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爵士风云
http://ailinyong.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Added By: Feedage Forager Feedage Grade C rated
Language: Chinese simplified
Tags:
apple pie  apple  asked  cat  cow  find  french ham  french  hind  pie  reach  stones roll  stones  tomas transtromer  tomas  words 
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Rate this feed
Rate this feed 1 starRate this feed 2 starRate this feed 3 starRate this feed 4 starRate this feed 5 star

Comments (0)

Feed Details and Statistics Feed Statistics
Preview: 爵士风云

爵士风云(杨艾琳)





Updated: 2018-03-08T07:49:40.335+08:00

 



忙与闲

2018-02-12T20:31:10.332+08:00

今人好忙,不得开交。与忙人聊忙,实是冲忙,三言两语,速速离去。

相对之下,吾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显得慵懒,不思进取,唯恐云起时,已坐吃山空。

自惭形秽,吾人中岁仅好文好山好水,韬光养晦,不求名利。

挣钱时投入,闲来读书弹琴,家事如修行,生计为志趣。

凡事最好有瑕疵,就不必事事求全。有舍有得,不忙不盲。

日子过得有个底: 忙了一天,忘了什么? 闲了一天,想起什么?

余年学得一二,此生即无悔矣。




Tomas Transtromer

2018-01-03T18:15:13.828+08:00

瑞典诗人Tomas Transtromer 60岁中风后,学习用左手弹琴。读了他的一首诗,,即惊讶又欢喜,他的诗作有韵律,适合朗读。我读的是英译版,全赖译者译得好,才得以欣赏佳作,看来译者浑身也充满音乐细胞。

看Tomas弹琴的视频,才知道原来其音乐造诣不浅。诗人弹琴,和音乐人读诗一样,拆开两个世界的藩篱,意象的范围就广了。

"一片土地从音乐厅浮起
那石头却不比露来得重。"

  "In the concert hall a land was emerging
where the stones were no heavier than dew."

视频里Tomas 朗诵的非但不allegro,反而很tranquillo。

"The music is a glass-house on the slope
where the stones fly, the stones roll.

And the stones roll right through
but each pane stays whole."

"音乐是个斜坡上的玻璃屋
石滚,石飞

那些石头滚着穿过
但每一片玻璃完美无瑕"

https://youtu.be/ApiaFYq3wZc




武打

2018-01-01T23:04:10.806+08:00

成龙每每挨打
可他不曾输过

甄子丹都赢了
武林却只有他

廖凡一个动作
竟死了两个人

当年的李小龙
却是个哲学家

考试考到零分
未来可是马云

看戏就要相信
信了就是赢家




写不尽的完整

2017-12-31T23:55:28.164+08:00


是笔在希望中枯竭
是格子放弃了攀爬

批判之声哑然失笑
修辞不再是礼貌

是犀鸟飞起又落下
是风筝断线悬挂枝枒

抒情之意闷不吭声
鸡不哭而鸟不嚎

谁说绝望会开花
谁说反抗是必然

是泛黄的笔记本空白了
写不尽的完整

(2017岁末于江沙)




弹一曲

2017-11-27T16:06:00.207+08:00

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




小食中心

2017-11-16T22:46:24.983+08:00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们到PJ十四区的小食中心用餐。有个摊主貌似刘德华,卖的是"碌碌"。成串的腐竹、鱼丸、蚶等,往沸腾的水里烫,熟了沾花生酱和辣椒酱吃。

有时顾客多了,冒烟的水里几十串的,找不到自己那串,只好一支支拿起来看。虽然不太卫生,但一群人围着既烫又沾的, 卻是一番风味。

如今小食中心变了电脑手机大卖场,只剩下一些马来摊子迁至酷热的地底层,过后也没再光顾了。

太平也有露天小食中心,但想起十四区那外号"四十九摊"的小食中心,虽没酒,那却是一片觥筹交错的情景啊。




厨房

2017-11-16T00:14:16.626+08:00


那天,一只鹧鸪飞了进来。它凭窗下望,看我们在厨房忙乎。后来它飞到墙上未启动的风扇,静观准备晚餐的风景。它换了几个角度观察,然后安稳地坐在碗柜上,不走了。

饭后发现鹧鸪不见了,或许是辞世的老狗回来瞧瞧,打个招呼。也许吸引它的,是现在的和上一代搀杂成一个佳肴的,菜香。



一块饼干

2017-11-15T22:17:22.441+08:00


小时候家里养狗,旧的走了,新的又来。因此从小我就以为,狗狗是每个家庭必要的成员。
"Brownie"是我姐姐的北京狗,这么说是因为名字是她取的。记得我每天躺在薄薄的床垫上,午觉前吸奶瓶里的美禄及吃饼干。Bow-nie (卷舌是不容易的)总躺在我身边,我望着天花板,它看着前方,我咬一口,它咬一口地吃着,共享一块饼干。



