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當一夜紳士
http://paradoxicion.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traditional
Tags:
board  day  grain  run    晚安  木工工作台 day  木工工作台 記錄  木工工作台  當然  而scrub  記錄 day  記錄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當一夜紳士

當一夜紳士



讓我當一夜紳士,對自己作最溫柔的省思, 明天夢醒,我還是痞子。



Updated: 2018-03-06T08:14:08.168+08:00

 



木工工作台 Day 18

2017-06-17T00:40:18.025+08:00

今天早餐後就馬上開工, 先刨桌腿然後鋸成最後定下來的32"長度, 這裡面耗最多體力的,大概就死鋸木頭了, 因為我沒有好的鋸子, 自己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磨鋸子, 可是在Knife wall的幫助下, 至少沒有鋸得歪歪的, 就只是很吃力就對了.

然後我認真的量了一下兩組桌面的寬度, 一組超過9", 而另外一組大概是8 7/8", 我決定都算9"
好了, 然後Approns會開榫卡在桌腳上, 深度是5/8", 兩邊加起來是1 1/4", 最後加上8 3/4的Well Board, 得到28". 28" 為Leg Frame的寬度. 我的Bottom Crossrail會是突出半寸的, 所以我在鋸Crossrail和Bearers時, 有兩支是預多了 1". 

今天差一點就鋸錯了, 我原本是想先鋸 29"的Bottom Crossrail的, 我腦海裡一直在算29", 可是我拿著量尺卻在量28", 幸好發現得早, 我還有一整支的 2X4 還沒鋸, 不然就做不到凸出來的效果了, 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 但自己就是一直很想要這樣, 想讓工作台在美感上加一些分. 今天傍晚時候我是完成了四支半 Crossrail和 Beareres (共六支), 希望明天能加快一些, 那我就可以開始開桌腳的榫了.

啊, 今天也發現我那天磨好的刀開始鈍了, 所以我又花時間磨了一下, 可是在組裝後我發現還是刨不太動, 我想了一下, 想起有一天我把第二把刀片角度磨得低一些, 後來就很好刨了, 所以我又拆了下來, 磨成比較低的角度, 後來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 ) 希望自己切記角度很重要~ 不然又要賴木頭太硬了 XD

今天都一直在忙, 所以沒有拍到照片, 明天補上.

晚安. (鋸木頭好吃力.....)



木工工作台 Day 16-17

2017-06-16T00:13:35.567+08:00

續上一個PO說我在弄Approns, 剛巧遇到朋友需要幫忙, 所以這兩天都是盡量早起床先做木工,然後下午再出去幫忙朋友, 時間還真的有點不夠用呢.兩組Approns都已經粘合了, 今天早上也刨了Well Board的side 然後粘合, 然後我弄了兩支桌腳, 經過反复測量, 我最後決定把尺寸定在32", 因為我發現原本的33" 桌腳如果加上Bearers和桌面, 最後高度大概會在38"左右, 這高度如果再加上以後工作要處理的材料, 以我的身高感覺還蠻吃力的.  照片裡比較難看出來, 其實這刨過的面有折射效果.32寸 4x4 桌腿, 右邊是我磨刀的地方, 左後方那塊是我今天粘合的Well Board.我大概是這樣去測量我需要的高度這是腿的底部, 這樣做(Chamfer)不是為了美觀, 而是防止以後木桌被拖的時候不會掉木片.但話說回來,做這個超簡單的.厚厚的木屑明天要做的是趕快測量出Leg Frame的寬度, 這樣我才能趕快把Cross Rail鋸出來刨直刨乾淨, 然後繼續完成我的其他三根腿, 接下來就可以開始做Leg Frame了.希望一切順利.[...]



木工工作台 Day 14-15

2017-06-14T01:24:26.466+08:00

這兩天在做的是Approns, 我那幾天用Scrub plane來去除多餘的木以後, 今天換成普通的刨刀用Cross grain的方式刨平, 然後用Winding Stick來檢查扭曲,最後因為Approns的粘合是side to side的,所以我用墨線再彈一個Guide line, 順著guide line去刨直要粘合的兩片木頭的side. 今天早上先把第一組Approns粘合, 然後我就開始刨平第二組, 我發現如果有五號或七號刨刀會更好,更快, 但這是廢話, 我就是因為沒有, 所以才只能想盡辦法用我的四號刨刀去完成整個Project, 有好用的誰會不要? 但既然沒有, 那就自己想辦法吧~山不轉路轉咯~

把side刨直(盡量直)以便粘合時讓木膠發揮最大的效果


今天刨好第二組的Side時已經傍晚了, 加上第一組還在粘合, 最快明早才能粘合第二組. 但我還是趁休息的時間(還算休息嗎?) 做了一個讓她放名片的東西, 這東西嘛,如果加上Square Stock的話,大概會花個15-20分鐘吧~反正過程就是蠻快的, 雖然沒有很好看, 但是因為那時候已經很累了, 所以就算要修,也是今天以後的事情了 : )

