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Very begginner
http://yetaai.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B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Very begginner

Very begginner



2007年诉上海电信互联网黑箱监管原告 生活就是摆姿势



Updated: 2017-11-16T07:57:08.828-08:00

 



我的幸福生活

2017-10-01T23:21:41.082-07:00

看上去挺哲学的一个题目,即将生生被我整进一个广告贴,但是我确没有负罪感,反而心里充满了分享的幸福感,因为我深信我的分享很大可能提升你的生活品质。

1. 花时间阅读经典名著,了解人性的基础。最好方式是使用我开发的软件书弦,英文名boochord,一边播放世界级的朗读声音,一边实时显示文字。配上书单管理功能,你可以把阅读和做家务并行了,甚至连上卫生间都不用浪费。好书有弦,我用我的心弦与她和声,还算一点小享受吧。



2. 卡路里管理。购买一个小型桌下训练用自行车,最好是电磁式的,安静,可以调节阻力的那种。然后,可以一边学习,或者写程序,一边踩自行车。按我的统计,一天坐着工作六小时的话,可以消耗八百大卡左右。每天称下体重,就可以获得卡路里平衡。如果你是一个骇客,可以把这个小自行车改装成发电机,为世界带来一点绿意。

3. 简单的烹调。我有一个小小的罪恶工具,一把小铡刀。
这样,切肉的时间缩短到两分钟,飞水去掉血水。基本二十分钟可以保证两个营养和色香味俱全的小炒。

这样我已经省出了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和朋友们耍去了。





外国人不用实名 OK

2017-09-07T22:13:48.407-07:00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印发管理规定称,微信群、QQ群、微博群、贴吧群、陌陌群、支付宝群聊等各类互联网群组适用于该文件,并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原则,对使用者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并保护使用者个人信息安全,10月8日正式施行。(中新网)

然而一带一路怎么办呢?互联网企业也是中国新经济和外交的龙头啊,总不能不让老外用中国的社交软件吧?显然我在这瞎操心,我们的传统就是外国人不用实名 ok





苹果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向中国应用开发者泼脏水

2017-09-06T18:35:09.368-07:00

 网易发了一篇新闻,中国应用商店删了100万个应用,开发者怒告苹果。

这些应用的开发者可是花了真金白银,更是真的付出了艰辛劳动的。
现在,苹果说中国应用商店的应用垃圾也好,不符合法律也好,这完全是下流的泼脏水。因为苹果这样说,正如我在上一篇博客里所说,是在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根本就没有给人申辩的机会。
网易的新闻,佐证了我的看法,根据这篇报道,列举一二如下,

一, 科技研究公司ASO 100称,今年以来App Store删除了超100万个中国应用。请问苹果应用商店有多少工作人员,能够如此高效率判定这些应用为垃圾,不符合中国法律?删除的流程是否给予了开发者充分的申辩机会?
二, 今年苹果删除的中国应用比美国多了约20万个。苹果拒绝评论在中国删除的具体应用数量。 如果在中国赚钱,但是不能平等对待中国的合作者,这样的公司,如果不付出代价,那么就是中国的软件业付出代价。

最后重点说说苹果关于“应用不符合法律”的说法。首先,苹果这么在公众场合说,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完全就是损毁开发者的名誉,属于污蔑了。如此,从道义上说,开发者应该有绝对的权力要求苹果出示这个证据,作为商业流程的一部分。总不能说苹果说翻墙软件违反中国法律就真违反了。

世事多艰,我这个说法很轻松,可能在中国很难成为现实,其实在美国也很难成为现实。

但是,能有这么多开发者站出来告苹果,还能获得律师事务所的支持,总归凡事有那么点希望吧。祝你们好运!为你们加油!!
 



虽然我逃不脱做奴隶的命运

2017-07-30T10:17:48.422-07:00

最近苹果要下架国区的VPN应用。不知道这些应用的开发者做何感想。

要开发苹果手机的应用,投名状可真不少,必须使用XCode,甚至必须购买苹果台式电脑或者笔记本。或者开发者可以自己安装Mac OS X虚拟机,但是这甚至是非法的,苹果在这点上就是事实的法律制定者。

“数字产品”销售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归苹果。甚至连微信这种规模的应用,打个赏也不能逃脱。苹果就是有指鹿为马的霸道。这么评论,因为我对打赏的定义,无论如何也无法和苹果苟同。

但是苹果并不能保护奴才们的利益,所以,为何要做苹果的奴才呢?

