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啾啾 * 放纵多一点
http://axors.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ceo  don  family  flew  head  honk stop  honk  learnt  lots  lumineers  lynas  lynette  monsters  month  stop lynas  stop  time  utter independent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啾啾 * 放纵多一点

new monologue





Updated: 2017-07-29T17:27:15.224+08:00

 



故事将被延续

2013-04-29T16:22:01.780+08:00

早上发了电邮给五个人。其中四个回复了,还剩下的那一位应该是出差了吧。
其实我不晓得我怎么对发电邮给他们这件事感到如此紧张,毕竟在心里我已经无数次的想着如何结构出内容。
相隔有几个月的时间,大家都还记得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最熟悉的两个也透露了许多他们的故事。
最出其不意的回复永远都是来自Michael。

我学了驾驶,没100%的克服对手动档的恐惧,可在那短短的四小时的学习过程的确大大的提升了信心。即时是驾驶着自动档车,二姐也说我的驾驶技术明显进步。


在我冷静看待最近的所有,我依然不服气,不知所措。
种种的事情,都是不欣喜欢愉的。
可是,被倒数着的时刻快来临了。我知道那是我为plan B的方向缓缓进行的始步,尽管我再也不知该怎么支配它。


五月快到了,感觉就像是要进入新的阶段一样。
于此,这部落格将会被关闭。

但故事会继续发生,那些延续的点滴将会重新的被记录。



Plan B

2013-04-25T08:32:02.730+08:00

我觉得我很难再承受起伏很大的情绪。

我没得到全部的支持,所以我迟疑了我之前所坚决的。我挣扎过,别提,别想。感觉崩溃以后,感觉日后该怎么办以后,就得收拾。这样就好了。我还是很生气,我怪罪他人,可是是否真的要怪罪我也不明,因为我怪罪不下。很多很多我都不明白。

到底是我工作,或你工作

到底是我生活,或你生活

到底是我驾驶,或你驾驶

到底是我主宰,或你安排

到底我坚持的,我想拥有的,该否继续盘算,何时

到底我长大了没

我曾经认为我已经长大,却和"牵挂"拉锯而扯住。那几天十多小时的睡眠里让自己达回平衡点,我知道后备计划必须规划出来,就为那时所轻易放弃的推延到以后某日去寻找回来。可是,我还没有。



假希望

2013-04-15T16:50:28.770+08:00

我在等电话。无时无刻unlock。声量是最大的。练习着/想象着接到电话该怎么说去留下印象。

我在等电邮。检查了inbox,再检查junk/spam。Logout一小时后再login,refresh了再refresh。

: 我竟然染上这样的恶习。

等了一周,荧幕没有显示过不知名的号码。

等了一周,有的是新newsletters,和viagra广告,或是银行无止境的final warning。

每每在我认为无望的时候,忽然间又有些偶然的发生,过后边等待边假想,边等待边安慰,边等待边失落。重点不是我尝试过,整个过程里我坚信过,只是如此的感觉不好受而以。



Nicknames

2013-04-12T18:04:43.084+08:00

  • na bet
  • bon dan
  • etc
  • Cinderella
  • auntie



The Lumineers - The Lumineers

2013-04-09T17:08:16.771+08:00



我深深被The Lumineers的Ho Hey吸引住,那时是看着The Grammy's现场表演。这首歌强烈,有感染力且简单的节奏是被木吉他,手铃,鼓,和团员们齐声的Ho! Hey!结构了出来。在不到三分钟的歌里,以最容易熟耳的chorus,带出了那种恋爱的心花怒放。

当我相信着他们的同名专辑作品时,我却没有完完全全的被每一首歌曲铭刻,能够让我一再回味的除了Ho Hey以外,倒还有另外几首。

Flowers in Your Hair的轻快,让我耳目一新,听起来像是首即兴的创作,短得有理。

Classy Girls给予听者身受于酒吧的情景,唱出了酒吧男对不易追求,有个性的优雅女的心声。

Dead Sea呈现了两个人相爱的由衷,比喻伴侣为最能支撑对方的死海。

Stubborn Love里的一句心酸的歌词是这样写的"It's better to feel pain, than nothing at all",并体会到了主唱在chorus里的唱腔有着义无反顾去爱的感动。

Slow it Down让我很纠结。乍听之下,仿佛是个amateur唱出来的demo。主唱在前两段低沉的铺好情绪,然后以沧桑沙哑的歌喉让累积的情绪爆发,撕裂出来。只有吉他的伴奏,歌声似乎被调得有点过大。我尝试着让自己听后有着感动,可惜,听了数遍都融不进歌里。但这首歌却打动了不少听众,或许它的影响力对我而言真的不大。