电视

2017-11-16T09:01:44.521+08:00


我们家一直都没电视,不主张看电视,觉得做什么都比看电视有用。后来unifi来到这里,附带宽频电视配套,才弄了一台电视机。
配套中有一台专播外文片,省下了买dvd的麻烦,或上网找电影的烦恼,一家三口追字幕,欣赏欧洲人举重若轻的生活态度,对南非全白人电影摇头,或有亚洲人出现时,细嚼他们异乡的角色。有时我们讨论究竟是哪一国的语言,也参考各国不同时代的家居颜色搭配。
曾经我们有各自的活动,上网看书玩耍,或各自对着电脑看节目。如今一块坐在家里的电影院,周游列国,针对同个目标讨论和评论。
仿佛时光回转到黑白时代,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是唯一的娱乐,却无限融洽。



阿姨,都过时了

2017-06-07T21:16:25.096+08:00

现在的流行乐大都这样,我的感受如何如何,没有了你我又如何如何。那些关于阳光沙滩海浪的呢或是蓝天白云绿绿草原都过时了,阿姨都过时了。哦,是吗?坐在石头上脚趾被浪花扯住不放沙粒挠得我好痒,不禁唱起了沙滩海浪的歌。你不屑地瞧我一眼都过时了,阿姨都过时了。啊,是哦?你举起自拍杆,扭扭身躯看见了胖瘦美丑的自己说何止这些还有笑容和悲伤傻气和发愣还有一大堆设置不完的变化无穷的创意啊填海填得很远去了海水也越来越浊了阿姨确实也过时了留下旧时的流行曲和无法想象的想象。都过时了,阿姨都过时了。[...]



Cat On My Lap

2017-05-31T12:07:59.611+08:00


















The fluffy cat sat on my lap
would reach out and scratch any cat
with similar attempt.
The cat, was a lovable one
whilst the rest were either limping
with a chipped ear
or wounded, having too little to eat.
Carrie Buck had to cut her Fallopian tubes
"Three generations of imbeciles is enough." Said Holmes,
a physician, a scholar of history, and
a Humanist.
It wasn't too long ago
a century perhaps
Some privilege decided the fate of the underprivileged
while I stroke that lovable fluffy cat
who is sitting on my lap
reaching out her paws
meows, "Look out for imbecile!"
(~Reading "The Gene" by Siddhartha Mukherjee)



About Writing

2017-05-28T09:30:45.594+08:00




















He no longer felt much about writing
disintegrated, crumbled into pieces of
self-deception, not having any opinion
of his disconcerted life.

However, he wrote to his sister
about dividing up words
those with the absence of truth
and those far down the path of darkness
not to be reach, at least for sometime.

They don't amount to much, anyway,
aesthetic and integrity
because there has to be something compelling
about the writings, than skimming on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To see words bathed in ignorance,
he'd carefully covered his notepads
let the words flickered on his computer screen
until all had gone silent, not another word
even from his sister.

He looked up the sky contentedly,
no more paper cups slipping away across the universe.
Closed his eyes and reach out, for a moment
he thought he grasped the cloud.



Oh my, they had forgotten my Apple Pie!

2017-05-24T12:41:21.733+08:00


This McD I've never been
around the corner where I renewed my passport
while waiting, I decided to have a drink
McD would be quick,
and so I thought.

I couldn't find the counter
because nobody's behind it
then two ladies giggled from nowhere
and asked me what I need.

I ordered a cappuccino
cost me six fifty
eagerly took out my collection card, but
"We can't give you stamps,
we only serve drinks."

I shrugged and wondered if
an apple pie might set things right
these girls nodded but asked me to wait
Six minutes the most
that's what they promised
and so I waited six and six
and six minutes still.