因为没有更好的主子?安卓其实不错吧。开发安卓挣不到钱?广告费并不少。

人工智能的年代,搞出万能可移植程序的编译器,绝对没有那么遥远。所以苹果,等着吧,出来混总归要还的。

你有两个臭钱?你和现政府分钱分得很爽?那又怎么样,让更多的开发员一边被吸血,一边翘起屁股被你和现政府当三明治猛干?我是摆不出这个姿势的



广告贴

2017-07-24T18:15:52.344-07:00

上半年找了个不错的社区,租了个公寓搞开发,安卓上的App, 名字是BDTimer。上个礼拜终于发布了第一个版本,好歹给自己一个交待。

项目开始之前想用Cordova/PhoneGap跨平台,研究了下,运行速度有损失,界面设计过于依赖CSS,不得不放弃。毕竟这个程序有一部分是有严酷的时间要求,响应必须达到百分之一秒。

项目发布之后,所有的bug修了一遍,功能都照设计的运行了,连广告费也如愿产生了。但是维持生计似乎还不够。所以决定去找个工作。

心想有这么个参照,工作应该不难找,然而人生就是这么不堪,移动开发市场经过一段时间的过热终于饱和了,连就业市场也转冷。简历发出去都没有回应。当然我也没有那么急,市场总归是浪打浪,有波峰就有波谷,咱耐心点就是了。而且经过这个项目的洗礼,心态也比较成熟。咱也钻研人工智能去了。

小区,新认识了一个老太太,Sophia,八十八岁了。看我成天在会所坐着写程序,哪儿也不去,以为我很闲,求我帮忙开车送她到银行办事。不料送了一次之后,就没完了,今天去银行,明天去超市,后天去药店。每次去都要等上超过一个小时才能办好事。我就问她有手机没,可以叫Uber或者Lyft,最不济我也不用干等那儿,她办完事给我一电话我再接就行。不料老太太油盐不进,竟然说自己没有手机。实在没有那个勇气问她儿女在哪,我不怕侵犯隐私,不过真的怕老太太伤心。老婆说这老太太是我的闺蜜。

这不,今天闺蜜又来了,想开溜都有难度。想挣点钱,时间还被闺蜜挤压。没办法,做做广告,各位如果有减肥或者专业健身的需求,到安卓市场下载BDTimer试试吧

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bigdecimap.BDTimer

告诉自己的健身教练,做个计划,创建个日历,分享给自己。人人都值得拥有健康活力的身体不是?





互联网封锁形势

2017-07-23T14:55:12.300-07:00

商业公司是中国政府的首要客户,可继续维持垄断。只说说个人吧。

域名:在国外购买的域名,纸面上的法律规定可以在国内备案,但实际成本太高,基本无法操作。在国内购买的话,个人无法注册.com,.info等域名,因为必须提供商业实体信息。

实际网站,电邮等实体:如果使用国外购买的域名,政府禁止国内的网商,例如阿里,腾讯,等提供服务,无论是基本的主机,电邮,还是商业服务,因为这些域名没有在工信部备案。再次强调,这只是针对个人。

国内个人在互联网上的发声通道已经被完全堵死,和猪猡没有区别。

但这也是普通中国人获得话语权的唯一机会,如果能达成如下共识:

白箱监管,任何人可以注册网站,提供任何网络服务。

网站本身散布不实消息必须承担责任。甚至可能导致网站被封锁,经济,刑事等一系列责任。

反过来,封锁网站必须有司法授权程序,被封锁网站必须有司法救济程序。无故封锁网站的责任人必须受到惩罚,例如赔偿被封锁网站的损失。

网站相关的诉讼,不涉及实体暴力的,任何一方同意的话,可以由抽签组成陪审团陪审。希望中国的计算机大佬们能投资开发这样的抽签流程。





柯洁输了

2017-05-23T00:53:01.168-07:00

没有例外,人类智商已经被碾压。看着柯洁鞠躬,收拾盘上的棋子。棋可以输,风度不能丢,即便对手是机器。而走进世界的人工智能,能保持人类的这点温情吗?