其實感覺還不錯啊~

工具我大概只用了鋸子和木鑿子吧,
最後用砂紙打磨一下

Okay,寫完~今晚就這樣告一段落了~晚安




木工工作台 Day 13

2017-06-10T00:34:49.806+08:00

今天因為需要提早出門, 所以我只能用一些時間去刨一片 2X6. 今天大概算了一下用Scrub Plane來刨的話, 以我所有 2X6 裡最麻煩的那片來說, 我大概用了40分鐘來刨掉所有要刨掉的. 對我來說應該算快了.下面記錄一些昨天漏掉的照片,這就是自己磨的Scrub Plane刀片另一個角度. 其實看清楚的話,會發現那個弧度沒有真的完全依照六寸的弧度, 但那效果對我來說已經很好了.然後看看這墨線以上應該要拿掉的木....這里大概是要拿掉 3/8寸.3/8寸....很多很多...下面是幾張進度圖前面(右邊)已經刨掉了一些繼續的刨....再繼續的刨......終於都刨完了!!!是很辛苦的,但最後隨著那條墨線望過去的感覺, 直了直了直了~那種滿足感真的很難以形容啊~這裡是所有的waste.希望接下來的進度能加快吧, 現在心裡面掛念著的大概就是想趕快把該粘合的趕快粘合, 接下來就可以把桌腳也完成, 那時候就應該可以看出整個工作台的輪廓了~[...]



木工工作台 記錄 Day 10-12

2017-06-09T02:16:48.604+08:00

工作之餘也讓手休息幾天, 所以那幾天的木工工作台進度是停滯的, 然後又休息了一天,但我再也按耐不住了, 想說這手麻的情況不知道會延續到什麼時候, 我沒有時間耗下去,我更沒有時間等. 所以我又繼續進行了.

那天把Appron的部分拿出來刨乾淨, 那是2 x 6的尺寸,共有五片. 刨乾淨是容易的,但偏偏這一次我買到的都有卷紋(Curly Grain), 卷紋的難度是在於, 刀要利, 口要窄, 不然無論你從哪個方向刨進去,都很容易起屑(Tear out), 但想到完成以後上油可能會有不錯的效果, 硬著頭皮去慢慢刨吧. 這次買到的 2X6 除了有卷紋之外, Bowed的部分也很多, 嚴重的Bowed甚至大概有 5/16寸 那麼多,少的則大概都有1/4寸. 面對這種情況, Cross grain的刨是很好的選擇, 它比起With the grain刨的方法比起來暴力,但更快, 但因為普通用的刀片除了會在刀角處磨個小弧度之外, 基本上都算是平的, 這樣的刀片如果要刨一些些還好, 但如果你看著自己彈的墨線, 已經知道自己需要把例如 5/16寸的waste拿掉的話, 用普通的刀片來刨就真的可以刨到天荒地老了. 所以我動了另外一把刀片的主意, 嘗試把多出來的刀片改成Scrub Plane的刀片,再裝回到我的刨刀裡去, 而Scrub Plane的刀片比普通刀片更暴力, 你可以想像普通刀片刨的是皮, 而Scrub Plane是連皮帶肉的, 那就知道它有多暴力了.

Scrub Plane的刀口都有一個弧度, 而我用的弧度是 六寸的弧度, 不知道怎麼說明白, 但反正就是用圓規兩個六寸, 然後畫個差不多的弧度, 再把那個弧度Transfer去刀片, 接下來就是打磨, 讓原本平的刀口變成有弧度的. 下一個Po我會附上照片. 那天一磨好刀片我馬上就試刀, 第一片 2X6 需要拿掉的大概是 1/4寸的waste, 而在拿掉的那個過程, 我估計不超過20分鐘, 雖然我也沒有真的去算兩者的時間差異, 但從之前的"刨到天荒地老" 到很快就可以刨到墨線處, 我真的是感受到那差別, 普通刨刀刨的像削蘿蔔, 而Scrub Plane就真的很像用湯匙挖西瓜肉一樣, 很暴力, 很快. 我今天趁工作Call time比較遲, 隨隨便便都刨了兩片多. 當然這不包括刨平順, 我只是把墨線以上的都拿掉. 我其實是打算刨完五片(用Scrub Plane)才一次性的做Flatten 和Smoothing, 那是因為我只有一個像樣的刨刀, 我不想一個Scrub Plane setting刨一片又換刀片做Flatten和Smoothing, 這樣更花時間.

完成這五片2X6之後, 我就會先粘合兩組Appron, 這兩組Appron會用上四片 2X6, 而多出來的一片會用在Well Board, 所以我也會粘合 2X6 和 2X3當成Well Board的部分, 只是我的夾子是不夠的, 所以預計我一天只能粘合一組, 這樣我就需要三天才能粘合完畢. 但在粘合的同時, 我可以開始刨我的4X4 (桌腳), 如果進度快的話, 我也可以先預計好桌面寬度的尺寸, 然後先把要用的,用準確的尺寸把 六片2X4鋸出來, 然後才刨乾淨備用, 這六片2X4將會是我的 Cross Rail和Bearers. 為什麼鋸出來才刨? 那是因為如果我買的2X4有Bowed或是什麼問題, 先鋸成要用的尺寸(或適當的尺寸) 就能減少Bowed或其他問題的嚴重度, 並且這樣比較容易處理.