I finished my drink
and it's about time
Oh my, they had forgotten
my dear apple pie!
I asked for a refund and kept the bills
guess it'll be just coffee
and the ugly photo on my passport.



520 纪念日

2017-05-24T12:41:00.666+08:00

和你在树下闲聊
关于鱼的事
拇指还疼不疼
说起渔夫满手的伤痕
晚风是暖的,你用脚趾
轻轻推我的吊床
微晃的时候,我看见
许多个你
拿录影机的,握笔的
渔船上的,举起斧头的
被原住民围成一座城,还有
哄孩子睡觉的。

一阵晕眩,我赶紧稳住吊床
抬起头,这微笑太迷人。



French ham on my toast

2017-04-25T12:16:54.753+08:00












I like French ham on my toast
with some alfalfa on the side
Like any other ordinary mornings
a cow walks into it and sigh

With its head down
to see where to put his feet
traveling 45 meters per minute
on the hind leg of a pig

Or cochon as they called it
I too lowered my head
took a big bite off the hind, and
watched the cow stricken with panic

Trying to find its way out
the pig kicked the cow, so hard
that it fell off the sandwich
As I swallowed the gastro pedantry
off to work I'm about.



Visually Impaired

2017-04-25T10:23:22.223+08:00











I think I’m going blind, any time now
the notes are going
the clefs are going
even the sharps and flats are going
so are the slurs and staccatos.

How about the chord symbols?
they seem to have vanished
Even the double barlines had
abandoned me, what’s left
are just memories
of the good old songs

Still linger on, like a dried leaf
in a windy afternoon.











今早我烧坏了一个moka pot

2017-04-19T17:22:20.850+08:00


Venus de Milo 在灶上
断臂溶成了浆
我记得复杂的和弦关系
却忘了水
想不起怎样写一段
简单的旋律,于是
今早我烧坏了一个moka pot
即便她还是很美



美与实用

2016-05-04T11:41:18.510+08:00

近日琢磨写作的意义,斟酌文字的美与实用价值,是否有冲突,或相辅相成。写作发自内心或向外寻觅,很多时候决定了作者的文风。今读《晚学盲言》之【繁与简】一篇,钱穆先生指出中国文化的体系里,音乐与文学无其独立性,故不能独立发展,而必须和作者身世、背景及整体社会配搭,才有了存在价值,“故非其人则无其文,非其志非其世则无其人”。

钱穆又道,希腊文学向外猎取战争神话,曲折离奇,意图取悦读者。希腊哲学不向内观,反而向外,讨论宇宙论、形而上学等,不懂得自己找出路。

读到这里,略有所悟。东西之不同,在于观心和外寻。实用的东西往往不美,但因实用,故有价值。美的东西未必实用,但因美,得以养心。若美无其独立性,需与其他事项会通配合,那么美其实建立在外在的实用之上,贯彻其实用的性能,如出淤泥之荷花。因此美与实用价值没有冲突,也不相辅相成,而是有了实,才能美。



“魔鬼网”到底有多厉害?

2015-10-08T12:56:15.951+08:00

\
住城市,钓金龟的机会多过钓鱼。外子说起小时候钓鱼的事,总是津津乐道。说是家后面有条河,放学后就往河边去捉鱼。他用的是自制的“血滴子”:铁线圈里套个蚊帐布,绑上鱼线,往水里抛,等鱼上网就是了。他说每天捕鱼回家给晚餐添菜,一捕就是多少条的,城市人不懂,听了十分羡慕。

想想孩子只消每三两个月有一次捕鱼的机会,就不至于像母亲愚昧无知,只会到店铺里的钓虾场钓虾,确未曾摸过河里生龙活虎的鱼身躯。

于是我们买了网,开车到外地某溪流网鱼。一家三口双脚浸在溪水里,往较隐秘的地方捞,心想这有多难啊?小时候在福隆港“扑蝶”,网只花蝴蝶太简单了嘛。

当时只有七岁的孩子突然喊,捞到虾了!但接下来大家都处于捞空的状态,不禁对小孩肃然起敬,同时挫败指数增长。

搬到江沙,外子儿时鱼跃鳶飞的好地方。我总在期待那一天,“鱼”色可餐,甭干其他活了。于是我们到霹雳河边看巫裔朋友钓鱼,聊聊天,终于给我们见识了泰国人的伟大发明:魔鬼网(Jaring Hantu),也称“炸弹网”(Bomb Net)。