统一分裂,和联盟

2017-05-07T11:54:35.131-07:00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中国也算名言了。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否也反映了一种极端化思维,为何不能有分散化的联邦呢,比如英联邦,就有很多国家。之所以想起这句话,是看到中国的军事实力发展了,但是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敌意反而增多。中国人自身,东北亚内部,不同族裔和团体也刀光剑影,心惊肉跳。长此以往,美好世界又在何方?

超越统一分裂的思维,克服意识形态分歧,化解敌意,有没有什么方法?比方说,以中华的名义联盟怎么样?就叫华盟?

例如台湾,和台湾签订军事协定,将大陆和台湾双方军队合并,双方签订自由就业协定。台湾和大陆人可互相到对岸担任公职。鼓励台湾以国家名义加入联合国和各种国际组织。

例如香港,鼓励香港以国家名义加入联合国,但大陆人必须在香港获得平等就业投资权利。

例如钓鱼岛,可开展两国共建。如果日本反对,起码也是日本输掉了道义。




请让苹果支付成为公众号和微信用户的被告

2017-04-20T15:45:49.812-07:00

微信在苹果手机上的打赏功能暂停,短短一天之内,争论风起云涌,大有超过当年谷歌离开中国大陆的热度。 争执的焦点起源于苹果一方坚持要下架微信,如果微信不使用苹果支付来执行打赏功能。其依据是如下的App Store Review Guidelines条款, 3.1.1 In-App Purchase If you want to unlock features or functionality within your app, (by way of example: subscriptions, in-game currencies, game levels, access to premium content, or unlocking a full version), you must use in-app purchase. Apps may not include buttons, external links, or other calls to action that direct customers to purchasing mechanisms other than IAP. 3.1.1还包括其它条款,姑且忽略。另外一个条款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 3.1.5 Physical Goods and Services Outside of the App: If your app enables people to purchase goods or services that will be consumed outside of the app, you must use purchase methods other than IAP to collect those payments, such as Apple Pay or traditional credit card entry. Apps may facilitate transmission of approved virtual currencies (e.g. Bitcoin, DogeCoin) 从此条文和3.1.5看,如下结论和理由不算勉强。 一,3.1.1条文分两句,苹果依据的是第二句。从第一句看,打赏功能并不符合其描述的购买内容。如此说来,苹果应用商店指南的条款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苹果应用第二句的隐含逻辑是任何购买都必须使用IAP。 二,3.1.5条款和一所属的隐含逻辑是矛盾的。没有因果关系的条款,又互相矛盾,那么微信无论使用什么方式来支付都会违反其中的一条。 可见,苹果条款和行为的合法性,值得商榷。 从内容贡献者来说,她(他)们既不是腾讯,也不是苹果。我个人认为她(他)是社会的领导者和精英,阐述和传递了各种意见和价值观,是文明的一部分。苹果的行为,客观上阻挠了其获取相应的承认和报酬,是不利于文明发展的一个行为。 微信倒是有其它的问题,例如,黑箱监管,无理由删除,其实妨碍了言论自由。但是苹果并没有以此为理由,而仅仅是要求分一杯羹,把自己降格到黑帮同伙,实在让人无语。 后续的发展,如果微信和苹果达成协议,瓜分百分之三十的打赏金,其实从商业的角度看,也算无可厚非。但从用户的角度看,就把自己的权利拱手让给了商业公司。所以应该努力争取自己选择支付方式的权利,毕竟微信支付无需让掉百分之三十。既然如此,微信公众号和点赞用户同时在世界各地发起诉讼,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最后,经济事关任何一个政权的可持续性。经济中最大的因素就是结算货币。考虑到苹果支付更多使用美元,微信更多使用人民币,两者在支付市场中所占的比例,实际上这这个纠纷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中美两国的国运。 [...]