最後放一張木屑的照片, 左邊的是Cross Grain刨出來的木屑, 而右邊則是With The Grain刨出來的木屑. 左邊像極了我們的鉛筆屑, 那是因為鉛筆屑也是Cross Grain削出來的.



木工工作台 記錄 Day 6-9

2017-06-02T00:23:03.383+08:00

因為腕隧道綜合症發作, 原本想繼續做的木工做不了, 想記錄也有心無力. 那這個時候我是好了嗎? 其實沒有,我只是在用我右手(發作的手)半發麻的無名指打字, 因為什麼都做不了, 心裡很不踏實, 所以硬是要動一下.上回說到第一組粘合以後,我就馬上進行第二組的Square down, 我自認做的很仔細,但最後....做這個之後再說. 這個是完整粘合後的第一組 (桌面),桌底參差不齊的記得我說我要用木鑿子還加快刨到墨線, 雖然很土炮, 但我個人覺得這是可行的,只是要注意木紋的走向和有沒有芽點(其實叫什麼我也不知道).沿著墨線鑿開, 去掉大部分的waste不要馬上往墨線鑿, 留一些安全空間這是我說的"芽點" , 遇到這些真的要很小心,不能硬碰硬的,要不然結果就是這樣了. 這張比較清楚, 看那個大窟窿.....這裡說回我那個第二組的事. 第二組其實Square down得還不錯的, 只是後來我發現木頭怎麼越來越硬了, 對, 你沒看錯,我就是這樣想的. 我的刨刀磨得再利, 也必須要使勁吃奶的力才稍微刨下去, 甚至我後來只有用逆刨的方式來暴力解決. 不管怎樣, 大致上是完成了, 只是我因為沒能很仔細的去做好而心煩. 然後為了趕進度, 我硬是給它們粘合了, 這裡是失敗的關鍵, 我不應該這樣做的!!!! 結果就是如下....這種五分錢都塞得下的縫隙不止一條帶著很不爽的心情, 我還是繼續做下去, 那就是flatten第一組的桌底, 檢查twist. 這一組剛開始要flatten的時候,我還是遇到"木頭忽然變硬"的狀況, 很克難的, 我宣布今天先休息, 明天繼續. 而後來的結果表示休息是對的, 我利用休息的時間去研究使用刨刀時會遇到這樣的情況, 雖然到最後我都不知道真正的問題發生在哪, 但我把刨刀完全拆開後發現很多木屑積在一些我看不到的地方, 我稍微清理了以後再好好的做設定, 結果呢?結果是刨刀很輕易就刨過去了, 留下滑滑的表面近照一張 (有些凹凸是前晚造成的)再看一張對比照, 上面是粘合後的第二組, 下面是刨了以後的第一組我共用了兩個階段來刨這個桌底, 首先先Cross grain(即橫向)暴力刨開,取個大致的平面, 其實最好是用直尺或刨刀底部來照看, 但因為我只是要大致的平, 所以我是用聽的來斷定平與否, 因為無論橫纵向刨, 刨刀通常只會先碰到高的點, 然後因為木條參差不齊, 所以橫向很容易就能聽得出那些高哪些低 (用看得也能看見), 所以如果橫向時你能聽到完整沒有間斷的刨刀聲,那就是表示刨刀橫向時完全觸碰到全部木條了, 那就代表你已經刨平了. 之後的步驟就是再調整好刨刀,做比較細的刨, 讓表面順滑起來並檢查平不平. 下面是我自己做記錄的示意圖, 不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畫, 其實我都記得的, 或許只是想讓自己的筆記本內容豐富一些吧~上圖顯示(橫向)刨刀會先觸碰高點,一點一點的拿掉高位,最後橫向均勻的刨過每一根木頭就表示面已經平坦(但不代表方正的平)刨平以後(橫向),先用直尺或刨底確認完全平面,接下來就要出動Winding Stick了. Winding Stick是兩根完全平行的條狀木片(或其他材料也可 例如方形鋁管) ,主要是用在檢查材料的扭曲度.上面顯示我們把Winding Stick放在材料的兩端, 從一端看過去(下圖), 視角上下移動,以檢查後方的Wingding Stick有沒有在視覺上與前面一根平行. 像下圖就表示後方左端和前方右端都比較高, 確認以後就是修正,通常修正沒有很難, 簡單來說就是用刨刀從任何一方高點開始往另一處高點斜角刨過去, 一邊刨一邊再用Winding Stick檢查,  最後得到平衡後,都會再全面積刨一次. 但[...]



腕隧道症候群發作

2017-05-30T23:51:54.442+08:00

不是不記錄,只是得了 腕隧道綜合症,手指麻得摸什麼都沒有感覺,看來被訓話以後真的要好好安排一下作息時間.



木工工作台 記錄 Day 5

2017-05-28T02:04:51.151+08:00

第五天,  早上起床後就先把第一組最後兩塊木頭上膠粘合, 然後接下來今天的進度沒有快起來, 但因為已經決心要把這一組table top做好, 所以很用心的跟著昨晚彈的墨線刨, 但刨多了硬的木頭刀片很快會鈍,我一直花時間在磨刀, 這不是很花時間的工, 磨好刀後的削木效果也很讓人興奮的,只是我需要一個能讓我好好磨刀的地方就是了  : )

明天中午會解開第一組的夾子, 第一組table top的粘合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來我要做的是繼續刨剩下的三根木頭(第二組), 然後就粘合第二組了,希望明天可以完成第二組的Square down, 然後最遲星期一做粘合.