鱼竿长约8尺,前面绑条鱼线,再接上“魔鬼网”,像个小小的婴儿“纱笼”。网上有个弹簧,在里头塞点面包,挥挥鱼竿把网一抛,鱼儿就陆续有来。



这是跟makcik学的。那天看她捕鱼,用的是四寸网吧,捕的鱼儿不大,各种各样,虽叫不出名堂来,但是煎来吃非常爽口。

过去以为钓鱼挺闷的,原来完全不是这回事。喜欢钓鱼的人爱说话,看你垂钓就前来搭讪,聊聊收获和技巧,哪儿钓得最多鱼。聊开了,时间就过去了。观看鱼线和感觉鱼儿落网,是细腻的情怀。河水潺潺,偶尔鱼儿跃起,想多瞧一眼,可没了,令人低迴不已。


(本文载于8/10/2015《佳礼专栏》凭窗下望)




拧旋钮听广播时光

2015-10-08T12:40:07.036+08:00

【All The Lights We Cannot See】从晶体管收音机(transistor radio)写起,讲两个孩子的故事。一个是德国孤儿,因具有无线电方面的天赋,被纳粹招募,在战场上探测敌方的电台。一个是失明的法国女孩,其祖父生前广播科普知识和优美的音乐,后来伯父则利用这台无线电台向盟军发送情报。

五百多页的小说,写两个不相干的故事。但隱约间,读者似乎感应到一丝无线的联繫。当孤儿拧著旋钮调频率的时候,无论是小时候收听科普广播,或长大以后探测敌方的广播,无线的神奇就像看不到的光一样,同时照著两个主角,照著作者和读者。

故事错综复杂,写了400页左右,他俩终于在二战近尾声处交匯。孤儿探测到女孩通过这台隱秘的无线电广播求救,发现他小时候的科普知识,原来是来自失明女孩祖父的广播。因此机缘,孤儿在女孩性命汲汲可危的时候救了她。

听到却瞧不见的,照明確看不到的,Anthony Doerr说了个漂亮的故事,因此获得2015年普利策奖。

读罢,把书搁下。现在也真没几个人拧旋钮调频率了,都在车上或网上收听电台广播。小时候听广播,得把收音机的天线拉好,一边拧旋钮,一边移动天线。有时搞了半天,还需要把收音机搬上搬下的,角度和位置准確了,收听的声音才清晰。

除了週末,每天午餐时候,母亲炒菜,我就拧旋钮调频率。半小时的粤语连续广播剧,母女俩听得津津有味,边吃边听边论,而节目总在精彩处结束,叫我们期盼第二天的中午到来。

少女时候最爱在週末收听某唱片机构的节目,旗下巨星个个皆偶像,费玉清、潘安邦、江玲、银霞,甚至余天都不放过。没有MTV和网络的年代,我们靠的是想像,听广播剧想像男女主角的样貌,听歌手唱歌想像美好的容顏。

人在都门时,车上的电台频率都设定好,一按即播,何其便利。自从搬到江沙居住,平时收听电台的机会少了,即使有也是上网收听Spotify的音乐。反而是开车到怡保或太平时,兴起听电台的慾望。可途中频频调+和-,频率很不稳定,才想起小时候收听电台广播,拧旋钮、移天线的时光。

记得在美国唸书的时候,有个电台专门广播NewAge音乐。比起流行乐和摇滚,甚至爵士乐,收听NewAge的是小眾。后来电台无法经营下去了,以7千美元出售。当时同学们都打趣说,好廉价啊,不如大家掏腰包,一起把它买下,搞电台好了。

拧旋钮调频率算是我的二战故事,如今回想,没瞧见的光突然亮了起来。

(本文刊登于4/10/2015《东方日报》文荟)



手痛砍手,犬狂杀犬

2015-10-08T12:38:37.899+08:00

檳城于本月14及15日发生两宗疯狗症后,檳州政府掷出令牌,一声开斩!