姓氏改革的一点想法

2017-04-18T11:11:29.384-07:00

现代社会一般是男权或者女权。在较原始社会中,男女之差异造成家庭中双方地位之不平等,已经产生了诸多问题。女权和男权变革的一些让人诧异的现象,都是这些问题的反映。甚至这些变革或运动到一定阶段,都变成了一些极端口号,片面强调一方之利益,以达到标新立异,抢占媒体,获取社会和经济利益。

这让我对姓氏制度产生了兴趣,一般男权从父姓,女权从母姓,似乎加剧了男女差异之矛盾。有无中和一点的方式呢?在此提一个双姓的改革方法,抛砖引玉吧。

具体说,第一每个人应该拥有双姓,父姓和母姓。这样,女性也会有传宗接代的想法,尤其会希望生育女孩。如果只有儿子,母姓就断了代。除非儿子以后的后代以祖母的母姓传承。想来这会是比较少见的现象。

第二,男性母姓在前,父姓排后。女姓父姓排前,母姓排后。小孩异性长辈姓氏在前,有利于鼓励尊重异性,也提升整个社会,尤其是下一代情商。

不利的两点,一个遵从西方婚姻改性的女性,有些难为。不过总有高人会提出更好的想法吧。

二个,女性比较喜欢以身体换取社会承认。妓女的存在从一个侧面说明女人的这一生理性心理。想来,双姓制对这种心理会有一点冲击吧。






上海共享单车乱停放被没收所想到的

2017-03-01T00:31:52.771-08:00

最近看到上海共享单车乱停放,执法部门没收到一个地方了。

共享单车的流动和停放,事关公共交通和停车秩序。不难发现,执法部门和众多商业公司之间应该达成一定的共识,才能达到双赢。但是,执法部门可能会有私心,局长可能会有亲戚朋友的公司也做这个生意,商业公司缺乏权力,信息不透明的话,很容易信口开河指责执法部门没有秉公执法,诸如此类。发展下去,可能对社会公德产生负面影响。究竟才能解决呢?

首先是数据来源的问题,乱停的单车究竟是谁放的?其实有竞争力的商业公司很有把握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单车的GPS和租用付款的数据都已经存在了这些公司的数据库。虽然不能说百分百准确,一般情况下回答这个问题是绰绰有余了。

第二个问题,是执法部门和商业公司共享信息向违规者处罚的问题。执法部门是否有自己的数据平台, 还是依赖于商业公司的平台?共享和处理的商业流程是什么样的?在处理过程中,如何保护消费者的隐私和权益,错误的执法如何纠正等,就会有很多的具体派生问题。

再者,在搭建上述平台和方案的过程,可能有些商业嗅觉比较“敏感”的人,会注册些专利,比如用户溯源什么的。专利这个东西是国际化的,还不能等闲视之。摩拜单车就在新加坡也开了分店。

西瓜皮就踩到这里。还是祝愿市场能良性发展,能克服黑箱监管对整个互联网市场的负面影响吧。



毕福剑嘲笑老毛这点事

2015-04-10T17:09:52.492-07:00

其实老毛已经死了几十年,社会这时候对他搞崇拜我并不反对,甚至可以把他放到耶稣的高度也没什么了不起。可怕的是每一个新上台的,都以正统继承人的名义搞新权威,甚至个人崇拜。
正如西方也有很多人不信耶稣,中国有很多象毕这样的个人对老毛总体甚至完全持负面评价。但是在西方社会,异教徒的生存空间现在还不错,我以为。相比之下,如果中国社会够文明大气,毕私下嘴上反反毛,应该不算个什么事了。
西方宗教包容的格局,或许还未能达到尽善尽美,这点还可以再讨论。但是宗教世俗化的人文精神和发展过程,值得学习,毫无疑问。如果今天的中国能够达到一种状态,基于一种无神论的宽容,那真的是中国梦可期了,甚至是超越西方的一个人文梦。



林郑月娥阻拦公投进入香港公共程序是在耍流氓

2014-11-04T14:02:07.889-08:00

国际在线消息: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2日表示,香港的选举和政治制度并无所谓“公投”的安排,任何打着“公投”名号进行的活动都是无法律约束力的。

现代意义上的公投作为一种政治实践,在很多国家和地区,获得了长足进展,为政治决策的文明进程做出了贡献。公投之前,一般议题都经过长时间的发酵,公众对于议题的方方面面进行了多层次和角度的权衡,在社交网络,公共论坛上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正式的公投英文名字叫做referendum,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人文重大公共决策的程序。 由于互联网,身份识别,和电脑技术的兴起,技术在公投中也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么一个先进文明的高大上,香港没有法律承认的相关程序,正应该觉得脸红,抓紧机会学习。在人民先自行实践起来的关键时刻,举起大棒大喝一声是什么意思呢?何况,香港法律也没有禁止公投。