我之前選擇Rough stock是因為覺得2 1/4 X 3 的木頭如果請他們刨的話,最後只有 1 1/2 X 2 1/2, 一直都覺得這樣很浪費, 但其實這幾天我發現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因為是Rough stock, 所以那些扭曲啊, Bowed啊,Cupped, Crooked啊什麼的, 都會影響最後得到的尺寸, 而我昨晚彈墨線的時候發現, 除了明顯比較大的木頭, 基本上剔除掉木頭的問題以後, 最後得到的尺寸其實很接近木廠給我的尺寸, 就像他們給我的是 1 /1/2 x 2 1/2, 而我自己能拿到的最多也只多個 2/8分, 所以是相差不遠的, 更何況事實就是, 就算你偶爾因為木頭關係而拿到比較多的尺寸, 但只要那組裡面有一支是最低尺寸的, 那其他的你再多也沒有用, 因為粘合會不方便至於,最後你還是要花一點時間去刨掉多出來的那幾分.

問我有沒有後悔不用機器刨? 其實有一點啊~不過老實說,每當我有這種想法的時候, 我很快的就會告訴自己, 我還是學了很多,是真的很多.

明天繼續加油.



木工工作台 記錄 Day 4

2017-05-27T02:55:33.286+08:00

今天花了時間把第一組Table top,Bowed的部分再刨一下,然後花了更多的時間嘗試把第一組的木頭左拼右拼,位置對換拼,左右反轉拼,上下倒換拼, 每一次都用八個夾子做完整的Dry run, 我一邊用手機的燈光放在table top的下面, 主要是測試上完夾子後接口的吻合度, 就這樣我試了數十次, 最後只找到一組比較吻合的, 所以我決定就上膠去組了.

不過.....我後來在想,會不會是我夾子不夠夾力的關係, 因為畢竟是便宜貨, 但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這組的bowed太多了. 總之我最後是決定只先上膠組三支, 這樣我就可以把夾子集中在要特別注意的地方,白膠發揮效果的速度還真的很快, 多虧了總聽人說要Dry run, 要演習, 不然我到那時候才來準備夾子就遲了. 另外, 上夾子的時候,要注意平行,不然夾子一使力,白膠因為會滑的關係, 放好的位置會被拖走的.


三支夾比五支來得容易


又到晚餐時間, 我把地方打掃了一下,可是木屑太多了, 這樣也不是辦法,所以我打包好,拿到後院一把火燒掉了.

晚餐後趁有時間, 我把另一組的Table top木頭搬進來為明天做準備, 這一組我想準確做Squaring, 所以我昨晚弄的墨斗又派上用場了, 但因為墨線乾得很快,我每一次要換位置彈, 都必須先卷回線,然後再拉一次, 這個過程真的太耗時間了, 所以我又引爆我的小宇宙.... 下面是Diy墨斗 V1.0