2万5千只流浪狗狗头势必落地。官方消息表示,至18日止,已人道毁灭了182只流浪狗。

不少爱狗人士反对,认为赶尽杀绝不是方法,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控制疯狗症传染。但林冠英表示杀狗势在必行。

各动物保护组织都纷纷进諫,劝林首长改用注射疫苗的方式预防疯狗症。也就是说,与其格杀勿论,不如为捕捉的流浪狗注射疫苗。

林首长爱民如子,说带菌狗只如「丧尸」,见啥就咬啥。为了保护人民,州政府不得不採取严厉的行动,不得怠慢。

有些人「爱狗如子」,有些则认为,狗乃畜生,鸡鸭可以杀,何以狗不能呢?眾说纷紜,其实都不是如何处理疯狗症的决定因素。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有效地消灭疯狗症。

根据1924年成立,共有180成员国的「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OIE))的指示,要有效地消灭疯狗症,必须遵循这三点:

1.杜绝后患的唯一方式,就是在疫情严重的区域,为狗只注射疫苗。

2.为人类注射预防针。

3.为被狗咬的伤者注射狂犬病免疫球蛋白(anti-rabiesserum)。

「世界卫生组织」(WHO)也表示,为犬类注射疫苗以消除犬类疯狗症,能有效地防止传染给人类。

杀狗方式是否人道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也一再强调「集体疫苗」(mass vaccination)是最有效的杜绝方式,只要在疫情严重的区域为70%的狗只注射疫苗,疯狗症能在犬类间消失,而人类患上疯狗症的病例將减至近乎零。因为当病犬攻击有抗体的狗只时,狗只不受感染,而病犬依然会病发死亡。这么一来,疯狗症会逐渐消失。

换句话说,捕捉野狗后,为它注射疫苗,再把它放回原处,这些有抗体的流浪狗就能自然地打造防疫围墙,从而保障人类的安全。

从这里再延伸到另一个问题,捕杀狗只的方式是否「人道」?

一直以来都有人投诉,市政局捕捉流浪狗的方式不「人道」。「雪兰莪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主席陈秀玲曾表示,捕狗人员用的工具不当。他们使用很尖的铁管,当勒紧绳索时,铁管会刺痛狗只。狗痛时挣扎,员工就勒得更紧。

缴罚款赎狗

陈秀玲2009年接受RTM採访时也表示,人道毁灭必须有兽医执行。以往捕狗后,把狗儿提起来,然后直接在心臟注射,导致狗儿承受极大的痛苦,这是错的。同时,也有不负责任的公司,趁机勒索狗主。

因此我们不得不怀疑,市政局聘请的捕狗公司员工,是否经过严格的训练呢?我家的狗每年注射疫苗及更新执照,狗牌掛在颈上。多年前一个不小心,它溜出家门,刚巧市政局来捕捉野狗时,我正唤它回家。一车子的捕狗员工跳下车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追。我拚命喊,说这是我的狗,他有狗牌,但是他们完全不理会,把狗儿逼到后巷,一支长棍尾端的绳索往它头上一套,脖子一抽,狗儿惨叫,另一个员工就拿网网住了狗狗,粗鲁地把它拋上车子。

当时还有一只流浪狗,但没捉著,捕狗员工也没兴趣捉。后来我才知道原因。

捕捉狗狗后,员工就说,想赎回狗狗,需亲自到市政局去。跑了一趟市政局,要缴罚款,因为即使有执照、戴上狗牌的狗狗,也不得独自离开屋子范围。但是狗狗不在市政局,需要到狗槛(dogpound)去找。去到狗槛还要缴一笔钱,才肯放狗。那里的狗狗分两处放:没狗牌的一处,有狗牌的一处。没狗牌的会在短期內处决,有狗牌的会搁置一段时间,等饲主来领。

搞了一整天,把狗狗领回家时,它身上脸上满是伤痕,被惊嚇后一直无法放鬆。

这个经验难免叫人担心,为了「不怠慢」而立即下令捕杀流浪狗,在捕捉及人道毁灭的过程中,是否根据马来西亚兽医服务局呈交给全国市政局的「捕猎和毁灭流浪狗指南」,用人道的方式处理这些狗只呢?

手痛砍手,脚痛砍脚,本来就不是根治的方法。与其购买人道毁灭注射的药物,不如购买疯狗症的疫苗,除了为家犬注射,也为流浪狗注射,再它们放回原处,让有抗体的流浪狗自然地打造防疫围墙,才能有效杜地绝疯狗症。

(本文刊登于27/9/2015《东方日报》文荟)



赢了,接下来呢?