我比谁都清楚

2013-04-08T17:17:47.974+08:00

我比谁都清楚,这不是phobia,只是轻微的恐惧。当然,这背后都没有专业的判断,可是我就这样认定了。不对,这撒不了潜意识的谎。其实都是借口。搜寻过的资料都确认真有驾驶恐惧的心理障碍,但人家的是十几年的事,所以我知道,我的是可以克服的。我只不过拿了执照却没驾驶过,只要重新学习,一定可以克服得到。这是我想了又想,在尝试安慰自己的连夜里,得出来的总结。好的方面是,我曾经在几个周末有点儿硬着头皮驾着auto到近距离的地方,分别加起来不到十分钟里,二姐坐在旁边从紧张到淡定的认为我的确有些进步,心里确实有多点点的信心。但我还是对手动档车存有一个程度的害怕,都因为往日留下的一些阴影。面对着我要变得更加独立的事实,我知道我必须尽快找个师傅,学习驾驶手动档车多一两个礼拜,否则在近未来里我甭想踏出家门工作去。这一个理由胜过我能够想出来的多多借口。



没完没了

2013-03-29T09:51:00.821+08:00

或许我应该停止写下关于布里斯本的日子,因为这意味着我还未完全放开对它的挂念,可是某个夜晚整理着思绪时带出了其中一个结论:

两件我后悔没在布里斯本做的事: 学好驾驶,和见心理医师。若当时肯抽些时间学好车,那回来后的一切就好办得多,当然这并没有被列在2012年的计划里。那时贴在书桌前墙上的A4纸写下该达成的目标都一一被达成,唯独"探讨内里的自己"没有。虽然再也没有那么多的假设,可是真的,既然都分析不了自己,而若我当时鼓起勇气让专业人士来分析,可能我会更加知道我将来会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只是某个结论,并没有帮助解答。我越想,就越有很多问题,想不通。

朋友们纷纷展开了新阶段的生活。我不做比较,但还是会感觉到无形的压力。在新加坡觅职的任务已经失败,让我再次体会到当初在布里斯本求职的感觉: 不受理会。也不晓得这是否过分的期望和高估了自己和低估了市场,可我真的不晓得如何重新定位自己。

然后还有一系列不知所谓的官方程序。

作息开始受到干扰。



二零零一年六年级华语创作比赛

2013-03-21T16:01:17.060+08:00

在一个万籁寂静的夜晚,我独自在家温习功课。不知不觉,我睡着了。突然,厨房里传来一阵声响。起初,我以为是老鼠的叫声,便不以为意。一忽儿,又发出同样的声音。我很好奇,便走进厨房里看个究竟。

当我走进厨房时,只见厨房里冒出不少的烟雾,使我的视线模糊。忽然,有一个影子在我的眼前出现,发出细小的声音。我很害怕,很想大声喊救命。可是,那个影子很狡猾,伸出手按住我的嘴巴。过后他把我带到家门口,说要把我带到一个神秘的地方。

当我定睛一看,原来那是一个外星人。这是我既害怕又好奇,正像挣扎,可是不知何时,我已经被带到宇宙飞碟里。它使用了人类的语言来跟我交谈。它的名字叫艾斯,是从火星飞来的外星人。它告诉我说地球不但美丽,而且还居住了不少发明家。但是他们在研制各种新产品的同时,却是地球"生病"了。

接着,艾斯要带我到她居住的星球。这时,我的恐惧感渐渐消失,而且还要渴望到它的星球参观。当我们向火星出发时,一启程就穿过了大气层。由于气压高升,使我喘不过气来。转瞬间,我们已到达火星了。

当飞碟降陆后,我和艾斯从飞碟走出来,由于缺乏地心引力,我们是在空中漂浮着。我走去城市里,感到十分惊讶。那里不但有豪华的建筑物,不但整洁,而且那是一个绿化城市。艾斯说居住在火星里的人都很齐心协力,将整个星球绿化。我听了,十分惭愧,心想: 人类发明了新产品的目的是要我们过得舒适,可是有些却忽略了环保。

艾斯带我到四周游玩。之后,我便走向飞碟准备回家。可是我却不小心掉进一个深坑里,我非常害怕,大声地喊:"救命啊!救命啊!"这时有人扶了我一把。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妈妈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噢!原来我做了一场梦。



"走快一点!"