对于何种题目适合公投,什么资格才能参与香港公投,这些都可以有专业人士在民众的推动下定义合适的法律文件。或者会有时间上的要求,都属于正常。但如果据不让公投进入公众话题和议程,就是耍流氓了。







笑柄

2014-10-29T11:27:21.051-07:00

一边要公务员宣誓忠于宪法,一边“田北俊因发表不利言论被免政协委员资格”。

又批评戴耀廷的公投建议是天方夜谈。原因是中央及特区官员早前已多次明言《基本法》没有“公投”制度,加上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方行政区域,无权推动“公投”制度。

心胸狭隘,卑鄙下作,真是一贯的共产党作风。

戴耀庭,田北俊,我挺你们!



对于香港占中“广场投票”的实际建议

2014-10-27T06:40:27.837-07:00

作为局外人,我的建议如下:

声明广场投票是公投的初级形式,公投才是真正的追求形式。但这需要立法,技术准备,市民的心理准备。

邀请所有的香港市民参与,包括学联学生,例如梁丽帼,也包括占中反对派,例如王晶,也包括大陆来港居民。

如果能够继续和港府对话,将广场投票作为重要议题。同时邀请林郑月娥,梁振英等谈判者也参与。有人或者会说,我们要弹劾梁振英,还邀请他投票?这问题相信绝大部分人心中有答案。这里就不讨论了。

公开广场投票的程序,过程,和结果。邀请第三方监督程序和过程。第三方可以考虑对话主持人,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考虑由多方组成,甚至包括中央人大观察员。人大虽然保守,橡皮图章,可以做批评对象,但不必做敌人。

延长投票期间至三天。投票应尽快举行。




计划的占中公投只允许占中人士参与是狭隘的

2014-10-27T06:30:54.076-07:00

看到星岛环球网消息,占领运动第29日,面对占领者的争议声,学联、学民思潮、和平占中、泛民和民间团体代表等下午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搁置原定今明两晚的“广场投票”,再行商议。

又据此前消息,组织者之一戴耀廷称,计划举行的“公投”只允许占中人士参加,在广场内的市民凭身份证和手机号码参加投票。

公投是一个很复杂的平台,很能体验组织者的水平和号召力,仓猝实行可能弊大于利。组织者的决策未必不是实时恰当之举。而且目前的广场投票,实际上不能算实际意义上的公投。但占中目前是否继续,如果能够以某种公众决策的方式,进行 ,那么民间政治实力得到发展,对未来的香港民主是十分有益的。广场投票虽然不是公投,但具备公投的雏形,可以探索公投的各种要素,例如参与者的主体资格,投票选项的设置,投票时间的限定,都有很多人文和技术的挑战。所以对公投这样一个平台,进行规范化,法律程序化,吸引最广泛的民众参与,值得所有占中参与者将其作为长期目标。

 目前广场投票只允许占中人士参与,实际上是狭隘的,起码所有香港的市民应该有资格参与。如果不能平等对待每一个香港市民,这样的占中,能说是用爱与和平占中吗?占中学生和市民之外,李嘉诚,梁振英应该和街头流浪者拥有同样的投票资格。在理想的我看来,甚至每一个能够到达投票地点的人,甚至每一个能够访问投票网站的人,中国人,或者外国人,应该都获得同等的投票资格。这是占中派用爱与和平感动每一个人的机会,请珍惜。

 实际的战略取舍,或者有很多的现实考量。现实的地缘政治,人性的复杂,对最终的选项,或者有很多的影响。但香港属于人类,组织者是思考中的公民,我迫切希望看到实质的,充满创造性的进展,而不是简单的政治输赢。



不同寻常的细节

2014-10-24T07:34:58.511-07:00

网友Cornelius Mueller在facebook上说,

“要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正在发生:(周二)晚6-7点,CCTV13频道直播了(香港政府和学生)对话的一大部分”

