrek的妻子Fiona公主与它完全互不相识。 为了回到原来的幸福生活,Shrek必须重新建立与朋友的友谊、与妻子的爱情,它还得带领大批怪物,与小精灵国王最终来一场正邪大对抗。 电影故事带出一个相当简单却也意义深远的主旨:即使不能事事顺心人意,也要珍惜身边现有的人事物。因为当至亲的人都不在的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Shrek Forever After》5月20日起全岛上映。 [...]



我终于更新了

2010-07-15T22:27:52.447+08:00

我终于更新了。

消失了两个半月,应该是小弟开馆将近六年以来,中断最久的一次。

说穿了,就是忙。

已经忙得开始觉得分身乏术。

有时候会有一股冲动,想拿一把关刀来把自己斩成两半,然后开始分开作业。


周日,几乎得天天忙到三更半夜;周末,如果不回公司加班,星期一就会更忙,更烦。

结果即使这样子了,工作还是永远做不完。

参与的两个设计项目,目前都在建造当中,预计明年四月双双竣工。

建设期间,有更多需要当场解决的问题,有更多从所未见的挑战。当然,有更多东西要做。

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不太足够,更别说是地坐在电脑前写部落格了。

依然在学习,如何在一片纷乱当中保持冷静,如何在挫折感侵袭的时候,往正面的方向去看。

而且,部落格又不像Facebook那样,能够用手机更新。不管是在地铁厕所公司餐馆床上甚至是老板的车里,都可以写。

要在部落格推出一篇包含一系列照片与相关文字叙述的游记类文章,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时间。

以前读书的时候,吃饱没事做,有时候甚至可以花两三个晚上,写一篇文章。

文章即使登出来后,还可以edit个七、八次:这个字看不爽改一点,那个句子不够顺畅再换一下,永远改不完。

现在想起来,真是荒谬。

几天前,在老板的办公室里聊了许久。

我说公司似乎人手不太够,老板马上找秘书来说要请人。

很感动,可是我还是很忙。

老板还说,我对建筑承包商太善良了,email有时写得太礼貌,像个good boy。

这是错的,他说。

建筑师,要够凶。

要凶,但不动气;要态度坚决,但不必吵架。

这样子,人家才会怕你,东西才会做得好。老板说。

你乖乖的,人家就骑到你头上来了。

(大意如此,对话是英语)

老板还问我,有没有多看杂志啊,看什么杂志啊,有没有订阅啊,有没有去逛展览/演出/博物馆啊,问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来充实自己,“更新”自己。

我答不出来。

我说,工作太忙了,我几乎完全没时间做其他东西。

这是事实。

This is bullshit,老板说。

Force yourself to read something, every week, if not every day.

“我敢保证我从没错过新加坡的任何一场演出、任何一个展览。“ 老板信誓旦旦地跟我说。

(你好得空啊...)这是我心里想的。

“搞建筑的好处,就是几乎什么东西,都能够启发灵感。“ 这是我说的。

“那当然。时间过很快的,你在这里做了三年,如果drift drift drift一个不小心,等你发现的时候,可能已经六年了。“

x x x

话说回来。

啊,我终于更新了。

连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哦不,我真的有在更新吗?(image) (image) (image)



北海道破冰游,第一篇。

2010-07-15T22:28:55.840+08:00

(image)

我回来了。

据说,只要气候温度升高摄氏一度,某些生物物种就会死亡。

从温度低达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北海道,忽然回到了刚刚据说摄氏三十二度的赤道上,两地温差几乎四五十度,难怪我现在也有一种热得快要死掉的感觉。


无论如何,难得趁着农历新年的假日与家人亲戚一同游览日本北海道,乘破冰船,温泉泡澡,看冰上钓鱼,骑越野雪橇,吃毛蟹宴,滑雪,逛街。走了小镇农田,也进了大城如札幌。有小雪,有鹅毛大雪,甚至还下了冰雹。

除了购物时间不太充足以外,无可否认是相当棒的一趟旅程。

倒是可怜了我的Sony Alpha,多少次被迫在漫天大雪当中更换镜头;也同时可怜了我的手指头,全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能够穿得很保暖,就是取换镜头的时候因为必须脱掉手套结果手指头都冷得不得了。

明天开工之后,有时间整理整理了再贴上来吧!:D(image) (image) (image)



W

2010-07-15T22:29:08.296+08:00

今天星期天回公司加班,早上想说顺路(其实也不是非常顺)经过Ikea,买点小东西也好好整理一下最近越来越混乱的桌面。 所有照片都是手机拍的,所以全部模糊得非常夸张,真不好意思。 但是如果要我抱一台DSLR回公司加班,那应该会更奇怪。 公司最近为所有员工换了张Herman Miller的椅子,虽然是比较便宜的款式,但好过没有啦。小枕头是Muji买的,老板还曾经说过这款纵横交织的花样很漂亮呢。 (这张照片不是因为photoshop而曝光曝成这样,都是那只白痴Iphone相机的错) 客户、承包商、顾问以及供应商等等人的联络号码,都用post it notes直接贴在CPU上。当然也有名片簿,只不过有时候忙起来,能够用眼睛瞄一瞄CPU就能看到电话号码,还是比较方便的。 我懒惰把电话号码马赛克掉,应该没有人会无聊到打电话去骚扰这些人吧。-_- 桌历是一月号的Mens Health送的,纸巾盒、雨伞、装笔的压克力杯是Muji买的,小支的彩色笔是同事圣诞节送的,勘查工地用的眼镜是承包商提供的,左上角的卡片多数是供应商送的。 装小东西的Muji盒子以及计算机,当然也不是公司提供的......后面左边是个放零食的玻璃罐,后面右边是一面镜子。 这个就是今天早上才去Ikea买的,虽然公司也有提供这种document tray,但是都是黑黑旧旧像是无时无刻会突然瓦解的那种。这个才几块钱啦。 还记得刚加入公司没两三天,手腕部分马上因为用滑鼠画图画太多而长了很多茧。在新山的Harris买了这只小狗Wrist Pad之后,手腕就再也没痛过了。 我知道,很黑了,唉。 桌面下放供应商的产品目录、brochure等等不三不四的东西。下面一层是废纸。 滑鼠附近(靠近右手的地方)是一叠butter paper,有时候用来sketch东西,有时候则把所有需要做的to do list统统写下来。虽然说电脑的outlook等等程序也有to do list的功能,但是有时候几样东西一次过压下来,实在没有可能有时间去抓滑鼠开outlook来写,还是用笔写比较快一些。 最后,电脑Monitor下方的这张绿色小椅子是同事香港买的,椅子上的小凸面镜,hmm,是用来照老板的,因为老板喜欢无声无息地忽然出现在身后观察员工在忙些什么。 当然,他自己也知道这小镜子是用来照他的,他自己都说这很像是“照妖镜“呢,哈哈哈。 虽然工作方面不能说太多,但我想自己座位的这些小东西应该还是可以和大家分享分享的。 好啦,明天要回去开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