墨斗 V1.0

V2.0

很無言是吧? 這是從我老爸的魚竿上拆下來的. 不要問我為什麼, 我只是想可以很快的收墨線, 等有時間再弄個Proper的  XD

明天繼續~





木工工作台 記錄 Day 1 ~ 3

2017-05-26T02:03:59.378+08:00

那天終於去買了木頭, 朝思暮想的工作台終於都可以動工了. 在木廠挑了一些木頭, 主要的材料尺寸如下.2x3 11/6 主要十支是用在Tabletop,多出一支用在Well Board2x4 3/6 這個是用在Crossrail還有Bearers2x6 5/6 五片是用在Appron,多出一片用在Well Board4x4 4/3 這是用在腿的部分以上全部都是Nyatoh 木, 為什麼Nyatoh? 因為便宜啊~ 我問過Pine (顏色漂亮和容易處理), Rough的 2x4 一尺就要 5塊錢 (後來問到四塊錢,還要是開好料的,下次再光顧他們), 而Nyatoh 2x4 只要三塊多一尺, 雖然只差幾毛到一塊錢, 算起來還是差了很多, 更何況他們只有2x4的貨, 我又不想做那麼厚的桌面, 最後決定用2x3, 剛好2x3 Nyatoh 現貨最多, 又便宜許多~ 所以還是選了Nyatoh.我那位親愛的覺得應該請木廠刨好材料,那我買回來很快就可以完成,我有心動過,但最後我還是買了Raw的材料自己開,自己刨, 這樣的決定其實除了錢以外(開料錢另外算), 更大的原因是自己想要親手親力親為, 總覺得自己在動工的過程裡面一定能學到些什麼. 當然, 我後來遇到的問題的確蠻多的.那天太陽很曬.....加上我車子裡全都是木屑.對我這小車子可以塞得進快七尺的木頭表示驚訝排放好看起來很壯觀上面是我在電腦畫的圖圖永遠都是完美的, 一動工我就發現問題了,但其實說是問題也不對, 選擇用Raw的是我, 這些都是我預料之中的事. 我原本打算把 2x3 刨個兩面,解決掉扭曲, 即使有一些Bowed或不完美都好, 只要拼在一起的時候而我只用手就能合上的話, 那加上夾子和白膠的時候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但是我小看了那些Bowed, 自己不小心選的木頭Bowed的還蠻嚴重的, 所以第一天幾乎就是盲目的刨, 第二天才理清思路, 開始會用Combination Square, 盡量取個平行的,兩面要laminate的面積. 第三天嘗試把五根刨好的木頭做個Dry run, 問題又來了, 因為是Raw的材料, 雖然說是 2x3, 但其實在尺寸上還是有很多差異, 雖然說我原本就會在laminate後再刨Top和Bottom, 但差異太大的, 又或者bowed得嚴重的, 我在Dry run的時候真的不能硬來, 所以我想到了要在Bowed之間找出直線再刨, 盡量取個平行的, 且和其他材料高低尺寸差異不會太大的面積, 所以我自己弄了一個墨斗, 是還不錯的, 對我來說這種時候, 只要能解決我的問題的方法, 我都會去嘗試, 後來彈了墨線的問題木頭, 稍微刨一下後,Dry run的時候真的比較能夾起來了. 雖然進度很慢,但至少,我知道我接下來的程序應該怎麼進行了 : ) 這些是我在刨木頭時的工具. 曲尺,自己做的Winding Stick ,刨刀.Winding Stick的基本要求是兩片都是平行的, 一前一後放在要測量的在木頭上, 很容易就能看出有沒有扭曲.第一天刨好幾根後試夾而拍的.我其實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過程裡要做什麼, 例如先刨一面確定沒有扭曲當Reference, 然後再拿個90度的Side, 與此類推, 我最後會得到方方正正的材料, 但當自己真正動手去做, 一旦遇到問題, 例如Bowed, 我總會花個半小時做些有的沒的, 最後才想出自己應該抓緊時間有效率的去解決問題. 例如關於向上或向邊Bowed的材料, 我已經想到在彈了墨線以後,如何快速的把多餘的去掉, 那就是先用鋸子在要切割的材料上橫鋸到特定的深度(靠近墨線), 然後直接用木鑿子去掉多餘的木塊. 現在想到這方法我都興奮了, 就待明天開工時試一試好了, 希望能大大提升進度和精準度 : ) 晚安. [...]



不變 是騙人的

2015-05-23T17:46:28.345+08:00

.坐在門前看書,心難得靜了下來。屋外的雨一直下,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冷颼颼的風在吹,雨打在地上的聲音,像是聽見又聽不見。專注許久再回神,是因為一絲溫度,是陽光衝破密雲,緩緩投在大地上的景象。就像可以感受到一絲溫度的變化,當陽光灑落在濕漉漉的草地上,水珠反射的光像無數的小燈泡,那麽精緻,那麽隨機。自然,砌成了一副畫,每一筆都是奇特,每一畫面都成絕響。哪怕你只是稍微晃神,下一秒的景象又變了。自然似乎周而復始的給生命講課,提醒著一切皆無常,沒有什麽是不會變的。[...]



印象

2015-03-30T20:19:45.444+08:00



連接式的兩部戲收音工作,終於在今天有時間休息一下,
可其實工作累是累在等,而你不等又不行.
趁今天有一天的休息天, 想約好友一起吃頓好的,
可是好久都沒有回覆,不過那位也是食家,所以值得我再餓一下肚子等待.

剛才在床上聽著雨的聲音,
想著關於旅行的事,迷迷糊糊的睡下去了.
旅行.......我和它不太熟悉,
所以人家說在旅途中發現自己,
了解自己和尋找生活的意義這些事,我不太明白但沒有質疑過.
心裡的OS是 - "你這只去過幾個地方的人是不會懂的."

那天朋友說她參加了大馬台灣觀光局舉辦的一個活動,
大致上就是希望博客寫些介紹台灣的活動,
朋友攻美食篇,但懊惱地說她還沒去過台灣,
所以一直都無從下手.

我想了一下, 雖然我去過台灣,可是成型的印象卻不多,
問我台北有什麼好玩的? 我不知道呢, 就是一個繁忙的城市吧,
像個不夜城, 我都只愛去誠品看書, 夜市裡吃晚餐.....
對於這些我通常都只有很模糊的印象.

可是我記得在台南某處巷子小店吃過的虱目魚粥,
我記得老闆說著台語酷酷且不耐煩的問我要些什麼的樣子,
我記得那碗粥裡的虱目魚肉,
我記得吃下去時肚子那股溫暖.

我記得在高雄車站附近像當地人一樣到便當店裡吃晚餐,
記得自己學著他們吃飽後會收拾整理好桌面的習慣,
記得自己完全感受不到奇異眼光的那個時候.
記得自己搭著公車聽著司機喋喋不休的呢喃.