很想知道收视率怎么样。



联合国吁确保香港普选 占中人士计划周日公投

2014-10-24T07:35:22.445-07:00

香港不具备中央政府下达镇压命令的条件。示威者组织很好,足够做共产党的政治对手。感谢教会,也希望看到其它参与者发出自己的声音。 再说一遍,香港根本就没有开枪的空间,示威者会得到足够的信息,该撤离就撤离,该示威就示威。而且其公投的技术手段也很有威力,希望看到公投能够获得立法的承认,成为有效力的程序。 以下摘自维基。 小知识,占中的全称很重要,不是攻占制高点啦。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英文: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縮寫OCLP),簡稱和平佔中、佔領中環、佔中,是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及基督教牧師朱耀明於2014年9月28日起在香港發動的一場為爭取真普選的政治運動。 组织者之一的介绍: 戴耀廷於2013年1月16日在信報專欄拋出「要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可能要準備『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佔領中環」。3月27日,他與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陳健民與牧師朱耀明等發布「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他說「佔中是為了不佔中,就是要透過對抗產生一種張力,佔中是未來的緊張,讓大家回到談判裡。」目的是「用運動帶動政治文化的轉變」。提出公民抗命的主張,表面上是對抗;但他重視的是民主的商討,透過討論的過程,希望找到解決紛爭的方法。佔中運動有個社運少見的設計,他希望能募集一萬人願意簽下「誓約」,對外宣布自己支持非暴力佔中。如果最後真的必須走上街頭,40歲以上的人要走在前面,結束後這一萬人要負起責任,一起走到警察局去投案,聽從警方的處理。「我們這一代願意為下一代付出代價」。李柱銘資深大律師與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樞機等均表態支持。 他說「這不算是個政治活動,對我自己而言,這是一個宗教活動,我在傳道。我把我一生所教都放進去了。」「因為《聖經》裡說,要行公義(Do justice),重點是要行動。」[5] 又,622全民投票[编辑] 2014年6月20日至29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對佔中政改公投的全民投票,分為電子投票和實體票站投票。電子投票由6月20日正午開始,於6月29日晚上9時結束。 而實體票站投票則於6月22日在全港設立15個投票站,並在6月29日增至21個投票站供市民投票,其中一個投票站更設於長洲離島。 [...]



扎克伯格的中文演讲

2014-10-23T18:10:12.287-07:00

如果对于西方人学中文的难度有个了解的话,就会尊重扎克博格的勇气和持续的努力。是的,在发表这个演讲时,他必须先学习至少数年中文,作为一个世界上数得上号的富豪,管理着最具科技挑战和人文内涵的一个大型网站。然而,就是这个企业家,他创造的网站在中国是被封锁的。

铲子的这些个大佬们,比如习近平,刘云山们,如果想要复兴中华文化,是否需要展示下宽广的胸怀?比如,和小扎见个面,握个手?这不丢你们的人。

不管你们是否和他见面,我是要买脸书的股票了。



冷眼看方舟子和习近平

2014-10-23T17:47:59.896-07:00

习近平接见了周小平,方舟子反驳了周小平,于是方舟子就被封锁了。各大网站一起封号,包括微博,要说没有共产党的命令,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以前舟子专门写文章声称习近平的文凭有假,我还不太相信。这次看看习领导的共产党的行事风格,不由得不让人怀疑舟子的文章是真的。

那么大致推测下,习的问题多,是习容不了方舟子这样的批评言论。毕竟,如果今天再搞百花齐放,然后学习几十年前引蛇出洞,来个反击右倾翻案风,共产党自知也没有这个能力了。所以,干脆多搞点小动作,在风头还没起来的时候,也压住再说。以为习近平真是敦厚邻家大叔的人,真的可以醒醒了。

这也不是说习就是个独裁暴君,应该马上被揪下台。今天这个时代,要变革社会,就要有点包容性。要容许共产党和习近平犯错误。某些朋友可能要质问了,你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资格包容共产党?你只不过是个屁民罢了,你说的话连放屁都不如。其实这没有什么关系,我是个人,我就自个在博客上讲话,名事理的人多了,共产党再要把我当屁民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么是不是我就支持方舟子对周小平们和习近平穷会猛打呢,直到搞臭呢?其实那结果和我关系并不大,方舟子是否想批评周和习,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对习和周们并没有兴趣了解更多!我支持的是,只要方舟子摆事实,讲道理,就要有他讲话的权利,哪怕他的事实和道理是“错误”的。

因为“错误”并不容易判断,几十年前,邓小平还讨论过检验真理的标准是什么,一晃又是几十年,共产党还是那么霸道,想要垄断真理和错误的标准。要突破这垄断,就要有言论空间,有传播范围。这才是旁观者们应该关注的焦点。