2015-10-08T12:36:53.840+08:00

电影《Pawn Sacrifice》的男主角棋王Bobby Fisher一生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当国际棋王。但是,几乎触及云霄那一刻,他犹豫了。在电话中,波比问姐姐:『接下来呢?』
他的犹豫,并非因为怕输,而是怕赢。赢了,表示一生的目标达到了。那么接下来他该追求什么?

在他成为国际棋王之前,波比全神贯注研究棋艺。当他击败苏联对手Boris Spassky后,妄想症未见好转,反而他变的更隐遁。胜利对他而言并非满足,却是一无所有。因为接下来,他没有方向了。

其实许多人都明白,追求的过程最为兴奋。比方说,追求异性。人,与生俱来就有动物猎逐的本能,喜追捕。追捕有各种技巧,速度控制及拿捏精准,都是一名猎者权力的象征。然而,经过一番追捕过后,猎获表示可以充饥,游戏就算告一个段落了。

有些人一辈子都在追求一个目标,但一生都追求不到。追求不到的理由有很多,其中能力有限、不够努力、客观环境,都是最常见的障碍。这些人临终或许带一点遗憾,但他的遗憾是饱满的,这个饱满里含有梦想及付出,和触手可及的美丽距离。

但这些人未必知道,这些年来,其实是潜意识在作怪,从中作梗,不要他达到目标。所以,他所有的作为都点到为止,不会如波比一样,使出浑身解数,奋力到最后才问:『接下来呢?』

纵观我国的社会运动,除非与生命息息相关,比如砂州巴南区的原住民反建水坝运动,因为一旦水坝建成,26个村子将被淹没,2万人受影响。生死攸关,当地居民的反对运动将近三年,扎营驻守,至今未曾放弃。相反的,这三年来成功阻挡发展建水坝计划,可谓我国最成功的社运活动。

生死攸关,非同小可。不坚持,命可能随时丢了。要是有朝一日砂州政府宣布取消这项计划,巴南区的原住民就是赢了。赢了,他们不会问“接下来呢?”,因为他们可以安心地继续耕耘,继续生活。因为这不是追求,而是生死攸关的捍卫。

再看净选盟,如今版本4.0了,本质不变,活动一样,但是目标仍未达到,同志尚需努力。换句话说,由始以来,未曾upgrade。因为要是拼个死去活来,赢了,NGO就没戏了。毕竟,对净选盟而言,“干净选举”及“首相下台”虽息息相关,但仍未生死攸关。

记得黄德引领的绿色运动吗?记得三番四次领军到独立广场就宣告胜利了吗?记得千辛万苦百万签名后不了了之吗?这就是点到为止的艺术,为了避免面对“接下来呢”的那一天,避免没戏唱的那天,一切保持保温状态,不能太过,否则赢了,NGO就没戏了。

全世界的NGO都收盘的那一天,天下真正太平了,大家不再需要NGO。但对不起,这是不可能发生的。NGO(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对GO(Government Organization) ,和Bobby Fisher对Boris Spassky没有两样,这是一盘棋。打成平局,还有戏可唱。只要一方赢了,另一方也就没戏了。

接下来呢?你需面对一无所有。

(本文载于24/9/2015《佳礼专栏》凭窗下望)



告別文学的大马教育

2015-10-08T12:34:52.985+08:00

考生哭著离开考场,试卷太难引发爭议。有者认为故意刁难,有者不以为然,何必为了区区一个试卷哭泣。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若非公子报考UPSR,未必仗义直言,指小六试题抄袭SPM华语模擬试题,曝露了出题小组的轻率及不专业,也明明白白成了「事不关己」及「息息相关」的最佳典范:儼如评论人杨公善勇所言,此乃「N年宿弊」,而魏大人任职副教育部长时浑然不觉,今朝公子报考,大人恍然大悟,挺身而出责问出题动机及专业水平。

事发当天,网上张贴得最多的试题,就是六字辈河南省老师贺点松的《母亲的作业》,针对「母亲最终没有学会写『我』字」的「我」,测验学生它说明了什么。最初不晓得网上疯狂传阅的理解文,仅摘了最后两段。这短短100字的短文,绝非一目瞭然,需从字里行间慢慢品嚐,英文称为「read between the lines」。

后来得知全文8百多字,一读之下,发现除了最后一句,皆平铺直敘,没惊没喜。

这个哭著出考场的现象,多少也说明了现今大马教育制度之下的小学生,学会了什么,不能够什么。我们不得不「高思维」思考,小学生学语文,应该如旅客学外文,你好、谢谢、三块八就是。或提供孩子足够的能力,以便將来在社会能写一纸报告,和中国人做做生意。或者,学习语法、理解平铺直敘的文字、读读报章写写应用文,才是语文教育责任?