2013-03-06T18:10:05.753+08:00

电话坏了一个月,和朋友们联络是通过email的。从而得知,大家原来对放长假这回事不再抱着享受的心态去面对,除了觉得闷以外,我想他们迫不及待欲走向自己的计划。

我也是。

有的已开始在新加坡发展。
有的准备着下周到槟城面试。

有的想要离开家乡到城市寻求机会,却遭到家人的反对。有的不理会家人的反对,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然后,我看回自己。
呵。



"走快点!"



After one month

2013-02-26T17:13:56.126+08:00

A month of detachment from utter independent living.
A month of adjusting my lifestyle against my family's which once I was used to. 
A month of realisation that the old folks are really getting old, and taking the turn to play my role. 
A month of pretending that I have been engaging with the world by soaking myself in the CNN news, everyday. 
A month of slacking.
A month of almost complete isolation. Nah, not that serious though. I am fine in a rut. 
A month of missing, lots.

So it has indeed been a month, since I flew out from Brissy, flew home. 
So I think it's time to move on.

But first.




别问我

2013-02-21T17:30:39.947+08:00

很多人看见我时,都问候:

"还要回去吗?"
"那里好不?"
"为什么不留在那里?"
"开始做工了没?" 
"现在等通知?"
"有女朋友没?"

都是在老妈子档口帮忙时客人多嘴的舌,还有新年时亲戚团等待被满足的好奇心。

有关生活在布里斯本或是回来以后生活的所有问题,我都不想被问起。过去的回忆,它们属于不经意被勾起的过程,因为我越回想,我越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到底在这里做着什么,将会做些什么。So don't ask me. 



My Head is an Animal - Of Monsters and Men

2013-02-06T12:09:09.696+08:00



在背包旅行的日子里,常常听当地的radio频道来娱乐自己,其中一首热播的歌特别吸引了我。那时我并不知道歌名,可是我记下了chorus,上网查出歌名为Little Talks,歌手是个来自Iceland的乐团Of Monsters and Men。于是,我听了整张专辑My Head is an Animal,发现他们indie pop音乐的独特且有趣之处。

专辑里的Dirty Paws,可以诠释为关于大自然里的战争故事,也可以诠释为大自然比喻人性的一面,乍听之下真的和Edward Sharpe and the Magnetic Zeros的Home很像似。King and Lionheart述说Merlin和King Arthur的关系,所以听起来有点魔幻的感觉。Your Bones让我想起了许多中文经典歌曲的曲风: 那种有着很澎湃的气势,特别是因为利用了鼓声和喇叭声加上男主唱Raggi的声线的合效,这好像不怎么在西洋歌里听过。Slow and Steady,Love Love Love和Sloom听了都均能把情绪吸入,而Mountain Sound实实在在的充满了indie folk的味道。

一开始听Little Talks,我误以为是由Sarah Blasko和某位男歌手合唱的新歌。原来,真正的女主唱Nanna的声线和她很相似。多亏了喇叭和手风琴在chorus的合奏、齐声唱出的"hey!"、简单易记的chorus旋律和段落,让这首歌凸显了好玩的地方。虽然mv也一样好玩,可是和歌的意义不搭。

allowfullscreen="" frameborder="0" height="225"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ghb6eDopW8I" width="400">

Raggi和Nanna不一样风格的声线成了专辑里许多首男女合唱的歌曲里重要的元素。Raggi较顺柔、薄、有穿透力的声音和Nanna较沙哑,浓厚,有感染力的声音都互补了。只不过Nanna惯用的唱法,字与字或者是syllable与syllable之间霎那停顿的唱法,听多了会觉得很厌倦,特别是唱live的时候。



调整与想念

2013-02-06T12:12:39.402+08:00

我调整的是:
  • 两小时的时差
  • 不再一个人生活的习惯
  • 无所事事
  • 自己与家人想法的偏差
  •  
我在想念的,是:
  • 那里的所有..