勇气 妥协 前进 -- 再话港府和学联对话

2014-10-21T20:06:08.418-07:00

很多人说政府发言人是复读机,对话没有起到作用。简单地下结论很容易,把香港的民主向前推行就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林郑月娥在会后对记者发表讲话时承认与学联在重大原则上有分歧。但是我留意到梁振英的一个公开英文讲话则说,"There's room to make the nominating committee more democratic, and this is one of the things we very much want to talk to not just the students but the community at large about." 我试着翻译下,“提名委员会(的成员和机制上 - 我个人认为这包括功能组别制)有更加民主的空间,这是一个我们很想和学生以及(香港)社会谈论的事情。”

而梁作为香港行政长官,并长期被视为一个保守的官僚,做出这个表态,表明至少在某些原则上,港府愿意进行谈判。而事实上林郑也强调,占领运动违法,但希望今后沟通之门仍敞开,仍能与学联代表沟通。

学生的发言所体现的立场,则一方面体现了民主的理念,和信仰的坚定,甚至要“我走上旺角街头,就准备要吞子弹了”。另一方面,对于政府的许多观点,如“公民提名不可行”,人大方案是否可以更改等等,梁丽帼等学生提出了很多的中肯意见。应该是时间的原因,学生未来对于未来改革的方案和程序没有来得及提出足够明确的建议。美中不足的是,一些学生强调,普选方案的结果是人大打压港人的结果。事实上,人大是一个保守组织,它打压任何民主力量,不仅仅是打压港人。这个话题容易引起统独的争论,如果没有成熟的意见,个人看法还是要注意公共空间的政治正确的表达方式。

我的看法是,谨慎的乐观,如果能够保持沟通渠道的畅通。学生也需要时间思考和成长,至于政府的老帮菜们,没有那么大的柔性和成长空间,所以呢,未来是学生们的。那么,我们有理由期待有更多的对话和更广泛和深入的参与。我的建议是,

  •  把废除功能组别作为即时目标,争取在2017年废除。
  • 把公民的参政方式,不仅仅是公民对行政长官的提名和选举,作为长期目标,尤其是重大时事的公投程序。如果能和互联网投票结合起来,更有发展空间。
  • 不放弃上街游行的方式,但妥协的政治智慧和准备吞子弹的勇气,至少是同等重要。毕竟社会也有政治经济代价,遑论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前瞻香港政府和学联对话

2014-10-19T12:27:45.896-07:00

即将到来的对话,有着很多积极的因素。有现场直播,有主持人,双方各派五人,显示了一种平等和公开的态度。相较而言,当初天安门事件中邓小平和共产党处理危机的方式就缺乏人性和理性,而习近平和刘云山出席文艺座谈会发表讲话,一个发言就是一两个小时,则显出霸气和匪气。看看世界上的哪国领导人,能够在一群大师面前(起码有个诺贝尔文学奖作家吧),众星拱月般发表长篇讲话!单单从这些比较看来,对话双方就值得称赞。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申明政改工作要按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在此基础上,学生还有什么看法,她乐意聆听。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说,同意要按基本法商讨,但不同意要跟从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所指,要按八月底人大常委的决定框架,因为众多市民集会就是不满人大的框架。显示了双方有根本差异。那么这个对话是否还能产生有价值的结果呢?

如此,直接的交锋很难达成一致意见,甚至连交换意见都会非常困难。那么,对于解决分歧的方式进行交流则是非常有意义的。抛砖引玉一下,学联可以和社会热心人士共同收集民意,整理出一个新的普选方案,提交人大常委会审批。或者,对于人大常委会不信任,并且谋求更多的港人自治,那么寻求一个港民的公投。

个人看来,公投可能是下一个热点的话题,如果香港政府的态度足够开明。但是公投的主题,主体,和程序,如何界定,则有很多的争议。例如,独立是否不允许设为公投的主题?在港大陆人士是否具有公投资格?公投是一个不亚于普选方案的政治话题,也是巨大的政治平台。如果能够在这个方向上前进,那么是对话双方的明智和充满创造力的选择,也是香港的福气。

最后,列一下可能的结果,


  1. 双方坚持各自立场,对于其它话题不愿涉及,那么谈判破裂。占中是否重新开始呢?这是否会导致香港的经济衰退呢?
  2. 政府妥协,同意学联提交新普选方案重报人大常委会。
  3. 学联妥协,看不到这种可能性。
  4. 双方妥协,承认根本差异,协商解决差异的法律程序。典型的程序就是上文所说的公投。
在我看来,1,2, 4都有可能。2和4才是双方应该争取的结果。进一步,学联如果能争取方案4,或者在适当的时候,开启方案4的相关对话,则对未来华人圈的公共议程有划时代的标杆作用,将会是时代的开启者。



占中能不能变成公投?