换句话说,原文的「我」字比较好解释。反而是网上摘两段,形式也变了。从文学的角度看待,它提供了更多想像空间,比原文更佳。全文或摘要也好,小六生经大马教育训练的直线思考,大多无法举一反三,解读字里行间的趣味。

小六离我已远,但小时候习惯在阅读的书籍写上日期,所以几十年后仍可追溯到以往阅读的材料。巴金、郁达夫、余光中、郑愁予、小仲马等,有小说、散文、诗,都是那些日子的精神粮食。我不曾从语法及名句精华学习华语,反而是大量阅读的文学作品,奠定了我的语文基础,启发我「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直至我今天以教授爵士音乐为改变思维模式的媒介,也是从爱好文学开始。

这话並非自夸,我也未必是好的典范。认真想想,学习语文及文学,是两码子的事,或唇亡齿寒,其实要看人们的態度。要启发思考及创意,或仅仅是沟通的工具而已,语文教育最后决定了一国人民的文化素质。

(本文刊登于19/9/2015《东方日报》龙门阵)



男童伏尸海滩,全球泪眼盈眶

2015-10-08T12:33:42.723+08:00

三岁小男童伏尸海滩,身上的红T恤缩起,短裤的裤头退下,露出白皙的肌肤。鞋子还好好的穿着,小艾兰侧脸对着镜头,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还道他睡得很熟,随时会翻个身子,伸伸懒腰,爬起来对你笑。或被浪花冲得不舒服,微微睁开眼,哇一声哭了,哭得你想赶紧把他抱起来,呵护他不怕不怕。

这名来自叙利亚的小难民,家乡遭“伊斯兰国”攻击, 库尔迪一家四口乘船偷渡,父亲生还之外,其他不幸葬身大海。

溺毙的小童艾兰,尸体被冲上土耳其博德鲁姆海滩。社交媒体疯狂转发伏尸照,顿时震撼全球,“难民”在民间有了新的地位,获得众人的怜悯,也因此凝聚成一股力量,促使各国执政者必须重新看待难民收容的策略。

换个镜头,相信各位还记得来马来西亚寻求避风港的罗兴亚人吧?当时社交网络虽有不少支持收容的声音,但绝大部分都反对,表示收容之举将给国人带来麻烦。回想当时,平面媒体及网络上的照片,都是皮肤黝黑、骨瘦如豺的罗兴亚难民,而且总是一大群。有些人看了恐惧,觉得这些人有犯罪倾向。有者认为何必把更多穆斯林带进我国呢?更有认为罗兴亚人是穆斯林,何以穆斯林不帮穆斯林之说。

一种难民,两种诠释。一张照片,举足轻重。911后,欧美人士对穆斯林如惧鬼神。叙利亚的穆斯林占总人口90%,一张图片,竟然立即消除恐惧。曾表示不再接受叙利亚难民的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因大众的压力,改口同意再接受数千名叙利亚难民。

德国总理默克尔敞开大门欢迎叙利亚难民,男童伏尸海滩照片狂传后,默克尔更获得人民褒奖。匈牙利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开放与奥地利边界,并派巴士将难民送至那里。奥地利表示不限制越过边境进入该国的难民人数,难民也可以选择再前往德国。

本来伸得不容易的援手,因一张图片推波助澜,收容叙利亚难民如今是对的事、应该做的事、是人道的事。美国摇滚乐团Bread有首歌这么唱:“If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 then why can’t I paint you?”确实,一张好图胜于千言万语。

经济学家Amartya Sen 推荐,由Abhijit Banerjee及Esther Duflo合著的【Poor Economics】开章就证实了这一点。研究单位印制两种传单,一种写满了数据,告知人民埃塞俄比亚需要粮食援助。第二种有张7岁小女孩的图片,写了她和家人如何面对饥饿,而“你”的援助建给予他们食物、医疗及教育。