我記得肉包帶我到南寮漁港吃海鮮,
記得那裡海堤上的壁畫,
記得她讓我騎車狂奔於冷風中,
我記得那時候我大喊了好多次他媽的.
記得後來她帶我去買馬英九很喜歡的花生醬,
記得我買回來四年以後都還是原封不動.
我記得她帶我去內彎順便探望她外公,
我記得那道重重的鐵門,
記得阿公緩慢的腳步和開朗的笑容.
我也記得後來去過菜市附近攤子吃過的肉丸.

我記得在台北吃過我覺得很好吃而別人又不那麼覺得的小籠包,
我記得那店就是很多人點豆漿油條而我一大早就點了兩籠小籠包,
記得那我沾了好多卻不辣的辣椒醬,
記得我就這樣坐在一群上班族裡吃早餐.
記得在鬧區不肯花錢坐車的我走了好多的路去敦南誠品.
記得在台北車站看到很多精神異常的人.
記得車站內還在抗議要求釋放阿扁的那群人.

然後我還記得什麼?
我還記得好多好多....
我還記得小依,美麗,還有小堯.
小依帶我到快炒99吃東西見朋友,
然後和美麗帶我去吃他們覺得很辣的麻辣鍋(中辣)
記得她們很開心我不吃鴨血,
記得小堯後來開車載我們到陽明山那家"屋頂上"喝飲料看風景.
我想這些他們都應該忘記了吧?
可是對自己來說,
這些大概就是最實在的記憶和印象了.





分解

2015-02-21T00:40:53.380+08:00


關係, 有簡單也有複雜的,
無論你選擇或被迫選擇哪一種,
你都得參與其中無論快樂傷悲.
千絲萬縷都從簡單的一根線開始,
糾纏到驚覺有所不妥時卻為時已晚.
奈何心臟不是個焚化爐,
再狠心也只是一把鋒利的剪刀,
把回憶再剪得零零碎碎也好,
卻無法處理得乾乾脆脆.
或許時間就是泥土,
必要時把回憶埋了下去,
靜靜的又或者痛快的,
等待自然腐爛和分解.




又是年初一

2015-02-20T00:11:52.350+08:00

明明想睡了,可是還是犯賤的爬了起床,
泡了一壺茶,打開電腦想寫些什麼.
望著鍵盤和這裡的界面,陌生,陌生,還是陌生.

自從媽媽到國外去工作, 家裡幾乎都只有我一個人, 什麼清潔打掃做飯都得自己來,
難得這幾天弟弟回家幫忙, 大掃除一事變得無比輕鬆簡單, 好多事情伸手指就行了.
晚上睡覺在想, 這傢伙其實在外面應該也會有好多節目,
所以他可能也只是想回家盡盡孝心侍奉一下我這位孤獨村村長.

今早把弟弟叫醒讓他和我一起上香, 我其實也不知道神明還庇不庇佑我家,
反正我就是好久都沒供奉過了. 不過我想神明乃慈悲之代表,所以應該會原諒我吧.
說回上香這一事, 我就打開神桌看到有什麼就點什麼了, 比起隔壁家的開壇作法式....
我遜色了許多. 上完香, 趕緊就和弟弟準備出門去祭拜我的家人, 萬橈.....我其實很討厭那地方,
除了半夜, 沒有哪一次我不會在那裡遇到塞車的, 三條車道忽然變兩條,往前走再變一條,
後來再變三條, 然後再變一條,然後那些亂插隊的,讓我們這些有禮貌的都像個白痴......
靠, 我和弟弟都在車裡用新年歌曲即興創作塞車歌了. 好,離題了吧, 反正我們就是距離目的地
大概五公里但卻塞了快一個小時的車.

hmm....好了, 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明明就是新年嘛, 可是我好像都在埋怨的.













怎麼說今年也是我第一次主動要去拜年的, 誤了時間可不行 = =

 



記事

2014-12-19T23:32:02.643+08:00



不能暢所欲言還不是一個大問題,
不能最低程度表達自己才是悲哀.

********************************************

今天終於收到了那該死的,
卡了我整個月時間的檔,

朋友高呼萬歲, 終於都收到了!!
我碎碎念媽的, 你不再遲一點?!

********************************************

阿葛今天被無聊的我訓練"坐"了起來,
只是最後想想這些對她的生活沒有什麼幫助,
所以還是算了.

********************************************

還有一個月,
傻Phine讓人期待的婚禮即將來臨 ;
還有一個星期,
他的婚宴最後似乎誰都不願意去.......

********************************************

最後自己給自己丟了一句相逢恨晚就應該倒頭大睡管它大是大非反正沒有人越界所以像那麼多幹嘛?? 講完~



後悔?

2014-12-15T23:42:41.964+08:00

寧願自己後悔,也不願做錯些什麼.
這幾天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腦海裡面盪.
.
只是其實除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之外,
我是不相信後悔的, 我只覺得,
無論你選擇些什麼,做些什麼決定,
最後都會被領到一個出口,
或許這出口不是你想要的,
但路永遠都在, 你還有機會回到岔路口再選擇的機會.
至少,我想會比那些不能挽回的局面來的好看一些.
.