2014-10-12T20:43:17.678-07:00

比方说发起个公投什么的

觉得这个是香港的事情,应该是所有香港人投票就可以了。

不是说反对占中,但是总归觉得缺乏想象力。苏格兰独立可以公投,香港为什么不能公投呢?

听香港法律界的朋友说,香港没有公投的法律程序。

这确实是个困难,但正好可以搞议案,设立这个法律程序。

把公投定为目标,而不是和一小撮人谈判定为目标,更容易把对抗长期化,公共化,和平化,法治化。 

更新:有人问我公投和普选什么关系,我再说明白点吧。

提一个新的普选方案,通过公投和现行方案二选一。






转载香港关于普选占中的理由陈述

2014-10-01T06:51:10.663-07:00

这样的声音能够传出来,就是香港人的胜利,也是大陆人的胜利。让共产党一贯的污名化见鬼去吧。 香港中文大學 梁启智 撰文问题1:香港发生什么事了?答:香港人现在正以和平方式争取一个平等和开放的普选方桉。《基本法》规定香港的行政长官最终由普选产生,而人大常委于2007年也决定了香港最早可于2017年实行普选,现在香港人对普选的期望正正是基于这些承诺。现时香港的行政长官由一个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候选人只要得到当中601人的支持便可以当选,整个过程和香港的民意没有必然关係。许多人认为这1200人不能代表所有的香港人,因此要求改变选举制度。然而人大常委于2014年8月31日的决定却列明日后就算实行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参选人也一定要先经由同样是这1200人出任的提名委员会筛选,要得到当中的过半数支持才可以成为正式候选人。换言之,香港人争取普选是因为觉得这1200人没有代表性,现在改革的方桉不单止没有换走这1200人,反而给予他们更多的特权,香港人感到被忽悠了。问题2:我不明白。这1200人的委员会到底是什麽的一回事?答:这1200人的正式名称是选举委员会,而人大常委则决定要让他们成为普选行政长官时的提名委员会。这1200人的代表性是现时争议的其中一个核心。首先,香港现时有超过350万选民可以在立法会和区议会选举当中投票,但是可以直接参与产生选举委员会的选民却不足24万。也就是说,一开始就已经有300多万人是这个选举委员会所代表不了的。再细看选举委员会的组成,则发现它的代表性是极不平均的。举个例,委员会当中有30人是教育界的代表,由中小学的教职员选出,而登记在教育界的选民共有81831人。委员会当中又有60人是渔农界的代表,香港是一个现代城市,渔农业只佔人口和经济产量很少的部分,现在只有4千多人的工作是和渔农业相关的,但渔农界的代表却竟然比教育界多一倍。更大问题的是这4千多名渔农业工作者其实是没有资格投票选出那60个代表的,只有政府认可的158个「投票人」才有资格。为什麽选举委员会的代表组成要这样分配,谁才有资格成为「投票人」,基本上都是上届政府说了算,这点就足以决定这个委员会的组成不可能是公平的。选举委员会当中有不少界别是以行业划分的,例如饮食界、旅游界和出版小组等等,但这并不代表从事这些行业的人都可以参与,而是只有这些行业的老闆可以参与。这种安排产生了两个问题。首先,有意种票的人可以给钱开设很多间的空殻公司,便能够增加在选举委员会的影响力。第二,选举委员会明显地向商界倾斜了,参选行政长官必须要先讨好商界而不是香港市民。问题3: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选举制度向商界倾斜也是应该的?答:选举制度向商界倾斜不利于香港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往往会拉阔贫富不均,而过度的贫富不均会引发社会的不稳定,需要政府适当的介入来维持。香港过去十多年机的贫富不均已经越来越严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