虽然筹款的目标相同,结果第二种传单筹获的捐款,比第一种的超过一倍。研究显示,当我们被巨大的数据轰炸时,会觉得付出最终功亏一篑,因为问题太大了。但如果是从一个小女孩出发,我们会觉得至少救了一家人。更重要的是,女孩的图片直接打动人心,这是文字及数据往往做不到的。

如果海滩伏尸是个皮肤黝黑、骨瘦如豺、衣饰肮脏破烂的难民,故事恐怕要重写了。毕竟,感性的画面和理性的现实往往形成对比。大量难民入境奥德后,麻烦开始了。人们才惊醒,IS成员混进了难民中,入境欧洲各国。敞开大门是个痛快的壮举,但难民潮是个烫手山芋,因此奥德不得不宣布逐渐撤销这项收容措施。

一张感人的图片触动人心最弱点,唤醒良知,但在庞杂的国际政治里,它仅仅擦身而过,留下了微不足道的痕迹。

(本文载于10/9/2015《佳礼专栏》凭窗下望)




佯一代

2015-10-08T12:32:13.898+08:00

《南都週刊》载了一篇名为<怂一代>的文章,这么写道:「上为从下为心,从心,也就是follow your heart。」文章探討中国85后认领这个字的现象,他们生活隨心所欲,以半途退学的比尔盖茨、没上大学的世界第二富保尔艾伦等为学习对象,不按牌理出牌。

大马的85后「怂」不起来。「怂」,就是一切不符合上一代价值观的事情。中国人不参加高考、大学退学、毕业后不寻找高薪工作等,都是大马85后心里很想,却不能实现的愿望。起码,我们不敢从私立学院半途輟学,也没有条件不找高薪的工作。如今,学院的校园里有星巴克、有商场,是年轻人的游乐场,半途退学只不过剥削了消费乐趣。

大马的高薪工作,毕业生望尘莫及,只能远眺。85后很早就知道,按部就班等于原地踏步,他们学会取巧,会攀关係,一窝蜂往城市拥挤,追求各自心中的理想生活。

要活得理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认为你有才华,实际上未必,怏怏不得志,可又不能被瞧不起,不能一无所有。于是大马有了「佯一代」,「佯」在大马的政治环境之下,赋予新的意义:装逼。

「羊」意为「顺从」,「人」和「羊」合起来表示「人像羊那般顺从」,即「偽装顺从」的意思。大马的「佯一代」不装顺,相反地喜欢装逼,他们设法表现自己不具备的气质,以便获取虚荣心的自我满足。

「佯一代」不限年龄。普遍上,他们在网络世界装神弄鬼,俊男、美女、艺术家、评论人、社运人士,乃至智者、慈善家、革命家,只要佯装得体,就有人like你的才华,甚至愿意与你上床。

有些「佯一代」入戏太深,变成一种本能,煞有其事地从事伟大理想。比如写个方案,找某某基金领钱,偶尔出国开会顺道旅游,回国后身价加倍,再写方案,再领钱。

大家都说要改变国家就要从政,于是「佯一代」要从政,或让政党撑腰,再以救国、捍卫民族、环保、什么希望的名堂募捐,台前幕后一起佯装成那么大的一回事,其他「佯一代」就会讚美他们,捐钱给他们,以表示自己的改变心切,製造一个看似进步,却原地踏步的「佯现象」。

他们侃侃而谈,但做事点到为止,保命为先,小心闪避地雷。他们雷声大,雨点也不小,只是过后地面怎么干巴巴的,和没下过雨一样。因为佯装,他们的戏码可以唱得很久不落画。如果说「怂一代」是听从內心的人,「佯一代」就是打肿脸皮充的胖子,叫人笑断肠还硬把肚子挺起来的人。

「佯一代」之间也有衝突及分歧,毕竟国內外金主不够用,他们著文自我宣扬,提笔批判对方,表现得大义凛然,然后向政党领钱、领官位。「佯一代」强顏欢笑后,夜深人静时,只好金樽空对月,来一曲The Platters的:I seem to be what I'm not,you see,I'm wearing my heart like a crown。

(本文刊登于10/9/2015《东方日报》龙门阵)