轉眼已是十年後

2014-11-28T04:40:19.107+08:00

我對年數很沒感覺,常常被問到認識了多少年,總是想不出些什麽。我不常看表演,或說我其實不太愛看表演,但今晚還是去看了蝙蝠樂隊的演出,除了好看之外,其實就像在場的佩詩說的,更多的是感動,彷彿大家又回到了當年一樣。送了南伯儿和淡淡回家,我打開了車窗,風呼呼的吹,心裡有一些小激動,有一些想哭,猛然想起參與製作七彩搖滾時是2004年,才確認是在那時候認識了他們,同時期也認識了好多人,很好很好的繼麟老師也在好幾年前去世了,同時期的當然還有很多人在做音樂,只是想起那些從圈子裏消失的,不知他們可好? 2004年 12月 31日,七彩搖滾發表表演,那晚看完表演,還是菜鳥的我和大榮喝得有點醉,過後被繼麟和老大拉了我們去吃宵夜。後來我和大榮倆人坐在路邊,心裡莫名激動,配上遠處傳來的煙火聲,喧鬧聲,大家就像從此都要在這圈子里誓死創一番事業一樣悲壯,可是後來呢? 沒有後來,大家走的走,散的散,做不好的就滾蛋,我是處於半滾蛋狀態吧我想。夜深人靜實在不適宜想這些,過去是為偶爾想起而存在的,或許想想明天會比較實在是不? 總結,有多少人還在為夢掙扎著? 有多少人還在為夢堅持著? 謝謝蝙蝠樂隊,讓我差一些在現場掉淚。



明年再見

2014-07-20T04:50:32.540+08:00

凌晨4.07分,其實眼皮已經不斷地往下垂,寫部落格是藉口,不想睡才是真的。

那天秤子帶著浩凱從台灣回來辦事情,一說想要聚一聚,大夥一呼百應就約了時間聚會。聚會免不了的是沒完沒了的“想當年”,一個想當年,什麼流氓衣服,龍頭大哥,挑釁幹架,白白痴痴一大堆,怎麼一個創作工作坊會變成黑社會啊?哭笑不得。再翻開大夥以前為發表會造勢拍的照片,我想在座幾乎每個人都想先殺死對方滅口。(拔刀)

攝於吉隆坡“文化街” 


他們說我是唯一一個沒有變的,我說那是因為我沒有把衣服拉高袒露我那肥肥的肚皮啊(嘖)。浩凱看不明白,說我們是後巷屁孩,呵呵,是啊,你太太還是屁孩裡的大姐大呢我說。就像每一次聚會見面一樣,意猶未盡的,大家最後還是不依不捨的道別(這不是作文.....)然後Whatsapp裡的Grp Chat在各自歸家途中總會有一些手賤者傳些自以為感性的話給大家,然後回台灣的回台灣,教書的教書,玩音樂的玩音樂,被音樂玩的繼續被音樂玩,然後大夥說好明年一月再見。


野。



偽裝下的愛

2014-05-24T06:43:10.644+08:00

allowFullScreen='true' webkitallowfullscreen='true' moz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320' height='266' src='https://www.blogger.com/video.g?token=AD6v5dxO4i3aeakaIXPVrbXhFEHWEYcPSBkIOrgKm-CYxl1bLv4scMG2LSWNdUQe5Sldnh-Qo6mbfIRXZXO94Ysb2Q' class='b-hbp-video b-uploaded' FRAMEBORDER='0' />

連續劇裡主角之一的丈夫逝世了,看著那些情節,我似乎看見了我母親的影子。 爸爸去世的時候,母親的悲傷就像沒有出現過一樣,只顧著忙辦理爸爸的身後事,直到有一晚終於倒下才罷休.。劇裡的丈夫是一位好好先生.,我爸,除了有婚外情把家裡搞得一塌糊塗之外,在他愛卻不說出口的偽裝之下,我在叛逆過後還是認為他值得我尊重的。說值得又似乎不太妥當,我想我根本沒有資格說值不值得,在生母去世之後,我那蒂固的,小時候的記憶裡,他是那麼的有擔當的把我和弟弟照顧著,保護著,雖然每天看見他的時候都是夜深,可那也只是為了養家糊口,他攝手攝腳爬上床,深怕吵醒我們的景象依然清晰。表姐們常說,他們很驚訝我們在我爸的“教育”之下竟然沒有學壞,因為爸爸其實在我們的印象裡,實在是沒有怎麼教育我們,但我想,爸爸含辛茹苦的把我們養大,這已經證明了他是愛我們的,更莫論他不會想他的孩子們出人頭地,那些偽裝下的愛,我花了好些年才搞清楚的愛,旁人又怎麼會看得清?我這樣為他辯駁著,也這樣的告訴弟弟的。

爸爸,父親節就快到了,到時候再去祭拜你啊,不過話說在前頭,我買給你的食物啊,你可別給我來你那套“超級嘴叼”的嘴臉,想你啦。: )

晚安,
早安.





出走好嗎?