适应生命过程里新阶段的开始,是一个挑战。这会花我一段时间达到平衡点。

我害怕的是,我会淡忘,或是暗地里压抑/隐藏。
我必须牢牢地记得,不想失去那段过去的回忆。



Last night in Brisbane

2013-02-06T12:12:59.175+08:00

1周里马不停蹄的天伦乐几乎都把最重要的日子的紧张氛围给掩盖了,当下忘了原来我已经毕业。

25号那一天的圣诞节出了小插曲,不过总算是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庆祝,而且还是和一班旧同事。

2012的最后一天并没有特别的展望今年,却认识了两位台湾的朋友,畅谈一夜。

4位朋友邀约一起吃饭唱k,那晚是我们能够互相见面的唯一机会,回想过去,感慨现在,猜测未来。

25个backpacking的日子: 体验,感受,冷热,有趣,无趣,看的,听的,说的,笑的,摄影。

4年的一切,4年里遇见过和相处过的人,4年里发生过和经历过的事,4年里碰触过和留恋着的物,
都会成为少过24小时以后的回忆,
这是留在布里斯本的最后夜晚...



I will miss you; I know you will be missed too

2013-01-27T13:28:58.598+08:00

九个月的时间对我而言实在太短了,可是足以让我留下难忘的回忆。有时候在想,若早一点进公司,我们大家对彼此的印象可能更为深刻。

从害羞、战战兢兢到自信、敢言敢语;从陌生、零交流到熟络、有说有笑、甚至打成一片。每人都说,开始和结束的我判若两人。

我很感谢team里的每一位工作伙伴,更感谢supervisor, seniors, directors一路以来的教导,支持。很感谢office另一端的同事们,很感谢史上最棒的receptionist和一团admin team还有CEO。

规模虽小,可是要找到地球另一边的公司,可以让你大声聊天玩笑,哼唱,不戴面具转弯抹角、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的对谈与讨论,工作上齐齐冲刺以及协助彼此并达到要求的,确实太难。

昨天的离别更让我不舍得与大家相处的space。I received many loves from them. The laughter  hugs, the gifts, the conversations, the lunch, and everyone's words of appreciations and wishes.It even surprised me that they welcomed me to join the upcoming Christmas party (how good is that??).

CEO 最后问了我,have you learnt something from here?
I said: Learnt lots.



事与愿违

2013-01-27T13:28:58.632+08:00

自己心里盘算的东西,别人也一样在暗地里盘算着。

大家似乎对于最靠近的将来感到不知所措。大家都在用力的逃避事实。

我想了又想,都想象不出最理想的画面。想了一天,两天,一周,一月,(更久),一个脑袋不够用。然后放弃一连串想出来不实际的计谋,安慰着: 顺其自然。

没有侥幸这回事。有,被眷顾的时间也已经完毕。


我还有更多的重心等着处理。



Desire vs Reality

2013-01-27T13:28:58.643+08:00

你欲望的,和你必须面对的,不会有妥协的机会。

有人早就领悟了这道理,
我最近才发现它最贴切的应用。



两块钱

2013-01-27T13:28:58.609+08:00

她看起来不至于过分的邋遢,可是当她坐在我的隔壁时我的确闻到了从她身上飘来的异味。

我看得很清晰:

她的头是剃过的。她的下巴看起来有一些没好好清理的胡渣。她的牙齿剩下几颗。她负着一身过度的重量和余生的未知数。

她问是否我口袋里有着一两块钱能够让她乘搭巴士。她的口吻是那种"你没有义务给我,若你有而你愿意那就最好了"。

我找到了两块钱,给了她,她说一定要给回我什么,我说没关系。

于是,她拿出一支看起来不象笛子的塑胶笛子,吹出了很短且随意的前奏,然后吟唱几首押韵的词。 好像是,即想即唱的。

之后,她走了。



Samuel.

2013-01-27T13:28:58.582+08:00

印象并没有很深刻:
相处过的时光是继而间断拼凑起来的那样短暂。

("Do you remember we were watching Community College upstairs, in the tv?"
我铁定他那片刻的回忆属于他和别人之间,我不计较他对我的印象深不深刻)

我是了解他的:
他的故事。
他的生活方针。
他在余闲里会做的事情。
他即将面对的人生转折点。
其他的,只是印象并没有很深刻。

这是一场平淡的告别。
他的左手握我的右手,肩撞胸。
或许这样看起来比较潇洒,他想要省略掉婆妈的拥抱。
告别就是要有拥抱才是告别。于是我们拥抱了一下。

他的离开不是我失去一位朋友,
哪怕有一天,我们有缘会再相见。

"All the best" I said to Sammy.