2014-05-22T03:17:17.394+08:00




出走好嗎?
最近一直在問自己著一個問題,
或者不應該這樣問,
問題本身就像在試探自己一樣無聊~

或許真的需要一個衝動,
然後就像別人說的那樣,
給自己一個"現在不做,以後都不會做了"的"藉口",
打包好就走吧~

啊,
越想越開心~

晚安全世界 : )




唯一的是,沒分別。

2014-04-26T03:38:16.676+08:00



日子其實過得沒什麼分別,
唯一不同的是,想出走的心啊.....
它越來越強烈。

情緒其實也沒有什麼分別,
唯一不同的是,想說出的話啊......
也越來越少了。

對了,雖然話少了,
可我還是能總結一些瑣碎事啊,
hmm.....
我原本想買一台相機,最後關頭還是取消了。
我給自己買了一雙鞋,為的是爬山時不滑腳。
我給自己買了些衣服,不會隆重但不失大方?
我給自己買了一些書,除了書香沒什麼理由。

hmm.... 我睏了.....

晚安全世界。










亂up當秘笈

2014-03-29T00:16:56.121+08:00


似乎我部落格裡的朋友都很少或者說幾乎沒有更新他們的部落格了,有一些更设定了私密,感觉怪怪的......无论如何,自己也一樣,距離上一次寫部落格都大概是一個月前了. 當然,所謂寧缺莫濫,没什么總不能每天都寫吧. 只是今晚頭痛得要死,我卻在不知不覺中按寫了"新文章".

我有懷念以前和部落格朋友的交流,說是交流,其實也只是嘻嘻哈,但還真的很開心,尤其遇到對嘴型的,彼此分享在生活中的所領略到的一些小道理,彼此鼓勵著,有一些甚至最後成為了好朋友. 我不是一位樂觀滿分的人, 但又不至於傷春悲秋悲觀度日, 我想大多時候我是中立卻又兩極化的,很矛盾嗎? 我倒沒有想過這問題,只是任由自己去感受自己的感受. 有時候簡單得像誰遞我一張衛生紙,我也會心滿懷感恩; 有時候在誰像世界末日般憤怒焦慮,我卻冷漠得讓人以為我是冷血的. 說真的我曾經也害怕這樣的自己,擔心自己是不是心理有毛病了,但那段接下來的日子,除了沒有什麼大問題之外自己也覺得很舒服,後來就沒有多想了.








边缘

2014-02-16T04:32:12.106+08:00



这种时间爬起床

打开冰箱

吃了两颗过期的头痛药。

药效赶快来

心里默念着。

算了一算

手头上大概有六七首待完成的旋律

一首若是得花上三天来确定

一整个月还是够自己忙的。

只是接下来呢?

空白

空白

还是空白。


很想对谁说

我貌似触碰过了频临精神崩溃的边缘

那是一种自己说不上是什么的状态

焦虑 紧绷 

灵魂似乎被自己困在一个牢固的黑箱

站着走着躺着都是罪

似乎再犯下哪怕是一丝的错

自己就会把自己给杀了。

但我现在很好

直至那远观的良好感觉败坏以前

一切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如是对自己说。








人日

2014-02-06T19:32:41.935+08:00




好久沒試過在這種時間寫部落格,今天是年初七 - 人日。
或許是昨晚酒喝多了,起床就犯頭痛了,到銀行去辦些事後也和朋友聚了一聚。
說起網絡連續劇,hmm。。。暫時還沒什麼想法。回家之前到超市買了一些蔬果類,
今晚就簡簡單單煮個麵吃好了,可以的話,當然配上一些好電影。

老大在早前的聚會中有意無意都會說起我的想法和工作坊的理念不一樣,其實經過深思,如果按照老材提議的,確實比我想的來得有意義,找個時間,真要好好的和老大說說了,不然他一定會認為我還在堅持己見。

剛才和小妞們玩得太瘋了,它們都快累死了吧,我也累了。看來還是得早些準備晚餐,洗個澡就好好休息吧。

人日快樂。




年初

2014-02-02T03:43:15.697+08:00

新 年 快 樂

今年媽媽不在身邊,不說家裡沒有人包辦年貨,打掃才最要我命,不過還是順利完成,所以這些不提。說回媽媽不在,其實我沒有感覺到新年的任何氣氛,窩在家不就是寫歌電影下廚,朋友邀出門也帶過就算了,反正在家裡很舒服,陪陪Audi小葛,小葛Audi陪陪我也很開心。

年初一祭拜公公婆婆爹娘姑姑去了,寺廟人山人海啊,人擠人的就像是旅遊勝地。祭拜完畢恨不得馬上離開了,不是對已故的人不敬,只是我覺得,把他們放在心上比任何方式都來得實在。弟弟回家,煮了飯,兩人就這樣吃著喝著,談男人的話題,乃人生一大樂事也。新年新年,雖然掃興的說新的一年不代表所有事情都能有新的一頁,但該高興的是,夢又進了一步,不管誰會陪在你身邊,自己走著最踏實。或許,不久之後就應該給自己編排一次旅行,隨心而行多自在?對於新年,我沒有概念,但我想我對已過去的一年總有些總結,感謝身邊有很好的朋友,在艱難或傷心難過時不乏聆聽者。感謝傷害過自己的,我沒有壞到詛咒他們,沒有好到假惺惺當朋友但謝謝讓我看得更清楚。最重要的是感謝家人,雖然各分東西,但他們永遠是我心裡重要的支柱,我愛他們就像他們愛我那樣。

好了,睏了。

晚安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