时间是揭开沉重枷锁的钥匙。

2013-01-27T13:28:58.620+08:00

蛋糕并不是在每时每刻都能够令人开心。

尤其一个人经历了亲人死别,甜点起不了调理心情的作用。






i'm a man on fire

2013-01-27T13:28:58.621+08:00

一年的一半结束了。
过去两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整个上半年是如此的不一样。




我迫不及待迎接另一半时间的挑战。





Honk to Stop Lynas

2013-01-27T13:28:58.589+08:00

城市繁忙。

白天里偶经的车辆,以及来往的路人们,都不忘给予那巧遇被举起"Honk to Stop Lynas"的牌子一个片刻的反应。

车鸣声中听见了城市的呐喊。



(object) (embed)


我以活动发起者为荣。





我有很多话很想说

2013-01-27T13:28:58.616+08:00

1. 外婆生病了。一定要好起来!

2. 昆士兰州大选已过,Liberal大赢,劳工党输惨。

3. 工作已经过了一个月。

4. 复活节周末的长假到了,终于有时间偷闲。

5. CEO Michael 常常走到我的位子问我做得怎么样,有天我忍不住对他说要应付工作和交大学课业的压力很大。他回复:"It's all about time management"

6. Office manager Lynette 送我一个巧克力兔子,在post-it写给我这一句:"Anthony, HAPPY EASTER Enjoy! Lynette PS. Because you don't have your family here :)" 我还不舍得吃。

7. Winnie 拖了行李展开两周假期的旅游。Corey 今早搭飞机回家乡度过复活节假日。

8. 朋友说:"你好瘦。"

9. 4年的球鞋的塑胶头端粘不住了。2年的上班黑鞋的脚跟鞋底爆开了。

10. 右下的的大牙有点隐隐作痛,我好像很多年没见见牙医。

11. 公司里来了个新人。

12. 我再也不买一周分量的grocery,没时间煮,囤积在冰箱久了也坏掉。现在出外吃的花费越来越高。

13. 跟包租婆要了新的烫斗和烫衣板,要了很久到现在还没听到她的回复。

14. 偶尔和泰国妹互通email,她的近况不错。

15. 前天和Sam约出来见面catch up。还以为他这周末为了新工作就要离开到远地去,怎知他还在等政府的最后通知。不过听见他在近日积极的提升自己(务求让自己胜任supervisor的职位),我为他感到骄傲。

16. 楼下的房客时不时上来投诉我们吵闹。我想: 大家给的房租都一样价钱,要楼上迁就楼下的生活习惯未免太难,更何况钟点才9pm。

18. 工作以后似乎我跟不上大学课程的进度。这个假日其实就是让我弥补回我没尽力的用功。

19. 还有很多家务等着我做。

20. 好了。

21. 还有。即使工作大学生活多忙碌,我还是很感恩我有了这一份工作。我都不知道这是timing刚好,还是运气的关系,让我有了这样的机会在industry里学习。朋友们纷纷都在为了完成80天的实习找不到工而烦恼,我能帮的都帮了,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找得到。





一边读书一边工作的生活真不容易啊~

2013-01-27T13:28:58.611+08:00

我说的不是半工半读,而是full time 读书 full time 工作。今天是第三周的开始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我想不到还可以怎么形容我无比的疲累。

工作里,时而闷,时而挑战,不过我还真的学到不少的东西。和同事的相处也没有想象的糟糕,只不过我想我应该是全公司里最安静的一个。

学业里,我感觉我好像荒废了一个月的大学。虽然是准时上课,在班里一切的学习照常,可是没时间处理功课,累积的越来越多了。

重心该放在学业里,还是工作里,那个平衡点还真的难以抓摸。我在想,那些半工半读的人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迟到的后果分分钟都不堪设想

2013-01-27T13:28:58.597+08:00

上周一发了求职信,周三收到回复,周四去了面试,失败了,可是又被接受做学徒职位的工作。上一周猎职的进展简直就是高潮迭起。

今天上班第一天,只有早上至中午短短的四小时。由于地点的关系,我必须在上班时间早一小时出门,算过了等巴士,转巴士,走一公里路的时间,昨天临睡前就想铁定不会迟到。

可是万万却想不到,雨天的关系,从我家一带出发的巴士竟然迟到了半小时。我都等得着急了,心想再早一点出门多好,不用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让公司的人留下坏印象。更可怕的是,或许我这一迟到会换来老板炒我鱿鱼的后果,因为我的职位属于任人摆布的那种,要开刀最容易下手的就是我。

当我到公司的时候,我已经在冷天气里流得满头大汗了,赶紧走到公司把迟到的时间缩得最短。Anyway,老板似乎也不在意我迟到的五分钟。明天我一定要再提早半小时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